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怎么,司徒大人也知道害怕了?”

    看着司徒刑表情的变化,刘子谦眼睛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嘴角上挑,有些奚落的说道。

    “也是,怎么可能不害怕呢?”

    “如果让圣山那些老家伙知道,他们眼睛中的麒麟之才,未来的儒家新圣人,竟然是法家高徒,不知脸上会是何种表情!”

    “想来定然会非常有趣!”

    “只是不知,他们会不会真的如同嘴上说的那样和光同尘,殊途同归,任由大人这位法家高徒混在其中,做鱼目混珠之举!”

    司徒刑面色难看的看着刘子谦。

    刘子谦的话的确击中了他的软肋,对他来说,身份暴露,不仅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更要面对儒家无穷无尽的追杀。

    轻则被抓住,废除文胆,变成一个终生不能感受文气存在的废物。

    重则直接被圣山的大能斩杀当场,口诛笔伐,遗臭万年!

    这可不是开玩笑!

    也不是夸张!

    而是可以预见的未来。

    教义之争,向来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根本没有商量妥协的可能。。。

    否则朝廷也不会设置五经博士,专门用来处置篡改经义的逆种文人。

    就算是法家想要维护他,也是困难!

    毕竟是现在可不是先秦时代。

    先秦覆灭以后,儒家在当朝的扶持下,实力飞速发展,不仅涌现出董圣,公羊圣人,关外孔子杨雄等儒家圣人。

    更时事造就了大批的鸿儒,大儒。

    论实力,堪称百家第一!

    而法家再也没有韩非子,商君那等惊才艳艳的人物诞生。

    又被朝廷儒家限制打压的缘故,发展甚是缓慢,几百年过去了,实力还不足当年的巅峰的三分之一。

    这样的实力,根本没有能力抗衡。。。

    “不错!”

    “明人不说暗话,你的确发现了本官的软肋!”

    “只要法家身份暴露,本官的确有大麻烦了!”

    “但是你认为,本官可能让你活着离去,本官可能让你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么?”

    “你本来可能死不了的。”

    “只可惜,你实在太聪明了!”

    司徒刑眼神冰冷的看着刘子谦,身上的煞气越绝越多,到最后更好似雾气一般萦绕,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可怕。

    显然,他已经动了杀心!

    “呵呵。。。”

    “司徒刑!”

    “都到了这个时候,那你何必虚言诓骗于我。。。”

    “你既动用了底牌,就定然不会让小生活着离去!”

    刘子谦看着面色冷峻的司徒刑,嘴角不由的上翘,满脸不屑的说道。

    “你说的对!”

    “今日,你必须死!”

    司徒刑的谎言被拆穿,脸上却没有任何尴尬之色,反而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

    “呵呵。。。”

    “这样说话,这样才爽利!”

    “刚才的话太假!”

    “四周的空间被你锁住,时空冻结,好似坚冰一般牢固,我定然逃脱不出!”

    “但是不知,司徒大人的画地成牢,能不能拦住宗门令牌这等死物?”

    刘子谦看着毫不掩饰,全身煞气沸腾的司徒刑,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眼睛中流露出了然之色。

    不过并不害怕,因为他的手里不知何时竟然多一个颜色黝黑,雕刻着累累白骨,黑光不停闪烁,好似随时都可能脱手而出的青铜令牌。

    “我知道你有能力斩杀我!”

    “毕竟法家当年可是天下第一宗门,论战力,手段诡异远在其他宗门之上。”

    “如果不是商君最后作法自毙!被其他宗门钻了漏洞,恐怕现在的第一宗门,还是法家!”

    “但是小生认为,司徒大人不敢斩杀于我!”

    “因为只要小生一死,这块宗门令牌就会化作流光,彻底的消失在这片空间。”

    “到了那时!”

    “恐怕被头疼,如何应对满天下追杀的人,就是大人了。。。”

    “只是不知,圣山上的那些大人物,会不会和今日一般,听大人说如此多的废话!”

    “你!”

    “你竟然胆敢威胁本官!”

    “真是不知死活!”

    司徒刑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好似亡命徒一般的刘子谦。

    不过他更多的目光却是落在那块泛着乌黑光芒,好似有着某种魔力的令牌之上。

    “宗门令牌!”

    “你怎么会有宗门的令牌?”

    “不是只有对宗门有大贡献的核心弟子,才能将一丝魂魄留在宗门,获得宗门令牌么?”

    “你进入无生道不过两载,修为不过是一个先天,最多算是外围弟子,怎么可能拥有宗门令牌!”

