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怎么可能?”

    刘子谦眼睛不停的收缩,脸色僵硬的看着寄托他希望的宗门令牌好似脆弱的玻璃,被一道好似琉璃的青色的剑光撞成碎片。

    黑色的光芒散尽,好似顽铁一般。

    “是谁!”

    “究竟是谁。。。”

    “怎么可能有剑光恰巧经过,难道司徒刑真的是气数未尽?”

    刘子谦的眼睛扩张,心中的思绪顿时好似波浪一般起伏,有些难以置信的想到。

    不过,这个念头也成为他最后今生一个念头。

    斩仙飞刀三对翅膀扇动,流线型的刀锋好似白练,又好似丝绸一般柔滑,在他的脖子出绕了一圈。

    留下一道淡淡的红痕,看起来好似一串血色玛瑙项链。

    说不出的鲜艳!

    但是,刘子谦却没有太多的感觉。

    因为斩仙飞刀速度太快,刀锋也太过锋利,根本没有太多的痛觉。

    他只感觉自己的脖子就好似被蚊虫叮咬一下。斩仙飞刀已经飞,好似六翅金蝉一般悬浮在司徒刑的头顶之上。

    他有些艰难的低垂眼帘,头颅下意识的前倾,仿佛要看的更加仔细一些。

    也就因为这个看似微小的动作,好似破坏了某种奇妙的平衡。

    他那坚硬无比,看起来有几分发青丑陋的头颅再也支撑不住,好似熟透了的青柿子,顿时从脖颈上跌落,好似皮球一般滚出数米之后这才停住。

    噗!

    黑色,带着腥臭味的鲜血好似喷泉一般涌出。

    刘子谦那僵硬的身体更好似腐朽的枯木,瞬间栽倒在地上。

    。。。

    嘭!

    一把青色的飞剑击碎宗门令牌之后,好似钉子一般重重的钉在地上,不停的颤动,发出清脆好似龙吟的剑鸣。

    “何方妖孽!”

    “竟然敢在此地放肆!”

    一身剑袍,满脸虬须的燕狂徒,身形扭转,脚步轻提,好似龙蛇一般在地上滑动,身后灰尘黄烟滚滚,看起来好似地龙翻身。

    说不出的壮观!

    “某家乃是太白剑派弟子!”

    “奉师命出山,斩妖除魔!”

    “妖孽休要放肆!”

    燕狂徒人未到,低沉刚烈的声音先到。

    正打算上前将刘子谦人头提起的司徒刑,动作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诧异的抬头,不知燕狂徒这位太白剑宗首徒,怎么会恰巧出现在此地。

    又恰巧剑光击落宗门令牌!

    “司徒县主!”

    “你怎么在此?”

    “妖人呢?”

    燕狂徒的步伐很快,不过几息时间,他那张粗犷长满胡须,好似张飞的脸颊就出现在司徒刑的眼前。

    他看着地上躺着,毫无声息的刘子谦,以及不停的鸣叫的飞剑,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迷茫。有些好奇的问道。

    浑然不觉,就是刚才他那看似无意的一剑,竟然将刘子谦最后的希望扑灭。

    也保住了司徒刑的秘密!

    避免他流落天涯,被人追杀!

    “无生道的妖人造反,屠戮百姓,本官身为一地父母,自然有义务将他们诛杀!”

    “倒是燕先生不在城东道观调查血魔之事,怎么有闲情逸致来此消遣?”

    司徒刑眼睛闪烁几下,心中快速的做出判断,燕狂徒对今日之事根本没有丝毫了解,出现在这里不过是恰逢其会。

    想到这里,他本来有些紧绷的肌肉慢慢的放松下来,三对翅膀不停扇动,好似金蝉一般鸣叫的斩仙飞刀,也慢慢的收敛。

    看似随意,但却十分强大的转换话题道。

    “哼!”

    “说起这个事情!”

    “某家就是一肚子的气!”

