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本神当做什么祸事。。。。”

    “你出去告诉他们领头的,本神好久没有吃血食了,让他们主动祭祀百头牛羊。。。让我等打打牙祭。”

    “这样本神就不和他们计较擅闯水域的罪责。。。”

    本来一脸紧张,眼睛圆睁的济水河河神听巡河夜叉的汇报,僵硬身形竟然陡然放松下来,轻轻的挥手,好似打发虫子一般,满脸不屑,毫不在意的说道。

    “老爷,这支军队和往常的人类不同,他们不仅军纪严明,而且还有涂满朱砂,黑狗血的诛邪箭,最是难缠!”

    “如果不是小的擅长水遁之法,恐怕就要死在乱箭之下!”

    巡河夜叉见河神老爷丝毫不将司徒刑以及五千兵甲放在眼里,急忙上前进言道。

    济水河河神听巡河夜叉抱怨,眼睛不由的一滞,但是他的脸色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迷之自信。

    “你定然没有提本神的名号。。。”

    “否则,这些人早就跪倒在岸边叩头行礼,更贡献上牛羊等祭品。。。。”

    。。。

    轰!

    轰!

    轰!

    只听一阵阵好似闷雷一般的声音从水面下传来,本来混浊好似泥塘一般的水面,竟然陡然翻滚,最后更是从中间裂开。

    露出漆黑,铺满牛羊的尸骸,仔细观察偶尔还能看到一两个没有皮肤肌肉附着的人类颅骨,看起来好似鬼蜮一般恐怖的河床。

    “好一个邪神!”

    “竟然如此的肆无忌惮!”

    “这些年偷偷吃了多少血食。。。”

    “否则也不会有如此的多的尸骸。”

    看着因为时间太长,又被河水浸泡,以及酥软发白的兽骨,司徒刑的眼睛不停的收缩,当他看到人类残存的颅骨之后,心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顿时好似火山喷涌一般迸发。

    “好邪神!”

    “竟然敢生吞活人。。。”

    “罪不可赦!”

    空中的龙气和法书包网.bookbao2,好似感受到了司徒刑心中的怒火,青色的锁链不停的颤动,发出叮当一般清脆的响声。

    锁链的顶端更是好似毒蝎尾巴一般直直的立起。尖锐的头部,闪烁着刺目的光芒,让人顿时有一种后背发紧,不寒而栗的感觉。

    轰!

    轰!

    轰!

    仿佛是闷雷阵阵,又好似战鼓激昂。

    两岸的百姓,和士卒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在裂开的河床之上。

    一身红色披挂,长着鲤鱼头,手持双锤的济水河河神带着数百形态各异的水中精怪,踏着浪花,好似神圣鬼怪一般出现在众人面前。

    “河神老爷出来了。。。”

    “河神老爷来了!”

    “是河神老爷!”

    “和河神庙里的神像一模一样。。。”

    两岸的百姓见到顶着鱼头,全身肌肉隆起,手持莲花双锤,全身上下神光不停闪烁的济水河河神,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恐惧之色。

    有的下意识的跪倒在地,头颅低垂,一脸虔诚的小声的祈祷。

    当然,更多的人眼睛早就没有了最初的虔诚,剩下的只有畏惧和愤恨。

    但是,不论他们怎么愤恨,也不敢放肆,更不敢上前反抗。。。

    最后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好似牛羊一般跪在地上,脸色木然,好似木偶草人一般机械性叩头。

    河神仿佛根本不知众人心中的愤怒,眼睛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河岸两侧,尤其是看向百姓的目光中更是有着说不出的冷漠。

    仿佛这些人,根本不是他庇佑的百姓,以及信徒,而只是他的羊群,他的奴仆,甚至只要他愿意,就可以随意的打杀,或者是作为血食吞噬。

    随着河神浮出水面,整个空间都好似被寒冰冻住了一般,不论是百姓,还是大军都是鸦雀无声。

    但是各种情绪却好似打开了闸门的洪水,在不停的肆虐。

    绝望!

    麻木!

    无奈!

    恐惧!

    悲伤!

    愤怒!

    各种负面情绪在空中交织蔓延,最后变成一团团肉眼看不见的黑气,缠绕在浑身神光闪烁的河神四周。

    时不时化作毒蛇,吐出猩红的信子,不停的撕咬。

    “业力!”

    “好强的业力!”

    “河神讲究做了多少恶事,才积攒了这么多的业力!”

    看着河神周围漆黑如墨的业力,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心中有些震惊的想到:

    “就算是黑山鬼王,纵横黑山数百年,也没有积累这么多的业力!”

    轰!

    漆黑如墨的业力当中诞生一条巨蟒,愤恨的看了鱼头人身的河神一眼之后,细长的尾巴好似绳索一般绕向济水河河神的头颅。

    不过,还没等他的尾巴缠绕,济水河河神气运中陡然升起一道红光。

    在这红光面前,黑色的业力,竟然好似阳春白雪一般迅速的溶化,就连那条巨蟒,全身也好似被泼上硫酸一般,迅速的消融。

    最终彻底的化于无形。。。。

    业力竟然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

    司徒刑一脸的震惊,有些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司徒刑的眼睛中陡然流露出了然之色。

    “龙气!”

    “是大乾的龙气!”

    “没想到,这个孽畜获得过大乾朝廷的敕封,是享受国家祭祀的正神,所以身上才有大乾的龙气庇佑!”

    “也正是这一丝龙气,才让他避免了业力反噬之苦!”

    “不过龙气总有耗尽之时,按照眼前的速度,恐怕用不了几年,孽畜身上敕封所得的龙气就会彻底的耗尽!”

    “到了那时候,没有了龙气的庇佑,业力必然爆发,或者是是五雷轰顶,或者是人道劫难,最终难以逃脱陨落!”

    “可笑,这个孽畜时至今天,还不知大难将近!”

    。。。。

    鱼头人身,全身披着盔甲,面色赤红,好似火烧的济水河河神一脸得意的看着四周。

    他的目光在跪倒的百姓身上划过,当他看到身穿官袍,与众不同的司徒刑时,他的目光明显的停顿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就将目光落在身穿轻甲的士卒身上。

    仿佛司徒刑在他的眼睛里,也是蝼蚁,最多算是一个比较强壮的蝼蚁罢了,根本不值得他郑重对待。

    “河神大人!”

    “那个穿官袍的,就是带头之人!”

    “也正是他搅动了三江之水,导致宫殿颤动!”

    巡河夜叉见河神没有任何反应,有些焦急的说道。

    “哼!”

    济水河河神轻轻的冷哼一声,这才将目光收,重新落在司徒刑身上,眼睛倨傲,满脸不屑,毫不在意的说道:

    “跪在那里。。。”

    “本神吞噬血食之后再发落!”

    听着河神那好似训诫家奴一般,冷漠,倨傲,理所当然的语气,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成一条直线,拳头攥紧,一根根青色的血管更是突出,好似小蛇蚯蚓一般的弯曲。

    “恨!”

    “气人!”

    司徒刑心中怒气勃发,拳头不停的发出脆响,恨不得用拳头将济水河河神的头颅砸到他的胸腔之内。最后一切的愤怒,否化成三个大字:

    “打死他!”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