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

    轰!

    轰!

    河神被斩杀,象征着河神权柄,好似九曲流水的符箓陡然化作飞灰。

    一丝丝黑色,好似细丝的物质诡异的从河神那巨大的尸身上浮起,最后汇聚在一起,形成一片黑色的潮汐。

    他们所过之地,河水顿时变得冰寒刺骨,不论是水中的游鱼,还是植物,瞬间被榨干,变成没有任何生命的存在。

    而且本来已经有些平静的河流,在这些黑色丝线的催动下,顿时变得跌宕起伏,一波波混浊的浪花好似排头兵一般异常整齐向河岸涌去。

    看起来异常的壮观,好似万马齐喑一般。

    看的岸边众人无不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河床上好似出现了数个巨大的陷坑,无数的河水被无情吞噬,因为吞噬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形成一个个肉眼可见足以吞噬过往船只体型巨大的漩涡。

    轰!

    轰!

    轰!

    巨大的漩涡在快速的旋转,不论是漂浮在河流上的枯木,还是生活在河水里的鱼虾,都被吸了进去。

    一只鱼鹰从空中掠过,突然,他好似看到了什么,那浑圆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惊喜,好似流矢一般射下。

    等他再度飞起的时候,爪子下方多了一条浑身漆黑,头颅扁平,正在拼命扭动的鲫鱼。

    但是,他并没有高兴多久。

    因为他发现,不论他怎么用力的拍打翅膀,都没有飞离水面,反而在一种莫名吸力的作用下,和水面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这是怎么事?”

    还能等鱼鹰那个微小的脑子想出答案,就被漩涡撕扯下来并且吞噬。

    “这。。。”

    “这是怎么了?”

    樊狗儿等人看着好似脱缰野马一般失去控制的河流,以及脚底传来的轻微颤动,眼睛中顿时流露出震惊之色。

    “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河流怎么会这样激荡?”

    “不好!”

    “河流要改道了。。。”

    “大家快后退!”

    生活在河边的人,经验都异常的丰富,看着河水肆虐的模样,急忙大声呼喊。

    司徒刑等人听到呼喊声,都下意识的跟着后退。

    也就在众人的脚步离开河堤瞬间,那一段已经存在了数百年的河堤竟然出现一个个好似蜂窝的空洞,混黄的河水从孔洞中溢出,将泥土变得松软。

    “快撤!”

    “河堤要崩塌了!”

    感受着地面传来的震颤,不论是司徒刑,还是樊狗儿等人的脸色都是大变,脚上更好似装了弹簧一般,每一脚落下,身形都是高高的弹起,飞速的后撤。

    轰!

    轰!

    轰!

    一块块泥沙在河水的浸泡中变得松软,在水压的作用下,孔洞中射出的水流越来越有力量,一大片一大片的沙石,被他们直接冲刷下来。

    堤坝被流水无情的冲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单薄,到最后更变得无比的脆弱,只需要在增加一点力量,就会好似被推倒的多米乐骨牌一样,瞬间变成废墟。

    “保住大堤!”

    看着越来越单薄的堤坝,想到河流改道,千里汪洋的景象,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起来。

    “三军出动!”

    “一定要保住堤坝!”

    “诺!”

    “诺!”

    “诺!”

    看着摇摇欲坠的堤坝,樊狗儿,薛礼,李陵等人的面色不由的也是大变,听到司徒刑命令后,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率领兵卒在附近寻来巨大的石块,已经折断的树木等,他们站成长长的一列,好似齿轮,又好似工蚁一般互相配合。

    山凹处的巨石,落木,被他们快速的传送到堤坝之上,然后重重的抛入汹涌的河流。

    但是,这一切,在汹涌肆虐的河流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杯水车薪。

    堤坝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也许用不了一个时辰,整个堤坝就会被彻底的冲毁。

    “大人!”

    “水流实在是太湍急了!”

    “我们的人手不够!”

    樊狗儿看着肆虐的河水,以及不停缩减的堤坝,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焦急之色,看着站在高处的司徒刑大声的吼道。

    “亲卫营也全部都上堤!”

    “一定要保住堤坝。。。。”

    司徒刑看着肆虐的河水,以及越来越单薄的堤坝,眼睛中不由的也流露出焦急之色,重重的挥手,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大人!”

    “我们亲卫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大人的安全。”

    “如果因为一时疏忽,导致大人受伤,我等百死也难辞其罪。”

    亲卫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岌岌可危的堤坝,又看了看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犹豫之色。

    “本官就在这里站着,能有什么危险?”

    “去!”

    “你们也都上堤坝!”

    “这是命令!”

