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白自在身体挺拔,高高坐在主座之上,环顾四周,一脸的得意。

    知北县豪族,虽然通过联姻等诸多手段,早就同气连枝。

    但这并不表明,他们是铁板一块!

    他们内部也有很多问题。

    比如说,同为知北县豪族的李家,王家,胡家,白家,吕家。就曾经为了屁股下面的椅子,曾经争得死去活来!

    死去活来,可不是一个形容词。

    而是的确如此!

    真的有所死伤。

    以前,李家有先天老祖镇压,其他各家谁都不敢生出别样的心思。

    李家一直把持着知北县第一豪族的名头!

    但是现在先天武者李鲲鹏被司徒刑斩杀,根基雄厚的王家也是分崩离析。

    现在偌大的知北县,只剩下了白家,胡家,吕家三个家族。

    实际上,能够成为白自在的对手的,只有胡家胡御道一人。

    因为吕太公早就老迈,而且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他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理由出来争这个第一豪族的名头。

    所以。。。

    白自在本来已经熄灭的心思再次燃起。

    这次豪族聚会,表面上看似是谈论无生道造反之事,实际上,何尝不是白自在利用这件事树立自己的权威。

    所以,他从内心来说,恨不得胡御道和吕太公永远不来才好!

    当然,这一切只是他的小心思,不足为外人道。

    就在他心中暗暗自鸣得意之时,空中陡然飘来一个浑厚却充满霸道的声音。

    “谁说我和吕太公不会来?”

    “知北县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岂有不到之理?”

    白家大厅的那扇雕花,饱经岁月沧桑的木门也被人从外面重重的推开。

    一缕久违的阳光,好似利剑一般射入大厅。

    在阳光下,一粒粒灰尘好似顽皮的孩子,不停的上下飞舞。

    坐在大厅中的诸位家主都下意识的扭头,刺目的阳光从敞开的大门直射进来,让大家的眼睛顿时感到一阵不舒服。

    一身黑色锦袍,面色黝黑,霸道好似猛虎的胡御道,昂首挺胸,气势惊人。看着坐在主座之上,没有任何站起意思的白自在,胡御道的眼睛微不可查的收缩了一下。

    都是玩狐狸的,谁也别给谁说聊斋。

    白自在的心思虽然隐藏的很深,但是怎么可能瞒得过胡御道?

    同样的道理,胡御道心中如何着想,也很难瞒得过白自在!

    站在花厅大门旁的小厮,得到白自在眼神示意后,下意识的想要上前阻拦。但是当他看到胡御道那好似虎狼,充满煞气的眸子之后,心中顿时就是一滞。就连动作也下意识的停住!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胡御道和一身大红色刺绣员外服,面色清癯,头发花白,这些年很少已经出现在人前的吕太公不知何时已经进入了大厅。

    站在中央面目含笑的环视四周,用目光和诸位家主随意的招呼。

    “吕太公!”

    “胡家主!”

    “原来真的是两位,我们还以为两位家主公务繁忙,脱不开身!”

    “请,快请上座!”

    “有两位在这里,我们的心这才算真正的安定!”

    “你们可算来了!”

    “就是,我就说嘛,知北县这么大的事情,这么可能少的了二位!”

    “总算把你们二位盼来了!”

    “官府还有那司徒刑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如果再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我们知北县豪族迟早会被他们蚕食铲除!”

    “谁说不是!”

    “我们就是太仁慈了!”

    “我们就应该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一个个本来有些懈怠的家主看着吕太公在胡御道的搀扶下进入花厅,眼睛顿时亮起,好似找到主心骨一般,顿时肌肉绷紧站直,笑着行礼说道。

    “不急!”

    “不着急!”

    “都不要着急,慢慢说,慢慢说。。。”

    “这知北县的天,他塌不下来!”

    吕太公一身大红,嘴角含笑,轻轻的点头,让人感觉一种说不出的喜庆舒服。平常做事也是以和为贵,在知北县豪族中,有着非常不错的口碑。

    也正是这个原因。

    大家都喜欢和他说话。。。

    反而胡御道因为出身的关系,性格有些粗鄙,虽然势大,却没有多少人愿意和他往来。

    好在,胡御道对这样的事情早就习惯,也不生气,直直的向大厅主座走去,眼睛不停的闪烁。

    “莫非,胡大先生对白某坐下的这把椅子感兴趣?”

    “还是说,胡大先生准备坐在这里?”

    看着胡御道那赤果的眼神,白自在面色顿时微变,有些不渝的说道。

    “胡某有一个毛病!”

    “知北县城中,要说医术最高,当首推白先生,所以这才过来请白先生医治!”

    胡御道也不生气,腆着脸,有些皮籁的说道。

    “哦。。。”

    “胡大先生身体微恙,不知有什么病症?”

    白自在听到胡御道的说辞,脸上不由的流露出诧异之色,但是出于医者的本能,还是好奇的追问道:

    “倒也没有什么不舒服!”

