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

    只听见一声巨响,坚硬的地面陡然破裂,一只乌黑,散发着腥臭味好似鸡爪的手掌顿时从地面下面探出,好似索命的有灵重重的抓向杨寿的胸膛。

    “去死!”

    老管家的眼睛圆睁,看着明显有些呆滞,愣愣没有反应的杨寿,脸上充满狰狞兴奋之色。

    “将军!”

    “快闪开!”

    面色儒雅的副将,看着老管家狰狞的面孔,不由的大急,身体不由自主的前扑。

    但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远,而且,老管家的偷袭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所以,任凭他如何怒吼,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枯瘦,散发着腥臭气息的鬼爪离杨寿的胸膛越来越近。

    “杀!”

    “一定要将他的心掏出来。。。”

    “血狼啸月!”

    “哈哈。。。。”

    站在土台之上,密切关注城头形势的王大愚,看着老管家的手掌即将落在杨寿的胸膛之上,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兴奋狂喜之色。

    因为太过兴奋,就连身躯,也是不停的战栗。

    “将军!”

    看着黑色的手掌,离杨寿的胸脯越来越近。不论是副将,还是其他的府兵,都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满脸的绝望。

    他们实在不忍心看到那开膛破肚,心脏肠子横流的景象。

    “完了!”

    “一代将星,还没等大放光彩,即将陨落!”

    眼睛有几分呆滞的杨寿也好似感觉到了什么,全身的汗毛陡然炸立,身体更下意识的后撤,手掌摆动,本能做出格挡姿势。

    老管家对杨寿本能反应,没有任何的惊讶,手掌不停的收缩,一团团好似烟雾,好似臭水的黑气在他的掌心不停的萦绕旋转。更时不时的有黑色的骷髅头在其中狞笑,发出让人全身忍不住阴寒发抖的声音。

    噗!

    空气因为受到挤压,不停的爆炸,发出一声声闷响。

    杨寿身体本能的后退,蜷缩。

    和老管家之间的距离也是有一点点的被拉开。

    按照距离推测,老管家那个枯瘦的手掌,根本落不到杨寿的胸口。

    众人本来绝望的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丝说不出的希望。

    但是,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只听到一声脆响,老管家那个枯瘦的胳膊,竟然十分诡异的被拉伸了数尺。

    就在众人绝望之时,陡然听到一声暴喝。

    杨寿手中的宝刀不停的鸣叫,携带着惊人的气势上挑。

    “杀!”

    “什么!”

    “神兵护主!”

    老管家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嗡鸣,好似血月的宝刀在没有人控制的情况下,竟然诡异的横斩。

    想要做出反应已经来不及,只能将自己的手掌迎上。

    轰!

    随着一声巨大的响声。

    宝刀和手掌撞在一起,迸发出难以想象的冲击力,一丝丝好似蛛书包网.bookbao2的裂痕,以两人为圆心,不停的向四周延伸开来。

    不论是围绕在四周的府兵,还是穿着打扮怪异的神武营武士都意识的后退。

    “斩!”

    杨寿身形突进,手中的家传宝刀高举,重重的下劈。

    老管家没有想到,杨寿手中的宝刀竟然如此的神异,不仅竟然能够在关键时刻护主,而且能够带动杨寿迸发出这么强大的战力。

    虽然心中不甘,但也不得不后退躲避。

    轰!

    巨大好似弯月的刀芒重重的劈在青石铺成的地面之上,一片片青石被巨大的力量直接掀起,一道巨大黝黑的裂痕,贯穿百尺,在裂痕的四周,更是出现了一道道相对微小的裂痕,整个裂痕看起来好似一个巨大的伤疤,又好似一个巨大张牙舞爪的蜈蚣。

    “可恶!”

    “九幽僵尸功!”

    老管家有些狼狈不停的后撤,他脚下的地面不停的崩塌,直到数百尺之后,这种毁灭的力量才趋于平静。

    看着那长达数百尺,好似蜈蚣一般的刀痕,不论是老管家,还是四周神武营的战士,都沉默了!

    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强了。。。

    要知道,城墙上用的青石,向来是以坚固著称。

    这样的地面上,都能够留下数百尺的刀痕,如果直接落在人身上,其威力可想而知。

    老管家的身体在僵尸功的刺激下,好似金铁一般坚硬,不过,最可怕的还是他身上,那腥臭好似黑水一般的毒液。

    他的脚掌落在地面上,青色的岩石竟然被腐蚀出一个黑黝黝的深坑。

    嗷!

    嗷!

    嗷!

    黑色的毒气被老管家从口中喷出,几个士卒躲避不及,吸入了一点。他们眼睛中顿时流露出恐惧之色,下意识的想要遮挡口鼻,但是一切都为时已晚。

    只见他们的身体竟然好似被炙烤的蜡烛,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化水。

    “这。。。。”

    “好强的毒性!”

