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什么?”

    “这怎么可能?”

    “张家父子累受皇恩,坐镇一方,富贵连绵,怎么可能造反?”

    “而且听说,张家父子更是难得的忠臣,每逢当今圣上寿辰,以及太后圣诞都会大肆的庆祝。。。”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造反。。。”

    “就算张家父子大奸似忠。。。想要造反!”

    “难道他们不知道大乾现在气运如同水煎油烹么?”

    “难道他们不知北郡驻扎有重兵,四周更有数个州郡兵马互为引为犄角!”

    “一旦北郡有风吹草动,这些兵马就会形成合围之势。”

    “现在造反不亚于火中取栗,飞蛾扑火。”

    “张家怎么可能这么傻?”

    “难道是陈平亦或者是北郡总督霍斐然想要借助府兵的力量,铲除异己?”

    “此事必定要报告王爷,请他早日定夺!”

    老黑等几个将领下意识的扭头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更有几个性格冲动的将领,眼睛赤红的走出人群,大声疾呼:

    “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张家累受皇恩,驻扎边疆数代。他们怎么可能造反?”

    “定然是有奸人构陷!”

    陈平看着众人的反应,眉头不由就是一皱,他也没有想到,张家在军中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不过想想也是难怪。

    张家数代经营边军,很多将领都是出自张府门下,在北郡之中,有着非常强大的影响力。

    也正是这个原因。

    当听说这次讨伐对象是张家大营之时,诸位将领反应才会如此的古怪。

    但是。。。

    陈平毅然伸出自己的手掌重重的压下。

    眼睛冰冷,一脸肃穆的说道。

    “本将刚听到这个消息之时,也和诸位一般反应。。。”

    “认为此事大不可能。。。”

    “张家父子,在北郡边军已经有三代传承。。。”

    “张家初代始祖,本是北郡的都督,死后更是被人王封为北郡城隍,掌管权柄,统帅神道!”

    下面的将领和士卒,想到张家城隍的存在。

    眼睛中不由的都流露出忌惮之色。

    北郡城隍!

    那可不是杜文灿之流能够比拟的。

    那可真是坐镇一方的大神。

    掌管整个北郡的祸福。

    论地位,还在北郡总督霍斐然之上。也正是因为张城隍的存在。

    张家父子做事才敢那么的肆无忌惮。

    也正是因为张城隍的存在,张家在北郡一直都是擎天玉柱,屹立不倒。

    “张家一直都累受皇恩。”

    “但是,古语说的好,大奸似忠。。。”

    陈平好似知道众人心中所想,站在高台之上,声音沉重的说道。

    “不论他们是谁的苗裔!”

    “只要他们胆敢作乱。。。”

    “我们能做的都是。。。。”

    “扑灭叛乱,将张家父子斩杀!”

    轰!

    轰!

    轰!

    随着陈平的肃声宣告,空中的龙气陡然翻滚起来,一头赤色的长龙从云朵中探出头颅,眼睛圆睁,须发赤红,鳞甲张开,一丝丝红光流转看起来好似火烧一般。

    嗷!

    长龙的嘴巴大张,发出一声好似老牛,又好似乳虎的咆哮。

    最后竟然化作一道流光。

    向着张家大营方向飞去。

    就在龙气降临,好似宝剑一般劈下的时候。

    一直没有动静的张家大营上方,陡然升起一颗颗形大如斗的星辰。

    一道道白色的细线将星斗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古怪,却又充满玄妙的图案。

    一道道星光好似光柱一般喷薄而出。

    数头异兽,面目狰狞,大声的咆哮,和龙气,竟然形成对峙之势。

    嗷!

    龙气去势被异兽阻挡,他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暴怒之色。

    随着他一声声巨大的咆哮,空中的龙气越发的翻滚,沸腾。

    北郡神域

    一个面容和张家父子有七八分相似,面容威严的大神端坐在上首,一丝丝白光从他的脑后光轮中扩散开。

    在白光之中,一个个鬼兵身穿黑色的战甲。面色坚毅的站在那里,好似木雕石塑一般,数万兵马竟然没有一丝吵杂之音。

    “城隍!”

