<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外面戏谑的声音,不论是吕太公还是吕雉脸色都是瞬间大变。

    吕太公更是脚底重重的踏击地面,身体好似弹簧一般窜出,灵活矫健,好似猿猴,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六十多岁的人。

    “一字千金!”

    吕太公手指好似擎天玉柱一般伸出,他的背后更是出现很多个闪烁着金光,好似用千两黄金铸造的上古文字。

    一字千金!

    这是杂家吕不韦吕氏春秋大成时,体悟出的拳法。

    每一拳头砸出,都好比千金之力。

    大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架势。

    钱能通神!

    据说吕相国当年鼎盛之时,这么一拳,可以轰塌一座城池,后来吕家没落,一字千金也很少被人提起。

    没想到,年近六旬的吕太公,竟然根据家中残留的古籍,参悟出此法。

    虽然威力和吕相国在世时,有着云泥之别,但是常人也是根本难以招架。

    一个个字体,在空中不停的翻滚,最后变成一个个浑圆的元宝,最后聚集成金山。

    倘若有贪财之人在此,必定陷入其中,不可自拔。最终成为金钱的奴隶。

    “金元宝!”

    “好多金元宝!”

    “发财了!”

    “发财了!”

    “这的发大财了!”

    吕家站在院落中的奴仆,看着空中不停翻滚的金银,眼睛顿时流露出垂涎贪婪之色,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嘴巴张开,不停的呢喃。

    “哼!”

    “好一个一字千金!”

    “好一个蛊惑人心的力量!”

    “本官乃是孔圣门徒,胸中自有浩然正气,岂能在乎这等阿堵之物!”

    “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司徒刑看着满天的金银,心中没有任何的波动,胸中的正气浮动,手臂轻轻上举,一道浩然正气溢出。

    他文海中的文气,也跟随沸腾起来,最后好似水面上的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

    在浩然正气,文人气节的力量作用下。

    那些金光灿灿的元宝,金山,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暗淡无光,最后竟然变成恶臭的阿堵之物!

    刚才趴在地上,不停舔食的人,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这怎么可能?”

    吕太公的眼睛也是不停收缩,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不爱钱财的人?”

    轰!

    吕太公的拳头和司徒刑的手臂撞击在一起,巨大的力量让两人的身形不由的就是一滞。

    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司徒刑占有优势。

    毕竟他现在年纪尚轻,气血活跃,而吕太公已经年近六旬,虽然武道有成,气血衰败的要比常人慢上不少,但终究也是已经开始衰败。

    所以,司徒刑身形挺拔,好似青松一般站立。

    而吕太公的身体则是不由自主的倒退几步,显得略微有些狼狈。

    “你不要伤害我父亲!”

    吕雉见吕太公身形狼狈后退,担心司徒刑趁机加害,急忙上前,张开自己的双臂,成母鸡护崽状,眼睛警觉的看着司徒刑。

    “吕小姐过滤了!”

    “吕公已经是耄耋之年,而且在本县也素来有名望!”

    “本官怎么可能加害于他?”

    司徒刑看着眼睛中流露出警觉之色的吕雉,不由微微的一笑,满脸和煦的说道。

    “雉儿,推开!”

    “司徒大人没有想要加害为父!”

    “否则刚才他只要在加大几分力气,为父恐怕就算不伤残,也会受伤!”

    吕太公看着护在自己身前,没有任何畏惧的吕雉,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感动,又恐司徒刑被激怒,毕竟司徒刑的战力,刚才他已经见识过了,要远超他的想象。如果早知道司徒刑的战力如此之强,这摊浑水,他说什么也不会趟,想到这里,吕太公的雅静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后悔,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阿爹!”

    “你真的没有问题?”

    吕雉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但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自然!”

    “司徒先生可是知北县的父母官!”

    “阿爹又是他的治下之民,是不会有事的。”

    吕太公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说道。

    “吕小姐,尽管放心!”

    “本官此次前来,只是向吕公请教棋奕的!”

    “别无他求!”

