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张家大营

    三法司总旗张雷面色倨傲,在兵卒的带领下,来到了中军大帐。

    看着四周不停走动的士卒,张雷的眼睛不由的微眯,看似毫不在意的说道:

    “今日中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如此森严,可是有大事发生?”

    领路的兵卒好似也没有在意,轻轻的摇头,笑着说道:

    “北郡虽然是边疆重镇,连接外域和蛮荒。”

    “但当今圣上是难得的圣主,和外域,蛮荒修好,别说战乱,就算冲突也是少见。”

    “大乾承平已久!”

    “我等这等行伍之人,都有些松懈!”

    “能有什么大事发生。。。”

    “不过是平常操练罢了!”

    张雷看着一脸平淡的士卒,不由暗暗的点头,有些试探的说道:

    “公子可在营中宴饮?”

    “还没靠近,就闻到扑面的酒香!”

    那士卒也不疑有他,笑着如实的说道。

    “公子和诸位将领,正在中军大帐畅饮。。。”

    “大人请稍等,我这就去通知公子。。。”

    “好的!”

    张雷见那士卒说的随意,没有丝毫的紧张,本来紧绷的心也悄然落地。笑着轻轻的点头。

    “还请转告公子!”

    “总督府霍斐然大人举行夜宴,请他务必参加!”

    “好的!”

    那个士卒满脸堆笑,轻轻的点头。

    “还请大人稍等。。。”

    张雷看着转身进入大帐士卒,眼神幽幽,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张家父子躲在军营之中,有大军保护,就连三法司的细作密探也奈何不了他。

    但是,一旦出了军营。

    那可就是三法司的天下了。。。生杀予夺,都不是他能够控制。

    想到这里,张雷眼睛中的得意之色更加浓郁。

    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是。

    那个士卒进入大营之后,竟然好似泥牛入海一般,再无动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

    就在张雷等的有几分不耐烦,想要转身离去之时。

    两旁的士卒好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竟然将腰间的长刀陡然出鞘。

    “不好!”

    张雷的心不由的一突,身体本能的后退。手中的长刀更是陡然出鞘,化作一缕寒芒,就连四周的空气都好似被冻住了,上前围攻的兵卒身体竟然陡然一滞。

    “杀!”

    张雷手掌里的长刀划过,数个士卒的躲避不及,脖子处,印堂处陡然多了一丝红痕。

    不过,并没有出现众人想象中的血液横飞的场景。

    因为这几滴血液,还没完全渗出,就被他刀上的寒气彻底冻住,化作冰晶摔落在地上。

    嘭!

    嘭!

    嘭!

    三个玄甲兵好似枯木一般,笔直的摔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事情已经败落!”

    “杀出去。。。保命要紧!”

    张雷手中长刀虚引,一个猿跃,身形高高的跃起,向着辕门方向窜去。

    其他的人得到吩咐,也都用出全身的解数,或者滚地,或者高高跳起,或者是好似坦克车一般横冲直撞。

    但是那些玄甲兵好似早有预料,好似一张宽松,但是却充满弹性的渔书包网.bookbao2,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身后。

    又好似被死死咬住的鱼钩。。。

    任凭张雷他们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破开逃遁。

    他们一个个身手都是不错,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而且为了保命,下手更是无情。

    普通的玄甲兵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很快,就有十数个玄甲兵或者胸甲碎裂,或者是喉咙被斩断,亦或者脑袋被拧下来。

    但是,玄甲兵好似源源不断。

    任凭他们如何击杀,总是没有办法挣脱,反而因为时间的关系,越来越多的玄甲兵围拢上来。

    其中隐隐可见身穿将军铠的校尉。

    “杀!”

    “杀!”

    “杀!”

    一身黑色的铠甲的刘大洪手持狼牙棒,身体好似弹丸一般高高的跃起,手臂用力,布满突刺的狼牙棒燃烧着火焰,好似流星一般重重的砸下。

    正在下方的张雷,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身形瞬间向外翻滚。

    轰!

    刘大洪的狼牙棒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之上,巨大的力量让地皮翻开,并且形成一道道好似蛛书包网.bookbao2一般黑色的裂痕。

    “想走?”

