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知北县城笼罩在夕阳的光辉当中,显得格外的静谧。

    一个个商户因为没有客人的关系,已经提前打烊,本来就人不多的大街,看上去更加的冷清。

    某个不知名,蜿蜒曲折,本来异常安静的巷子里,今日不知为何竟然陡然多了很多身穿粗布,包着白色头巾,面色匆匆的人。

    这些人最终全部汇集在一个大的院落当中。

    面色肃穆,眼睛狂热的看着前方。

    “无生老母!”

    “无生老母!”

    “无生老母,真空家乡!”

    一身宗派服饰,面色铁青,全身肌肉僵硬,看起来好似行尸一般的王大愚站在众人前方,头发花白,面色手指发乌的老管家好似护卫一般站在王大愚的身后,眼睛警觉的看着四周。

    “坛主!”

    “现在大军已经出城,城内只有数百兵丁,以及几十个衙役,是最空虚的时候,只要我们现在起事,必定能够将知北县一举拿下。”

    一个身体健壮,扎着头巾好似头目一般的汉子,眼睛灼热的看着王大愚,一脸兴奋的说道。

    “没错!”

    “这可是天赐良机!”

    “我们一定要好好把握!”

    其他的教众听他如此说,眼睛也是陡然亮起,面色古怪,好似没有自我的意识,近乎癫狂的大声喊道。

    “神国!”

    “只要建立地上神国!”

    “我等都会有功之臣,就算是战死,也会被老母接引到真空家乡。。。”

    王大愚看着一脸癫狂的众人,脸色平稳,伸出的自己的手掌轻轻的下按,刚才还异常热烈好点燃的气氛,竟然就好似沸水中被人泼上一瓢冷水,顿时变得鸦雀无声起来。

    王大愚眼睛环视四周,见大家全部都停下了下来,目光狂热的看着他,这才有些满意的轻轻点头,清了清自己的喉咙,笑着说道:

    “大家不要着急!”

    “现在大军没有远去。。。”

    “两日之后,大军应该已经进入蛮荒深处,我们在揭竿起义。”

    “到了那时,就算司徒刑发现有什么不妥,也鞭长莫及,仅凭城中的这点士卒,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好!”

    “还是坛主考虑的周翔!”

    “我等两日后起事,将县衙攻打下,打开粮仓,到了那时候,家家户户都能吃饱。”

    众人听到王大愚的计划,心中不由暗暗的点头。脸上流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与其同时,司徒刑和他的大军正在知北县和蛮荒交界处徘徊。

    “渡河!”

    “太阳完全落山之前,在对岸驻扎!”

    随着司徒刑的一声令下,大军顿时爆发出整齐的应答之声。

    “诺!”

    “诺!”

    一个个士卒大声应诺。动作整齐划一的向前。发出唰唰好似清风扫落叶一般的声音。

    就在这时,司徒刑正在前行的身体陡然就是一滞,目光看着上方流露出迷离之色。

    因为就在这时,空中不知何时竟然有一团赤色,好似云雾,又好似龙蛇起陆的气运从神都方向漂浮而来。

    “这是?”

    司徒刑一脸的呆滞,满脸的诧异。不知,为何空中竟然有如此浓郁的龙气汇聚。

    在司徒刑发现龙气的时候,那一团出奇强大,好似龙蛇的龙气也好似看到了司徒,发出一声清脆,好似老牛,又好似炸雷一般的龙吟之后。

    好似受到某种牵引竟然陡然落了下来,隐藏在司徒刑气运当中,长着独角好似锦鲤一般的存在,有些迫不及待的高高跃起。

    那团好似云霞,又好似龙蛇的气运竟然十分诡异的缩小,等他落到锦鲤口中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好似丹丸,又好似丽珠一般的存在。

    轰!

