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太迟了。。。”

    “一切都太迟了!”

    看着面色焦急,不停怒吼,试图将部队带出险境的副将,老管家的眼神阴郁,嘴角不停的上翘,流露出不屑却有异常血腥的笑容。

    “真的来不及了!”

    “今天,你们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我已经嗅到新鲜血液的芬芳。。。不得不说,年轻真好啊!”

    老管家那好似橘皮一般褶皱的皮肤一点点伸展,眼睛中更是流露出迷醉之色,好似为了故意撩拨人心,他的手掌一点点的伸出。

    尖锐的指甲,好似五把锋利的匕首,在火光中,闪烁着幽暗冰冷的寒芒。

    “不!”

    “不!”

    副将看着好似僵尸一般邪恶的老管家,眼睛不由的大睁,头颅不要命的摇晃着。

    随着距离不断的被拉进,老管家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年轻人胸口特有的热度,眼睛不由的下弯,嘴巴上翘,一脸的迷醉。

    他好似一个即将进行创作的艺术家,用异常挑剔的目光,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找死!”

    就在他的手掌即将落下的时候,空中陡然响起一声炸雷。

    一个巨大的手掌,十分突兀的出现在两人中间。

    老管家只感觉一个手掌在他的脸前不停地放大,到最后竟然变成一个可怖的物五指山。

    他的身体好似一个巨大的乒乓球,被人重重的击飞。

    “野狼刀法!”

    眼睛猩红的杨寿好似恢复了理智,手中的长刀挥舞,一道道刀气迸发,在空中变成一头头狡猾狠毒的野狼。

    嗷!

    嗷!

    嗷!

    随着一声声堪称高亢,震撼人心的野狼嘶吼,一头头全身发青的野狼,在高山上全身血色的狼王指挥下。

    好似军队一般,形成阵势,向前方狠狠的扑去。

    “不!”

    站在高处的王大愚,看着老管家的身体被杨寿一掌击飞。

    数头刀气所化的苍狼,好似附骨之疽追上,巨大的狼嘴张开,一颗颗锋利的牙齿在火光汇总闪烁着刺骨的寒光。好似匕首,又好似虎钳一般重重的合拢。

    “九幽僵尸功!”

    老管家脸上黑气浮动,尸毒好似黑烟一般在他的身上萦绕。

    这些毒气是他本命元毒。

    要比四周的毒气,毒上十倍,百倍,只要是被他碰到,别说是人,就是钢铁,会被溶化成汁。

    这也是老管家最后的保命手段。

    可惜,他却忘了!

    这些苍狼并非是实体,而是杨寿刀气凝聚,介于虚实之间。

    正因为这种特性,他身上的这些毒气,对刀气凝聚的苍狼拉说,还真没有多大的效果。

    “不要!”

    看着嘴巴大张,眼睛中流露出冰寒之色的野狼。

    王大愚嘴巴下意识的张大嘴,一脸的绝望。

    噗!

    噗!

    噗!

    随着一声声闷响,一头头刀气所化的野狼,冲破老管家身体周围黑色的烟雾,嘴巴大张,重重的撕咬在他的躯干,四肢之上。

    啪!

    啪!

    啪!

    就算老管家因为修行九幽僵尸功全身肌肉硬度可以比拟金石,在杨寿那柄切金断玉的家传宝刀面前,也好似白纸一般脆弱。

    随着几声闷响,老管家的四肢,竟然被直接斩断。

    枯瘦干瘪的,根本不似人躯的手臂落在地上,好似经历无数时间的沧桑,竟然瞬间化作飞灰。

    破裂的伤口处,更有黑色,带有腥臭,出奇粘稠的物体喷出。

    黑色的血液将他身下的城墙,直接染成了黑漆漆的颜色。

    老管家因为没有了四肢的支撑,躯干直接摔落在城头,满脸恐惧的看着四周黑漆漆的液体,以及黄色的气体。

    “救命!”

    “救我!”

    。。。

    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被斩断四肢都没有发出惨叫的老管家,竟然对那些黑色的汁水,以及黄色的气体,也是非常的恐惧。

    他下意识的翻滚,想要躲开。

    但是,随着他的翻滚,越来越多的黑色汁水,黄色的气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钻进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也好似被浸泡在水中多时腐肉,不停的膨胀。

    本来苍老充满褶皱松弛的皮肤,在这种力量的作用下,竟然开始慢慢的变得紧绷。

    脸上的皱纹沟壑一点点的被填平。

    轰!