    “没那么容易!”

    看着飞身逃窜的张雷,刘大洪的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的冷笑。

    在玄甲军重重包围之中,别说张雷只是一个先天武者,就算是武道宗师,也别想要杀出重围。

    啾!

    啾!

    啾!

    一支支流矢飞射。

    铺天盖地,竟然看起来好似乌云一般。。。。

    。。。。

    “大人。。。。”

    “大事不好了!”

    “张总旗,被杀了。”

    番子惊恐的来到吴起近前,眼睛收缩,一脸的苍白。

    “什么?”

    “张总旗竟然被杀了!”

    吴起的眼睛不由的一滞,手掌上的青筋根根突出,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张雷的被杀!

    这也说明,三法司的斩首计划已经全部失败。

    “是的,大人!”

    “刚才探子来报,说张总旗他们的人头,被挂在张家辕门之外。。。”

    “不仅是张总旗,其他的弟兄,也遇害了!”

    “张家父子真是胆大妄为!”

    “明知张总旗是三法司的人,他们也敢下此毒手。难道他们就不怕朝廷大军围剿么?”

    番子面色铁青,眼睛闪烁,好似兔死狐悲,又好似悻悻的说道。

    吴起轻轻的举起自己的手掌,止住了番子的抱怨。眼睛不停的闪烁,却异常笃定的说道。

    “有内奸!”

    “三法司之中定然有内奸的存在!”

    “否则,张家父子怎么会知道朝廷的计划?”

    “如果不是有人泄密!”

    “张总旗他们也不会以身殉国!”

    “他们都是英雄,本官必定要上奏朝廷,给他们追封,让他们在阴地之中,受到龙气的庇佑!”

    “大人!”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番子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感动,也有着一丝庆幸。

    朝廷的追封,虽然不会让死人复生,但是却会庇佑他们的神魂。

    如果,有机会,说不得还能谋求一尊神位。

    从而一步登天,成为不老不死不灭的存在,

    不过,相比那些虚无缥缈的存在,他现在更加关心的是三法司下一步的计划。

    “张总旗被杀,张家父子必定有了戒备,斩首计划已经失败!”

    “打草惊了蛇,以前的计划全部都没有作用了。。。”

    “告诉下面人,全部都取消吧,让被唤醒的人继续沉睡!”

    “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了!”

    吴起眼睛中神光闪烁,想了一会,最后毫不犹豫的摇头说道。

    “既然斩首计划已经失败!”

    “草中的蛇已经被惊!”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番子自然明白吴起说的有道理,但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吴起站在高处,眼神幽幽的看着四周,最后一脸果决,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通知总督霍斐然大人,圣上有旨意,剥夺了成郡王三府兵马,让总督霍斐然暂时统帅。”“这三府兵马虽然没有玄甲军这么精锐,但也见过血的边兵,在纠集三法司在北郡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下,未尝不能成事。如果稍有犹豫,等他成了气候,一切都悔之晚矣!”

    吴起站在高处,静静的俯视错落有致的营帐,以及明显是外松内紧的布局,以及不停调动的兵马,眼神不由的闪过几丝幽光,过了半晌之后,他才重重的说道:

    “这。。。”

    番子有些震惊的看着吴起,派兵剿灭,在他看来,这是下策,玄甲军可是北郡精锐,每一个都可以以一敌十。

    就算调动三府兵马,恐怕也一时难以拿下,最后必定陷入焦灼拉锯之中。到了那时,北郡必定会陷入动乱之中。

    更何况,根据他的情报。

    现在不仅是宗门,就连很多豪族,都对大乾虎视眈眈,大有逐鹿中原的架势。

    如果现在点燃战火!

    难免不会波及到其他。

    这样的后果,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千户能够承担的。

    “大人!”

    “这个事情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战事一旦开启。”

    “恐怕不是你我能够承担的。。。。”

    想到这***子的眼睛不停的闪烁,好似劝谏又好似担忧的说道。

    “我明白你的担忧!”

    “在外域的神话中,有一位女神,名为潘多拉!”