    “能吃能睡,浑身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但就是有一点!”

    胡御道的声音渐渐低沉。

    “什么!”

    白自在因为听不清楚,下意识的站起,伸长脖子,诧异的问道。

    “只有一点!”

    “那就是胡某,不坐在主位上,不会讲话!”

    胡御道见白自在身体前倾,顺势拉了他一下,自己的身体上前半步。

    非常巧妙的和白自在换了一个位置。

    等白自在反应过来的时候,胡御道已经大马金刀的坐在主座之上,眼睛得意的环顾四周,爽朗的笑道:

    “白先生的医术,就是高明!”

    “药到病除!”

    “医者父母心!”

    “胡某现在感觉舒服多了!”

    “你!”

    到了现在,白自在怎么可能不知被胡御道戏耍了,眼睛不由的收缩,本能的想要上前。

    “白家主!”

    “不过是一把椅子,不至于如此小气吧!”

    “开玩笑!”

    “只是和白家主开一个小小的玩笑!”

    “这里是白家,您是主,胡某只是客,老胡虽然读不多,大字不识几个,但是喧宾夺主的故事,胡某还是知道的!”

    “胡某怎么会坐白家主的位置呢?”

    胡御道黝黑的脸颊顿时变得精彩起来,玩笑似的说道。他不仅再说,就连那高大厚实的身板也慢慢的从主座上站起。

    白自在看着胡御道的动作,眼睛不由的流露出欣喜之色。

    就在他想要上前之时,胡御道竟然十分诡异的话锋一转:

    “不过。。。”

    “不过虽然这里是白家。”

    “白先生是主,我们是客人,理应遵守主人的规矩!”

    “但是我们大乾向来以仁孝治国。”

    “乾帝盘更是亲力亲为,更是早晚都去坤宁宫问安行礼,没有一天落下。”

    “给我等子民做出了表率!”

    “白大先生是家主!”

    “但吕公刚过完六十大寿,是长者,理应坐在上首!”

    “这样才符合尊卑之理。。。”

    “这!”

    “这!”

    不仅白自在愣住,就连吕太公也是跟着一愣。

    他怎么也没想到,胡不为竟然话锋一转,亲自己坐在主座之上。

    说实话,这真的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

    “胡家主说的有道理!”

    “吕太公在我等中年岁最大,理应坐在上首。”

    白自在心中虽然不愿意,但也不愿意在得罪吕公,毕竟吕家虽然实力最小,在这种是势均力敌的情况下。

    就变得至关重要起来!

    因为他倒向那一方,哪一方就会获得绝对的优势!

    所以,他真的不敢太过得罪吕太公。

    吕太公老奸巨猾,自然明白其中的奥妙。

    而且,他坐在首位,某种程度上,能够缓解胡家和白家的争斗,也是现在最好的结果。

    所以他也没有矫情,也没有推脱。

    满脸堆笑的轻轻的点头,向胡御道和白自在表达了自己的感谢之后,这才拄着拐杖缓缓的上前。

    胡御道目光玩味的看了白自在一会,就在表情有些不自然之时,这才轻轻一笑,手掌虚引,请年岁最大的吕太公登上主座。

    吕太公也不客气,和四周的人拱手还礼之后,满脸堆笑,好似老寿星一般坐在主座。

    “白家主,御道和吕公素来交好,今日坐在这里,白家主没有意见吧?”

    胡御道自己则也毫不客气的坐在离吕太公最近,也就是白自在自己准备就坐的第二把交椅。

    “你!”

    “胡匹夫!”

    “真是欺人太甚!”

    看着大马金刀满脸得意的胡御道,以及空着的第三把椅子,白自在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拳头紧紧的攥起来。

    因为太用力,尖锐的指甲好似锥子一般刺破他掌心的嫩肉,一丝丝的鲜血瞬间流出。

    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好似受伤的根本就不是他一般!

    “哼!”

    白自在眼睛不停的闪烁,心中瞬间闪过数个念头。但是最后都被他自己否决了!

    现在,知北县正是内忧外患之时,自己还不能和胡御道彻底撕破脸皮。

    胡御道也正是抓住了这点才敢如此赖皮。

    “胡家主,倒也真是不客气!”

    虽然不能和胡御道彻底的翻脸,但是白自在还是有些嘲讽的说道。

    “彼此!”

    “彼此!”

    胡御道也不生气,黝黑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憨厚的笑容中夹杂着狡黠的目光。

    “好了!”

    “都不要吵了!”

    “对于无生道的事情,大家都说说自己的看法!”

    坐在上首的吕太公,见两人之间火药味越来越浓,急忙打断道。

    “好!”

    “好!”

    “吕公说的是!”

    “还是正事要紧!”

    胡御道和白自在也知道现在不是冲突的时候,就坡下驴,顺势点头,笑着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