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

    “这怎么可能?”

    青阳道人眼睛圆睁,嘴巴大张,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成郡王。显然,成郡王答案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是不是感觉特别的难以置信?”

    成郡王好似对青阳道人的反应早有预料,丝毫不感觉奇怪,笑着问道。

    “是的!”

    “事情结果的确是有些出人意料!”

    青阳道人也没有掩盖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一脸坦诚的说道。

    “恩!”

    成郡王轻轻的点头,半晌之后才继续说道:

    “别说你感觉意外,就连本王第一次听说此事时,也感觉非常的意外!”

    “直到本王真正走进父皇的内心,这才知道父皇为何最终会如此处置!”

    “为什么?”

    青阳道人眼睛闪烁,有些好奇的追问道。

    “因为父皇从来就没有朋友,在他的眼中只有利益!”

    “正如棋盘上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父皇的世界也是如此,有用的,没有用的。。。”

    “有用的保留,没用的剔除!”

    “那些人当时,对父皇来说还有价值,所以才幸免于难。。。但是二十年过去了,那些人还屹立不倒的,也不过寥寥几人。”

    “大多数人都被父皇抛弃,碾死在历史的尘埃当中。。。。”

    成郡王面色古怪的看了一眼神都的方向,一脸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

    青阳道人没有想到,这次竟然意外听到了这么多皇家的秘辛,心中难免惴惴,眼神更是不停的闪烁,在考虑是不是自己即将被成郡王抛弃。

    成郡王仿佛看穿了青阳道人的心思,嘴巴上翘,过了半晌才幽幽好似许愿一般说道:

    “先生之才,本王向来佩服!”

    “只要有本王一日,自然少不得先生荣华富贵!”

    “今日告诉先生这些,只是想要先生明白本王心中所想。”

    “眼前的这些人虽然粗鄙,品格更是低劣,但却是北郡掌握实权,或者是屈指可数的人物。”

    “如果获得他们的效劳,对本王的大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所以王爷打算重新接纳他们?”

    青阳道人眼睛闪烁,看着一脸沉稳的成郡王,有些试探的问道。

    “为什么不呢?”

    成郡王丝毫不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看着一脸询问的青阳道人,没有任何犹豫的反问道。

    “他们都是一些反复无常的小人。。。”

    “王爷就不怕遭到他们的反噬么?”

    青阳道人虽然明白成郡王的意思,但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进谏道。

    “小人。。。”

    “君子。。。”

    “其实相比伪君子,本王更加喜欢这种吃果果的真小人。至少他们不是那么虚伪,只要本王这棵大树不倒,他们就会一直依附。”

    成郡王揉着手指上颜色碧绿的戒指,眼睛不停闪烁,一脸笃定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那里有那么多谦谦君子。。。”

    “额。。。”

    青阳道人没有想到成郡王会如此说,表情明显的就是一滞,眼神中也充满了迷茫和思索之色。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轻甲,满脸风尘之色的府兵急忙冲进花厅,单膝跪倒在地,将一个蜡丸高高的举起,大声的汇报道:

    “报!”

    “知北县传来的急!”

    “哦!”

    听到知北县的名字,成郡王的眼睛不由的闪烁了几下,下意识的伸出手掌,将蜡丸接过,示意传令兵退下之后,这才小心的拆开。

    “知北县已经出兵北郡!”

    纸条上的内容很简单,但是却让成郡王眼睛不停的收缩,心中好似翻江倒海一般。

    “知北县出兵北郡!”

    “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是第一个发兵勤王的县主!”

    看青阳道人眼睛中流露出询问之色,成郡王没有任何的遮掩,低声说道。

    “什么。。。”

    “第一个出兵的竟然司徒刑!”

    青阳道人眼睛中流露出诧异之色,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别说是你,就连本王也感到诧异!”

    “实在没有想到,第一个响应勤王的,不是本王昔日的旧将,反而是本王素有仇怨的司徒刑。。。”

    成郡王眼神幽幽,一脸的震惊,过了半晌,他才将这种情绪压制,感慨的说道。

    “其他各郡县是何反应?”

