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开始祭祀!”

    见众人都已经准备妥当,司徒刑面色肃穆的说道。

    “诺!”

    “诺!”

    身穿红色军服的周青和其他火头军一起用力,将一个大的食案抬了起来,上面密密麻麻的放着数十个用面团做成,惟妙惟肖好似真人头颅的馒头。

    “投!”

    噗!

    噗!

    噗!

    迎着澎湃的河水,一个个士卒交换眼神之后,十分默契的将好似人头大小的馒头扔进漆黑如墨的黑潮当中。

    说来也奇怪!

    就在馒头入水的瞬间,那些风吹不散,雨冲不掉的黑色,竟然好似线头,又好似蚯蚓一般密密麻麻的缠绕在馒头的四周。

    本来漆黑如墨的浪潮,也因为馒头的入水,变得清澈了不少。就连那汹涌的波浪,也好似减缓了不少。

    堤坝被吞噬的速度顿时大减。

    “有效!”

    看着河面上黑线的变化,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亮起。脸上也流露出欣喜之色,大声的喊道:

    “投!”

    “把馒头全部投进去!”

    “诺!”

    “诺!”

    其他人看着河中的变化,眼睛中顿时燃烧起希望的火苗,得到司徒刑的吩咐,没有任何犹豫的走上堤坝,将手中,食案上的馒头,一个个的投入河流之中。

    噗!

    噗!

    噗!

    馒头落水的声音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多漆黑如墨的黑丝缠绕在馒头之上,好似石块一般慢慢的沉入水底,最终消失不见。

    本来漆黑如墨,看起来异常恐怖的河水,渐渐的恢复了本来的颜色。

    “继续投!”

    “不能停!”

    一个个馒头从空中划着弧线,落入河流之中,溅起一团团水花。

    随着怨气的减弱,堤坝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弱。

    在士卒和当地乡民的共同努力下,堤坝逐步加固,只要在有半个时辰,整个大坝就会合拢,到了那时,下游的百姓,就再也不用担忧洪水的威胁。

    “成功了!”

    “只要将沙袋,落木等抛入河中,堤坝就会慢慢的稳固!”

    看着河水慢慢的平稳,堤坝越来越牢固,每一个人的眼睛里都流露出欣喜之色,就连他们那紧绷着的身体,也明显的感觉放松了不少。

    但是还没等众人那紧提着的心彻底的放下,堤坝上就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站在堤坝上的众人只感觉脚下陡然传来一阵阵诡异的震颤。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

    本来已经趋于平稳的堤坝,陡然出现一个个微小,好似蚂蚁巢穴的存在。混浊的河水,好似泉涌一般射出三尺过高。

    而且,随着水流的冲出,那个好似蚂蚁巢穴的存在,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增大,眨眼之间,就足以容纳成年人的拳头。

    “不好!”

    “是管涌!”

    “堤坝经过长时间的浸泡,外表看着牢固,实则内部早就变得松软。”

    “快堵住!”

    “一旦让管涌连成片。。。”

    “整个堤坝,就会好似浸水的豆腐渣一般,瞬间倒塌!”

    肤色黝黑,脸上布满沟壑的村正,看着不停涌出混浊河水的洞口,眼睛陡然收缩,满脸恐惧的大声吼道。

    “管涌!”

    “是管涌!”

    “大人!”

    “大人!”

    “你可要想想办法啊!”

    “下游还有十几个村子呢,如果河流真的改道,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看着越来越单薄的堤坝,身穿麻衣,满脸沟渠的村正也是一脸焦急,有些哀求的看着司徒刑。

    “所有人都上堤坝!”

    “用沙袋!”

    “用落木!”

    “用身躯。用一切可以用的物体,一定要将管涌堵住!”

    司徒刑看着好似喷泉一般射在空中,足足有数米高的河水,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焦急之色,声音好炸雷一般怒声吼道。

    “诺!”

    “诺!”

    “诺!”

    众人虽然没有见过管涌,但是也听说过他的厉害。听到司徒刑的怒声高喊,不论是薛礼,还是樊狗儿等都重新登上堤坝。

    别看现在的管涌并不是太大,最小的地方,甚至和蚂蚁巢穴没有多大的区别。

    但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蚂蚁穴大小的管涌,很快就会变成拳头大小,如果不进行处置,任凭他发展,最后更有可能导致决堤。。。

    “用沙袋!”

    “用碎石!”

    “用落木!”

    随着一个个命令下达,一个个士卒强忍着肉体上和心灵上的疲惫,将一个个沙袋,碎石投到管涌之中。

    更有人直接跳入管涌,用自己的身躯阻挡水流的肆虐。

    但是,任凭士卒如何的卖命,管涌的速度不仅没有减慢,反而越来越快。

    按照这个架势,恐怕用不了多久,整个堤坝就会彻底的被管涌冲垮。

    “怎么办?”

    “怎么办?”

