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搅动三江之水!”

    司徒刑眼睛微眯,头顶的气运不停的翻滚。

    一根很青色的锁链,从约法三章铜牌中飞腾出来,张牙舞爪,好似飞龙,又好似蝎子尾部的毒刺一般刺穿虚空。

    和悬挂在空中的赤色大书包网.bookbao2,龙气连为一体。

    随着铜锁和王法的连接,司徒刑的眼睛也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本来黑白分明的眼睛变得幽深,好似一个没有感情,冰冷高高在上的存在,声音宏大,好似宣判一般:

    “济水河河神,仰仗神通,悖逆王法,祸害生灵,其罪不可免,按照大乾律令当执行剐刑!”

    轰!

    轰!

    轰!

    随着司徒刑宣判之声的落下,整个河流顿时沸腾起来。

    更有一根根青铜色象征着秩序之力的锁链陡然射出,在空中互相交织,最后形成书包网.bookbao2状结构,好似一张遮天巨书包网.bookbao2,将汹涌混浊的河水,沉寂的河床,全部笼罩其中。

    这张书包网.bookbao2,虽然看起来十分的粗糙,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好似没有人,没有事物,能够挣脱。

    如果司徒刑在此,定然会暗暗说道,法书包网.bookbao2恢恢疏而不漏。

    本来已经落在河床之上,好似顽石一般普通的官印,陡然震动起来,并且迸发出刺目的金光,四周的游鱼和鱼鳖之类,受到惊吓,都仓皇的四散逃开。

    这些分散的金光最后,在一股莫名的力量作用下,慢慢的聚集在一起,最后竟然形成一根足足有人腰粗细的光柱,好似利剑一般刺破水面的阻隔,直冲云霄。

    一片片白色的云朵,被光柱直接击碎,变成一片片好似棉絮的存在,最后彻底消失。

    也正是因为光柱的存在,整个天穹好似被捅开了一个黑漆漆的窟窿。让人心中顿时升起一种莫名的恐惧。

    “这。。。”

    “这是怎么事?”

    “为什么会有这么刺目的金光?”

    “天要塌了么?”

    “要不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窟窿!”

    一团金光从水底陡然射出,两岸不论是百姓,还是身穿轻甲的士卒,都下意识的用手掌遮挡眼帘。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的眼睛舒服一些。但脸颊也难免被金光染成金色。不仅是他们,就连四周的树木,土地都被金光浸染成金色。

    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金灿灿的存在。

    薛礼,樊狗儿,李陵等人下意识的看向司徒刑,虽然不知道这道金光究竟是何物,但是他们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情和司徒刑抛入水中的官印脱不了干系。

    司徒刑感受着四周的变化,以及众人眼睛中的震惊。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反而面色不变的站在大堤之上,好似四周的一切,只是随手为之,根本没有什么好骄傲,炫耀的。

    四周的人心中不由暗暗的佩服,特别是从未见过司徒刑的乡民,心中更是不停感到感慨。

    以前只是听人说起,新到任的大人是状元出身,才华横溢,今日一见,才知道什么叫做闻名不如见面。

    这位大人真是将读到了骨子里,真正达到了至圣先师说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否则也不会如此的淡定饰释然。

    如果司徒刑知道他们心中所想,肯定会暗暗吐槽。

    其实他的心中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的平静,看着空中直冲云霄的光柱。他的眼睛中其实还多少也有着几分难掩的惊讶。

    只是他掩饰的很好,众人有被金光所摄,这才没有发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金色的光柱再次发生变化,好似积累到足够多的力量,又好似经历了长时间的酝酿,只听光柱当中陡然传来一声清越的龙吟。

    一条赤色,鳞爪俱全,长着好似雄鹿一般,又好似珊瑚一般壮观,颜色鲜红犄角的长龙从光柱中陡然一跃而出。

    看着空中弥漫的怨气,以及河流之中黑色,仿若实质的罪孽。

    浑圆好似宝石的龙眸陡然圆睁,长着长长龙须的嘴巴更是大大的张开,发出一声声清越却蕴含了说不出的怒火的龙吟。

    随着他的怒吼!

