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杀!”

    “杀!”

    “杀!”

    北郡守军被无生道渗透造反,整个北郡中到处烽火一片。

    面色坚毅,眉宇之间赤色贵气浮动的成郡王脚踏战车,游走于大街小巷,率领部众强力镇压。

    虽然在总督霍斐然,武道圣人的配合下,最终并没有酿成横祸。

    但是本来就薄弱的北郡防务变得更加捉襟见肘。

    本来胸有成竹,稳坐钓鱼台的成郡王再也没有了最初的淡定,催促周边郡县增兵勤王的令牌一日三下。

    但是本就首尾两端,行动缓慢的郡县,态度变得更加的暧昧起来。

    甚至更有郡县阳奉阴违,和无生道,张家逆贼眉来眼去。

    气的成郡王数次发怒,恨不得将他们全部诛杀。

    但却因为逆贼和宗门横行阻挠,鞭长莫及,只能无可奈何。

    其他郡县看到成郡王的无力,行动变得越发迟缓起来。

    令牌下了数日,竟然没有一个郡县主动出兵勤王。

    唯独有一个司徒刑,还因为知北县造反的事情,不得不兵镇压。

    。。。。

    “杀!”

    “杀!”

    “杀!”

    面色清癯,长着长髯的杨寿站在城墙之上,眼睛冷冽的看着下方组成方阵的流民,没有任何犹豫重重挥手。

    “射!”

    “射!”

    一支支长箭横空,一个个无生信徒被射倒在地。

    炽热的血液染红了地面,倒伏的尸首,阻挡了前进的方向。

    噗!

    一个头上缠绕着白色头巾,身穿粗布,瘦骨嶙峋的汉子被空中抛射的箭枝射中,尖锐好似六棱形的生铁箭头,轻易的刺穿的他的粗布外衣,好似钉子一般重重的钉在他的胸膛之上,炽热的鲜血,好似被打开的水龙头,源源不断的迸射出来。

    “狗娃中箭了!”

    “狗娃中箭了!”

    旁边的人看着汉子被箭枝射到,鲜血好似喷泉一般涌出,不由惊慌的大声喊道。

    “不要怕!”

    “大家不要怕!”

    “一定是狗娃平日不够虔诚!”

    “老母会保佑我们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伤!”

    见信徒有些骚乱,一个好似头目的人不停的呼喝道。

    “只要大家心中默念老母的圣号,这些流矢一定伤不到大家!”

    就在他大声呼喊之时,空中陡然射下一支长箭,好似重型卡车一般将他身躯重重的抛飞,最后更好似钉子将他的身躯重重的钉在地上。

    炽热的鲜红,从拳头大小的伤口中不停的涌出,很快就将四周染红。

    “愚昧!”

    脸上有着青斑,异常狰狞的杨寿,将手中的长弓放下,一脸不屑的撇嘴。

    “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

    “如果某家领军,必定会围三缺一,分散攻击,避免伤亡。”

    “怎么会这样聚集在一起,好似靶子一般任凭射杀!”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事?”

    旁边的副官听到杨寿的低语,脸上也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

    “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流民造反,二十年不成!”

    “怪不得无生道历代造反,都是为王先驱的炮灰!”

    “嘿嘿!”

    四周众人听到杨寿和副官的对话,本来有些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了不少,本来紧抿的嘴唇也出现了不小的弧度。

    。。。

    “用床弩!”

    “让他见识下我们的厉害!”

    “诺!”

    随着士卒默契的协作,本来对着城外的泛着寒光的床弩,被人为的扭转过来,手臂粗,足足有两米多长的箭枝好似被悬挂在机翼下的,掠夺人命的巡航导弹,让人心中顿生寒意。

    “瞄准了!”

    “射!”

    嘭!

    随着一声闷响,长长的箭枝好似出洞的蜈蚣,瞬间攒射。

    箭枝的速度极快,无生道的人也就是刚听到声音,还没等他们作出反应,张牙舞爪好似毒龙的长箭已经临身。

    噗!

