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徐虎头面色狰狞,脖子上脸上的青筋一根根浮起突出,看着好似蚯蚓一般。嘴巴更是大张,好似狮子一般对天咆哮,发出好似老牛一般的吼声:

    “哞!”

    随着徐虎头的怒声大吼,空中的音波折返碰撞,顿时形成一波高过一波的音浪,更好似巨石落入深潭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涟漪,以惊人的速度不停向四周扩散。

    这个音波出奇的广大,好似一张无形的大书包网.bookbao2,将所有的士卒笼罩在内。

    只要被这张大书包网.bookbao2笼罩的士卒,全身的气血陡然燃烧起来,汹涌的力量通过血管传递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嘭!

    嘭!

    嘭!

    士卒们在徐虎头吼声的激发下,全身气血燃烧到极致,心脏更是在不停的收缩跳动,发出好似发动机一般轰鸣的响声。

    “杀!”

    “杀!”

    士卒受徐虎头的鼓舞,顿时眼睛猩红,根本不管上面砸落的滚石,落木,好似疯癫一样向上攀爬。

    “好一员猛将!”

    霍斐然站在城头,看着仰天怒吼,好似狰狞猛兽一般的徐虎头,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垂涎,有些赞赏的说道:

    “将是兵的胆!”

    “有这么一员猛将,军队的士气最少提升二成!”

    “狮吼功!”

    “兵家的神通!”

    “不仅能够威慑敌胆,更能提高自己军队的士气!”

    陈平看着仰天长啸的徐虎头,眼睛不停的收缩,好似赞叹又好似忌惮一般说道。

    “没想到草莽之中,竟然有如此猛将!”

    “恩!”

    “张家父子在军中经营日久,实力不容小觑!”

    霍斐然轻轻的点头。显然是对陈平的看法十分的认同。

    就在这时,一支流矢陡然划破苍穹,对着霍斐然的胸口直射。

    “保护大人!”

    “用金汁!”

    “一定不能让他们爬上来!”

    陈平好似盾牌挡在霍斐然身前,将腰间的长刀抽出,向前重重的一劈。目光冷峻的看着下方,怒声吼道。

    “诺!”

    “诺!”

    随着陈平的吩咐,一锅锅滚沸的金汁被浇下。一个个身穿黑甲的士卒顿时被热汁烫坏皮肤,裸露出红色的肌肉。

    “撤退!”

    “撤退!”

    “撤退!”

    看着躺在地上,不停痛苦哀嚎的士卒,徐虎头眼睛中顿时流露出心痛之色,急忙敲响身边的铜锣大声吼道。

    “大人!”

    “这里危险!”

    “还请移步。。。”

    陈平好似门神一般站在霍斐然前方,目光炯炯的看着下方乱军,有些担忧的说道。

    “怕什么!”

    霍斐然目光坚硬,没有任何游离之色,冷哼一声说道。

    “本官虽然是文臣!”

    “但也是大儒!”

    “些许乱军,还奈何不了本都督。。。”

    “这。。。”

    陈平见霍斐然脸色坚定,没有任何后退的想法,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为难之色。

    “大人。。。。”

    霍斐然身边的亲卫,也是上前劝说,希望他赶紧走下城头,或者是远离。

    毕竟,战场之上到处都是流矢。

    如果被对方发现霍斐然的存在,他们定然会安排神射手,暗算。

    不过,霍斐然也是固执。

    他决定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够让他改变。

    任凭陈平和亲卫如何劝说,他都没有任何退缩的打算。

    就在众人争执之时,下面陡然传来一声锣响,正在攻城的士兵竟然全部后撤。

    “撤退!”

    “撤退!”

    “撤退!”

    “上面的攻势太猛烈了!”

    “大家全部撤退!”

    得到徐虎头命令的士卒急忙转身,也不纠缠,将云梯留在原地,拖着受伤的士卒,身形整齐的后撤。

    站在城头上的官军,见玄甲军后撤,急忙从岩体后窜出,用强弓攒射,或者是用长长挂着镰刀的钩杆将云梯等使劲推倒在地,更泼洒下火油,用火箭点燃,冒出滚滚浓烟。

    “该死!”

    徐虎头看着被推倒在地,熊熊燃烧,冒着浓烟的云梯,以及伏在旁边不停哀嚎的士卒,眼睛中不由的生出心疼之色。

    不过,他也明白!

    这就是战争!

    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意志而转移的。

    战争是残酷的,容不得有半点妇人之仁。

    想到这里,他本来有些悲痛的眼神慢慢变得坚硬起来。

    “第二梯队,准备!”

    “今日一定要攻下北郡!”

    “诺!”

    “诺!”

    “诺!”

    得到徐虎头的吩咐,又一队士卒走出,装备妥当,在队正营正的带领下,准备攻城。

    。。。

    轰!

    轰!

    轰!

    一块块巨石被抛车抛出,砸在城墙之上。

    几个运气不好的士卒,直接被巨石压成了肉酱。

    不论是陈平,还是霍斐然都退到了瓮城以内,面色难看的看着血肉横飞战场。

    “大人!”

    “贼军势大。。。又有云梯,撞车,抛石机等攻城利器。”

    “城中守备本就空虚。。。”

    “连番混战更是疲惫。如果敌军再来,恐。。。”

    看着源源不断聚集在城外的玄甲军,陈平的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担忧。有些消极的说道。

    “不要和本都督说这些理由。。。”

    “就算是天塌下来!”

    “城池也一定不能有失。”

    “否则,你陈平就提头来见!”

    霍斐然豁然色变,眼睛圆睁,好似雄狮一般怒声吼道。

    “诺!”

    陈平见霍斐然反应如此激烈,急忙低头,跪倒在地大声称诺,一脸肃穆好似发誓一般大声的说道:

    “请大人放心!”

    “属下必定和北郡共存亡。。。”

    霍斐然见陈平满脸恐惧跪倒,眼睛中充满了惴惴,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语气实在太过严厉,这才拍了拍陈平的肩膀,用缓和的语气异常凝重的说道:

    “你别怪老夫严厉,城中居住太多的贵人以及家眷!”

    “如果真的城池被破,别说是你,就算是老夫,也承担不起这个干系!”

    “属下晓得!”

    “属下晓得!”

    “属下晓得!”

    陈平见霍斐然说的郑重,自然明白其中的干系,急忙连连点头。

    “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本都督已经给各地边军传令,责令他们火速支援!”

    “只要再坚持几日,贼兵不攻自破!”

    霍斐然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一脸笃定,为陈平打气道。

    “恩!”

    陈平重重的点头,眼睛中也浮现出一丝难言的希冀。

    “本都督再次发令,连下数道金牌,定然让他们一定火速支援!”

    霍斐看着硝烟弥漫的战场,已经明显有了破损的城墙,面色凝重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个十分突兀的声音陡然从二人背后传来。

    “都督且慢。。。”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