    “兵马已经全部聚齐。。。”

    一副文官打扮的文判官急忙上前,将自己手中的玉笏高举,脸色肃穆的说道。

    “其他各路神灵可曾复?”

    张城隍并没有立即话,而是轻轻点头之后,这才面色肃穆的说道。

    “启禀城隍!”

    “其他神灵都已经复!”

    “只等城隍一声令下!”

    文判官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那就好!”

    “让济水河龙王掘开大堤,放出洪峰,本神也要学一学诸葛丞相,来一个水淹三军!”

    “天下本无主,唯有德者居之,我张家数代谋划。。。”

    “眼见就要成功,岂容他霍斐然小儿破坏?”

    张城隍得到文判官肯定的答复,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精光,好似兴奋的陡然站起,笑着大声说道。

    “诺!”

    文判官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称诺。

    “谨遵神谕!”

    。。。。

    济水河流经整个北郡。

    是一条长达数百里,宽数里,波涛汹涌的大河。

    这条河可以说是,整个北郡的母亲河。

    是他用自己甘美的**,抚养了整个北郡。

    河流两岸,种植禾苗的百姓,以及从事捕捞的渔夫,都靠这条大河营生。

    但是今日,本来异常平静的济水河,竟然不停的翻滚起来。。。

    里面仿佛有一条恶龙,正在不停的兴风作浪,搅动风雨。

    “这是怎么事?”

    “平静的河水怎么会突然间好似火锅一般沸腾?”

    在两岸讨生活的百姓看着突然变得浑浊泥黄色的河流,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惊恐之色,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龙王老爷发怒了!”

    “一定是龙王老爷发怒了。。。”

    “快点祭拜!”

    “快点上贡品!”

    “否则洪水一旦脱离河床,整个北郡将会有大半变成沼泽之国!”

    年迈的老人被年轻人搀扶到河边。

    当他看到那好似泥浆一般混浊的河水之后,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恐惧之色。急忙跪倒在地,不停的叩头,大声的祈祷。

    但是,不论他怎么祈祷!

    怎么许愿!

    往日异常灵验的济水河龙王都没有任何反应。。。

    反应搅动河水的力量越来越大。

    白色的浪头已经有脱离河床,席卷两岸的趋势。

    “好!”

    “很好!”

    “非常好!”

    “济水河龙王做的好!”

    “乾帝盘气数已尽。”

    “张家葬的真龙真穴,理应出天子。。。”

    “等张家天子坐稳江山后,本神必定重重有赏!”

    张城隍的目光好似能够穿透时间和空间,看着济水河无比混浊的河水,以及两岸种种变化,他的脸上不由流露出振奋之色。

    “没错!”

    “没错!”

    “大乾国运看似水煎油烹!”

    “实际上,早就捉襟见肘!”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张家父子造反,天下局势必定大变。。。”

    “到了那时,我等鬼神又应当如何自处?”

    “还不如现在依附张城隍,以及张家一系。”

    “日后就算张家不能夺得江山,也能借助他们的气运庇佑,躲过一劫!”

    想到这里,越来越多的鬼神决定站在张家背后。

    见被济水河龙王拔了头筹。

    更听说可能获得新天子的嘉奖!

    他们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羡慕之色,本来有些犹豫的鬼神,眼睛中也流露出坚定。

    更有人直接化作云雾,消失在北郡神域。

    山神!

    土地!

    河神!

    树神!

    一个个神灵,都发动自己的力量。

    整个神道,竟然都站在了张家父子一旁。

    本来,明了的战局,也因为神道的关系,变得扑朔迷离。

    北郡大营校场之中。

    陈平根本不知神道的变化。

    他站在高台之上,好似炸雷一般,大声的宣读北郡都督霍斐然的手令。

    老黑等人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不由的流露出迟疑之色。

    他们没有想到。。。

    陈平的怀中竟然真的有都督霍斐然的手令。

    也正是这份手令,让他们再也没有办法推脱。

    但是攻打张家营地,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要知道,张家不仅祖先是张城隍这样的大神,统领神道,阳间更是经过数代经营,他们的势力更是遍布北郡的每一个角落。

    军中很多将领,和张家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且手里还有玄甲兵这样的精锐,岂是那么好讨伐的?