    床弩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无生道的人刚来得及作出躲避的动作,长箭已经洞穿了他们的胸膛。将他们数个人好似糖葫芦一般穿串在一起。

    鲜红的血液,破碎的脏器,顺着拳头大小的伤口,不停的喷射。

    “这。。。。”

    无生道的人看着被串成一串,因为脏器破裂,鼻腔口腔之中不停涌出黑色鲜血的徒众,只感觉自己背后的汗毛一根根的竖起,眼睛之中更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恐惧。

    “香头!”

    “香头死了!”

    “不好了,香头被射死了!”

    “这怎么可能?”

    “我们不是刀枪不入么?”

    四周的人看着散发着危险光芒的床弩,以及被钉死在地上的香头,眼睛中的狂热之色尽去,只剩下了无尽的恐惧。

    “漂亮!”

    站在城头上的士卒,看着被钉死在泥地上的香头,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兴奋之色。

    “该死的!”

    “城头上的床弩实在是太厉害了!”

    脸色铁青的王大愚站在高处,看着地上被钉死的信徒,已经明显有了几分畏惧的其他人,有些悻悻的抱怨道。

    “少爷!”

    “不能在这样硬拼了。。信徒们的伤亡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这些信徒,但毕竟是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百姓,和城头上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府兵比起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能够坚持到现在,所凭借的无非是药物刺激,以及悍不畏死的气势!”

    “一旦伤亡过半,这些信徒必定会溃散。”

    老管家站在一身青袍,脸皮僵硬的王大愚身后,看着一个个被射翻的信徒,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担忧之色。

    王大愚看着有些骚乱,四处躲避的信徒。眼睛不由的一凝,轻轻的点头,脸上浮现出认可之色。他眼神不停的闪烁,过了好大一会,他才好似做了某个异常艰难的决定,重重的说道。

    “这些信徒,虽然勇猛,悍不畏死!”

    “但终究是一群没有经过任何正规训练的乌合之众!”

    “官军放弃异于攻打的县衙,退守到此处,借助城高墙厚,又有床弩,落石的优势,好似缩在壳子里乌龟,的确让人感觉棘手!”

    “没有别的办法了。。。”

    “只能让神武营上!”

    “神武营!”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老管家的眼睛不由的一缩,神武营每一个武士都在信徒当中巧挑万选,都信仰坚定的狂信徒。

    又经过严格残酷地狱式的训练,百不存一。

    但是,只要留下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结合法术,他们是一点也不弱于“玄甲兵”的存在。

    正因为“神武营”强大,才不能轻易调用。

    想到这里,老管家眼睛闪烁,诧异的看着王大愚,有些迟疑的问道:

    “少爷!”

    “神武营是精锐中的精锐,更是咱们最后的底牌,现在就让他们压上,时机是不是有些早?”

    王大愚眼神幽幽的看着青色蜿蜒的城墙,他知道老管家心中的忧虑,无非就是担心神武营暴露太早,无法起到奇兵制胜的效果。

    但是在不动用神武营的情况下,如何突破官兵的弓箭封锁。

    王大愚在心中默默的想了数个方案,但是最终都因为这个原因,或者是那个原因,无奈的放弃。

    “没有别的办法了!”

    “提前暴露就提前暴露吧!”

    “一定要在太阳落山之前,将残敌肃清。”

    “官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又占据了地利。”

    “如果不一鼓作气,将他们拿下,以后恐怕会越发的困难。。。”

    “诺!”

    老管家眼睛不停的闪烁,心中虽然有几分不情愿,他也明白王大愚说的有道理。

    官兵训练本就娴熟,装备也是精良,而且还占据着地利优势。

    无生道能够支撑到现在,凭借的不过是人数众多,以及悍不畏死。

    经过刚才的杀戮,无生道信徒心中多少已经有了几分畏惧。

    如果拖到夜晚,不仅攻城会受到夜色的影响,而且,信徒好不容易凝聚的士气也会消耗殆尽。

    。。。

    “退去了!”

