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

    “不好了,出大事情了!”

    身穿绫罗绸缎,体态看起来臃肿,明显发福了不少金万三,满头大汗,有些气喘吁吁的进入司徒刑的房,声音焦急的说道。

    “不着急!”

    “不着急!”

    “慢慢说。。。”

    司徒刑眼睛直视桌面上的白纸,手腕虚抬,手中的毛笔好似游龙一般,留下一个个好似龙蛇,有好似钟鼎的文字。

    “知北县的天塌不下来!”

    “大人!”

    仿佛是司徒刑的淡定,给了金万三信心。

    身体明显有些发福臃肿的金万三粗重的匀了几口气,心情平静半晌之后这才说道:

    “大人!”

    “大事不好!”

    “胡家,白家,程家,南宫等仿佛仿佛豪族,竟然全部罢市,在他们的号召下,知北县城中的商铺竟然十有八九都关闭歇业,百姓因为买不到日常所需,已经有了几分骚动不安!”

    “哦!”

    “罢市!”

    司徒刑手中的毛笔陡然就是一滞,墨汁落下在纸上留下一个黑黑的印记。

    看着那个好似污渍一般的墨痕,司徒刑的眉头不由轻轻的皱起,眼睛中也有几分不喜。

    “大人。。。”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这次豪族来者不善啊,如果不尽快解决,恐怕城中必定大乱!”

    “到了那时,恐怕有损大人的官誉。”

    金万三见司徒刑的目光竟然落在纸张之上,难免有几分着急,恨不得在司徒刑耳边大喊,你可长点心吧!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心思写字?

    不过,他心中虽然是如此想,但却不敢直接表达出来,只能委婉的问道。

    “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有如此手段!”

    “以柔克刚,另辟蹊径,不错,真的很不错!”

    司徒刑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大人,你还有心思夸奖他们!”

    “大人要早作处置才是!”

    金万三见司徒刑满脸的赞赏,顿时感觉气急。

    “可惜了我上好的宣纸!”

    司徒刑没有立即答金万三的问题,反而有些心疼的看着桌面山的宣纸,上面的墨渍因为时间的关系,已经晕染开。

    上面好似龙蛇文字被破坏的一塌糊涂。

    “可惜了!”

    “不过也是没有办法!”

    “一副上好的法,不能有一点瑕疵!”

    “你别看这片墨渍并不是很大,但却足以毁掉一副完整的法!”

    “当我们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虽然心中有着不舍,但也只能忍痛将他们全部扔掉,重新开始!”

    司徒刑将桌上的宣纸揉成一团,扔在废纸篓中,若有所指的说道:

    “大人,您这是?”

    金万三好似心有所触,有些诧异的看着司徒刑。

    司徒刑也不搭理他,只是嘴角含笑,怔怔的看着桌面上雪白的纸张,好似正在心中酝酿着新的蓝图。

    “大人,实在不行,小的去和吕家,胡家,白家谈一下,说明其中的厉害关系。”

    “让他们主动复市!”

    金万三见司徒刑沉默不言,有些试探的问道。

    “不用!”

    “他们会复市的!”

    司徒刑轻轻摇头,满脸自信以及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

    “大人打算如何处置?”

    “可是让兵丁。。。。”

    司徒刑没有答,只是笑而不语。

    但越是如此,金万三心中越发的肯定,知北县豪族这次选错了对手,定然又要倒霉了!

    。。。。

    知北县吕府

    穿着红色员外服,头发花白,好似寿星的吕太公端坐在房,脸色含笑的听着管家向他汇报外面街上的一举一动。

    “胡家,白家和其他各家联合在一起,共同罢市,现在市面上的物资紧缺,物价飞涨,已经颇有怨言。”

    “如果再持续数日,乃至一旬,恐怕整个知北县都会陷入混乱之中。”

    “恩!”

    吕太公轻轻的颔首,眼睛中流露出一丝赞赏。笑着说道:

    “没有想到,那白自在倒也有几分悟性!”

    “孺子可教也!”

    “还是老爷的故事讲的好。。。”

    老管家也是眉宇含笑,有些阿臾奉承的说道:

    “如果不是老爷主动点拨,就凭那些泥腿子,怎么可能想的到这么高明的计策!”

    “咱们名下的商号,没有裹挟其中吧?”

    吕太公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十分突兀的问道。

    “按照老爷的吩咐,咱们名下的商号并没有打烊,都是正常营业!”

    “为此,白大先生那边还颇有微词。”

    老管家没有想到吕太公会突然问这个,但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这样就好!”

    “这样就好!”

    吕太公轻轻的颔首,有些满意的说道:

    “经商之道最重要的就是八面玲珑,左右逢源。”

    就在这时,本来紧闭着的房门陡然被人重重的推开。

    “阿爹,你实在是太让雉儿失望了!”