    青阳道人看着成郡王手中的情报,有些好奇的问道。

    “至今没有丝毫动静!”

    “仿佛他们根本就没有接到本王的令谕一般!”

    成郡王的眼神闪烁,语气有些沉重和不爽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王爷在北郡经营数十年,在军中素有威望!”

    “现在郡县的守备,不乏王爷当年的亲兵,比如说知北县的县尉牛泓,郭北县的守备王大有,黑山县的守备胡三道!”

    “就算其他人不响应王爷,他们也不应该不响应啊!”

    “要知道,没有王爷的提拔重用,就没有他们今日的荣华富贵!”

    青阳道人眼睛不停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今时不同往日!”

    “当年他们只是本王帐下一个小小的亲卫,有求于本王,所以才对本王唯命是从,忠心耿耿!”

    “但现在变了!”

    “本王在他们心目中,只是一个被夺了兵权,圈养起来,为皇家好似种马一般繁衍子嗣的废物!”

    “而他们一个个早就飞上枝头,麻雀变成了凤凰,变成手握兵权,赤手可热的大人。”

    “所以,他们见到本王的令谕,没有任何反应,本王一点也不感觉奇怪!”

    “毕竟世道不古,人心善变!”

    成郡王眼神幽幽的看着远方,好似陷入了忆,过了半晌这才淡然的说道。

    “都是忘恩负义之辈!”

    “他们现在都手握重兵,过着人上人的日子,但是他们怎么不想一想,如果没有王爷的赏识提携,他们现在恐怕还是一个一文不值的大头兵,那里会有今日的荣华!”

    青阳道人眼睛圆睁,鼻孔扩张,满脸愤恨的咒骂道。

    “青阳,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嫉恶如仇,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不要生气,喝口茶。。。压压心神!”

    “去去心火!”

    “本王都不生气,你不要这么大的反应,本来殚精竭虑就耗费了心血,再为那些阿堵之物气坏身子,那才是大大的不值得。”

    成郡王见青阳道人火气冲顶,不由的急忙斟了一杯茶水,笑着劝解道。

    “本王这次也不是一无所获!”

    “至少本王知道了,谁黑谁白,谁忠谁奸!”

    “疾风知劲草!”

    “危难见忠臣!”

    “古人诚不欺我!”

    “本王以前和司徒刑素有龌龊,一直不和,但是今日之事,的确让本王对他大为改观。。。”

    “甚至是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击。”

    看着满脸震撼,明显情绪有些失控的成郡王,青阳道人眼睛不停的闪烁,上前小声的提醒道:

    “王爷。。。。这是要。。。。”

    “传孤王旨意。。。”

    “司徒刑忠君爱国,乃是大乾少有的忠贞之臣,特敕封他为三府守备,统帅知北县,黑山县,郭北县三县军务!”

    成郡王坐在那里思虑了半晌,没有任何犹豫,异常果决的说道。

    “王爷!”

    “这道王旨不是太适合。。。”

    不过坐在他下手的青阳先生这次并没有立即接受王旨,而是眼睛中充满了迟疑之色,过了半晌,他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哦。。。”

    “本王的旨意那里有不妥之处?”

    成郡王眼睛不由的一滞,好似根本没有因为青阳先生的顶撞而生气,反而有些笑呵呵的问道。

    “王爷。。。”

    “你虽然被人王乾帝盘敕封为郡王,是北郡之首,但毕竟只是一个形式。”

    “敕封官职这等事物,最好还是上人王,获得恩准之后再下王旨。”

    “否则,难免惹怒人王,到了那时,恐怕会对王爷不利!”

    青阳先生见成郡王从善如流,急忙上前仔细的解释道。

    “哈哈!”

    “先生多虑了!”