    轰!

    轰!

    老管家身体内的九幽僵尸功陡然运转起来,一丝丝黑水黄烟被他身体,提纯变成最纯粹的能量。

    他身体的各项机能,也在迅速的恢复,本来有几分花白的头发,竟然开始有变黑的迹象。

    “返老还童!”

    “怎么可能?”

    众人看着老管家的皮肤一点点的变得有弹性起来,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难掩的惊诧。

    不过,作为被众人羡慕的对象。

    老管家却没有一丝喜悦的表情,反而脸上惊恐之色越来越浓郁。

    因为他的皮肤还在扩张,他的身体好似被打了气的气球,越来越大,身上的皮肤被拉伸开,也变得越来越薄。。。

    在火光的照射下,众人已经能够看到那接近的透明皮肤下面一根根青色的血管,在不停的蠕动。

    “不要。。。”

    “不要在大了!”

    老管家眼睛不停的收缩,有些恐惧的哀嚎着。

    但是,黑色的汁水和黄色的气体,还是不要命的从他的伤口处灌入他的身体。

    在他们的作用下,老管家的身体一点也没有停住的意思。

    反而越来越大。。。

    “不!”

    站在高处,脸色铁青的王大愚,看着王管家那好似气球一般不停膨胀的身体,眼睛中充满了说不出的绝望。

    轰!

    在众人希冀惊讶的目光中,老管家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好似一个被吹过头的气球,瞬间爆裂。

    黑色的血液四溅开来,染湿了好大一片。

    “这是!”

    众人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琢磨不明白。

    刚才还异常生猛的老管家怎么突然间就爆炸了!

    “他是被自己给补死的!”

    “九幽僵尸功,除了全身刚硬似铁以外。。。还有很强的毒性,为了让自己的毒性变得更加的猛烈,他们每日都要吞噬大量的毒物。”

    “地上的黑水,空中的黄烟,对他们来说,都是难得的大补之物!”

    “所以,一碰到黑水,九幽僵尸功自己运行起来。。。”

    “因为吞噬的实在是太多,最后反而因为虚不受补。活活的被撑死!”

    杨寿看着炸成碎片,异常血腥的城头,眼睛不停的闪烁,声音幽幽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有人把自己给撑死?”

    “他只要停住功法运转就可以了。。。”

    副将看着慢慢收缩退去的黄烟,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轻松之色,但是他对杨寿的解释,心中还是有几分怀疑。

    “是啊!”

    “怎么可能有人那么傻。。。”

    “只要他自己停下功法运转就可以了!”

    众人听到副将的质疑,眼睛多少也都流露出几分认同。

    “是啊。。。”

    “怎么可能有人那么傻。。。”

    “如果,他根本停不下来呢?”

    “如果他得到的秘籍本来就是残缺的呢?”

    “亦或者,传授他们秘籍的人,故意留了一手呢!”

    “他今日之死,说是死在我的手中,不如说是死在那故意残缺秘籍,居心叵测的人手中。”

    杨寿轻轻的点头,好似对众人的质问非常的认同,但是他的声音突然拔高,好似质问的高声喊道。

    “秘籍不全!”

    。。。。

    众人有些诧异的看着横死的老管家,以及好似魔神一般站立的杨寿,眼神顿时变得幽幽。

    “秘籍果然有问题!”

    “该死!”

    “刘子谦,你果真在秘籍上做了手脚。”

    “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将九幽僵尸功传给我。。。原来,你是打算,用个这个办法钳制!”

    站在高处,全身铁青的王大愚听到杨寿的质问,眼睛顿时变得猩红,全身黑气不停的浮动,一脸的痛苦和愤恨。

    杨寿不知王大愚心中所想,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

    不停的杀!

    他要用自己手中的刀,为枉死的同袍报仇!

    “杀!”

    看着黑色的毒气已经接近散尽,杨寿长刀横空。

    红色的刀气四溢开来!

    好似有一头头苍狼,正在血色的月光中绞杀猎物。

    “某家还就真不信了!”

    “他还真是血月之下,有我无敌不成?”

    几个头上带着黄色头巾的武师境强者聚集在一起,看着杨寿好似杀鸡宰羊一般轻松的斩杀武士,眼睛中难免升起几分同仇敌忾还有不服气。

    “某家也是不信!”

    “他是将门出手,同阶论武技的确在我等野路子出身之上。”

    “但是,我们这里有五个武师境,共同出手,某家就不信,斩杀不了他!”