    “神王宙斯曾经赐给她一个盒子,里面封印了战争,瘟疫,妒忌,邪恶,死亡等诸多苦难,并且嘱咐她一定不能打开。”

    “但是,神王还是低估了潘多拉的好奇心!”

    “终有一日,她实在忍受不住好奇心,亲手打开了那个盒子,并且放出了战争,瘟疫,妒忌,邪恶,死亡等。。。”

    “从此天下大乱,百姓流离失所!”

    “现在的北郡,就是那个潘多拉的盒子。。。”

    “只要一打开,大乾的局势就会发生大变。”

    吴起眼睛闪烁,看着天空中一颗颗星斗,眼神迷离,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

    “那你还要。。。。”

    番子看着头脑清醒的吴起,一脸震惊和难以相信的说道。

    “嗤!”

    吴起的嘴角上翘,流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好似嘲讽的说道:

    “现在不是本官,打不打开这个盒子。。。”

    “而是这个盒子能够盖住多久?”

    “就算本官不打开他,张家父子也会打开他。。。”

    “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现在的局势,已经发生了变化!”

    “张家父子已经意识到了危险,并且在调动各地的兵马!”

    “现在,我们只能兵行险招。。。。”

    “希望在张家父子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扑灭他们!”

    “否则,一旦等他们大军集结,想要短时间剿灭他们,也就困难了!”

    吴起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从他的本心来说,他也不愿意打开潘多拉的墨盒,不愿意轻开战端。

    但是,局势是他能够左右的么?

    张家父子手握雄兵,而且对大乾虎视眈眈,一旦攻击他们,必定造反,到了那时,恐怕整个北郡的局势都会糜烂。

    但是,如果任其发展,集结兵力,最后的结果只会越发的严重。

    进退两难!

    这是吴起的处境。

    不论是立即出兵镇压,还是放任发展,都不是良策。

    “大人!”

    “我们在试一下。。。。”

    “只要击杀了张氏父子,剩下的石崇坚,刘大洪之流,都不足为惧!”

    番子眼睛闪烁,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击杀张氏父子!”

    “如果是以前,也许还有几分希望。。。。”

    “但是现在,张氏父子好似惊弓之鸟,脱书包网.bookbao2之鱼,藏身兵营之中,有数万大军聚集成阵势保护,云台二十八星宿大阵,可是不亚于诸葛八阵图的存在。威力无穷,变化多端,就算人王下旨,命令北郡的武道圣人亲自出手,恐怕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吴起明白番子的心情,但还是毫不留情面的说道。

    “大人!”

    “是不是问下神都几位大人的意思?”

    “此事事关重大,不允许有一点闪失!”

    番子眼睛收缩,有些试探的问道。

    “不行!”

    “正因为此事事关重大,所以才不能发神都。”

    “从张家父子的反应来看。”

    “三法司中有他们的人,而且位置还是不低。。。。”

    “我们不能冒险了。”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执行吧!”

    吴起知道番子想法,毕竟事关重大,按照正常的流程,必须向神都汇报。得到明确的复之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但是,他最后还是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执行。

    “这!”

    番子看着吴起,眼睛中还是有着一丝犹豫。

    “当断不断!”

    “必遭其乱!”

    “本官是三法司当代行走,有全权处置之责!”

    吴起脸色坚硬,声音冷酷的说道。

    “莫非,你们也想要造反不成,亦或者本官的命令不动你们不成??”

    “大人说笑了!”

    “小的不敢!”

    “小的这就将此事通报总督府!”

    番子看着吴起冰冷的脸色,心中不由的一突,知道吴起是真的发怒,眼睛中不由的流落出干笑,有些讨好的说道。

    “总督治下三府兵马,都是见过血的边军,比大乾腹地的军队都要精锐。”

    “而且骤然发难,张家父子必定措手不及!”

    “我等必定会取得胜利。”

    吴起看着张家大营上方的二十八颗繁星,以及结成阵势的兵甲,心中充满了说不出的忌惮,又不愿意打击番子的情绪,只能在心中暗暗的说道。

    “希望是吧。。。”

    。。。。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