    成郡王听后,眼睛不由的一滞,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犹豫,但最后还是义无反顾的说道:

    “司徒刑第一个响应,对朝廷的忠心日月可表。”

    “本王敕封他为三府守备,也是替朝廷,替人王嘉奖于他。”

    “人王定然不会生气,更不会因此迁怒责怪本王。”

    “再说,本王位极人臣,更是人王幼子,封地就在北郡。自然有权利敕封属下臣子。。。”

    “这。。。”

    青阳先生看着面色坦荡,一身豪侠之气的成郡王,不知为何,他的心中总有一丝不明。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他有一种直觉,那就是成郡王敕封司徒刑为三府守备,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的简单。

    里面必定隐藏着更深层次的目的。

    “放心!”

    “放心!”

    “本王又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年,对其中的厉害关系,早就知晓,定然不会胡为。”

    见青阳道人眼睛中还是有些迟疑,成郡王不由笑着起身,伸出手掌,亲昵的拍打着青阳道人的肩膀,并且郑重的保证道。

    “诺!”

    “既然王爷已经思前想后,老朽这就去炮制王旨!”

    青阳道人在成郡王半推半就之下站起身形,恭敬的行礼之后,这才转身离去。

    成郡王成年之后,就开府建衙,有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更何况,北郡乃是大乾北方重镇,驻扎着大量的边军,北郡成郡王的规制自然不会太低。

    成郡王的起居,不仅有宫女太监服侍。

    出行之时,成郡王可以身穿四爪龙袍,更可以乘坐龙撵,打着王旗,侍卫随从云集。

    王府更有自己的一众家臣,幕僚。

    每当王府有重大会议召开之时,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小型的朝廷,权利之大,远超后世人的想象。

    军政财政大权尽归一人之手,如果获得朝廷的恩准,有的州郡还可以私自铸造铜币,发行银票。

    皇子成年以后,除了太子一人,其他不论长幼出身尊卑,都要就番,成为郡王,或者是亲王,无有例外。

    这也是当年太祖开国担心有臣子作乱,夺了杨家的江山,而定下的规矩。

    也正是这个原因王府有一套自己非常完善的体制。

    和中枢三省机制类似,王府之中也有类似的机构。

    成郡王想要下达正式的王令,必须经过数位臣子的定夺,盖印之后,才能生效!

    这也是人王,制约边疆王府的一个手段。

    能到王府中,担任的相国的人大多都是人王的心腹肱骨之臣。

    但凡亲王,郡王想要有所异动,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不是别人,正是掌握王府大权的相国。

    。。。。

    神都皇宫

    脸上紫气浮动,眼睛中好似有日月运行,充满威严的乾帝盘高居龙椅之上。面色铁青的看着眼前的奏折。手掌重重的拍打在龙案之上,声音好似闷雷一般吼道:

    “反了!”

    “反了!”

    “真的造反了!”

    “张家父子真是好大的狗胆,朕还没有御龙升天呢。”

    “他们就敢堂而皇之的造反,实在是太可恶了。传朕的旨意,命令忠勇伯,荡寇将军,平阴侯速速发兵,合围北郡!”

    “朕要将张家连根拔起!”

    “诺!”

    “诺!”

    站在前方小心伺候的太监,见乾帝盘反怒,心中惴惴,急忙跪倒在地,以头触地,小声的应诺道。

    “另外!”

    “下令道法司,命令他们携带朕的旨意,去趟北郡!”

    “朕要将张家始祖打落神坛,真是大胆,竟然敢以神道干涉人道,并且妄图挑战天威,简直是不知死活!”

    “朕要他知道,什么叫做天威难测!”

    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乾帝盘的龙眸扫过下方,看着全身肌肉绷紧,恭敬跪在地上的小太监,补充说道。

    “诺!”

    小太监的身体被乾帝盘的目光扫过,只感觉有一座大山压在心头,不敢迟疑,急忙行礼大声的应诺。

    “还有让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火速觐见!”

    “朕有事情想要问他。。。。”

    “诺!”

    随着乾帝盘的震怒,整个皇宫上方布满了铅云,一道道好似龙形的闪电在铅云之中不停的穿梭,时不时传来好似天裂的炸雷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