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走!”

    “去那边看看,好像有人声。。。。”

    就听甲叶摩擦的声音传来,几个手持兵刃,头上带着红缨帽的甲兵说笑着向小巷子里走来。

    “快走!”

    老者听到外面的动静,没有任何犹豫拖着年轻人,就向巷子的伸出跑去。

    那几个甲兵也好似感觉到了什么,前进的速度也是陡然加快了不少。

    一身公子哥打扮的王大愚和老者好似丧家之犬一般,在青石小路上狂奔,并且时不时在路口处拐弯,试图摆脱身后的甲兵。

    但是那些甲兵好似开了天眼,又好似附骨之疽一般,任凭他们如何努力,都牢牢的咬在他们的身后。

    也不知行进了多久。

    两人只感觉前面陡然一暗。

    两人慌不择路,竟然进入了一条没有出路的死胡同。

    两人看着两边的高墙,以及后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两人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绝望之色。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以及依稀可闻的交谈声。

    王大愚和老者的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恐惧之色。

    “完了!”

    “这次真的是完了!”

    但是,就在这时,他们身后的院门竟然非常突兀的打开,一只巨大好似铁钳子的手掌,更好似弹簧一般弹出。

    王大愚的眼睛陡然圆睁,下意识的想要大喊,但是那人好似早有预料,另一只手掌顿时将他的嘴巴盖住。

    任凭他嘴巴开合,也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呜之声。

    “别出声!”

    “是友非敌!”

    。。。。

    “没有人!”

    “怎么可能,刚才还听到人言!”

    “而且我们也追了这么久?”

    领头的队正看着空无一人的巷子,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疑惑之色,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难道是我们刚才听错了?”

    “亦或者他们用了疑兵之计?”

    其他的兵卒也是一脸的迷茫,有些假设的说道。

    “不管这些了!”

    “仔细的搜,好好的搜!”

    “我就不信,他们还能飞天遁地不成?”

    队正听着下面人的议论,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犹豫,但是最后还是重重的说道。

    “诺!”

    “诺!”

    “诺!”

    其他甲兵自然没有意见,手持长矛,在整个不是很宽阔的巷子里拉开地毯式的搜索。

    。。。

    乱!

    知北县到处都是乱象!

    身穿轻甲,手持兵刃的士卒,在队正和伍长的带领下,挨家挨户的搜查,按照事先拟定好的名单抓拿。

    一个个县衙中人,或者是参与其中的人员直接被羁押。

    知北县其他人这才如梦方醒。

    金万三脸色难看的站在司徒刑的房之外。

    不知,是不是司徒刑有意敲打,亦或者是司徒刑真的很忙,他已经在这里站了接近半个时辰,但却一直没有获得觐见。

    大约又过了一刻钟左右的样子。

    杨寿面带喜色的从房内走了出来。当他见到,明显有些坐立不安的金万三时,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

    “杨将军!”

    “大人的气还没有消?这次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是被他们给蒙蔽了。。。。”

    金万三急忙迎上去,一脸苦笑的说道。

    “这次。。。”

    杨寿看着金万三可怜兮兮的模样,心中不由就是一软,嘴巴微张,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最后终究化作重重的一叹。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按照司徒刑交代的信息看,这次事件非常的不简单。

    如果司徒刑不愿意告诉金万三,自己还是不要多言的好。

    “这次怎么了?”

    金万三敏锐的察觉到杨寿的话里有话,有些好奇的追问道。

    “这。。。”

    杨寿眼睛闪烁,就在心中考虑,如何才能将话题不着痕迹的转移之时,里面的小厮走了出来,看了金万三一眼,笑着说道:

    “金爷!”

    “太爷请您进去一下!”

    “诺!”

    见司徒刑召见,金万三顾不得心中的好奇,也不再追问杨寿,快速的整理自己的着装,确定没有任何失礼之处后,才随小厮进入房。

    金万三进出司徒刑的房不知道多少次,但是唯独这一次,他感觉自己的内心出奇的紧张,更有着说不出的惴惴。

    跨过门槛,转过一个富贵牡丹的屏风,金万三看到了闭目养神的司徒刑。

    也许因为这几日事情实在是太多,司徒刑看起来有几分心力交瘁,就连脸色也难看了不少。

    “大人!”

    金万三看着面色苍白,眉头紧皱的司徒刑,不由的上前一步,有些心疼的轻声说道:

    “是小的无能,给您惹麻烦了!”

    见金万三一脸的悲痛,不停的自责,司徒刑紧闭着的眼睛慢慢的睁开,打量了他半晌之后,才幽幽的说道:

    “此事也怪不得你!”

    “这次事情,是蓄谋已久!”

    “别说你被瞒住了,就连本官也被他们蒙在鼓里。”

    “大人!”

    “我能做些什么?”

    “这些吃里扒外的混蛋,都应该被扔到牢房里去,让他们终生和臭虫老鼠为友!”

    见司徒刑根本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金万三的心中越发的不好受,有些恶狠狠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

    “这些人,就是应该被扔在大牢里,和臭虫一起腐烂!”

    司徒刑看着义愤填膺的金万三,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笑意,有些打趣的说道。

    “接下来怎么办!”

    “其实,你刚才已经说了!”

    金万三的眼睛不由的一滞,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司徒刑,语气中充满迷茫的问道:

    “属下已经说了?”

    “属下说了什么?”

    司徒刑微微的一笑,陡然从桌后面站直身形,扭动了下自己有些僵硬的腰肢,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期盼。

    “去大牢!”

    “去大牢?”

    金万三脸色发僵,眼睛发直,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去大牢!”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眼神中更是流露出幽幽之色。

    “刚才牢头给本官报信,一直神游太虚的诸葛先生已经转醒!”

    “本官对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早就仰慕已久,正好就眼前的形势去请教一番。”

    “好的,大人。”

    “小的这就去安排!”

    金万三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