    司徒刑看着刘子谦手中的宗门令牌,确认再三之后,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呵呵。。。”

    刘子谦轻笑两声,没有说话,一脸得色骄傲的看着司徒刑。

    心中却是不停暗暗的侥幸,正如司徒刑所说,按照他的能力和级别,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宗门的核心,更没有资格拥有宗门令牌。

    无生道对知北,北郡的情况十分重视,每日都要他进行汇报。

    才破例,让他拥有一块令牌!

    没想到,就是这块看似可有可无的令牌,竟然变成反制司徒刑的手段。

    “司徒大人倘若不信,大可将小生斩杀就是。。。”

    “混蛋!”

    “你竟然敢威胁本官!”

    “真是好大的狗胆!”

    “难道你就不怕人头落地不成?”

    司徒刑看着那块宗门令牌,以及面色中带着挑衅的刘子谦,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眼睛中的怒火好似实质一般熊熊燃烧起来。

    仿佛是感受到司徒刑心底的愤怒,他头顶的那柄斩仙飞刀不停的震颤,绿豆大小眼睛银白色光芒,好似一条直线落在刘子谦的头颅之上。

    只要轻轻的一转,刘子谦那斗大的头颅,定然落地。

    “大人何必威胁恐吓晚生!”

    “晚生倒不怕人头落地,只是担心一个把握不住,手指因为恐惧自己松开,导致令牌跌落!”

    “到了那时,就算大人将晚生斩杀,恐怕也会于事无补!”

    刘子谦感受着头颅上传来的刺骨寒意,脸色不由的微变,不过他却没有任何的退缩,反而眼睛收缩,嘴角上翘,有些挑衅的将握着令牌的手指一根根异常缓慢的张开。

    司徒刑没有阻止,只是眼睛冰冷的看着。

    银白色的斩仙飞刀,好似蜂鸟一般在空中挥舞着翅膀。

    汹涌刺骨,好似冰霜的煞气从他的身体中涌出,以他的脚心为圆周,不停的向四周蔓延,不论是时间还是空间,竟然都好似被冻住一般!

    就连虚无缥缈的空气都顿时变得凝滞浓稠起来。

    一根!

    两根!

    越来越多的手指被松开。

    司徒刑没有吱声!

    刘子谦也没有再赘言。

    两个人的表情更是异常的平静。

    仿佛,眼前的一切,和两人都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两人看似沉默平静表面之下,却是波涛汹涌,暗流涌动!

    他们两人在进行心理上的博弈!

    他们都是再赌!

    司徒刑赌刘子谦不敢真正的将手指松开,因为没有令牌作为依仗,司徒刑会好犹豫的将刘子谦斩杀当场!

    刘子谦也是在赌!

    他在赌司徒刑是一个理性大于感性的人!

    他再赌,司徒刑不敢将自己的身份大白于天下!

    他也是在赌。

    既然是在赌,那么就一定会有输赢。

    所以司徒刑和刘子谦都是沉默。

    因为现在谁先张嘴,就意味着他输掉了这场赌局!

    因为他们的沉默,就连四周的空气,都好似受到了影响,死一般的寂静。

    啪!

    在这种异常安静,落针可闻的环境中,刘子谦手指张开的声音显得那么的清脆。

    刘子谦又一根手指抬起。

    中指抬起!

    令牌之上,只留下食指,小指和拇指。

    那个黑色的令牌不停的颤动,并且发出好似蜂鸟挥动翅膀一般的嗡鸣声。

    只要刘子谦的食指再稍微伸开一点,这款蓄势已久的宗门令牌定然会好似流光一般攒射出去。

    “司徒大人!”

    “你只有十息的考虑时间!”

    “十息一到,小生就会松开食指,小指的力量十分孱弱!”

    “到了那时,大人的生死,小生的生死,都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过能够,让大人这样惊才艳艳的天骄陪葬。”

    “小生也不算虚度人生!”

    “当然,大人也可以赌一把!”

    “赌小生不敢松开手指!”

    看着只有两根手指捏着令牌,满脸挑衅的刘子谦,司徒刑的眼睛顿时的收缩,脸色更是大变。嘴巴轻轻蠕动,好似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的喉咙好似什么堵住一般,竟然发不出一丝声音。

    宗门令牌是宗门核心弟子身份的象征。

    更是一件空间法器。

    其中更蕴含了他们的一丝神魂,一旦宗门弟子被人斩杀,令牌就会被瞬间激活。

    令牌会将仇敌的相貌,声音,以及核心弟子临死前的遗言全部都忠实的记录,然后破开空间好似流光一般返宗门。

    宗门的长老,高层,会借助宗门令牌中蕴含的信息,用大衍之法进行推演,从命运中截取仇敌的信息,从而下达宗门必杀令!

