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

    轰!

    轰!

    好似战鼓轰鸣,又好似闷雷咆哮。大地为之颤动,山峦为之摇晃。

    陈平下意识的抬头远眺。只见他的好似看到了什么令人感到震惊的景色,眼睛陡然收缩,嘴巴微张,

    只见一条白色的水线,好似神龙一般蜿蜒曲折,从山峦上以排山倒海之势轰鸣而下。

    “这是?”

    不只是陈平,其他人也发现了这等异象,脸上不由的流露出震惊之色。

    “这是?”

    “这是发水了?”

    “大坝决堤了?”

    一个个士卒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怔怔发呆,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轰鸣声越来越大之时,有人大声喊道:

    “跑啊!”

    “大坝决堤了!”

    “想要活命,就赶紧跑到高处!”

    “跑!”

    “跑!”

    刚才还好似木雕石塑一般屹立的士卒,顿时四散开,任凭将领如何约束,也没有办法阻止兵甲的溃散。

    。。。。

    一身白磷,身形矫健的长龙,在水中徜徉着身体。

    他那矫健有力的尾巴重重的抽打着水面,让本就高涨的河水,变得更加的汹涌。

    轰!

    轰!

    轰!

    白色的浪花席卷,两旁高大的树木顿时被无情的吞噬,只留下一个孤零零的树冠。

    足足有一人多高,看着无比巨大,重达千钧岩石,也被汹涌的水浪冲击而起。。。。

    白龙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得意。

    “水淹三军!”

    “哈哈。。。。”

    “本神要让这三军都变成水里的鱼鳖。。。”

    “这个首功,本神夺定了!”

    “小的们,都准备好,击杀敌军者,本神重重有赏!”

    “诺!”

    “诺!”

    随着河神命令的传达,隐藏在水中,头上顶着虾头,螃蟹头,身穿盔甲的虾兵蟹将眼睛中都流露出振奋之色。

    如果在地上,他们的战力根本没有办法和训练有素的府兵相提并论。

    但是在水中,却是他们的主场。

    就算在来数倍边军,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得到河神白龙的吩咐,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称诺。看向地上狼狈鼠窜的府兵,眼睛之中顿时多了一丝说不出的煞气。

    “该死!”

    “是济水河河神。。。”

    “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妄动法术,水淹三军。这么样做,你难道就不怕朝廷怪罪,消去你的神职么?”

    站在点将台上的陈平面色难看的看着悬浮在空中的白线,眼睛不停的收缩,大声的呵斥道。

    “呵呵。。。”

    河神白龙隐藏在水线之中,看着下方色厉内茬的陈平,嘴巴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不屑。好似嘲讽一般说道:

    “朝廷。。。”

    “本神真的好怕。。。”

    “只是不知,没有了北郡大营,朝廷用什么来阻挡张家的雄兵!”

    “你。。。。”

    想到三军尽数失去的后果,陈平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孽障!”

    “竟然胆敢以神道干扰人道,真是不知死活!”

    就在这时,军营深处陡然传来一声好似炸雷的呵斥声。

    一个好似小山一般的拳头重重的轰击在白色的水线之上。

    一直隐身不出的白龙,竟然被一拳重重的击飞,身上白色的鳞甲破碎,好似冰晶一般乱飞,更有一丝丝赤色的龙血滴落水中。

    鱼虾龟鳖之类,好似发疯一般聚集,形成密密麻麻的一片,不停的撕咬,争夺,试图将那几滴龙血吞入腹中。

    轰!

    刚才还好似排山倒海一般齐头并进的水线,竟然十分诡异的一滞,好似被什么力量阻拦住一般,再也不能前进分毫,而在水线的中央竟然隐隐能够看到一个巨大的,好似拳头一般印记。

    “武道圣人出手了。。。”

    看着不能前进分毫的浪头,陈平心中不由轻轻的长松了一口气,脸上的僵硬之色也变得松弛了不少。

    正在溃逃的兵卒,也因为武道圣人出现的缘故,恢复了不少理智,慢慢的开始停住脚步。

    更有的开始快速的聚拢。

    “真是该杀!”

    “竟然胆敢裹挟河水,冲击兵营!”

    “济水河河神,你已经触犯天条,还不束手就擒?”

    一身重型盔甲,面色坚毅的武道圣人凌空站立,看着身体被击伤抛起,伤处不停流淌着血液的白龙,还有因为失去制约,隐隐有些窥散的河水。

    他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恼怒肃杀之气。

    因为武道圣人心中愤怒的关系,就连头顶的天空也变得乌云密布起来。。。

    白龙看着一脸肃杀的武道圣人,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惴惴和恐惧。

    武道圣人!

