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吕公说的是,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考虑怎么应对无生道的事情。”

    白自在轻轻的咳嗽了一下,等众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他身上之后,这才肃穆的说道:

    “大家都议一议!”

    “现在县尊可不是以前。。。”

    “是啊!”

    “天快变了,不比以前了!”

    “我们这些豪族现在是夹着尾巴做人,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胡御道眼神迷离,好似感慨的说道。

    “谁说不是!”

    “司徒刑担任县主以来,先是清查旧案,让很多豪族子弟锒铛入狱。”

    “又以赈灾为名,强行推广青苗法,以官府的名义低息向佃农百姓借贷。”

    “导致我们的生意一落千丈。”

    “谁说不是。。。。”

    “李家和王家,也遭了他的毒手,如果我们再不惊醒,不知下一个倒霉的是谁家。。。”

    一个个家主见人有挑头,都放下手中的茶盏,群情激愤的说道。

    “吕公!”

    “胡爷!”

    “白大先生!”

    “我们不能在沉默了,否则说不定就是下一个李家,下一个王家!”

    “自古以来都是朝廷上,官府说的算,地方上豪族说的算,他司徒刑性格强势霸道,不仅不将我等放在眼里,还左一个政策,又一个法规,不停的限制,削弱我们。。。”

    “这样下去,不用数年,根本不用官府出手,我们就会自己消亡!”

    “祖宗的基业,就要败坏在我等不肖子孙手中。。。”

    一身员外服的常世勋站了起来,拱手行礼之后,面色悲壮的说道。

    “谁说不是!”

    “我家是做布匹生意的。平日有些闲钱,也做些放贷,本来每年能入数千贯,但是自从青苗法执行以来,借贷的人锐减,我前些时日查过账面,结余不过数百贯!”

    “这还是刚刚开始,恐怕以后收入会更少。。。”

    “谁说不是!”

    “司徒刑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他自己也是北郡豪族出身。但却处处维护那些泥腿子。。。”

    “老夫几个官司都是败诉,损失惨重啊!”

    一个个豪族好似被说到痛处,脸上都流露出深有同感,愤愤不平之色。

    “变!”

    “老话说的好,穷则思变!”

    “我们必须变,必须给他们一些颜色瞧瞧,让他知道地方豪族的厉害!”

    “变?”

    “怎么变?”

    白自在轻轻的推着茶盏,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

    “这!”

    刚才还群情激愤的众人,好似被人抽去柴火的沸水,顿时变得鸦雀无声起来。

    “是啊。。。”

    “道理大家都懂,问题是怎么变呢?”

    坐在上首,神采奕奕好似寿星的吕太公看着闭口无言的众人,一脸感慨的说道。

    “哼!”

    “官逼民反!”

    “大不了我们联系张家父子,或者是无生道的王大愚,到时候里应外合夺了他的县城!”

    一个面色黝黑,身体粗壮的家主见众人都哑口无言,豁然站起,怒声说道。

    “你这是造反!”

    “可是大罪,会被夷灭九族的!”

    旁边的家主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大胆,脸上不由的流露出惊讶,以及害怕之色。更有人下意识的向一侧转身,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仿佛是急忙撇清自己。

    “就是了!”

    “程家主,慎言!”

    “造反可不是儿戏。”

    “慎言!”

    “慎言!”

    “哼!”

    “都是一些无胆的鼠辈!”

    “怪不得司徒刑胆敢如此欺辱尔等!”

    看着众多家主的脸色变化,身体粗壮,脸上长满虬髯的程铁牛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有些嘲讽的说道。

    “你。。。”

    “怎么说话呢?”

    “谁是无胆鼠辈了。”

    众人被程铁牛所激,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有些年岁尚轻的家主更是打算上前和他理论,更有脾气暴躁的已经撸起袖子,准备和他上演全武行。

    程铁牛怡然不惧,好似牛眼的眸子不停的怪翻。

    “哼!”

    “不要闹!”

    “安静!”

    看着即将失控的局面,坐在上首的胡御道不由的冷哼一声,粗壮好似萝卜的手指重重的敲打在桌面之上。

    啪!

    众人只听到一声脆响,那个用黄花梨做成,异常坚硬的茶几竟然出现一道道细微的裂痕。

    看的众人脖子不由下意识的一缩!

    这还是人么?

    一根手指,轻轻的一弹,就将坚固的桌面弹碎,这得多大的力量啊?