    济水河河底在某种不明力量的挤压下,陡然颤动,一块块岩石被挤压凸起,形成好似褶皱地形地貌。

    还有的地方陡然异军突起,形成矮小的山峰。

    不过更多能量的却没有被释放出来,最终化作一个个巨大的气爆迸发出来。

    轰!

    轰!

    轰!

    河床当中好似埋藏了无数炸弹,在龙气的牵引下发出一声声好似闷雷的炸响,略显混浊的河水,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下顿时化作一根根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

    直到快碰触到云霄之时,水柱中蕴含的力量才全部耗尽,最后化作水滴落下,将两岸的土地全部湿润。

    “这怎么可能?”

    “这是怎么事?”

    “河流当中怎么可能有这么剧烈的变化?”

    “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大人的缘故?”

    两岸百姓下意识的后退,才没有被飞溅的河水兜头盖脑,但就是如此,还是有不少人被看着水中不停的爆炸,一根根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眼睛中顿时都流露出震惊之色。

    “不过是一枚小小的官印,怎么可能蕴含如此强大的力量!”

    “就算我全力一击,以万钧之力锤击水面,也不过能够震荡数里的水域。”

    “而看眼前的形势,周遭数百里都受到了官印力量影响,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一枚官印中蕴含的力量已经超过了一名先天武者的全力一击?”

    “这怎么可能?”

    “如果真的是如此,为什么其他的官员,没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樊狗儿看着不停翻滚,冲上云霄的水柱,以及面色淡然,嘴角紧闭的司徒刑,眼睛不停的后缩,一脸的难以置信。

    就连身为先天武者的樊狗儿都是如此的震惊,李陵,薛礼等人更是不堪。

    眼前的景象,彻底的颠覆了他们已有的一些观念。

    甚至是让他们的信念都有了一些动摇。

    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只具有象征意义的官印,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完全能够比拟一位先天武者的全力一击,甚至要更强上一些。

    那么他们这些年打熬筋骨,克服种种困难修炼自身,还有意义么?

    但是,其他的官印为什么没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难道司徒刑大人手里的官印是一件难得的法器?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看向河水的眼睛都变得明亮起来。

    法器!

    那可是一件法器!

    要知道,在大乾法器是十分难得的。

    每一件法器,都是经过几十年的孕养,甚至是上百,上千年的孕养,将自己对大道规则的体悟烙印其上,又经过时间的沉淀,脱去火气成熟之后,才有了某种神奇的能力。

    比如说,黄文峰手中的青光大笔,那是他参悟星辰,明了道藏之后,利用先天之气孕养出的法器。

    傅举人手中的戒尺,则是他数十年如一日,教化苍生,凝聚功德,形成的后天之物。

    可以说,每一件法器,都蕴含了太多的心血。

    得之非常不易。非是宗门核心弟子,或者是嫡系子孙,是没有资格传承法器的。

    印形的法器因为特殊的来历,更显得尤为珍贵。

    以前,谁也没有想到,司徒刑手中,那么看起来十分普通的青铜纽扣兽头印竟然是一件法器。所以他们的眼睛才会下意识的一亮。更有人眼睛深处流露出一丝十分隐晦的垂涎。

    “这枚官印只是一个普通的青铜大印,根本没有蕴含道韵,更不是一件成熟的法器!”

    司徒刑仿佛知道他们心中所想,轻轻的摇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樊狗儿眼睛不由的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大人休要诓骗我等,普通的官印,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就算是先天武者全力一击,也不过如此,甚至说还大大的不如。”

    “狗儿,休要胡说!”

    听到樊狗儿直接近似逼宫的话语,和他向来亲厚的曹氏兄弟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焦色,急忙上前拉了樊狗儿一把,然后又有请罪的看着司徒刑,一脸诚恳的说道:

    “大人!”