    司徒刑见吕雉还是几分不放心,笑着保证道。

    “退去!”

    “让下人准备棋局!”

    “阿爹虽然不算精通棋奕之道,但是既然司徒大人有兴致,说什么也要和大人手谈几局!”

    吕太公得到司徒刑的保证,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毕竟,在知北县人心中,司徒刑就是一个谦谦君子。

    他说今日前来是下棋,那么自然就是下棋,绝对不会做出任何背信之举。

    “阿爹!”

    吕雉还是有几分不放心,用眼睛看着吕太公,希望他能让自己留下。

    “你是女眷!”

    “更是芸芸待嫁之身,现在不适宜抛头露面!”

    “还不赶紧绣楼!”

    吕雉这时,才想起自己的身份,脸色顿时变得赤红,对着吕太公和司徒刑轻轻的万福之后,这才羞涩的转身。

    司徒刑看着吕雉那婀娜的身段,以及比芙蓉还娇艳的面颊,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出惊艳。

    吕太公十分敏锐的发现了司徒刑眼睛中的这种情绪,眼睛里顿时流露出一丝欣喜和自得。

    下人手脚都十分的麻利。

    更何况,这次对弈的两人身份的特殊,下人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红木雕刻纵横阡陌的棋盘,用温玉做成黑白两色,好似天上星斗的棋子,还有散发着淡雅清香,好似异兽的青铜香炉,都被小心的放好。

    司徒刑也没有客气,直接坐在上首位置,目光炯炯的看着棋盘。

    “司徒大人,您是客人,你先请!”

    一身红色员外服的吕太公看着司徒刑,嘴角上翘,流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呵呵!”

    “吕太公,您才是客人,还是您先行吧!”

    司徒刑也是一脸的风轻云淡,好似刚才的剑拔弩张只是幻觉,他不仅对吕太公的话置若书包网www.bookbao2.com闻,还仿佛若有所指的说道。

    “大人此话何意?”

    “老夫在在此地居住已经几十年,怎么今日反而成了客人?”

    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轻轻一缩,脸上顿时也有几分警觉之色。

    难道,司徒刑打算用手段抢夺吕府家业?

    否则,怎么会说老夫才是客人?

    “哈哈!”

    “太公过虑了!”

    “本官说您是客人,并非是垂涎吕府的家产!”

    “而是因为,本官是知北县的县主,这里的一切,都是本官所管辖!”

    “据本官所知,吕公虽然在知北县已经几十载,但是籍贯却并不在知北县。”

    “所以本官才说,吕公才是客人!”

    司徒刑看着吕太公那紧张的表情,已经青筋浮起的手掌,顿时知道他是会错意,急忙笑着解释道。

    “原来如此!”

    “老朽的户籍并没有迁到知北县,从这个角度来说老朽的确是客人。”

    “既然如此!”

    “那么老朽就先行一步!”

    吕太公听到司徒刑的解释,脸上顿时流露出放松之色。笑着道。并且伸出自己有些苍老的手指,捏着一块墨玉雕琢的棋子,轻轻的放在棋盘天元位置。

    “子落天元!”

    “本官还以为太公会将子落在思维呢!”

    司徒刑看着稳稳当当,好似定盘星的黑子,嘴角不由的上翘,有些好笑的说道。

    “大人,为什么会有此想法?”

    吕太公听着司徒刑的话,是话里有话,也不想费脑筋去妄自揣摩,索性开门见山的问道。

    “本官查过吕公的户籍迁移记录,竟然没有任何收获,仿佛吕公就是凭空出现在知北县一般。好在本官在神都之中,也认识不少朋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发现了吕公户籍所在。”

    “真是没有想到,吕公的户籍,竟然在神都之中!”

    “吕公放着好好的神都中心繁华不待,反而来到这个边疆苦寒之地。”

    “本官还以为吕公,是对四维情有独钟呢。。。。所以刚才见吕公落子天元,才会如此的惊讶!”