    当然,最关键的是他们一直以来都以成郡王马首是瞻。

    现在陈平突然将张家定为叛逆,并且调动兵马讨伐,在不知道成郡王的态度之前。他们怎么会随意表态?

    也正是这个原因。

    诸多将领,都好似木雕石塑一般站在那里。

    眼睛发直,好似根本没有听到陈平的将令一般。

    “恩。。。”

    陈平看着下面呆若木鸡的众人,眼睛中不由收缩,并且流露出一丝不渝,声音越发冰冷的说道:

    “诸位还不接令?”

    “这?”

    众人看着面色冰冷,眼睛中带着肃杀之气的陈平,心中不由的惴惴,眼睛中的为难之色更浓。

    “陈大人!”

    “此事兹大!”

    “不知可有成郡王的印章?”

    见众人有些发呆,其中一位老成持重之人从人群中走出,恭敬的对着陈平行礼之后,笑着问道。

    “哼!”

    “陛下下旨,剥夺成郡王三府兵马,由总督霍斐然统领!”

    “总督大人又委任本将代为掌管帅印!”

    “莫非诸位如此善忘?”

    “还是说,诸位打算抗旨不遵?”

    陈平听众人提前成郡王,眼睛不由微微收缩,脸色更顿时变得铁青,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之后,他这才从怀中取出两物,好似火把一般高高的举起,左右摇摆,确保每一个将领和士卒都能看到清楚。

    一个是总督霍斐然亲笔所,盖有总督大印的手令,还有一个四四方方,被黄布包裹,看起来好似帅印的物体。

    “难道是帅印?”

    “难道总督霍斐然已经将帅印托付给陈平不成?”

    下面将领看着那被黄布包裹的物体,心中不由咯噔的就是一下,有些狐疑的想到。

    随着黄布被揭开,天上的云彩恰巧散开,一缕阳光划过,照射在黄金帅印之上,顿时折射出万道金色。将前排士卒的脸颊映衬的金黄。

    一股股龙气随着帅印的被揭开向四周蔓延开来。

    刚才眼睛中还有迟疑之色的诸将,只感觉空气陡然变得凝重,一股说不出的压力,顿时扑面而来。

    “这!”

    “这竟然真的是帅印!”

    “否则不会对我等产生有这么的压力!”

    “总督怎么将帅印交给了陈平?”

    “难道张家真的造反了?”

    “否则,陈平的手中怎么会有总督府的手令?”

    想到这里,他们不敢在强项,膝盖本能的弯曲。身体更是下伏。。。。一脸的恭敬。

    “北郡总督霍斐然的手,还有中军大印在此。。。”

    “尔等还不接令?”

    “难道真的打算抗命不尊不成?”

    “还是说你们和张家本就是同党。。。。”

    在大印映衬下,面色显得金黄,好似金人一般的陈平眼睛横扫,一脸冰冷,语气阴仄仄的呵斥道。

    “属下不敢!”

    看着全身气度威严逼人的陈平,以及刀枪出鞘的军法官,众将虽然心中不愿,但也不得不跪倒在地,大声的呼喝道。

    “诺!”

    “诺!”

    “诺!”

    一个个将领和士卒,看着陈平手中捧着黄布包裹的帅印,还有盖着红印的手,不论是面色黝黑的老黑,还是其他对陈平出身感到不服气,面露讥讽之色的将领,眼睛不由的收缩。

    再也不敢怠慢。

    急忙上前跪倒在地,以头触地,大声称诺。

    。。。

    “好!”

    “只要诸将用命!”

    “平定匪患之后,总督大人必定按功行赏。。。”

    陈平看着跪倒在地,密密麻麻好似蚂蚁一般的将领,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兴奋之色。

    “诺!”

    “诺!”

    诸位将领将自己的头颅垂下,大声的说道。

    但就在这时,众位将领只感觉自己脚下的土地传来一种不正常的震动,而且耳边,还有好似闷雷一般的咆哮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