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眼睛微眯,流露出迷离之色。

    河神的头顶出现一道象征神道,金黄色,堂堂正正,携带着煌煌天威好似擎天玉柱的气运,更有一道龙气在其中盘旋翻滚。时不时发出一阵阵清脆的龙吟。

    显然,这个河神并和外面那些没有获得敕封,私自攫取淫祀的野神。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但是,在金黄色的气运之外,却是一团团比乌云还要黑暗的黑气,这些黑气不停的扭曲翻滚,更时不时的化作蠕虫,密密麻麻的,让人忍不住一阵阵头皮发麻。

    “邪神!”

    “好一个邪神!”

    “本官乃是人王陛下亲封的知北县县令。。。”

    “济水河河神见到本官为何不拜见?难道你想要造反不成?”

    看着全身甲胄,气势汹汹的河神,司徒刑义正言辞,怒声呵斥。

    “哈哈!”

    全身长满鳞甲,看起来外型好似鲤鱼的河神,听到司徒刑的呵斥,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红,过了好大一会,他才好似反应过来,仿佛听到了什么非常可笑的事情,河神的嘴巴竟然大张,露出尖锐的牙齿,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爆发出一阵阵好似的雷霆的狂笑。

    “实在是太好笑了!”

    “本神成神之时,别说没有你这个小小的知北县县主,就连大乾尚不存在。”

    “你们有什么资格来管辖本神。。。真是搞笑!”

    “哼!”

    “竟然敢如此的放肆,弓箭手,准备!”

    “给本官将这个逆神射杀!”

    司徒刑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狂态毕露的河神,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毕竟河神能够做出这等事情,肯定有自己的依仗,自然不会因为司徒刑的几声呵斥就束手就擒。

    “诺!”

    “诺!”

    随着司徒刑的一声令下,早就准备妥当的弓箭手陡然松开手中的弓弦,一支支长箭瞬间刺破虚空,好似雨滴一般落下。

    “该死!”

    看着空中,好似雨点一般的流矢,面色赤红的河神眼睛也是不由的微变,只见他手中的莲花锤飞起,不停的变大,形成好似小山又好似盾牌一般的存在。

    噗!

    噗!

    噗!

    一支支带有翎羽的长箭撞击在莲花锤所化的小山之上,坚硬的合金箭头和锤体摩擦,迸发出一抹抹刺目的火花。

    “风起云涌,风卷残云!”

    河神躲在莲花锤后方,听着弓弦崩响,箭枝撞击的声音,眼睛不由的收缩,就连脸色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真是该死!”

    “这些卑微的虫子竟然胆敢反抗!”

    “本神一定要让你们全部葬身水底,方能出心头之恨!”

    想到这里,河神没有任何犹豫手掌上挑,高悬在气运当中的济水河河神符箓射出道道豪光,混黄的河水随着他的手掌开始慢慢的上升,最后竟然变成汹涌的波涛,咆哮着重重的向河边砸去。

    “惊涛骇浪!”

    “好一个邪神!”

    “大家全部后退!”

    看着被河神施法凭空掀起,足足数层高,好似巨石一般砸落的的滔天巨浪,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没有任何犹豫大声命令道。

    岸边的百姓在大军和河神进行战斗之时就四散而逃,现在还在岸边站立的除了司徒刑,樊狗儿等将领之外,就剩下五千控弦之士。

    当看到那足足有数层楼高的惊涛骇浪之时,部队中多少也有一些畏惧情绪。

    如果不是日常的训练和军纪严明的关系,他们早就和北府大营一般溃逃,但饶是如此,一个个也都是心如惴惴。

    济水河河神身形藏在滔天巨浪之中,站在几层楼的高度俯瞰整个战场。

    当他看到知北县军营士卒整齐的站立,没有任何哗变之时,眼睛不停的收缩,心中下意识的升起几分不妥。

    但究竟哪里不妥,他一时间也没办法说清。

    就在这时,随着司徒刑命令的下达,刚才还笔直好似泥塑一般站立的兵甲开始整齐有序的后退。

    如果有兵家的高人在此,定然会从衷心的赞叹道:

    “疾行如风!”

    “站立如林!”

    “好一只精兵强将!”

    “想撤离!”

    “没有那么容易?人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浪潮!”

    看着徐徐,好似墙幕一般整齐后退的兵甲,济水河河神的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结果,早就在司徒刑下令反抗他之时就已经注定。

    人,怎么可能是神的对手!

    轰!

    轰!

    轰!

    浪头在济水河河神的催动下,速度不由的快了几分,白色的浪花拍打在河堤之上,发出万马奔腾,又好似闷雷一般的声音。

    “恶神!”

    “休要放肆!”