    司徒刑感受到亲卫眼睛中的犹豫,心中不由的愤怒,大声的吼道。

    “一定要保住堤坝!”

    “否则下游村庄都会变成沼泽之国!”

    岸边的百姓也意识到了河流改道可能带来的灾难,顾不得担忧自身安危,在村老的带领下,携带着铁锹等物齐齐的涌到堤坝之上,不停的将石块,沙土,木材等抛入河中。

    在士卒和百姓的共同努力之下,洪峰虽然还在肆虐,但却看起来好似减弱了不少。但是,众人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放松之色。

    因为,堤坝还是在减少,他们的努力只是,将这个速度变慢了而已。

    可以预见,这样下去,几个时辰之后,整个堤坝还是难免被无情的吞噬。

    “大人!”

    “顶不住了,让下游的人快跑吧!”

    因为长年在田间劳作肤色黝黑,脸上布满沟渠的村正看着汹涌的潮水,以及不断减少的堤坝,眼睛不由升起一丝无奈。

    “是啊!”

    “大人,也不知这些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十分的难缠,末将想尽办法,也没有一丝效果!”

    樊狗儿看着漂浮在水面之上,好似黑色原油一般的物质,有些绝望的说道。

    “不将这些物质除去,河水绝对不会平静!”

    “那么我们现在所作所为,不过是冷水止沸!”

    身穿银甲的薛礼,因为“三箭定天山”的关系,面色还是有些苍白,拄着方天画戟站立,一脸无奈的说道。

    “这些黑色的丝线是怨念。。。”

    “河神这些年作威作福,不知残害了多少生灵。”

    “河神没有陨落的时候,因为有朝廷敕封,河神符箓共同镇压,这才相安无事。”

    “现在河神陨落,没有了镇压,怨念陡然爆发,这才形成黑色的浪潮。。。”

    “因为这些是怨念无形无质,所以,一般的手段根本没有办法将他们清除。”

    司徒刑看着水中黑色,好似原油地毯一般的存在,眼神幽幽,声音沉重的说道。

    “这可如何是好?”

    “难道只能看着洪水肆虐,吞噬一切不成?”

    身穿银甲的薛礼,看着汹涌肆虐的洪水,以及在慢慢后退的兵卒,眼睛中不由的升起担忧之色。

    “祭祀!”

    “除了祭祀没有别的办法!”

    “本官曾经在一本杂中,看到这样的记载,河水鼓荡呜咽,当以人头祭之!”

    司徒刑停顿了一会,在众人以为他也没有办法之时,这才幽幽的说道。

    “什么!”

    “以人头祭祀!”

    “这怎么可能?”

    “这不是血祭么?”

    “只有淫祀才会如此啊!”

    “这怎么可能?”

    听到司徒刑的答案,不论是薛礼,樊狗儿,李陵,还是其他人的脸上都流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心直口快的樊狗儿更是脱口而出。

    “这不是草菅人命么?”

    “如果我们这么做,和那王八蛋又有什么区别?”

    脸色黝黑的村正脸上不由的流露出恐惧之色,眼睛不停的闪烁,有些恐惧哀求的看着四周,仿佛生恐司徒刑将他和村民当做祭品抛入河中。

    “大人。。。。”

    “放心!”

    “本官不是那种冷血之人。”

    “是不会以人头祭祀的!”

    “更不会屠戮百姓进行血祭!”

    司徒刑看着村正哀求的眼神,顿时知道他心中所想,轻轻的摇头,笑着说道。

    “呼!”

    听着司徒刑的保证,满脸沟壑的村正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本来紧绷的表情明显变得松弛了不少。

    “大人的意思是?”

    薛礼有些好奇的看着司徒刑,不知他打算如何应对。

    “不用担心!”

    “本官自有打算!”

    司徒刑环顾四周,将众人好奇的目光尽收眼底,这才轻轻的点头,眉宇含笑说道。

    “村正!”

    “小老儿在!”

    满脸沟渠的村正,听司徒刑喊他的名讳,急忙上前,行礼之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知大人有什么吩咐?”

    “村中现在可有面粉?”

    司徒刑眼神幽幽,好似随意的问道。

    “有的!”

    村正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怔,他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会询问面粉的事情,但还是重重的点头,认真的说道:

    “今年大旱,又逢济水河内涝,粮食减产的厉害。但是,凑一凑,还能找出几袋子面粉!”

    “几袋子面粉!”

    “足够了!”

    司徒刑眼睛亮起,重重的点头说道。

    “大人要面粉做什么?”

    薛礼等人一脸好奇的看着司徒刑,小声的问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