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什么,知北县无生道勾结地方豪族造反!”

    “这怎么可能。。。。”

    众人听到樊狗儿的惊呼声,脸上都流露出惊诧,以及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些王八蛋,某家看他们是不想活了!”

    樊狗儿高举流星锤,眼睛圆睁,面色狰狞,好似被激怒的雄狮,发出好似闷雷一般的吼声。

    薛礼目光闪烁,好似毒蛇的眼睛一般阴郁,过了半晌才幽幽的说道:

    “大军开拔,城内兵力空虚,联合当地的豪族,他们真是好重的心思!”

    “大人!”

    “因为河神阻路的关系,现在我们和知北县只有一日的路程。”

    “现在拔营,顷刻可。”

    “那些人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大军现在并没有和预计那般进入蛮荒!”

    “不错!”

    “大人,您就下令吧!”

    司徒刑环顾四周,看着众人脸上的急切,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犹豫之色,有些迟疑的说道。

    “北郡被围,成郡王和总督大人对我等翘首期盼,现在转,这可如何是好?”

    “大人!”

    “兵法有云: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薛礼见司徒刑流露出为难之色,急忙说道。

    “是啊!”

    “大人,那文绉绉的话俺狗儿不会说,军什么受什么的,俺也不懂,但是俺狗儿只知道,咱们再不去,老窝就要被人端了!”

    樊狗儿抓耳挠腮的看着司徒刑,一脸焦急的说道。

    “大人!”

    “知北县吧!”

    “不是我等抗命,实在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是啊!”

    “知北县可是我等根基,不能丢啊,还请大人早作决断。。。”

    一个个校尉,营正听说知北县出事,脸色顿时都是大变。要知道,他们的家眷亲朋可都在知北,一旦知北沦陷,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当听到樊狗儿等人的建议之后,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的跪倒在地,声音肃穆的说道。

    受校尉,营正的影响,大营里的士卒也都跪倒在地,一头触地,声音焦急的哀求道:

    “还请大人早作决断!”

    “大人,小的们的家眷都在知北县!”

    “知北不能有失啊!”

    “就是啊!”

    “大人,俺娘还在城里呢。。。”

    “俺老婆还在城里呢!”

    不知是谁大声喊杀去,所有的士卒都好似被传染一般,眼睛顿时猩红起来,也跟着大声喊了起来,所有的声音好似小溪一般汇成江河,异常整齐,好似闷雷一般的大声喊道:

    “杀去!”

    “杀去!”

    “杀去!”

    虽然只有三个字,却包含了所有士卒的希望和信念。

    司徒刑看着跪倒在地,满脸期盼的士卒,嘴巴轻轻的颤动,眼睛中神光不停的闪烁,好似陷入了天人交战,过了半晌他才幽幽,满脸无奈的对着北郡方向深深的行了一礼,悲怆的叹息一声。

    “北郡诸公!”

    “非司徒不奉令,而是众意难违!”

    “杀去!”

    司徒刑说完这句话,好似卸下了肩膀上的千斤重担,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说不出的放松。

    士卒听到司徒刑的命令,顿时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

    北郡郡王府

    面色威严,颌上长着短须的成郡王目光冷冽的盯着沙盘。

    一身青衣,脸色清癯,眼睛中流露着智慧光芒的青阳先生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

    “他们什么时候能够抵达北郡?”

    成郡王沉默半晌之后,突然十分突兀的问道。

    “按照路程,司徒刑和五千兵马最晚明日午时就能抵达!”

    听着成郡王那没头没脑的问话,青阳先生的眼睛不由的一滞,但他还是瞬间反应过来,异常肯定的说道。

    “那就好!”

    “那就好!”

    “让城上的守军做好迎接的准备,有了这五千兵马,北郡的危局能够减缓不少。。。”

    听到青阳先生肯定答,成郡王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振奋之色。

    “恩!”

    “有了这五千兵马,城内的局势的确会稳定不少。”

    青阳先生也笑着颔首,一脸的欣喜。

    正在两人规划战局之时,身穿轻甲的传令兵陡然进入花厅。单膝跪倒在地,面色肃穆的说道:

    “报!”

    “知北县急报!”

    “什么?”

    “知北县急报!”

    不论是面色威严的成郡王,还是面容清癯的青阳先生都下意识的抬起头,眼睛中流露出迷茫诧异之色。

    “速速报来!”

    青阳先生看了一眼成郡王,见他没有反对,急忙倾身问道。

    “诺!”

    传令兵在得到成郡王的首肯之后,面色肃穆的报道:

    “启禀王爷!”

