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困龙出水!”

    “猛虎出匣!”

    “从此以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青阳道人眼睛紧闭,在心中暗暗的说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成郡王才从那种说不出的舒服兴奋中解脱出来,眼睛中少了几分迷醉,多了一抹说不出尊贵的紫色。

    “恭喜王爷!”

    “贺喜王爷!”

    青阳道人见成郡王清醒,急忙上前大声恭贺道。

    “哈哈。。。。”

    成郡王也不假意推辞,嘴角上翘,流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到最后更是异常放肆的仰天狂笑。

    “父皇一定想不到。。。”

    “本王竟然这么快就重掌兵权!”

    “如果不是张家父子造反,威胁州郡,本王是绝对没有机会重掌兵权的。”

    “从这个角度说,本王应该好好谢谢他们父子。。。”

    “但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造反,更不应该造我大乾的反。。。因为这个天下,以后注定会是本王的。”

    说到最后,成郡王的眼睛变得异常的冰冷,语气更好似数九的寒风,让人顿时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恩!”

    “王爷说的是!”

    “这天下以后注定是王爷的。。。”

    “他们张家父子,依仗城隍的势力,竟然胆敢造反,真是不知死活。。。”

    青阳道人重重的点头,一脸郑重的说道。

    成郡王站在城头,扶杆远眺,过了半晌,才将心头的激动压制。这才转头,异常冷静的问道:

    “先生刚才跟总督霍斐然说,现在不能让四周郡县增援,不知是道理?”

    “王爷请看!”

    青阳见成郡王询问兵事,脸上也顿时流露出肃穆的神色,只见他伸出自己那白皙如玉的手指,不停的指点。

    过了半晌之后,他才幽幽的说道:

    “王爷也是出身行伍,对军阵之法最是了解,不知可曾看出什么?”

    成郡王听青阳道人这么说,眼睛不由的一滞,站在城楼高处,俯瞰整个战场,仔细打量起来。过了半晌,他的眼睛中竟然流露出一丝惊讶。

    “这些兵甲在赤膊将领的指挥下进而有序。。。就算在城头强弓追杀之下,也不显得慌乱,有条不紊的后退。”

    “这根本不是败退,而是有意为之。。。。难道是佯攻!”

    “没错!”

    “王爷英明!”

    “这也是属下刚才不想总督大人发下令牌的原因。”

    “这的确是佯攻!”

    “目的就是让我们自乱阵脚,让周围郡县的兵马勤王,到了那时,敌方就可以围点打援,以逸待劳。”

    青阳道人见成郡王看明白场中的形势,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欣喜,急忙上前笑着说道。

    “不错!”

    “郡县有城墙之利,就算逆贼兵多将广,一时也难以拿下。”

    “更何况,玄甲兵是逆贼的精锐,也是他们的依仗,自然不想损失太重。。。”

    “所以这才想出这个围点打援的计谋。”

    “看来,贼军之中也有善于谋划的高人啊!”

    成郡王眼神幽幽的观察了半晌,有些感慨又有些叹息的说道:

    “如此才情,奈何做贼?”

    “能够想出此计谋的,定然是有着白衣秀士之称的石崇坚!”

    青阳道人看着城下行兵布阵,语气异常笃定的说道。

    “白衣秀士石崇坚?”

    成郡王眼睛闪烁,有些好奇的问道。

    “此人可是北郡生人,本王为何一直没有耳闻?”

    “禀王爷!”

    “此人的确是北郡人士,不过年幼之时,就被异人收入门下,带入深山修行,所以北郡知道他的人并不是太多。”

    “学成之后,石崇坚也曾经参加大乾春闱,但因为气运不足,数次名落孙山。”

    “也正因为没有功名只能穿白衣的缘故,他有些自嘲的给自己起了一个诨号,叫做白衣秀士。。。。”

    “就在他郁郁不得志之时,张玉阶渭水访贤。。。”

    “这才有了今日!”

    青阳道人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说道。

    “自幼跟随异人修行。。。”

    “不知那个异人是何门何派?”