    “将军,流寇退了!”

    “我们守住城墙了。。。。”

    看着一个个身穿布衣,头上缠绕着白色头巾的流民,在香头的带领下,扔下一地死尸好似潮水一般退去。

    城头上的士卒,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振奋之色。

    看着丢盔弃甲,好似落潮一般的退去的流民,杨寿的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轻松。

    但是,他并没有懈怠,反而言辞激烈的训斥道:

    “不要掉以轻心!”

    “大军没有援之前,都不能掉以轻心!”

    “诺!”

    “诺!”

    士卒们也知道形势紧张,不敢大意,急忙到自己的位置,张弓搭箭,戒备的看着四周。

    就在这时,城墙下方陡然传来一阵阵密集的皮鼓声。

    本来有些放松的气氛,顿时再次变得紧张起来。

    轰!

    轰!

    轰!

    随着鼓声响起。

    “神武营!”

    “出击!”

    身穿纸片做成的铠甲,体格浑圆,全身肌肉隆起,气势惊人的神武营在香头的带领下,好似疯虎一般向城头扑去。

    “那是什么?”

    “纸张做成的铠甲?”

    “这样子也实在是太奇怪了吧?”

    “就是。。。”

    看着下面神武营奇异的打扮,城头上的士卒不由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

    “射!”

    “射!”

    “射!”

    和士卒们的轻视不同,身穿青色铠甲,怀中抱着家传宝刀的杨寿看着下面身穿白纸折叠成的铠甲的武士,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更是有着说不出的凝重。

    心中只有两个词汇!

    纸甲!

    妖术!

    “诺!”

    “诺!”

    士卒们松开手中的弓弦,一支支好似毒蛇的长箭被弹射而出。

    但是,出乎府兵意料之外的是,这些流民好似受过正规训练一般,身手十分的敏捷,而且懂得借助撞车,盾牌,岩石,突出的掩体等进行躲闪,迂前进。

    也正因为这样,箭雨看似密集,实际上却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噗!

    一个神武营武士走着蛇形步,好似狸猫一般不停的翻滚跳跃。

    一支支羽箭或者是落在他的身边,或者是擦着他的身体飞过。

    噗!

    噗!

    噗!

    一支支长箭钉在他的脚前,只差一点,就会将彻底的留在这里。

    但是,他并没有畏惧,反而身形侧翻,手掌着地之后,重重的用力,整个人,好似体操运动员一般在空中三百六十度翻转落地之后,并且向前滚出一顿距离,这才止住身形。

    噗!

    噗!

    噗!

    看着他刚才呆立的位置上插满的箭枝,这个武士的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得意。

    但是,他的得意并没有维持多久。

    因为一支流矢重重的撞击在他的胸口之上,巨大的力量,让他的身体不由的后退半步。

    不过,并没有想象中的鲜血横飞。

    因为那个看似单薄,轻轻一碰就能洞穿,用纸张做成的铠甲上,竟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光芒。

    那可以洞穿内甲的流矢,在这光芒的作用下,竟然没有办法射出一张白纸。

    “妖术!”

    “妖术!”

    站在城头上的杨寿,看着下面若隐若现的黄光,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焦急之色。

    “这些妖人!”

    “将军!”

    “逆贼身上的纸甲上都被施了妖法,根本不惧刀兵!”

    “弓箭对他们没有任何效果。。。”

    “我们应该怎么办?”

    一身甲胄的副将来到杨寿的身边,看着下方距离越来越近的神武营武士,面色焦急的问道。

    “用黑狗血,朱砂破他们的妖法!”

    “大家都小心!”

    “不要被妖术暗算!”