    “城东道观根本没有什么血魔,反而是无生道的一个据点,藏污纳垢,让人作呕。”

    燕狂徒不疑有他,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司徒刑在十分巧妙的转化话题,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有些生气的说道。

    “哦。。。”

    “不知先生怎么处置的?”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缩,有些好奇的问道。

    “哼!”

    “那厮虽然是宗门中人,但是行事太过龌龊!”

    “被某家一人一剑,全部斩杀,最后更是放了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燕狂徒不疑有他,眼睛收缩,满脸杀气的冷哼道。

    “好!”

    “杀的好!”

    “就算先生不出手,本官也会将他们全部诛杀!”

    “眼前这个人,不是旁人,就是知北县无生道的头目!”

    司徒刑抬起脚,将刘子谦死不瞑目的头颅轻轻的踢到燕狂徒的脚下,声音低沉的说道。

    燕狂徒是剑客出身,身上不知背负多少人命!

    自然不会害怕,眼帘下垂打量半晌之后,这才有些恍然的说道:

    “原来这厮真的没有死!”

    “怪不得此处怨气冲天!”

    “燕先生认识此人?”

    司徒刑再三确认,见燕狂徒的确没有发现斩仙飞刀的存在,紧绷着的心这才彻底的放下。

    紧紧攥住的拳头更是缓缓的松开。。。

    如果。。。

    如果燕狂徒发现了自己的身份,说不得。。。

    司徒刑从来不认为自己的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

    甚至有时候,他给自己的定义就是小人。

    毕竟,在这个时代,在这个环境中,纯粹的君子是站不住脚的。。。

    有的时候,为了保全自己,说不得要牺牲一下别人的利益。

    哪怕是性命!

    就在司徒刑心思百转的时候,燕狂徒只感觉自己后背一凉,好似被毒蛇猛兽盯上一般。

    但是极目四顾,又以神念观察,又没有什么发现,最后只能自嘲的笑笑。

    听司徒刑询问,燕狂徒眼神幽幽,流露出忆之色,

    “这厮就算化成灰,某家也能认的!”

    “大约几个月前,某家曾为了救人,在黑山和这厮交过一次手!”

    “这厮不是某家的对手,被某家打伤潜逃!”

    “没有想到今日在这里,还能再次遇到!”

    “不过也是他命里该有此劫,最终死在大人的刀下!”

    燕狂徒没有多想,看着刘子谦那断裂的头颅,眼角上翘,有些悻悻的说道。

    “原来如此!”

    司徒刑见燕狂徒不知其中细节,也不欲多说,笑着点头。只是司徒刑不知的是,当日燕狂徒所救之人,不是旁人,正是他遍寻不到的李承泽。

    正因为燕狂徒的插手,李承泽才从刘子谦手中侥幸获得性命,并且获得了一番际遇。

    两人才有了日后的再次交锋。

    “既然妖邪已经被大人斩杀!”

    “某家这就告辞!”

    燕狂徒见司徒刑眼神幽幽,明显不想多说,也没有在意,轻笑一声,就预告退。

    “燕先生。。。”

    “现在北郡的形势波动起伏,十分的诡异,本官知道先生实力高强,但还是要小心为好,毕竟现在裹挟其中的,不仅有朝廷,布衣百姓,更有宗门。”

    司徒刑见燕狂徒转身想要离去,犹豫再三,还是有些告诫的说道:

    “如果先生事情处理的差不多,还是早日山为宜!”

    听到司徒刑的告诫,燕狂徒的身形不由就是一滞,长满虬髯的脸上也第一次浮现凝重之色。

    难道北郡的形势真的糜烂到如此地步?

    就连身为一县主官的司徒刑,都是如此的消极。

    甚至提出让自己山暂避风头的建议。但他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否定了司徒刑的建议,面色坚毅,胸怀坦荡好似信仰誓言一般的说道:

    “乱世动荡!”

    “妖魔横行!”

    “正是我辈斩妖除魔,拯救苍生之时!”

    “妖魔横行。。。”

    “什么是妖!”

    “什么又是魔?”

    “燕先生可有慧眼,能分辨出谁是妖,谁是魔?”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面色肃穆的燕狂徒,过了好大一会,才淡淡的说道。

    “这!”