    有人不信邪的用手掌使劲的按着桌面。

    但是那桌面却出奇的坚固,任凭他们使出全身力气,桌面也没有任何破碎的迹象,反而因为太过用力,导致自己的手掌有些隐隐发疼。

    “现在世道虽然乱了,知北县外有张家父子用兵造反,内有无生道勾连,但是府兵都在司徒刑控制之中。”

    “而且,不说四大校尉的身手,就算只是面对一个高深莫测的司徒刑,我等都没有任何必胜的把握!”

    “造反,只会给人口实,让府兵可以光明正大的镇压屠杀我等!”

    胡御道见众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他的身上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没错!”

    “诸位不是武者,不知过高阶武者的厉害!”

    “那司徒刑能够斩杀鲲鹏老祖,定然早就突破先天!”

    “别说是我等这些人,就算在多数倍,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黑山之上,还有五千精锐!”

    “现在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

    白自在难得的没有和胡御道唱反调,面色黝黑,一脸心悸的说道。

    “胡家大郎掌控巡检衙门,有诸多兵甲!”

    “能不能想想办法。。。。”

    有人看气氛沉闷,有些试探的问道:

    “不可能的!”

    “司徒刑上任伊始,就将所有的兵权尽收!”

    “没有他的命令,谁也调动不了知北县的一兵一卒!”

    “如果不是这样,李博伦身为主簿,论职位还在庭玉之上,怎么会被那么轻易束手就擒!”

    胡御道明白那人的意思,没有任何犹豫的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

    “那上面的贵人呢?”

    “胡爷,现在可到了生死存亡之时,如果上面贵人能够出手帮忙,就再好不过了!”

    “需要多少银子,胡爷尽管开口,在坐的都是知北县有头有脸的。”

    “定然不会让胡爷为难!”

    “就是!”

    “只要能够将这个司徒刑革职拿办,或者是调到他处。”

    “我等愿意共同出资!”

    “只要胡爷穿针引线就是。。。”

    一个个家主好似看到了希望,眼睛顿时亮起,急忙拱手说道。

    “就是!”

    “我等豪族,数代经营,家里都算富庶!”

    “定然不会让胡爷白忙!”

    “这。。。”

    “不是胡某不愿意玉成此事!”

    “而是现在北郡被张家父子围困,就算诸位大人有心帮忙,也是力所不逮啊!”

    胡御道看着四周众人期盼的目光,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苦笑,无奈的说道。

    “再说,咱们这位司徒大人,真的会在乎上官的态度么?”

    “知北县王家还是北郡豪族分支呢?背景更是雄厚,一般人招惹不得!”

    “不也是说灭,就给灭了么?”

    “这!”

    一个个家主听胡御道说到王家,脸色顿时大变,眼睛中多少也有几分恐惧。

    “也是!”

    “命都快没了!”

    “要再多银子有什么用。。。”

    “再说,这位司徒大人,也不是普通人,一般的上官未必能够钳制!”

    “哎!”

    和普通百姓不同,这些家主都是消息灵通之辈,自然知道北郡现在的形势。

    自然知道,胡御道这不是推脱之言。

    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心中却越发的失望。

    “白大先生!”

    “您祖上可是药王谷的功勋,药王谷的人对白家也是诸多照顾!”

    “您看能不能请药王谷的前辈出面斡旋。。。”

    突然,有人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睛希冀的看着坐在上首的白自在。

    “哎!”

    “诸位真是病急乱投医!”

    “药王谷虽然是宗门,但却和普通宗门行事风格有着很大的区别。”

    “他们高高在上,超脱事外,是绝对不会卷入王朝争斗的!”

    “而且,白家有祖训,不到生死存亡之际,绝对不能向药王谷求救!”

    白自在看着众人的希冀的目光,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笑,无奈的说道。

    “那怎么办?”

    “这也不行!”

    “那也不行!”

    “难道我们就要这样坐着等死不成?”

    “是啊!”

    “变是死,不变也是死!”

    程铁牛看着胡御道面前破碎的桌面,眼睛不停的收缩。

    那个黄花梨做成的茶几,有多么坚固,他可是亲自试验过的,别说让他用一根手指,就算用拳头,也不见得能够击碎。

    但就是这么强大的胡御道,说起司徒刑来,脸上隐隐约约还有着畏惧之色。

    那司徒刑的强大可想而知!

    但他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站了起来。

    “没错!”

    “进退维谷!”

    “究竟如何做才是?”

    一个个家主脸色异常的难看,眼睛中更充满了为难之色。

    白自在和胡御道满脸阴沉的坐在上首,眼睛闪烁,嘴巴紧闭,显然是心中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诸位,既然大家都没有了主意!”

    “不知,现在可愿意听老夫一言?”

    就在这时,坐在首座,满脸堆笑,好似寿星,却从来没有发过言吕太公环顾四周后,笑着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