    杨寿看着越来越近的武士,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焦急,但是他的声音依然沉稳,给人无穷感到力量。

    听到他的命令的士卒,慢慢安定下来。

    王大愚站在高处,看着急速突进的神武营,以及有些手忙脚乱换上长刀的府兵,有些兴奋的舔着自己的嘴唇。

    “反应不慢!”

    “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府兵。”

    “可惜。。。。你们面对的不是普通的流民,而是千挑万选,战力超群的神武营!”

    “而且,每一队中都隐藏了法师,猝不及防下,我看你们如何应对?”

    “杀!”

    “杀!”

    身手矫捷,手持朴刀,身穿纸甲的神武营战士,避开流矢,身体好似狸猫一般高高的跃起,借助城墙青石和青石之间的缝隙,不停的攀升。

    “这!”

    “不能让他们上来!”

    “杀啊!”

    府兵见武士即将攻上城头,顿时大急,用手中的长枪,不停的下刺。希望能够阻拦,但是,神武营的精锐远超他们的想象。

    只见他们借助城墙上的缝隙,好似猿猴一般窜纵跳跃。

    更有人直接抓住枪杆,借助微弱的反弹力高高的跃起,手掌的长刀好似秋水一般横扫。

    噗!

    噗!

    噗!

    一个个府兵被长刀斩落头颅,好似枯木一般跌落,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拦住他们。。。”

    “一定不要让他们登上城头!”

    看着战场上局势的变化,杨寿不由的大急,怒声吼道。

    “诺!”

    几个士卒得到他的命令,急忙上前阻拦。

    但是,神武营战士的勇猛出乎众人的意料。

    只见他嘴角上翘,流露出好似一丝不屑的笑容。

    如同独行的刀客一般十分随意的摆动,十分轻易的避开府兵的长刀之后,匣中的长刀陡然出鞘,化作一道寒芒!

    那几个士卒还没等反应过来,头颅就被重重的斩落。

    “武徒!”

    “这人是武徒!”

    “不要单独和他对阵,那样只会白白送死!”

    “长枪兵,一起上!”

    “围死他!”

    十几个士卒大声称诺,聚集在一起,手中的长枪同时刺出,形成枪林。

    那个身手矫健的武士,看着好似钢铁丛林的府兵,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惬意,眼睛也不由的一阵收缩,心中考虑是否要后退,暂避其芒之时。

    只听城头上陡然传来一阵炸响。

    只见刚才是还是长枪林立,气势如虹长枪兵,竟然被一团橘色的火焰吞噬。

    “这是?”

    看着炽热的火焰,众人眼睛不由的收缩下意识的扭头。

    只见城墙豁口处。正站着一个身穿麻衣,头上带着黄色头巾,手持乌木做成拐杖的老人,瞳孔扩张,嘴巴上翘,正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该死!”

    杨寿看着被烈火吞噬,尸骨无存的士卒,眼睛顿时变得猩红起来。

    不过,事情要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轰!

    轰!

    轰!

    炽热的火焰,寒冷的冰封,泥泞的沼泽,柔韧的藤条!

    随着一个个法术的降临,越来越多的士卒,不是被烈火灼烧,就是被寒冰冻住,神武营的人也借助骚乱登上城头,或者三五个,或者一两个,相互配合,斩杀府兵。

    “将军!”

    “敌人的妖术实在是太厉害了。。。”

    “我们的人快顶不住了!”

    全身漆黑,充满烟熏之色的副将,面色苍白的看着混乱的城墙,眼睛中充满了绝望。

    “一定要顶住!”

    “一定要顶住!”

    杨寿将一个试图偷袭他的武士斩成两段,眼睛猩红的挥舞着长刀,怒声吼道:

    “顶住!”

    “一定要顶住!”

    “援军马上就到!”

    就在这时,杨寿身旁陡然发生爆炸,一团赤红色,好似蘑菇云一般的火焰陡然腾空而起,四周的一切瞬间被无情的吞噬。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