    司徒刑微微一笑,轻轻的敲打着棋子,好似随意的说道。

    但是,司徒刑越发说的随意,吕公心中就越是震惊。

    要知道,他在知北县虽然几十年,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姓名,他的户籍,也是做过特殊的处理。

    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查到的。

    别说只是一个边陲之地的七品县令,就算是北郡总督霍斐然想要调阅,也要费不少力气。

    司徒刑能够调阅他的户籍资料。

    这只能说明,司徒刑在神都中也有着很强的实力,他的来历,要比大家想想的还要深。

    吕太公有些诧异的看着司徒刑,在他心中,本来有几分清晰的司徒刑,再度变得模糊起来,就好似一座巨大的冰山,人们隐约看到的,只是露出水面的一角。

    水面之下,有什么,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

    “本官好奇心重,忍不住又向下查阅了一些,没想到吕太公当年竟然也是神都的风云人物。。。”

    “只是因为得罪了贵人,不得不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听着司徒刑随意的话语,吕太公的心脏顿时一阵抽搐,脸色也变得黝黑铁青起来。

    “太公!”

    “这几十年,那人平步青云,势力可越发的大了!”

    “如果让他知道,吕公这么多年隐姓埋名藏在此处,说不得吕家就要再遭受一次灭顶之灾。”

    “只是不知,这次吕公会不会有上次那么好的运气!”

    司徒刑的话虽然很轻,但是却有着某种说不出的力量。

    虽然不愿意忆,但是吕太公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几十年前说道那个晚上。。。

    想到燃烧着大火的吕府,已经枉死,被烧成灰烬的家人!

    吕太公的眼睛不停的收缩,手背上的青筋跟更是一根根的凸起。过了半晌,他才声音干涩,好似磨砂一般说道: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本官想要怎么样?”

    “本官不想怎么样,反而本官还随手帮了太公一个不大不小的忙!”

    “其实,不仅本官发现了太公的身份。”

    “还有一拨人在不停的调查,不过,他们都已经被本官随手打发了。”

    “想来短时间内,他们是不会将目光落在知北县。”

    司徒刑看着面色扭曲的吕太公,一脸的无所谓,笑着说道。

    “那些人的身份,想来,吕公定然知晓!”

    “哼!”

    “那些人的身份老夫自然知道!”

    “老夫日日夜夜都想念的很,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吕太公的脸色面色铁青,声音更好似数九寒风。

    “老夫和你无亲无故,还在背后算计于你!”

    “为什么还要帮老夫?”

    “因为你是本官治下之民!”

    “本官自然要维护你的周全!”

    司徒刑看着吕太公那认真目光,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就这么简单?”

    吕太公看着司徒刑真诚的目光,有几分难以相信的问道。

    “就这么简单!”

    司徒刑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吕太公怔怔的看着司徒刑,他能够感受到司徒刑话语中的真诚,但越是如此,他的心中越是感觉羞愧。

    “大人。。。。”

    吕太公的嘴巴喏喏,想要说点什么。

    司徒刑轻轻的举起手掌,将他的话语止住。面色轻松的说道:

    “听闻吕公喜欢讲故事!”

    “恰巧本官这里也有一个故事。”

    “不过不是上古圣人,而是本官身边发生的一个趣闻!”

    “本官作画之时,不巧一滴墨汁落在画作之上。”

    “等本官过神来,那滴墨水已经渲染开来,污秽了好大一片面积。”

    “太公可知,本官最后如何处理?”

    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这也不怪他,实在是司徒刑的思维实在是太过跳跃。让人根本不知答。

    好在,吕太公也不是愚钝之人,急忙起身,躬身行礼,恭敬的问道:

    “不知大人最后如何处置?”

    “哎!”

    “那副画作虽然是本官辛苦描绘!”

    “也有了几分颜色。。。但是,可惜被墨汁浸染,没有办法,本官只能将那副有几分模样的画作忍痛揉成一团,扔到垃圾篓里!”

    “然后浸染笔墨,重新再画上一副。。。。”

    司徒刑的话好似前言不搭后语,但是吕太公却是听懂,他的眼睛不停的收缩,嘴巴微张,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

    他怎么敢如此?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