    “知北县县主司徒刑急报,大军开拔,城内空虚,无生道豪族趁机造反,因恐知北有失,大军只能转。。。”

    “什么!”

    “无生道造反,知北县的兵马转。。。”

    成郡王的眼睛陡然收缩,一脸难以置信的站起身形,有些诧异的问道。

    “可曾核实?”

    “王爷!”

    “小的在得到这个情报之后,就和秘谍进行了核实,无生道造反,知北县已经大乱,就连县衙也被逆贼攻陷。”

    “现在只有东城还在官兵的掌控之中。。。”

    那个传令兵见成郡王询问,急忙说道。

    “这怎么可能?”

    “无生道虽然历史悠久,人数众多,但是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否则也不会数次造反,都没有成事。就算知北县城内兵马空虚,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攻陷县衙?”

    青阳先生再三确认,但是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难道还有其他的原因?”

    “细作可有讲具体的原因?”

    “启禀先生,细作报,这次造反不仅有无生道的身影,还有地方豪族参与其中。”

    传令兵下意识的抬头看了青阳先生,眼睛中流露出一丝佩服,这才说道:

    “现在知北县无生道的坛主,是王家的少爷,和地方豪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地方豪族又在知北县经营了数百年,亲族关系根支错节,正因为有他们带路,无生道才兵不血刃的拿下了北城!”

    “大胆!”

    “好大的狗胆!”

    “我大乾对地方豪族向来优渥,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敢勾结无生道。”

    “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该杀!”

    “统统都是该杀!”

    成郡王听到这个结果,眼睛先是一滞,然后顿时流露出震怒之色,声音冷冽,好似数九寒风一般说道。

    “司徒刑虽然为了知北县不失,但是终究违背了军令。。。”

    青阳道人眼睛闪烁,言辞有些飘忽的说道。

    “知北县是大乾连接外域的门户,绝对不容有失!”

    还没等青阳道人说完,成郡王就举起手,武断的阻止青阳道人后续的话语。

    “虽然本王对司徒刑印象一直不佳!”

    “但是他的决定是对的,如果是本王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会如此处置!”

    “诺!”

    青阳道人见成郡王态度果决,理智的闭上嘴巴,不再言语。

    “知北县王家!”

    “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本王好像在哪里听过。。。”

    成郡王眼睛不停的闪烁,嘴巴呢喃,好似想要想什么。

    “禀王爷!”

    “前些时日,知北县有富商王石,因为青苗法的案子前来投靠,还送给了王爷不少奇珍。”

    “那时还是王爷亲自接见的。”

    青阳先生听成郡王询问,急忙说道。

    “所以王爷才有些许印象!”

    “原来如此。。。”

    “本王记起来了,前些时日知北县的确有一个王姓豪族前来投靠,本王见他有些许功劳,就赏了一个闲杂小官!”

    “没想到,这位王先生,到是一个有能耐的人,就连本王也看走了眼!”

    成郡王眼睛冰冷,不停的闪烁,过了半晌才幽幽的说道:

    “传本王命令!”

    “将来自知北县的王石及其仆众一行人全部斩首!”

    “小小豪族,也敢学人造反,真是不知死活!”

    “诺!”

    “诺!”

    两旁的兵甲得到成郡王的吩咐,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低头退出。

    青阳先生看着煞气腾腾的兵甲,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怜悯。但是他却没有说什么,王石虽然并未参与其中,看似无辜,但谁让他是逆贼的亲眷呢?

    大乾律有明令,造反忤逆者,夷三族。

    从这角度来说,他就算被枭首,也是罪有应得,怪之能怪他有生了一个反贼儿子!

    青阳先生在心中暗暗感叹。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长刀出鞘的嗤声。

    成郡王抱着幽蓝色,闪烁着寒光的长刀,面色狠辣的撞进内宅。

    “王爷,您这是。。。。”

    青阳先生不由的大惊,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

    “哼!”

    “本王要肃清逆贼!”

    成郡王听到青阳先生的呼唤,头也不,杀气腾腾的向前扑去。

    “逆贼?”

    “内宅之中那里有什么逆贼啊?”

    青阳先生看着成郡王直直的向内宅而去,面色不由的大变。

    “王爷!”

    “王爷!”

    几个巡逻的兵甲,看到抱着长刀,煞气腾腾的王爷,面色大变,急忙上前行礼。

    成郡王好似未见,推开众人,抱着长刀直闯进王府靠边,一个雕梁画栋,扯满白纱,异常精美典雅的院落。

    “不好!”

    青阳道人看着直直冲向院落的成郡王,眼睛不由的收缩,就连脸色也跟着了不少。下意识的说道。

    “王爷真是疯了!”