    就在浪头即将追上兵甲之时,一身重型铠甲,看起来好似小山一般壮硕的樊狗儿身形跃起,全身气血翻滚,他的背后更是出现一头巨大的黑熊对天咆哮,巨大的拳头好似流星一般重重的轰击在浪头之上。

    轰!

    樊狗儿的拳头很大,但是和高达数层楼,足足有数里长的浪头比起来,却有非常的小。

    甚至说,樊狗儿在浪头面前都显得非常的渺小。

    他用拳头来阻挡浪头前进,看起来好似螳臂当车一般可笑。

    但是,当樊狗儿的拳头落在浪头之上的时候,陡然迸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

    轰!

    轰!

    轰!

    樊狗儿的拳头落在浪头之上,那汹涌好似无物不吞的浪头行进的速度竟然不由的一滞。

    巨大的力量以他的拳头为中心,好似爆炸的冲击波一般向四周扩散开来。

    轰!

    轰!

    轰!

    滔天巨浪中好似被人为的埋上了数枚威力巨大的炸弹,不停的发出好似闷雷一般的爆炸声,一个个藏身浪头鱼鳖,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水妖,身体不由自主的崩裂。

    “可恶!”

    济水河河神站在高处,见樊狗儿的拳头,好似狂风骤雨一般落下,不仅浪头的去势为之一缓,就连很多水妖也被波及斩杀。

    他的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升起滔天怒意。

    “该死!”

    济水河神借助浪花的掩盖,将手中的莲花锤挥舞,好似霸王在世一般,对着好似打桩机一般,不停轰击的樊狗儿头顶重重的砸落。

    因为河水昏黄,还有济水河河神偷袭的缘故。

    樊狗儿好似根本没有发觉危险的临近,看着越来越近的距离,济水河河神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狰狞和窃喜。

    “杀!”

    巨大的锤头,在水中挥舞,好似寒风吹过,昏黄的河水竟然有了凝结的迹象,莲花锤周围更是出现了一点点白光。

    莲花锤裹着透明的冰晶重重的砸向樊狗儿的顶门。

    到了这时,樊狗儿好似才发现济水河河神的偷袭,因为寒气扑人的关系,他的动作多少有些僵硬。

    所以,就算他想要躲避,也是有些来不及!

    “死吧!”

    “杀了本神,那么多从众!”

    “本神要让你偿命!”

    看着动作明显有些僵硬的樊狗儿,河神的眼睛中陡然射出凶残的目光,全身肌肉隆起,手中在冰晶中包裹的铜锤重重的向樊狗儿顶部掼去。

    “不要!”

    曹无伤等人看着眼前的情景,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绝望的大声吼道。

    “狗儿!”

    “小心!”

    “卑鄙!”

    “作为八百里济水河河神,竟然卑鄙偷袭。。。”

    济水河河神面对两岸众人的嘲讽,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手中的莲花锤不仅速度不减,反而更加的凶狠。

    可以预见,这一锤如果击中,就算樊狗儿是先天武者,身体强度远超常人,恐怕也得脑浆迸裂而死。

    就在众人已经绝望之时。

    只听空中陡然出来一声弓响。

    一支好似怒龙一般的箭枝,陡然刺破虚空,因为速度实在是太快,众人根本看不到流矢。

    只能在蔚蓝色的天空中,看到一道黑漆漆的痕迹。

    后发而先至!

    就在长箭离开弓弦之时。

    “危险!”

    长着鱼头,人身的河神那强壮的身躯不由就是一滞,眼睛不停的收缩,背后的汗毛根根立起,脸颊之上更是出现了一丝丝白白的寒意。

    危险!

    河神顾不得樊狗儿,身形扭转,好似陨石一般重重的向水面落去。

    轰!

    长箭擦着河神的脸颊飞过,几片猩红的鳞片被箭枝上的倒钩刮起,重重的撞击在不远处的小山之上。

    轰!

    随着一声好似开天裂地的响声,刚才那虽然不高,但却圆润挺拔的小山上竟然出现一个常人手臂粗细,深不可底的圆形洞窟。

    一丝丝黄色的烟雾,从洞口冒出,虽然隔着很远,但是众人多少还能够闻到一丝硫磺的气息。

    “一箭射穿山峦!”

    “这怎么可能?”

    “如果不是自己恰巧躲过,恐怕定然会陨落当场!”

    河神看着那正冒着黄烟的洞窟,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更是第一次出现了惊恐之色。

    其他人的表情更是诡异,他们眼睛圆睁,嘴巴大张,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身穿银甲,手持长弓的薛礼。

    谁也没有想到,薛礼的箭法竟然如此强大。

    别说是济水河河神。

    恐怕,就是先天强者,被他的长箭射中也会陨落当场。

    啾!