    成郡王听着青阳道人的描述,他能够感受到白衣秀士石崇坚心中的悲愤,否则也不会起这么一个有侮辱性质的名号。

    但同时心中又有着淡淡的可惜,如果当年自己发觉此人。收为自己所用,现在眼前的形势必定又会是另一番景象。

    不过,最后,他关注的重点,还是这个石崇坚在深山之中究竟学了什么本领,对自己有什么危害。

    “禀王爷!”

    “石崇坚在深山之中,修行的是天星道法门!”

    青阳道人好似对石崇坚的事情如数家珍,没有任何犹豫的笑着说道。

    “天星道?”

    成郡王眼睛不停的闪烁,脑海中的念头不停的碰撞,不停的迸发出一个个智慧的火花。搜遍全部记忆,他竟然也没有找到关于天星道一鳞半爪的记载,只是想到一个遥远,是真是假的传说。

    成郡王看着一脸淡然,一袭青衣的青阳道人,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可是传说中,那个隐居山林,人丁稀少,不到天下大乱,斗转星移之时,绝对不出世的天星道?”

    “没想王爷也听说这个传说!”

    青阳道人看着满脸不确定成郡王,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色,有些肯定的点头。

    “不错!”

    “就是那个天星道!”

    “天星道因为行踪诡异,传人稀少,就算在宗门界,也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更何况大乾社会,知道他们的就更少。”

    “但是,不论宗门,还是大乾,对这一支都非常的忌惮。”

    “因为别看他们人丁稀少,但每一个人都有经天纬地之才,最重要的是他们身负上古神器紫薇星斗,可以发掘天下身负星命之人并且将他们汇聚一处!”

    “在天命的力量面前,任何人都好似蝼蚁一般卑微。”

    成郡王听青阳道人如此说,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惊诧之色,过了半晌才好似反应过来,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还有这样的人?”

    “那岂不是说,逆贼之中有着大量上应天星之人?”

    “是!”

    青阳道人知道成郡王的担忧,但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一脸肃穆的说道:

    “逆贼中的大将,多身负星命之人。。。”

    “那个贼首张玉阶的命格更是尊贵,如果贫道所料不差,应该是紫薇星君转世!”

    “那。。。”

    成郡王的脸色陡然大变,有些难以置信的俯身,透过城墙锯齿形的轮廓看着下方中军大帐。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竟然好似看到了一条昂头挺胸,斗志昂然的黄色蛟龙。

    “王爷休要担忧。。。”

    “那贼首虽然有王命,但是尚未凝聚位格,没有形成大势,只要将反叛绞杀在萌芽,破了他的锐气,他身上的龙气自然会溃散!”

    青阳道人仿佛感受到了成郡王眼睛中的担忧,心中的忌惮。急忙上前安慰说道。

    “他既然身负天命!”

    “我等还能将他镇压?”

    成郡王豁然转头,看着青阳道人,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这是自然!”

    “王朝更迭之时,有龙蛇起于草莽,形成天下逐鹿之势。”

    “但是百路反王,只有一家能够笑傲群雄,登基称帝!”

    “这是为何?”

    “非是命格不够,而是运势不行。。。。”

    “所以古语有云:一命,二运,三风水,四修阴德,五读。。。”

    “想要成就真龙,除了要有天生的命格以外,还要有足够的人望,也就是咱们常说的运势。。。”

    青阳道人对此事早就胸有成竹,所以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原来如此。。。”

    成郡王眼睛中浮现出精光,了然的点头。面色有些狰狞的说道:

    “只要我们破了他的运势,他自然就没有登顶的可能!”

    “没错!”

    “在宗门之中,早有这样的记载,称其为困龙局。。。”

    “正如王爷以前被剥夺兵马,赋闲在家,就是困龙。。。。如果不是今日之事,恐怕王爷这一生都会无望大宝。。。”

    青阳道人重重点头,一脸认可的说道。

    “哼!”

    “等本王脱困之后,定然要斩断张家的龙脉,泄了他家的地气。”

    “我看他家怎么还能出帝王之尊!”