    “狗儿性子憨厚,性子粗鲁,不懂得人情世故。”

    “刚才冒犯大人,也是他的无心之过!”

    “哈哈!”

    “两位多虑了!”

    司徒刑看着躬身行礼的曹刿和曹无伤,不由轻轻的摇头,一脸毫不在意的说道。

    “狗儿的性格本官了解,自然不会生气!”

    “不过官印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却不是因为他本身成就了法器,而是因为。。”

    “龙气的力量!”

    “这枚官印,虽然只有七品,但却象征了大乾的威严!”

    司徒刑看着不停震荡,卷着波浪,形成水柱的河面,手指并拢,形成掌状,充满力量感的重重的落下,声音肃穆,好似宣判一般说道。

    “民心似铁!”

    “官法如炉!”

    “就算是神灵,也要依附在人道之下。遵守大乾的律令,但有违背,必定会遭到龙气反噬!”

    “济水河河神是大乾敕封过的神灵,享受朝廷的香火祭祀,但他却不知上报皇恩,下辅百姓,反而倒行逆施,冲击军营,祸害百姓,早就怨气横生。”

    “只是因为气数还没有散尽的关系,才没有刑法降临!”

    “今日,本官先是按大乾律宣判了他的罪责,打散了他身上残余的龙气!”

    “又让官印激发隐藏在河床深处的龙脉力量,才会形成这么大的冲击!”

    轰!

    轰!

    轰!

    河床上的造山运动并没有因为司徒刑的解释而停止,反而越来越激烈。

    到最后,就连隐藏在河床最深处,固若金汤,好似冰晶雕琢的宫殿,也在巨大力量的冲击下,不由自主的摇晃起来。

    本来就喝醉,面色赤红,身形本不稳的济水河河神也因为剧烈的晃动,好似滚地葫芦一般从高大的神座上跌落下来。

    幸亏下面有龟精等人上前搀扶,才没有摔在地面之上,但饶是如此,也是有着说不出的狼狈,再也不复刚才的意气风采。

    “巡海夜叉!”

    “怎么事?”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水晶宫为何会无缘无故的晃动!”

    济水河河神感觉自己在下属面前丢了颜面,面色越发的赤红,鼻孔大张,喷出好似云雾一般的粗气,眼睛更睁得浑圆,怒声的喝问道。

    “是啊!”

    “究竟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搅动济水河的河水。。难道他不知,济水河是老爷所管么?”

    龟精动作缓慢,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揉着自己异常疼痛腰,眼睛中流露出愤恨之色。有些狐假虎威的大声咒骂道。

    。。。。

    “启禀老爷!”

    “大事不好!”

    “祸事来了!”

    青面獠牙,好似鬼怪的巡河夜叉一脸恐惧,连滚带爬的冲进大殿,声音仓皇的大声喊道。

    “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你如此仓皇!”

    鱼头人身,全身布满红色鳞片,嘴巴里长着尖锐獠牙,看起来异常狰狞的济水河河神看着一脸仓皇的巡河夜叉,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声音沉沉闷的问道。

    “可是知北县城隍杀来了?”

    “不是。。。”

    青面獠牙,好似鬼魅一般的巡河夜叉听到河神的询问,眼睛不由的一滞,他的脑袋很小,所以反应还不如常人,所以过了半晌他才重重的摇头。

    “不是!”

    “可是常年栖息在湖泊中的水妖,亦或者藏身井水中的龙王杀来?”

    济水河神见巡河夜叉摇头,但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追问道。

    “禀老爷!”

    “都不是。。。。”

    “外面不知何时来了一支知北县的偏师。”

    “带头之人,正是知北县的县主司徒刑!”

    青面獠牙的巡河夜叉跪倒在地,一脸的委屈,大声的说道。

    “本神当做什么祸事。。。。”

    “你出去告诉他们领头的,本神好久没有吃血食了,让他们主动祭祀百头牛羊。。。让我等打打牙祭。”

    “这样本神就不和他们计较擅长水域的罪责。。。”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