    就在这时,众人又听到一声弓弦。

    薛礼的第二支长箭射出。

    知道了长箭的厉害,济水河河神那里有胆子硬接,将手中的莲花锤抛出,急忙扭转身体,好似秤砣一般重重的砸落在水面之上。

    轰!

    长箭撞击在莲花锤之上,但是他的速度却没有任何减慢,反而裹挟着莲花锤重重的撞击在对面的小山之上。

    本来就有些摇晃不稳的小山,再次遭到重击。

    内部不由的发出一阵阵好似闷雷一般的轰鸣,最后竟然在众人惊讶,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岩石一点点崩塌。

    怪石嶙峋,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清秀圆润。

    噗!

    济水河河神顾不得他的手下,以及被射飞的莲花锤,身形有些狼狈的钻入昏黄的河水当中。

    本来异常高涨,好似山峦一般的河水,也随着他的藏匿,瞬间落在枯萎的河道之中。

    轰!

    轰!

    轰!

    浪花席卷,本来有些枯萎的河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丰盈起来。

    本来就十分混黄,能见度极低的河水,变得更加的混浊。

    “想跑?”

    “没有那么容易!”

    看着黔驴技穷的济水河河神,薛礼的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不屑和轻蔑。

    轰!

    随着一声弓弦炸响。

    一道黑色箭痕出现虚空之中,本来汹涌的河水,在长箭的压迫之下,竟然陡然就是一滞。

    轰!

    随着一声好似炸雷一般的巨响。

    藏身水晶宫之中,面色仓皇的河神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绝望。

    “司徒刑!”

    “尔等竟然胆敢屠神?”

    “我是城隍老爷的人,他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泥泞腥臭的河床好似被人安装了数吨烈性火焰,巨大的力量好似推土机一般,将无数的凸起直接化为虚无。

    河神那堪称精美靓丽的水晶宫,在这股巨大的力量面前,好似白纸一般脆弱。瞬间化作一片虚无。

    一些在水晶宫之中,侍候河神的蚌女,水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跌落的穹顶掩埋。

    “结束了!”

    看着不停崩塌,好似地震一般的河床,以及散开的乌云,樊狗儿等人心中不由暗暗的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结束了!”

    “真的结束了!”

    “恶神授首,两岸的百姓,终于可以重见天日!”

    “恶神终于死了!”

    躲藏在高处的百姓,看着河道中的沧桑巨变,以及象征河神神权统治的水晶宫崩塌,眼睛中顿时流露出振奋之色。

    “不!”

    “水晶宫虽然崩塌,但是河神并没有陨落!”

    “他只是受了重伤,陷入昏睡,并没有陨落。。。。!”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河床,只见那道贯穿天地,象征河神气运的光柱已经收缩到极致,而且在不停的闪烁,好似风中的烛火,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但是,不论多么虚弱,那道气运并没有完全消失,也就是说,河神根本没有陨落。只要需要数十年,或者数百年的休养生息,他定然能够借助两岸的神像,重新涅槃。

    “什么?”

    “这怎么可能?”

    听到司徒刑的言语,不论是樊狗儿,还是其他人他们的脸上都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并且下意识的看向面色有些发白,气息明显有些混乱的薛礼。

    “不行了。。。”

    “刚才我用的是师传秘法“三箭定天山!”,按照我的修为,射出三箭已经非常的勉强。。。”

    “如果在射出第四箭,必定会筋脉寸断。。。。”

    薛礼看着众人的目光,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笑,充满无奈的说道。

    “哼!”

    “这个恶神一定要这斩杀!”

    “如果等他从沉睡中醒来,遭殃的必定是两岸的百姓!”

    司徒刑看着混浊,收敛的河道,眼睛中神光闪烁,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大人!”

    “这厮很是狡猾,济水河河道足足有八百余里,因为常年冲刷的关系,地形最是复杂,我等不知藏在何处。。。”

    樊狗儿手持流星锤,在河道中漫无目标的轰击,不知打死了多少鱼鳖,更将河道轰击的坑坑洼洼,水花高高的冲起四溅散开。

    但是,河神就好似江河中的一滴水,沙丘上的一粒沙,只要他不是自己出来,根本没有办法分辨。

    “是啊!”

    “大人!”

    “这厮本就是异类得道,又获得了朝廷的敕封,全身上下根本没有妖气。”

    “现在又是陷入沉睡,和整个河流融为一体,我等根本发现不了他的存在,真的是有心无力!”

    长着一双鹰眸,目光锐利的李陵站在河边仔细的观察半晌,最后也只能暗暗摇头,无力的放弃。

    “今日本官必定要将他斩杀!”