    “司徒大人可是难得的好官,你竟然在背后暗算他。。。”

    一身大红流苏刺绣,面目娇嫩,好似芙蓉的吕雉凤眼圆睁,眉宇含煞的看着吕太公:

    吕太公被吕雉当面质问,脸色不由的微变。

    不过,他并没有和想象中的那样勃然大怒,而是轻轻的挥手,示意老管家退下之后,才笑着安抚说道:

    “雉儿,你不要生气!”

    “阿爹已经是一把年纪,吕雉又没有长兄,幼弟。现在吕家的家业,足够我等生活!”

    “雉儿实在是想不明白,阿爹为什么要趟这摊浑水!”

    “要知道,豪族虽然势力很大,但是司徒县主也不是等闲人物,两者绞杀,必定会殃及无辜!”

    吕雉看着吕太公,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为父知道你喜欢司徒县主。其实,为父也十分看好司徒县主!”

    “他这个人不仅才华横溢,而且观其面相,命格贵重,将来必定不是池中之物!”

    “阿爹,你说什么呢?”

    “吕雉现在说的是知北局势!”

    吕雉没有想到吕太公竟然说的如此直接,顿时羞红了脸颊,好似小儿女一般不依道。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以前阿爹不愿意让你出嫁,那是因为你生来命格贵重,一般人根本没有资格。”

    “但是现在不同了!”

    吕太公看着吕雉面色羞红,黑眸含水,不由笑着打趣道:

    “我们家的凤凰儿,已经动了芳心。。。”

    “阿爹!”

    被吕太公打趣,吕雉脸色羞红,好似有些扭捏,不过心中却不由的想到,当日吕府寿宴时的情景。

    司徒刑一人赴宴,在豪族的围坐之中,气度不凡,谈吐惊人。

    最后更是以雷霆手段,折服豪族,让他们再也不敢像以前一般放肆。

    也正是那次!

    他的形象就像是一粒种子扎根吕雉的心田。

    随着黑山剿匪,青苗法的推广等诸多事物,司徒刑的形象在她的心中变得越来越丰满。

    心中的种子也是慢慢的生根,发芽,长大。

    不过,吕雉毕竟不是那些从小养在深闺,只知风花雪月的小女子,而是一个胸怀锦绣,眼光超人的大女子,所以羞涩过后,她的眼睛顿时恢复了清明,直视吕太公大声质问道:

    “阿爹竟然如此看好司徒县主!”

    “为什么还要联合胡家,白家等人,用计谋坑害于他?”

    “阿爹这样做,还不都是为了你!”

    吕太公轻轻的捋着雪白的胡须,眼睛微眯有些得意的说道:

    “豪族集体罢市,导致知北县物价飞涨。人心惶惶。。。”

    “司徒刑身为地方主官,此时此刻自然是心急如焚。”

    “而他想要解决此事,就必须来我吕家!”

    “到了那时,为父就可以顺势提出两家联姻之法!”

    “什么?”

    “家族联姻!”

    “这怎么可能?”

    “阿爹用这种手段逼迫于他,他怎么可能同意?”

    吕雉眼睛顿时圆睁,难以置信的看着吕太公,她在来之前,想了无数种可能,但是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吕太公做的一切种种,最后的目的竟然是为了要和司徒刑进行家族联姻。

    “哼!”

    “他如果胆敢不同意。”

    “那么知北县局势就会糜烂下去。”

    “最后,他司徒刑只能丢官罢职,灰溜溜的离开知北。”

    吕太公听到吕雉的疑问,眼睛不由的收缩,声音冷冽的说道。

    “阿爹,你这样做,实在是有失光明。”

    “女儿虽然心中认定司徒大人的人品,但是这样的婚姻,女儿不嫁!”

    吕雉脸色苍白,声音坚定的说道。

    “女儿,你真是死脑筋!”

    “阿爹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好!”

    “我们吕家虽然是上古世家,但毕竟是商家出身。”

    “他是官身,是士族,你是商籍,是贱民,不这样做,你俩永远都没有机会。。。”

    吕太公看着抿着嘴唇,满脸倔强的吕雉,恨其不争的说道。

    “那女儿也不嫁!”

    吕雉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眼睛闪烁,仿佛有着水光斑斓。

    “女儿要嫁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就算嫁,女儿也要让他心甘情愿的娶我,而不是为了利益交换!”

    “你。。。”

    吕太公气急,用手指指点着吕雉的鼻尖。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才好。

    “吕公!”

    “小姐说的有道理!”

    “不愧是吕家凤凰儿。。。。”

    就在这时,一个清越的声音陡然传了进来,

    不论是吕太公还是吕雉的脸色,都是豁然大变。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