    看着不停冒出,好似蜂巢一般密集的管涌,樊狗儿的眼睛圆睁,一脸的无奈和憋屈。

    没错!

    就是憋屈!

    樊狗儿贵为先天武者,力可开山,但是当他面对这些密密麻麻,好似蜂巢的管涌之时,却有一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在连绵不绝,此起彼伏的管涌面前,他除了静静的看着以外,没有其他任何的办法。

    “大人!”

    “管涌实在是太厉害了。。。”

    “撑不住了!”

    樊狗儿虽然不愿,但不得不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司徒刑身上。

    希望他能够灵光乍现,守住堤坝。。。

    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这种希望是微乎及微。

    管涌已经全面爆发,就算司徒刑是先天武者,战力超群,对此也没有任何办法。

    别说,司徒刑只是一个先天武者。

    就算他是武道宗师,面对这种天灾,他又能做什么呢?

    一拳劈开波浪?

    还是举起河边的万钧重石抛入河中?

    就算真的那样做?

    对即将崩溃的堤坝而言,又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呢?

    但是,司徒刑眼睛空洞的站在那里,好似陷入某种幻境根本不能自拔。

    任凭樊狗儿如何呼喊,都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完了。。。。”

    “堤坝守不住了!”

    看着不停有河水冒出,地面已经泥泞的堤坝,肤色黝黑的村正顾不得地上的潮湿,有些颓然的坐在混浊的河水里,眼睛中流露出绝望之色。

    其他的村民更是不堪,跪倒在地上一脸的绝望和无助。

    “完了!”

    “就算武道宗师到此,也只能束手无策!”

    “毕竟,武者的长处是破坏,而不是守护。。。”

    河水没过薛礼的脚踝,让他感到一种刺骨的寒冷,不过,比河水更冷的是他的心。

    堤坝决口,不仅是士卒会被洪水卷走,下游十几个村落,几千百姓,也会变成鱼鳖的口中之物。

    “完了。。。”

    “真的完了!”

    “想想办法啊!”

    “薛礼,你想想办法啊!”

    “平日就数你的点子最多,你一定会有办法的是不是?”

    头盔上沾满泥土,看起来有几分狼狈的李陵,一脸希冀的看着薛礼。

    “是啊!”

    “薛礼,你自幼跟随异人修行,定然知道很多秘法!”

    “眼前的事情,你可有办法!”

    其他人听李陵这样说,顿时好似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不由重重的点头,一脸的希冀。

    如果是以前,薛礼定然会因为众人的重视而感到兴奋,但是现在他只能报以苦涩的笑容。

    不是他不想,而是真的做不到。。。。

    “哎!”

    看着薛礼那苦涩尴尬的笑容,众人的心不由的沉入水底。

    完了!

    这次真的完了!

    。。。

    司徒刑站在堤坝之上,看着好似喷泉一般涌出的管涌,眼睛不停的闪烁,度过六次雷劫,好似玛瑙一般晶莹的念头,在不停的高速运转着。

    随着碰撞,一朵朵好似火花的智慧火焰,在他的识海中不停的时隐时现。

    一个个想法十分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又被他最终无情的抛弃。

    快!

    快!

    快!

    感受着脚底颤动越来越强烈,司徒刑的内心不停暗暗的呐喊。

    快!

    一定要快!

    一定要赶在管涌全面爆发,将堤坝冲毁之前,想出解决的办法。

    一个个符号在司徒刑的眼睛中浮现。

    一个个士卒和百姓,彻底的绝望,彻底的放弃。在各自主官的带领下,快速的撤离堤坝。

    看着被放弃的堤坝,肤色黝黑的村正,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焦急,下意识的想要上前劝阻,但是他的嘴巴诺诺了几下,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最后千言万语只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堤坝保不住了!”

    “下游的百姓保不住了!”

    “快撤!”

    “堤坝要崩塌了!”

    就在士卒撤离大半的时候,堤坝陡然颤动起来,河水之下更是发出阵阵好似闷雷的响声。

    感受着堤坝的摇晃,不论是樊狗儿,还是薛礼等人眼睛都收缩成一条直线。

    肤色黝黑,脸上布满沟渠的村正更是跪倒在地,将自己的头颅埋在泥土之中,一脸的绝望。

    “完了。。。。”

    就在众人感到绝望之时,空中陡然传来一声异常清越,充满自信的声音。

    不知何时,眼睛空洞的司徒刑,重新焕发了神采。

    他面色肃穆,以手为笔,在空中虚画。

    竖!

    横!

    竖!

    。。。

    一个个笔画,散发出耀眼的金光,最终好似组合一般。

    最终在空中形成一个个体态丰盈,结构秀丽的字体!

    “这是?”

    樊狗儿等人嘴巴大张,眼睛收缩,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空中衣带飘飘,嘴巴紧抿,面色坚毅,好似谪仙的司徒刑。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