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那是?”

    所有人的眼睛都是圆睁,一脸震惊的看着空中。

    只见一道道青色,象征着铁血的军气陡然迸发,好似一根根巨大的光柱交织在一起。

    空中,那一颗象征贪狼的星宿更是陡然光芒大作,射下一道好似圆柱的光辉,将杨寿的身体笼罩其中。

    嗷!

    嗷!

    嗷!

    一头全身雪白,没有任何杂毛,好似牛犊的巨狼,仰天长啸。

    那好似牛蹄一般粗壮的前爪抬起,好似擎天玉柱一般向上。。。

    也正是因为这股力量的存在,刘子谦那好似山峦一般的手掌,竟然好似被撑住一般,再也落不下来。

    “贪狼星力!”

    “军气化形!”

    刘子谦看着那头全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的贪狼,以及感受着来自下方的阻力,眼睛不停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只有真正的铁军,才能有这样的军气。。。”

    “难道他们在绝境之中完成了淬炼,晋升为铁军不成?”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甲兵!”

    一个个全身带伤的府兵,有些艰难的站在破碎的地面上,但是他们的身体脊椎却好似虬龙一般直刺空中,看起来出奇的笔直,一丝丝青色的军气,从他们的头顶升腾,在贪狼星力的连接交织下,在空中形成一个个书包网.bookbao2状线的结构,好似云霞,好似云锦。

    经过长时间的静默。

    一直被压抑的军气,顿时好似火药被点燃,又好似火山爆发,顿时迸发,一股铁青色,看起来更加强大的军气顿时好似擎天玉柱一般爆发。

    在青色铁血军气的滋养下,空中白色贪狼眼睛中顿时迸发出摄人的神光,他那好似牛犊一般粗壮的巨爪,也好似获得了无穷的动力,两者之间的诡异平衡,也瞬间被打破。

    “起!”

    刘子谦那个青黑色的手掌,在狼爪的推动下,再也落不下,反而开始一点点的上升后退。

    “这!”

    “这怎么可能?”

    刘子谦看着自己的手掌被一点点的撑开,眼睛不停的收缩,满脸震惊和难以置信的说道。

    “有我无敌!”

    “知北铁军!”

    看着空中发生的逆转,每一个府兵的眼睛顿时都亮起,他们异常兴奋的举起自己的手掌。

    一个个好似萤火虫的光点,从他们的手掌中飞出,最后凝聚成光团!

    信念!

    这些光点,不是别的,正是他们心中必胜的信念!

    这也是铁军和杂牌军最大的区别。

    铁军不论再什么时候,面对什么样的对手,他们心中都有一种必胜的信念。

    狭路相逢,勇者胜!

    正如后世某个军旅电视剧中,主角李云龙说的那句话:

    就算面对天下第一剑客,也要勇于亮剑!

    死也要死在冲锋的道路上。

    知北县府兵现在虽不知什么叫做亮剑精神,但是他们的确是心中没有畏惧。

    就算面对强大的敌人,他们也敢勇于进攻,并且,心中有着必胜的信念。

    这团信念,仿佛有着巨大的能量,就连空中那轮好似恶魔的血月,也出现了一丝震颤!

    嗷!

    嗷!

    空中的白狼,受到光团的刺激,白狼的身体肌肉陡然暴涨,以肉可见的速度,好似吹大的气球,竟然整整大了一圈。

    轰!

    白狼在铁军必胜信念的刺激下,力量顿时大增,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刘子谦再也承受不住,他那个黑色枯瘦好似鬼爪的手被瞬间掀起。

    他的身体也在这股巨力的作用下,连连的后退。黑色的官靴在坚硬的青石地面上留下一个个深邃的脚印。

    “杀!”

    杨寿看着刘子谦在军气的冲击下,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顾不得全身肌肉的酸痛撕扯,他的身形好似箭枝一般冲出。

    虎掌张开,手指弯曲,好似野狼尖锐的牙齿。

    “群狼噬虎拳!”

    吸取了前面的教训,杨寿不敢大意,全身气血好似江河一般鼓荡,手臂的速度也快到了极致。

    以至于,一干士卒和武士根本看不到他的拳头。

    只能看到一个个好似狼头的拳影。

    噗!

    噗!

    噗!

    一个个好似狼头的拳影轰击在刘子谦的身上,特别是他那紧紧握着家传宝刀的手掌。

    不过,刘子谦的身体出奇的坚硬。

    而且在血月之下,他的恢复力更是惊人,就算杨寿拼劲全力,也只是将他打伤,却不能将他重创。

    最关键的是,他的手掌好似铁钳一般死死的攥住家传宝刀。

    根本没有任何脱落的迹象。

    “没有用的。。。。”

    “虽然你出身将门,秘技傍身,但不过是一个武师境巅峰,就算在军气,星宿的加持下,也只能堪堪爆发出先天武者的战力!”

    “而我在血月之下,拥有武道宗师的力量和速度,你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刘子谦身体悬浮在空中,被杨寿的拳头无情的蹂躏,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担忧之色,反而有着说不出的得意。

    “蝼蚁终归就是蝼蚁!”

    “如果你现在跪下,用舌头舔食我的靴子,说不得,我还会留你一条性命!”

    “你。。。”

    杨寿听着刘子谦那充满侮辱性质的言语,眼睛不由的收缩,眼白因为充血的关系变得猩红。手上拳头的力度,也不由的大了不少。

    但是正如,刘子谦说的那样,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一个先天武者,根本没有可能战胜一位武道宗师,哪怕那位武道宗师是因为血月的关系,被破格加持的伪宗师!

    杨寿看着满脸不在乎,在血月照射下,好似魔神一般的刘子谦,心中不由的升起满满的无奈。

    真的只能这样了么?

    真的好不甘心!

    但是,就算他不甘心,又能如何?境界的差距,不是凭着不甘心,和胸中的热血就能弥补的!

    “蝼蚁一般的家伙!”

    “既然,你不愿意献上卑微的忠诚,那么你就去死吧!”

    “你们统统都去死吧!”

    刘子谦看着疯狂进攻,没有任何停下意思的杨寿,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不渝,他两根漆黑的手掌陡然张开,好似两个巨大的山峦,重重的向杨寿的头顶拍去。

    杨寿感受着刘子谦那疯狂扭曲的杀意,本能的身体后退。

    但是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刘子谦的手掌虽然不大,但是其中蕴含的力量却十分的迅猛,在杨寿那就是一座无比巨大,顶天立地的形似五指的山峰。

    而他就是如来佛祖手心里的孙猴子。

    任凭他七十二般变化,最终都难免被镇压的结果。

    “哼!”

    就在杨寿眼睛收缩,心中绝望之时。

    空中陡然传来一声冷哼。

    也就是这一声冷哼,让刘子谦即将落下的手掌不由的就是一滞。

    而杨寿那本来已经绝望的心,也陡然重新燃烧起希望的火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