    其他几个人看着笼罩在血月之下,好似战神一般的杨寿,眼睛也是不停的闪烁,过了半晌,好似不服气的说道。

    “干了!”

    “今日将他斩杀!”

    “日后定然少不了荣华富贵!”

    “干!”

    剩下的人十分隐晦的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贪婪和蠢蠢欲动。

    想到这里,他们再也没有任何犹豫,好似刺客一般窜出,借助黄烟的遮挡视线的效果,不停的游走,慢慢形成一个不大不小的包围。

    正在大杀特杀的杨寿,也好似感受到了什么,身体站立,将长刀向天,眼睛不停的闪烁,全身的气势,更好似大江大河一般,不停的上扬。

    “杀!”

    交换眼神之后,这五名武师境强者共同出手。

    “犀牛望月!”

    “老猿挂印!”

    “狮子搏兔!”

    “螳螂捕蝉!”

    “怪蟒翻身!”

    五个人,站在五个方向,全身的气血陡然燃烧,拳意血气融为一体,形成五幅独特的画面。

    “血月之下!”

    “有我无敌!”

    杨寿感受着来自五位武师境强者的杀意,眼睛不由的一凝,手掌中的宝刀高举。血红色的弯月从虚空中落下,好似要和弯刀融为一体。

    更有一丝丝冰冷的血雨飘落,让整个空间,都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肃杀,冷冽!

    “血月弯刀!”

    一道好似红色的弯月一般刀芒陡然升起。

    那五位武师境强者,身形不由的就是一滞。全身的骨骼,竟然好似被击中的瓷片顿时发生寸断,他们的身上更是出现一道道好似月牙的刀芒。

    “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五位武师境强者,就算是先天武者,想要将他们斩杀,也要费一些手脚。”

    “血狼啸月!”

    “真的这么厉害么?”

    “真的是血月之下,有我无敌?”

    王大愚看着好似枯木一般跌倒,全身布满刀痕的武者,眼睛不停的收缩,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虽然在中看到过血狼啸月的厉害。

    但是,实际上还是第一次遇到,在血月之下的杨寿,战力倍增!

    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看着这样状态的杨寿,王大愚心中第一次有了退意。

    “血月之下!”

    “有我无敌!”

    副将看着那长长的刀痕,眼睛也是不停的收缩,但是随即,他的脸上流露出溢于言表的兴奋之色。

    他用独特的嗓音,有些癫狂的大声喊道。

    这种情绪,好似能够传染一般,城头上的府兵,都兴奋的高举着手中的兵器,怒声高喊。

    “血月之下!”

    “有我无敌!”

    “杀!”

    杨寿也好似受到这种情绪的刺激,手中的长刀横扫,巨大的血月横空。

    在血月之下,有一头头苍狼,在狼王的带领下,眼睛猩红的进行着搏杀。

    “杀!”

    “杀!”

    噗!

    噗!

    噗!

    随着长刀入体的声音,一个个武士被斩杀,杨寿好似一头根本没有感情,只知道杀戮机器,他所过之地,都好似狼群过境。

    留下的除了杀戮,还是杀戮。。。

    而且,神武营的人,也被他杀破了胆子!

    根本没有人是他的一合之敌!

    斩杀!

    斩杀!

    斩杀!

    “该死!”

    “杨老令公的天狼血脉,真的就这么强大么?”

    “要么,他怎么可能如此的强大!”

    “血月之下,有我无敌!”

    看着局势越来颓靡,王大愚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几丝颓废。

    “坛主!”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满脸络腮胡,面色坚毅的马周看着不停杀戮的杨寿,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几分担忧。

    王大愚的眼睛不停的闪烁,嘴唇蠕动,一个简单的撤字,对他来说好似有千斤之重,根本难以宣之于口。

    “坛主!”

    “再不做决定,就要来不及了。。。。”

    王大愚自然也明白场中的变化,就在他即将下令撤退之时。

    坚硬的地面陡然炸裂,一个全身笼罩在黑雾中人形陡然窜出,他的手掌好似毒龙一般刺出。

    不过令人感到诡异的是,他的手掌并没有刺向杨寿的胸口。

    而是他那个拿着家传宝刀的右手。。。

    更让人感到诧异的是。。。

    向来被司徒刑夸赞有大将之风,面色沉稳的杨寿竟然瞬间脸色大变,眼睛中更流露出惊慌之色。

    仿佛,就在这把宝刀当中,蕴含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