    那是可是力可开山的存在。

    他也是北郡兵营最后的底牌。

    如果他执意想要追杀,就算他躲到水底,也难逃一死。

    不过,他并没有狼狈逃窜。

    因为,他相信,张城隍一定不会放任事情恶坏。

    想到这里,他本来有些仓皇的眼睛,慢慢变得安定起来。

    “武道圣人。。。”

    “真是好大的威风!”

    “本神还以为你要当缩头乌龟呢!”

    就在这时,空中陡然神光大作,一身朱红色官袍,手持官印的张城隍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武道圣人和白龙之间。

    面色冰冷的看着四周。

    “张城隍!”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你们张家累受皇恩。。。”

    “就连你,生前是边疆重臣,死后更获得荣封,立地封神,寿享千年。。。”

    “你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人王有什么对不起你们张家的?”

    “竟然聚众造反。。。”

    武道圣人看着背后出现数个巨大光轮,好似神佛一般存在的张城隍,眼睛不由的收缩,大声的呵斥道。

    “乱臣贼子!”

    “哼。。。。”

    张城隍被武道圣人训斥,脸色不由变得铁青,有些不渝的冷哼一声。

    “天下本无主,,唯有德者据之。。。”

    “就算当今人王的天下,也是从前朝大虞手中夺来。”

    “现在大乾国祚将尽。。。”

    “而我张家,得地脉气运,诞生了一位麒麟儿。”

    “有道是,天授不取,必遭其殃。。。。”

    “我张家不是造反,而是天命所归。。。”

    武道圣人听到张城隍的辩解,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大声呵斥道:

    “一派胡言!”

    “不忠不孝之辈。”

    “今日,本圣一定要将你斩杀当场。。。。”

    “哼!”

    张城隍丝毫没有畏惧,鼻子中发生一声不屑的冷哼,头顶的神光不停的扩散。

    只见一个个身穿黑色盔甲,满身萦绕黑气兵卒十分诡异的出现在校场之中。

    “杀!”

    “杀!”

    “杀!”

    “本神来牵制武道圣人。”

    “你们将场中的兵卒全部杀光。。。”

    “诺!”

    “诺!”

    白龙和鬼兵看着场中的变化,不由重重的点头。

    特别是白龙,因为被武道圣人击伤的关系,体内的凶性被彻底的激发。

    巨大染血的龙躯在河水中不停的搅动,形成足足有几层房屋高的浪头,亦或者是形成一个个可以吞噬巨石,树木的漩涡。

    “贼子!”

    “尔敢!”

    看着因为没有他的镇压,再度变得汹涌的河水,武道圣人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愤怒和无奈之色。

    他也想要将白龙斩杀,但是,张城隍实在是太过粘人。

    任凭他如何轰击,他总是好似麦芽糖一般,粘在他的身上。

    。。。

    陈平等人目光呆滞的看着空中。

    张城隍好似麦芽糖一般,将武道圣人缠住。

    没有了制约的白龙和鬼兵,好似潮水一般汹涌而至。有嗅觉灵敏的,已经隐隐能够闻到鱼鳖身上特有的腥味。

    “跑。。。”

    “快向高处撤退!”

    刚刚有些恢复的士卒,看着被洪峰轻易推倒的辕门,士气顿时跌至低谷,任凭陈平等人如何呵斥。

    也阻止不住,兵甲的溃败。

    “妈拉个巴子。。。”

    “有本事,别躲在水里,到陆地上和俺老黑真刀真枪的打一场。。。”

    手持狼牙棒,面色黝黑,好似铁塔一般的老黑,一脸狼狈的后撤,几头面色凶横的蟹将手持大锤,借助着洪峰的力量,不停的向下狠狠的锤击。

    “将军!”

    “洪水马上就到!”

    “此地太过危险。。。”

    “我们还是快撤离吧!”

    几个亲兵,看着浪头离点将台越来越近,急忙上前,拉扯着陈平就要后退。

    “完了。。。”

    “一切都完了。。。”

    看着被推倒的辕门,以及被洪水卷走的帐篷,陈平有些失魂落魄的站在哪里。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兵马还没有出营,就被河神偷袭,导致溃败。

    就算今日过后侥幸活了下来,收拢残兵,恐怕,也没有办法和张家一争长短。

    想到这里。。。。

    陈平的眼睛里不由的闪过一丝绝望。

    “完了。。。。”

    “一切都完了。。。”

    “对不住了,总督大人。”

    “不过,就算某家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想到这里,陈平的手掌下意识的按照刀柄,并且将长刀抽出,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就要自杀。

    “将军!”

    “不要!”

    “将军!一时的胜败说明不了什么。”

    “将军要保重有用之身。。。亲手报仇。”

    亲兵见陈平脸色不对,而且将长刀抽出,架在自己的脖子之上,眼疾手快。瞬间上前,一把将长刀夺下,顾不得尊卑架着他的身体,向后急退。

    也就在他们身体后退的瞬间,诺大的点将台,在洪水中彻底的变成一堆废墟。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