    颜色鲜红,好似丹丸一般的龙气所化的圆珠,被锦鲤一口吞下。顺着食道滚入腹中,最终化作一丝丝红色的赤气,顺着锦鲤的脉络在身体内,形成好似海浪一般的存在不停的鼓荡。

    司徒刑头顶的气运,也在这种强力的鼓荡之下,好似突破了某种界限,打破了某个瓶颈,本来体型只有三尺的锦鲤,竟然好似被吹大了的气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停的增大。最终变成一头足足有六尺多长,全身鳞甲闪烁着光辉充满威严存在。

    除了体型的变化之外,锦鲤的外形也有不小的改变,本来头顶的独角变得更加的挺拔,而且鱼腹部更是生出两个好似爪子的凸起。

    虽然这个凸起十分的微小,如果不仔细看,只会以为是两个小肉包。

    但是,却的确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现在气运锦鲤,已经隐隐有了几分蛟龙的外形,虽然还不算很明显,但是如果仔细看,已经的确能够看出几分影子。

    “究竟是什么原因?”

    “自己的气运为什么会如此暴涨?”

    “空中的龙气究竟来自哪里?难道神都之中有敕封的旨意下达?”

    司徒刑眼神迷离的看着空中,心中心思顿时百转千,要知道气运先行,一旦人王的旨意落下,不论是封赏,还是申饬,气运都会先行一步。提前降下!

    但是不论他心中如何琢磨,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最后索性不再去想,毕竟,过些日子圣旨下达,他自然就会获悉事情的原委。

    “大人。。。”

    “怎么了?”

    看着司徒刑面色陡然停住脚步,脸色古怪眼睛迷离的看着空中,樊狗儿茫然的看着司徒刑,一脸诧异的问道。

    “没什么。。。”

    司徒刑过神来,眼睛中神光闪烁,笑着摇头,一脸神秘的说道。

    樊狗儿虽然知道司徒刑未必说的是实话,但也不好再问,轻轻的摇头,紧跟在司徒刑身后,好似护卫保镖一般。

    “过河!”

    “过河!”

    不知不觉,大军已经来到济水河河畔,只要大军经过济水河,就会离开知北县的势力范围,进入蛮荒地域。

    到了那时,司徒刑等人不仅要面对可能随时出现的叛军,更要应付行踪诡异的妖族和巫族。

    十分的危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全军覆没。

    正因为这种情况,众位将领都极力反对冒进蛮荒的原因。

    。。。

    汹涌发黄的济水河好似一匹脱缰的野马,在河道中不停的肆虐。

    更时不时的冲出河道的束缚,将两岸的庄稼,树木变成一片泽国。

    两岸的百姓,心中虽然充满了怨恨,但却不敢抱怨,只能日夜祭拜河神,祈求他收洪峰,给百姓一条生路。

    但是,任凭他们如何虔诚的祈祷,那位神通广大的济水河河神都没有任何的应,反而洪水变得越发的汹涌,就连仅存的一座小木桥,也被洪水冲垮。

    。。。

    也正是这个原因。

    当司徒刑和他的部曲来到济水河河畔的时候,看到的不是富饶的土地,涨势喜人的庄稼,而是一片的狼藉,以及洪水刚刚退去的痕迹。

    “这。。。”

    看着好似泽国的良田,还有四周脚下残留的泥沙,以及表情呆滞,眼睛中充满绝望之色的百姓。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顿时变得赤红,声音好似炸雷一般怒声斥道。

    “真是好大的狗胆!”

    “济水河河神,不仅上不思报效朝廷,下不思庇佑百姓,反而驱使洪峰,冲毁村庄和良田,让一个好好的鱼米之乡,变成一片荒芜!”

    “其罪当诛!”

    “大人。。。”

    “大人来了!”

    “大人,你可要为我等做主啊!”

    “济水河河神,仰仗神通,将济水河河的水位提高,溢出河道,最终形成河流改道,不仅良田被吞没,小老儿一家数口都丧生洪水之中。”

    “还请大人为小老儿做主啊!”

    一个面色黝黑,布满沟壑,上了年龄的老者,见司徒刑,还有大军到来,本来有些灰败绝望的眼睛中陡然流露出希冀的光芒。几步上前,跪倒在道路两旁,大声的喊冤道。

    “大人!”

    “还请大人为我等小民做主啊!”

    “这个济水河莫名其妙的溢出大堤,将我们的房屋全部吞没!”