    一个身穿白纱,身材苗条婀娜的女子,正端坐在花丛凉亭之中,体态优雅的弹着古琴。

    叮咚!

    叮咚!

    叮咚!

    随着芊芊玉指的抚动,幽暗仿佛火烧的古琴发出一声声美妙的旋律,好似高山流水,又好似旷谷幽兰。

    更好似有着洗涤人心的力量。

    只要听到她的琴音,再多的烦恼,也会被抛到脑后。

    “王爷,终究还是来了!”

    白衣女子抚琴半阙,好似意兴阑珊,有些无奈,又好似失落的幽幽叹息道:

    “你应该知道本王为何而来。。。。”

    “无生圣女!”

    成郡王将长刀抬起,刀锋直接对着那女子的后背,声音冷冽的说道。

    “无生圣女!”

    “好遥远的记忆!”

    “远到奴家早已经忘记。。。”

    “奴家自从嫁给王爷那日起,就知道终究会有今日,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

    白衣女子眼睛幽怨的看了成郡王一眼,好似呢喃一般说道。

    “千不该!”

    “万不该!”

    “无生道不该造反!”

    “只要无生道不造反,本王什么都可以依着你!”

    成郡王看着白衣女子那张,隐藏在白纱下面倾国倾城的脸,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痴迷。

    “王爷何苦自己骗自己。。。”

    “奴家虽然是无生道的圣女,但是只是被挑选出来,经过训练,讨好贵人,刺探情报的工具!”

    “只是奴家比那些流落风尘,做迎来送往的姐妹幸运不少,机缘巧合的认识了王爷,并且成为了王爷的侧妃!”

    无生圣女看着成郡王流露出一丝难得的柔情,眼睛不由的一滞,流露出凄苦之色。

    “哎!”

    成郡王看着面露凄苦之色的无生圣女,心中不由的就是一痛。声音也陡然变得低沉起来:

    “你这样女子,究竟还有多少?”

    “多!”

    “很多。。。”

    仿佛想到了什么,无生圣女的脸色陡然变得凄凉,好似忆一般说道:

    “我等本都是良家女子,只因为天灾人祸,不得不逃难他乡。”

    “无生道的人,将我们这些无家可归的人收留,进行训练,让我们学着讨好男人。”

    “等我们成年之后,或者是嫁给边关守将,或者是做了北郡诸公的妾室,或者是流落风尘,利用女人的优势刺探情报。。。”

    成郡王听着无生圣女的描述,眼睛不由的收缩,后背的汗毛更是根根炸立,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震惊。

    “太可怕了!”

    “无生道的计划实在是太过可怕!”

    “设想,如果每一个将领,或者重臣,身旁都有他们的细作,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场景。”

    想到这里,成郡王本就黝黑的脸颊,变得更加的阴沉,有些质问的大声喝道:

    “那你又是如何混到本王身边的?”

    “王爷何必明知故问,常言说的好,英雄难过美人关!”

    无生圣女娇笑一声,有些得意的说道:

    “既然如此。。。”

    “既然如此。。。”

    成郡王好似备受打击,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有些呢喃的说道。

    无生圣女下意识的探身,想要听个明白。

    一抹寒光陡然射出,直接劈向她雪白的脖颈。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成郡王眼睛猩红,脸色狰狞,双手握着长刀,重重的劈落。

    无生圣女没想到成郡王会真的斩杀她,眼睛不由的一滞,但是她的反应也是不慢,身形不停的后退,洁白如玉的手掌挥舞,那些悬挂在空中的白纱好似一条条银龙,陡然活了过来,不停的向成郡王撞去。

    “杀!”

    “杀!”

    “杀!”

    成郡王眼睛猩红,一步一杀。手掌中的长刀射出数尺长的刀气,长长的白纱直接被斩成数段。

    不过空中的白纱,好似没有尽头一般。

    而且,这些白纱不仅会横冲直闯,而且在空中还会互相交缠,将成郡王的身躯直接包裹在内,形成好似圆球的存在。

    就在众人,以为战斗即将结束之时。

    轰!

    那个被白纱缠绕,好似绣球的存在,竟然陡然炸开,一段段白纱,好似被抽去筋骨的长蛇,软绵绵的落在地上。

    一身蟒袍,面色威严的成郡王龙行虎步,气势惊人的凌空站立。

    “五帝龙拳!”

    只见空中的空气陡然传来一阵阵爆破的声音,五个巨大的拳头从五个方向探出,最后合为一体。

    五种力量不停的交融,最终形成一股不可抗拒的煌煌大势!