    燕狂徒听着司徒刑的问题,眼睛不由的一滞,满脸诧异的看了司徒刑一眼,理所当然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有什么难分别的?”

    “就算是世间懵懂的孩童,都明白这个道理!”

    “妖自然是妖!”

    “魔自然是魔!”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只要被某家遇到,必定将他们斩杀在三尺青锋之下,免得他们将来出来为祸人间!”

    “呵呵!”

    “原来燕先生还没有看透。。。”

    司徒刑轻轻的摇头,脸上流露出无奈萧索之色。

    “世间三岁顽童都如此认为,这才是事情的可怕之处!”

    “道德沦丧。。。世风不古。”

    “燕先生只知妖魔可怖,却不知,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妖邪,而是人心。”

    “人心如鬼!”

    “贪婪,狡诈,虚伪。。。。为了一己私欲,可以置天下苍生于不顾。”

    “这些人才真正的大妖,大魔头!”

    “远胜妖魔之祸十倍,百倍!”

    “燕先生,想要做斩妖除魔之举,就要明白谁才是真的妖,谁才是真的魔!”

    司徒刑的声音很轻,但落在燕狂徒的耳朵里,却不亚于晨钟暮鼓,旱地惊雷。

    他的眼睛圆睁,心灵不停的震颤!

    他真的被震撼到了,司徒刑的话虽然很短,但是,却好似无形大手给他推开了一扇紧闭的窗户。

    让他看到了另外一片截然不同的世界。

    司徒刑的言语,和他在山中师长那里获得的教导完全不同。

    甚至,是那么的离经叛道。

    如果司徒刑是太白剑派的弟子,定然会当做大逆不道之徒,被永生永世锁在后山。

    但是,不知为何。

    他心中却好似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仿佛,世人都错了,司徒刑的话才是对的!

    这才是真正的大道理!

    他好似有了一丝明悟,但是当他想要抓住这一丝明悟的时候,他又好似根本没有所得。

    “燕先生不用纠结!”

    “先生斩妖除魔之时,还应当多看多听,要知道,这个世上,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好人,也不都是所有的妖都是该杀!”

    “人和妖魔本没有区别。。。”

    “有区别的,只是本心不同罢了!”

    司徒刑看着眼睛中神光不停闪烁,面色纠结的燕狂徒,不由的轻轻摇头,笑着诘问道。

    “燕先生固然有斩妖除魔之志!”

    “但是凭手中的三尺青锋,又能斩杀几人?”

    “又能救得了几人?”

    “燕先生手中的剑虽然锋利,但却救不了这天下人!”

    “这!”

    燕狂徒眼睛不由的收缩,半晌无言。但最后还忍不住问道:

    “那应如何?”

    “应该如何才能救的了这天下人!”

    “哈哈。。。。”

    司徒刑看着一脸谦卑,好似学生一般请教的燕狂徒,不由哈哈一笑。提着刘子谦那个干瘪的人头,身形好似惊鸿一般在空中飞掠。

    他的声音好似闷雷一般在空中荡:

    “擅长剑术者,可为十人敌,百人敌!”

    “擅长阵法兵法者,才可为万人敌!”

    “力挽狂澜者,结束乱世,教化苍生者,才可为万万人敌!”

    “燕先生,想要救百姓于水火,必先做万人敌,万万人敌。。。”

    一向以斩妖除魔,护佑苍生为己任的他,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自己人生的道路。

    妖,就真的全部该杀么?

    魔,就一定都是邪恶的么?

    还有,凭借自己手中的三尺青锋,真的可以拯救苍生么?

    司徒刑没有想到是,他今日有感而发,随缘教化,竟然让燕狂徒开始怀疑自己的道。

    “难道。。。。”

    “燕某真的做错了么?”

    正是今天的善缘,让世间少了一位游戏风尘,斩妖除魔的虬髯侠客。

    多了一位关心百姓疾苦,嫉恶如仇,杀的贪官恶霸胆寒的六扇门燕总捕头。

    并且成为日后的从龙功臣,为司徒刑江山立下汗马功劳。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