    正如刘子谦所说,只要司徒刑胆敢将他斩杀!

    这枚令牌就会携带着全部信息,破开空间,返无生道的总部。

    到了那时,司徒刑一直隐瞒的秘密,就会大白于天下!

    这也是刘子谦的底气所在。

    “司徒大人不愧是司徒大人,真能沉得住气!”

    “还是说,大人认为,小生不敢松开手指?”

    “既然如此,不知大人敢不敢和小生赌上一把!”

    “看看小生究竟敢不敢松开手指!”

    刘子谦按在令牌上的食指慢慢的张开,见司徒刑的脸色还是如常,他的脸上顿时浮现出赞赏之色。

    不过他并没有因为赞赏而停下动作,反而越张越快。

    “住手!”

    就在那令牌即将脱离刘子谦掌握之时,司徒刑再也忍耐不住,声音充满无奈焦急的喊道:

    “停!”

    “疯子!”

    “你就是一个疯子!”

    虽然心中充满了不甘心,但是司徒刑真不敢让刘子谦将那一根手指伸开。

    毕竟!

    令牌飞走,他的身份必定大白于天下,不仅是他的生命会受到威胁,他的政治生命也必定会被终止。

    以前的全部努力,布局,也会随着身份的曝光而全部毁于一旦!

    这个代价实在是太过沉重,沉重到司徒刑根本承担不起。

    “这就对了!”

    “司徒大人是聪明人!”

    “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的手下考虑一下。”

    看着眼睛中流露出羞恼之色,却不敢有丝毫异动的司徒刑,刘子谦脸色的得意之色更浓。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

    “司徒大人!”

    “这一局棋,虽然晚生失了先手,差点被逼入绝境,不管是命数,还是运气,终究还是晚生赢了!”

    “晚生别的不要,晚生只和大人要知北县!”

    “什么!”

    “这怎么可能?”

    “知北县虽然只是北郡的一座小城,这样的城池,大乾就算没有一千,也有九百。但是知北县和其他的郡县不同,他的位置十分的险要,是连接大乾和外域,蛮荒的门户。”

    “只要知北县大门洞开,外域的士卒,蛮荒的勇士就可以长驱直入,仿佛无人之地!”

    “到了那时,本官就是大乾的罪人!本官绝对不会答应你的!”

    司徒刑听到刘子谦的条件,眼睛不由的圆睁,本能的摇头。

    “那是自然!”

    “如果知北县不是如此重要。。。”

    “我等宗门又何苦如此谋划?”

    看着眼睛不停闪烁,陷入天人交战的司徒刑,刘子谦眼睛幽幽,若有所指的说道。

    “不过,晚生想要告诉大人的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

    “就算知北县有失,大人也可以到别处当官!”

    “如果,有的事情曝光,恐怕等待大人的,就不是丢官罢职那么简单了。。。”

    “合则两利!”

    “分则玉石俱焚!”

    司徒刑并没有立即答,而是眼神幽幽的看着刘子谦,就在他全身感到一阵阵发毛之时,下意识的想要松手。

    不过,他还是强忍着心头的惊惧,声音冷冽的说道:

    “大人,我劝你还是想明白的好!”

    “只要我食指一松,这块令牌就可就会化作流光,飞宗门。”

    “到了那时,司徒先生的身份必定会大白于天下!”

    司徒刑被刘子谦威胁,眼睛中神光不由的闪烁,心中更是陷入天人交战之中。

    刘子谦这个人虽然无耻,但是只要他放弃知北县。

    就算为了钳制司徒刑,也为了自己长久的利益,他也断然不会将此事公布于众!

    有了这段时间的缓冲,司徒刑未尝没有办法反制!

    但是,知北县的地理位置十分的要害,如果让知北县落入宗门之手,就意味着,大乾北大门洞开。

    兵锋轻易的就能进入蛮荒,进入大乾的区域,到了那时,烽烟四起,不仅大乾政局动荡。

    更不知多少百姓,会因为此事而人头落地,不知多少家庭因为此事而支离破碎!

    想到那烽火连天,饿殍遍野的景象,司徒刑的肌肉不由的紧绷,本来有些迷茫的眼睛也慢慢变得坚硬起来。

    “这个条件本官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那就是说,我们没的谈了。。。”

    “希望来日,被圣山大能追杀的时候,大人不会后悔今日的选择!”

    刘子谦脸上的笑容陡然僵住,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司徒刑一眼。

    他不由的愣了半晌!

    确定不是听错以后,脸上的颜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那根本就黏连不多的手指,毅然张开。

    司徒刑的脸色也跟着豁然大变。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