    身穿青衣,头戴青色木冠,象征生命的东方青帝伏羲!

    身穿红衣,头戴红色王冠,象征文明的南方赤帝神农!

    身穿白衣,头戴白色金冠,象征杀戮的西方白帝少昊!

    。。。。

    五帝龙拳!

    五行合一!

    无生圣女面色凝重的看着成郡王。言语之中充满了哀婉:

    “一日夫妻,百日恩!”

    “四郎,真要做的这么绝么?”

    成郡王看着哀婉的无生圣女,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心痛之色,但是他的眼睛最终还是恢复了冷酷:

    “哼!”

    “当年你故意接近本王之时,本王就已经知晓你的身份!”

    “留你到现在,除了对你有几分感情之外,还是因为无生道这些年还算安分!”

    “本王本来也不想和你刀兵相见!”

    “但是,没有想到是,无生道竟然胆敢造反!”

    “时至今日,本王说什么也留你不得了。。。。”

    无生圣女凄凉的看着成郡王,脸上布满了绝望之色:

    “原来,你早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自认为聪明,可以将你摆布于鼓掌之间!”

    “实际上,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人。。。。”

    “怪不得教导我的嬷嬷,一直在说,不要对男人动情,因为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会伤人的动物。”

    “哈哈哈。。。”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成郡王面色冷酷的看着有些癫狂的无生圣女,冷冷的问道。

    “我就问一句!”

    “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就对我没有半分感情?”

    无生圣女豁然抬头,看着嘴巴紧闭,脸上流露出刚毅之色的成郡王大声的质问道:

    “五帝龙拳!”

    成郡王面色冰冷,并没有答,双臂用力巨大的拳头挥舞,好似山峦一般沉重,就连空间都好似承受不住,发出一阵阵令人感到牙酸的呻、、吟声。。

    他背后,气血拳意凝聚,象征天地五行的五位帝君随着他的拳头挥出瞬间踏出,黑色,白色,红色,青色,黄色的五个拳头同时伸出,最后化作一个巨大的拳头。

    五股性质迥异,但却同本同源的力量交缠在一起,形成好似螺旋,又好似长龙一般的劲力。

    轰!

    巨大的力量轻易的击碎空间,将一切撕成碎片。

    无生圣女看着不停破碎的空间,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绝望之色。

    轰!

    成郡王的拳头重重的击打在无生圣女的身上,无生圣女四周空间陡然出现一道道好似蛛书包网.bookbao2一般的裂痕。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汹涌的吸力裹挟进一个全新的洞天。

    青阳道人看着两人之间的争斗,以及最后的结果,不由幽幽的叹息一声,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沙哑的说道:

    “王爷终究是心软了。。。”

    “刚才只要再加几分力气,就能让无生圣女魂飞魄散!”

    “无生道。胆敢以女色腐蚀诱惑我大乾的臣子,将领,着实该杀!”

    “本王要肃清北郡!”

    “但凡和无生道有联系者,一定要全部杀光。。。。”

    听着成郡王那霸气,好似天神的声音,不论是青阳先生,还是府中的其他人,都下意识的跪倒,大声的应诺。

    。。。

    “杀!”

    “杀!”

    “杀!”

    身穿轻甲的士卒,走向北郡的街头,在营正,队正的带领下撞开一扇扇朱漆大门。

    “老爷!”

    “救我!”

    一个身穿白衣,人见犹怜的女子,被按在地上,眼角垂泪,不停的哀求道。

    “军爷。。。”

    “这是老夫的小妾,向来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知犯了何事?”

    “老夫虽然只是一介商贾,但是和北郡的诸公还是有几分交情。。。。”

    一身员外服,长的异常喜庆的周浩然看着被踹到在地,衣冠凌乱的少妇,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心疼之色,软中带硬的说道。

    “我等奉成郡王手谕,抓拿无生道的反贼!”

    带头的军官,对周浩然的威胁毫不在意,从怀中取出盖有王府大印的手谕,面色肃穆的说道。

    “什么?”

    “这怎么可能?”

    周浩然看着印有王府大印的手谕,以及楚楚可怜的小妾,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难以置信的之色。

    。。。

    不仅是富商周浩然,还有很多将领的小妾,侧室,被直接缉拿。当然不乏想要反抗的,结果,被早就等候的弓弩,直接射成刺猬。

    “反了,反了。。。”

    “不知是因为忌惮受到牵连,还是早被无生道腐蚀!”

    在成郡王肃清北郡的时候,竟然有几个将军纠结在一起,联合无生道直接在城内造反,让本来就扑朔迷离的形势,变得更加的复杂。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