    “如果不是因为熟悉水性,恐怕我们都会丧生在洪峰之中。。。”

    其他身穿粗布的百姓见司徒刑到来,脸上顿时浮现出委屈难过之色,跪倒在地上,以头触地,声音哽咽的说道。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司徒刑听着两岸百姓的哭诉,眼睛不由的一滞,脸上的怒色变得更浓。

    “大人,小人不敢胡说!”

    “现在村子中的水还没有退尽,是真是假大人一看便知!”

    面容苍老的老者唯恐司徒刑不相信,急忙说道。

    “没错!”

    “大人!”

    “我等都是老实巴交的农家汉子,不敢撒谎。。。”

    生恐司徒刑不相信,其他人也是七嘴八舌的解释道。

    “哼!”

    “大胆的济水河河神,竟然敢袭击两岸百姓,罪孽深重!”

    “留他不得!”

    “各位父老不用担心!”

    “本官定然要让他给诸位一个交代!”

    司徒刑面色冷峻的站在河边,看着异常混浊汹涌的济水河河神,声音肃穆的大声说道。

    “草民拜谢大人!”

    “草民替枉死的人叩谢大人!”

    众人见司徒刑说的笃定,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感动,急忙叩谢激动的说道。

    “济水河河神,身居高位,却不思报效朝廷,安抚黎民,反而违背天道人伦,为一己私欲,掀起滔天海浪,导致两岸生灵涂炭,罪孽深重。。。应当重惩!”

    随着他的声音落地,空中的龙气陡然翻滚起来,好似云海一般,说不出的波澜壮阔,更有一道道看不见青色的锁链从空中坠下,扎入翻滚的河水之中,好似通天巨棒一般在汹涌的河水中搅动。

    轰!

    轰!

    轰!

    好似有千面战鼓在不停的闷响,又好似千军万马疾驰而过。大地为之震颤,河流为之崩溃。

    让本来就异常混浊,湍急的河流,在青色锁链的搅动下,变得更加的湍急,激荡。

    不论是河中的鱼虾,还是其他生灵,都不由自主的被流水裹挟,在宽阔的河道中不停的撞击,有的更是直接被河水击昏,一条条尺长,异常肥嫩的白鱼泛着白肚漂浮在河流之上。

    如果是以前,两岸的渔民,百姓一定疯抢。将他们变成盘中的珍馐佳肴。

    但是现在他们的眼睛里却只有恨意,恨不得将他们全部碎尸万段。

    “好!”

    “好!”

    围观的百姓看着河流中发生的种种变化,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惊诧之色,但是他们并没有害怕,反而不停的拍手叫好。

    一块块掩藏在河底淤泥中,巨大的石头,被河水卷起,撞击在河堤两岸,发出好似闷雷一般的撞击声,并且留下一个个巨大的豁口。更有的石块直接就镶嵌在两岸的土壤之中,形成一个个不规则的凸起。

    “什么人竟然敢在这里捣乱!”

    “难道不知这里是河神老爷的领域么?”

    随着浪花翻滚,脸色发青,全身披着重型铠甲,手里拿着月牙铲,好似鬼怪一般丑陋的巡河夜叉从河水中钻出。

    看着站在河岸之上的司徒刑,满脸怒色的训斥道。

    “巡河夜叉!”

    “吃人的妖怪!”

    两岸的布衣百姓,看着面色发青,眼睛猩红,全身带着腥气的巡河夜叉,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害怕以及敢怒不敢言的表情。

    “哼!”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水怪,也敢在本官面前放肆!”

    “真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速速离去,让你家河神前来拜见本官,否则休要怪本官言之不预!”

    司徒刑看着眼前身高过丈,全身肌肉隆起,好似鬼怪一般的丑陋的巡河夜叉,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不渝,有些不屑的说道。

    “大胆的凡人!”

    “竟然敢直呼河神老爷的名讳!”

    “真是不知死活。”

    巡河夜叉面色陡然大变,高高的跃起,并且手中的月牙铲抡圆重重对着司徒刑的头顶砸落。

    “放!”

    “放!”

    “放!”

    得到司徒刑颜色的李陵手掌陡然下按,只听一声声弓弦之声,一支支雕刻有奇异花纹,被朱砂浸透的长箭离开弓弦,升到高空,最后好似雨点一般落下。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