    不论是府兵,还是身穿纸甲,眼睛炽热的神武营武士,看着那几人的下场,全身的汗毛顿时一根根炸立。

    满脸恐惧的后退,都尽可能的离那黑色的雾气远一些。

    “卑鄙!”

    副将看着被毒物腐蚀的坑坑洼洼的地面,以及满脸恐惧,不停后退的士卒,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愤怒之色,大声的咒骂道。

    “嘿嘿!”

    看着不停后退的府兵,以及高声咒骂的副将,老管家没有任何的羞愧之色,反而一脸的得意。

    噗!

    噗!

    噗!

    黑色的云烟,在微风的吹动下,好似浓雾一般慢慢的向府兵方向漂移。

    在毒物的侵蚀下,地面上的青石,好似被硫酸洗过一般,顿时变得坑坑洼洼起来。

    那些倒伏在地上的尸体,更是在毒物的腐蚀下,皮肤上起了无数黄色,好似被烫伤的水泡,当水泡大到一定的程度更是炸裂开来,一丝丝黄色的液体浸染他们的全身。

    滋!

    滋!

    。。。

    战死的武士和府兵,他们的尸体在黄色液体的浸泡中,不停的发出滋滋响声,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停感到萎缩消融。

    更有黄色的气体,不停的飘荡,让本来就十分难缠危险的毒气,变得更加的诡异。

    “死吧!”

    “都去死吧!”

    老管家看着城头上,一具具的尸体在毒物的侵蚀下,慢慢的消融,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兴奋之色。

    手掌中黑色的毒物,喷出的速度更快。

    “撤!”

    “撤!”

    副将看着那好似铅云一般诡异的黑气,以及全身布满黄色水泡,以肉眼可见速度笑容的尸体,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顾不得其他,急忙命令拖着士卒不停的后退。

    一个伤兵,在城墙上艰难的匍匐爬行。

    在他身后不远处,那黑色,好似恶魔一般的毒气,正好似猫抓老鼠一般,不缓不慢的向前推进。

    尸体,兵器,青石。。。。

    一切的一切,只要被他附着,麻黄素那个就会变成黄水,废墟。

    “伍长!”

    “是伍长!”

    站在副将身旁的亲卫,看到了正在异常艰难爬行的士卒,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是伍长!”

    “他没有死!”

    “刚才他只是昏死过去了。。。”

    “我们一定要救他!”

    “来!”

    看着那个脱离部队,向伤病冲去的士卒,副将心中不由的大急,高声喊道。

    那个士卒下意识的停住脚步,为难的看了一眼副将,又看了一眼受伤的伍长,但是最后他还是毅然向毒物方向冲去。

    “不要!”

    “去!”

    “危险!”

    “滚去!”

    看着不顾生命危险,也要来救自己的伍长,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焦急之色,怒声吼道。

    “伍长!”

    “你别担心。。。”

    “我来救你了!”

    兵卒看着骂娘的伍长,脸上流露出轻松之色,笑着说道。

    这也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因为,那黑色的烟雾,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好似魔鬼一般陡然加速,在他还没做出反应之前将他们全部吞噬。

    老管家眼睛猩红,好似鬼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变态满足感。

    “来吧!”

    “来吧!”

    “来救你们的同泽吧!”

    “退!”

    “退!”

    副将看着全身布满黄色水泡,面色痛苦的兵卒,眼睛顿时变得猩红,不过他并没有冲动上前,而是强忍着心痛怒声吼道。

    轰!

    轰!

    轰!

    老管家也好似失去了耐性,在他全力的催动下,黑色的烟雾,移动速度又快了不少。

    看着好似潮水,洪峰一般不停逼近的毒物,副将的眼睛不停的收缩,府兵不停的加快后退的步伐,但是毒物的速度好似总要比府兵快上一线。

    毒物和府兵阵营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一千尺!

    九百尺!

    八百尺!

    五百尺

    。。。

    三百尺!

    一百尺!

    。。。

    到最后,后队的士卒,已经隐隐能够闻到毒物特有的腐臭味。

    如果不是他们相互支撑,用布条堵住鼻孔,恐怕,仅仅因为这些气味,就会全身僵硬。

    “退!”

    “退!”

    “赶紧退!”

    副将看着那黑色云雾和士卒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到最后,只有几十尺的距离,心中不由的大为焦急,眼睛不停的收缩,好似雄狮一般怒声吼道。

    “来不及了。。。”

    “老不及了。。。。”

    隐身毒物之中,眼睛猩红,好似九幽魔鬼的老管家和府兵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已经能够其清晰的看到后面士卒的脸上的胡须。汗毛。

    甚至静下心来,他都能够清晰的听到,士卒身上,因为恐惧,跳得异常慌乱的心跳声。

    近了!

    更近了!

    他甚至有一种感觉,仿佛他只要轻轻的一伸手,就能将那胸膛中年轻,充满活力的心脏挖出,让它在自己的苍老枯瘦黝黑的手掌中肆意的跳动。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