    成郡王眼神幽幽的看着远方,一脸狰狞的说道。

    “传孤王命令。。。。”

    “让四周的郡县,火速支援。。。”

    “这。。。”

    青阳道人下意识的点头应诺,但是随即他的脸上又流露出震惊之色,下意识问道。

    “王爷。。。”

    “为何。。。。”

    青阳道人的话脱之于口,又感觉不合适,有些讪讪的闭上嘴巴。

    “你可是想问,本王既然识破他们的计谋,为何要让郡县出兵?”

    成郡王抬头,看着青阳道人,眼睛中流露出睿智的光芒,没有任何犹豫的问道。

    “青阳不敢!”

    “王爷行此策,自然有自己的考虑。。。”

    “青阳是王爷的谋主,自然应当为王爷谋。”

    “王爷想要告诉青阳,青阳自然知晓。王爷不想告诉青阳,青阳问了王爷也不会说。。。”

    青阳道人低头行礼之后,声音低沉的说道。

    “青阳先生谋略当时一流,但就是性格太过谨慎。。。”

    “你是孤王的肱骨之臣,心腹,和旁人不同,心有疑惑,自然问的。”

    成郡王看着低眉顺眼,将自己位置摆放非常低的青阳道人,眼睛里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满意,但还是好似有些收买人心一般说道。

    “诺!”

    青阳先生听成郡王如此说,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感动。

    “先生可能有疑惑。。。”

    “本王既然已经识破了逆贼的计谋,为何还会给各郡县发令牌?”

    成郡王站在高处,看着底下好似蚂蚁一般的士卒,眼神幽幽,好似说给青阳道人听,又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本王这么做的是目的,是为了考验人心。。。”

    “张家父子在北郡已经经营数代,关系更是攀枝错节,本王也不敢保证,郡县之中究竟有多少已经暗地投靠。。。”

    “用这个办法,就能测出人心。”

    “虽然势必会损失不少,但是本王认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毕竟本王不想被人背后插上一刀!”

    “这。。。”

    青阳道人看着一脸果决的成郡王,眼睛不由的微眯,他怎么也没想到,成郡王竟然有如此魄力,用数个州县的兵马试探官员的忠诚。

    真是好大的手笔,好大的魄力!

    破而后立!

    不愧是破而后立!

    成郡王气运恢复之后,格局魄力更胜以前。

    “好!”

    “好!”

    “不愧是北郡蛟龙。。。”

    “只有这样的胸襟和格局,才有机会在未来大争之世中更进一步,蜕去蛟身,变成真龙!”

    看着胸襟格局,手腕都远胜从前的成郡王,青阳道人的目光陡然亮了起来。在心中为他暗暗的鼓掌,大声的呼唤。

    “好!”

    “实在是好。。。”

    “属下这就修各郡县,是忠是奸,是人是鬼,一试便知!”

    青阳道人明白成郡王的意图后,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好!”

    成郡王见青阳道人明白并且支持自己的做法,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满意,微微的颔首,脸上更是浮现出赞赏之色。

    。。。。。。

    轰!

    轰!

    轰!

    徐虎头站在鼓车之上,不停的锤击青铜大鼓,发出好似闷雷一般的鼓声。

    一队队兵马,在他的鼓舞下,好似根本不畏惧生死一般冲杀。

    一身白衣,手持羽毛扇石崇坚坐在木车之上,遥看城头。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惊色。。。

    “困龙出水!”

    “猛虎出匣!”

    “这怎么可能?”

    “成郡王这头北郡蛟龙,不是被乾帝盘一道圣旨废除了么?”

    “怎么会有困龙出水之象?”

    “究竟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就在石崇坚满心狐疑之时,城头之上陡然传来一阵士卒的欢呼之声。

    “大将军王!”

    “大将军王!”

    “大将军王!”

    。。。。

    “什么!”

    “成郡王竟然重掌兵权。。。。”

    “兵权在手,成郡王的气运更胜往昔。”

    “怪不得有困龙出水之象,原来竟是如此!”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