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知北县大牢

    青色的小径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幽深,两旁的牢房中,一个个披头散发,身穿白色囚服的犯人一脸期盼的看着外面。

    一身皂衣,面色有几分苍老的牢头,一脸谄媚,有些讨好的走在前方,时不时的伸手虚引。

    “大人!”

    “诸葛先生醒来,小的第一时间就上报县衙。。。”

    “恩!”

    “这件事处理的很好!”

    “本官很是满意!”

    司徒刑看着一脸期许讨功的牢头,不由轻轻的点头,眼睛中适当的流露出赞许之色。

    牢头看着司徒刑脸上的嘉许之色,心中不由的就是一喜,做事也越发的卖力。

    几人在黑暗的牢狱中,兜兜转转,大约走了一刻钟,司徒刑再次来到诸葛见龙的牢房之外。

    牢房还是那个牢房!

    不过这次看起来,要比以前显得干净整洁了不少。

    司徒刑下意识的用余光看了一眼牢头,他心里明白,这一切是因为他要来的缘故。

    不过,他也没并没有呵斥什么。

    这是数千年来,官场形成的规矩和潜规则。

    不是他一个人能够抗衡的,阻拦的,别说是大乾这样的封建社会,就算在前世,这样的事情也并不少见。

    和上次不同,这次诸葛见龙没有睡觉,而是眼神炯炯的看着司徒刑,轻轻的颔首,嘴角更是升起一丝淡淡说不出优雅微笑。

    “晚生见过诸葛先生!”

    司徒刑急忙上前,躬身行礼之后笑着说道。

    “原来是司徒大人当面!”

    “这是我们第二次相见了!”

    诸葛见龙见司徒刑满脸的谦卑,没有丝毫盛气凌人,眼睛中的满意之色不由的更浓,轻轻的颔首之后,笑着说道。

    “第二次见面?”

    牢头看着两人,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诧异之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两人身份如此的悬殊,竟然是旧相识。

    “不错!”

    “的确是第二次相见!”

    “如果上次不是先生出手相助,本官恐怕真有大麻烦了!”

    司徒刑眼睛不由的一滞,想到和李承泽血脉之争时的凶险,脸上不由流露出后怕之色。随即满脸感激的说道。

    “大人实在是客气了!”

    “大人气运雄厚,就算在下不出手,大人也定然能够转危为安!”

    诸葛见龙轻轻的摇手,一脸毫不在意的说道。

    “把牢门打开,把食盒留下。。。”

    “你们都下去吧!”

    “本官要和先生把酒言欢!”

    司徒刑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见诸葛见龙的牢房还算整洁干净,不由暗暗的点头之后,才笑着说道。

    “这?”

    “这?”

    金万三和牢头眼睛不由的流露出迟疑之色,有些为难的说道。

    “怎么?”

    “有什么问题么?”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眯,有些不悦的说道。

    “大人!”

    “此地太过寒酸简陋,招待大人恐怕有些不妥?”

    金万三见司徒刑脸上流露出不渝之色,急忙上前解释说道。

    “还请大人移步,小的们已经在大厅之中准备好酒食。”

    诸葛见龙没有发言,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简陋?”

    司徒刑环顾四周,看着嶙峋的木栅栏,已经有些潮湿的枯草,看起来的确非常的简陋寒酸。

    “大人以为如何?”

    诸葛见龙轻轻的捋着自己的三缕长髯,好似考校一般问道。

    司徒刑轻轻的瞟了诸葛见龙一眼,并没有立即答,而是在牢狱之中踱着步子,好似要将四周的一切,尽收在眼底。过了半晌,他才声音清越的说道: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随着司徒刑的朗诵,一丝丝文气升腾起来,虽然没有第一初作时那么大的动静,但也是白云缭绕,让整个牢狱变得好似仙境一般。

    在云雾之中,更有南阳诸葛,西蜀杨雄,中古孔子等圣人贤良,或者是在抚琴,或者是在读,亦或者在杏坛之上,大声疾呼。

    金万三和牢头看着四周仿若仙境的牢房,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迷离之色。

    就算诸葛先生的眼睛里,也流露出一丝迷醉。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并没有好似金万三,牢头那样沉醉其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

    司徒刑站起身,恭敬的对着诸葛见龙行礼之后,才笑着说道:

    “这里有诸葛先生这样的斑斑大才,怎么会有简陋之感呢?”

    “妙!”

    “妙!”

    “妙!”

    诸葛见龙轻轻的鼓着掌,嘴角含笑,一脸赞许的说道。

    “实在是太妙了!”

    “老夫虽然深陷囹圄,但是对外界之事也不是没有耳闻。”

    “司徒大人,还是童生之时,就曾经以陋室铭而名声大噪!”

    “老夫也曾今听别人吟唱过,声音婉转动听,好似天籁。但是和大人读起来,却是云泥之别,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相提并论!”

    “诸葛先生过誉了!”

    “这是本官命令燕楼主厨亲自准备的八宝鸭,还有几个他最拿手的小菜。。。”

    司徒刑微微的一笑,将手中的食盒放在八仙桌上。

    金万三和牢头见司徒刑主意已定,也不再劝,只能幽幽的叹息一声,躬身行礼之后,低头倒退而出。

    那蓬头垢面的诸葛见龙也不客气,见到肥美的八宝鸭之后,竟然直接伸出有些黝黑手掌,直接将其中最肥美的一条大腿撕下。

    大口的朵颐起来。。。

    看的金万三和牢头眉头不由的轻皱。

    噗!

    诸葛见龙对两人的表情好似视若未见。

    反而,更加的放肆,将鸭腿上的瘦肉撕扯掉,将雪白的骨头重重的吐出。并且用布满油污的手,在司徒刑华丽的衣服上不停的摩擦,留下一个刺目的污渍。

    “这。。。”

    “这!”

    金万三和牢头的眼睛不由的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

    “大胆!”

    “真是大胆!”

    “竟然敢如此放肆!”

    不过,司徒刑并没有因为诸葛见龙的放肆而生气,反而笑着抚掌,一脸赞赏的说道:

    “先生真是真性情!”

    “羡煞旁人。。。。”

    “哈哈!”

    诸葛见龙见司徒刑面色不变,眼睛中也没有厌恶之色,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