    司徒刑好似根本没有看到众人眼睛里的为难,停止胸脯,异常坚定的说道。

    “可是大人。。。”

    樊狗儿等人看着混浊的河水,不知多少里长的河床,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为难之色。

    “济水河河神,身为朝廷敕封的正神,上负皇恩浩荡,下负百姓供养,冲击军队,视同造反,按照大乾律,理应斩杀!”

    司徒刑面色肃穆的站在河堤之上,看着混浊的河水,一字一顿,好似宣判一般大声诵道。

    轰!

    轰!

    轰!

    随着司徒刑的话音落地,一道道青色的锁链,好似蝎子尾巴上的毒刺一般,直接从空中刺入混浊的河水当中。

    在河流的底部,非常隐秘的位置,有一个天然形成的溶洞。

    一条足足有人身那么长,全身鳞片掉落,流着血液,看起来气息异常微弱的红色鲤鱼正在艰难的蠕动着。

    一丝丝白色的石钟乳落下,让他血流不止的伤口竟然出现了一丝愈合的迹象。

    怪不得樊狗儿找不到他的踪迹,这么隐蔽的溶洞,就算是河里的生灵,也没有几个知道。

    而且,溶洞经过几千年,上万年的冲刷,积累,变得异常的坚固。

    外面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本影响不到这里。

    “啊!”

    就在这时,坚固异常的溶洞上方,竟然十分诡异的出现了数根青铜色,象征着国法家规的锁链。

    这些锁链,好似无形无质,根本无视那沉积数千年,异常坚固的溶洞墙壁,十分突兀的出现,并且好似毒针一般,重重的刺入红色锦鲤的身体之内。

    疼!

    非常疼!

    这种疼痛不是来自肉身,而是来自灵魂深处,就算红色锦鲤已经陷入沉睡,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并且嘴巴大张,发出好似人类一般无二的惨叫声。

    “斩仙飞刀!”

    司徒刑感受着锁链上轻微的变化,知道河神已经被象征秩序,象征王朝律法的锁链捆绑,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

    “请宝贝转身!”

    随着他心中的冷哼,长着三对翅膀的斩仙飞刀陡然从他的头顶飞出,两个好似绿豆大小的眼睛陡然亮起,射出一道精光。

    随着三对翅膀的挥舞,一点点好似银粉的光斑落下,最终化作一条银丝,消失在空间之中。

    等他再度出现!

    已经是在河流底部,那个异常隐蔽的溶洞之中。

    足足有一人长,头颅有几分龙化的锦鲤被一根根青色的锁链捆绑,嘴巴大张,眼睛中不时有泪珠滚落。

    长着三对翅膀,好似精灵一般的斩仙飞刀,无视空间的阻碍,陡然出现在溶洞的穹顶之上,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睛中,直接射出一道白光,好似钉子一般,牢牢的将河神的元神锁定。

    任凭他诸多神通,都没有办法发挥。

    “不要!”

    感受着斩仙飞刀上摄人的煞气,河神所化的锦鲤,嘴巴不停的张合,豆粒大小的泪珠噼里啪啦的滚落。

    “我再也不敢了。。。。”

    “还请大人饶命!”

    “我饶你性命,你何曾饶过别人性命!”

    司徒刑仿佛和斩仙飞刀连为一体,斩仙飞刀看到的景象如实的浮现在他的瞳孔之上。

    “到地狱去忏悔吧!”

    “请宝贝转身!”

    司徒刑面色铁青,声音肃穆的说道。

    三对翅膀,好似金蝉的斩仙飞刀陡然旋转,一道白色的长线好似丝绸般柔和的在河神巨大,好似龙形的头颅上滑过。

    硕大,有几分龙形的鱼头好似陡然了没了支撑,从他那肥大的身子上滑落下来,最终重重的砸落在溶洞地面之上。

    黑色,腥臭的鲜血咕嘟咕嘟的冒了出来,很快就形成一个血潭。

    随着河神的陨落,气运的散开。

    黑色怨气好似蛊虫一般落下,他那本来十分丰盈的鱼身,竟然好似沾满了蚂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

    。。。

    大柳树村中央有一个异常古朴的庙宇,其**奉的不是社稷之神,也不是树神,而是一尊鱼头人身,容貌异常古怪狰狞的神灵。

    就在斩仙飞刀滑落的同时,庙宇中的神像竟然陡然开裂,最后竟然变成一片片陶瓷碎屑四散开来。

    轰!

    轰!

    轰!

    这样的事情不仅仅是在大柳树村,黑石村,大榆树村,龙王庙村等,供奉的神像也都是如此。

    神像崩裂,神灵陨落!

    “河神老爷陨落了!”

    “河神老爷陨落了!”

    “河神老爷陨落了!”

    看着崩裂的神像,一个个人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收缩,嘴巴更是大张,有些难以置信的大声喊道。

    “这怎么可能。。。”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