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

    轰!

    轰!

    随着青铜大鼓被敲响,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县衙四周。

    有的人更忍不住好奇,进入县衙大堂之内。衙役们也不阻拦,见没有人阻拦,其他人的胆子也慢慢的大了起来,一个个抱着胳膊站在公堂之外。

    一脸好奇的打量四周。

    “班头!”

    “这次大人敲响通天鼓,召集满城百姓,究竟是为了什么?”

    穿着皂衣的海峰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狐疑,主动凑到石班头身旁,小声的问道。

    “不知!”

    “不过,想来大人定然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要宣布!”

    石班头的脸上也是流露出一丝迷茫,但他还是如实的说道。

    “不会吧!”

    “就连班头你都不知?”

    海峰的嘴巴微张,眼睛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的确不知!”

    虽然不知海峰为什么对今日之事这么的好奇,但石班头还是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哦!”

    海峰见石班头真的不知,嘴巴不由下意识的撅起,有些悻悻的点头。

    。。。

    就在这时,只听外面传来一阵衣甲摩擦之声,众人下意识的转头,只见一个个身穿轻甲,手持兵刃的府兵,在队正,伍长的带领下直接来到县衙之外,并且异常整齐的战立。

    “这?”

    不论是衙役,还是围观的百姓,看着枕戈待旦的兵甲,脸上都不由的微微变色,当然,更多的还是一种说不出的好奇。

    因为他们实在是想不出,知北县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竟然需要府兵亲自镇压!

    “这?”

    “这?”

    “府兵怎么来了?”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是有人想要造反么?”

    海峰看着外面立定战立,身体好似青松一般挺拔,说不出飒爽英姿的府兵,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狐疑担忧之色。

    “这。。。”

    “不知啊!”

    “城中一切都十分正常,没有发现任何反常迹象啊!”

    其他的衙役也是一脸的茫然,眼睛都流露出震惊之色。

    “难道是因为?”

    突然其中一个衙役好似想到了什么,重重的一拍自己的大腿,声音有些拔高。

    “因为什么?”

    海峰眼睛陡然一滞,急忙上前追问道。

    “我听说,城北的富商王石连夜出城,说是要去北郡谈什么大买卖!”

    “但是,就算是再大的买卖,也不用连夜出城啊?”

    “难道此事中有什么蹊跷不成?”

    “什么?”

    “王石连夜出城了?”

    “我怎么不知悉?”

    海峰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愣,好似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傻子!”

    “那王石可是知北县有名的大地主!”

    “良田千倾,府中奴仆数百,在北郡等地也有自己的粮号,他出门怎么会告知于你。。。”

    “我看你今天是丢了魂魄,尽说胡话!”

    四周的衙役,看着一脸呆愣的海峰,有些嘲笑的说道。

    海峰也好似发觉自己的失言,急忙闭上嘴巴,一脸讪讪的笑着。不过他眼睛中的惊惧之色,却越发的浓郁。

    “不要乱想了。。。”

    “那王石可是知北县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可能违法乱纪之事。。。”

    “不要胡乱的猜测,等大人出来,一切就全部知晓。”

    石班头见衙役们越说没有边际,急忙咳嗽一声,大声的训斥道。

    “班头!”

    “班头!”

    “你知不知道些什么?”

    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眼睛中流露出惊惧之色的海峰,石班头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个小子今日行为古怪,心中必定有不可告人之事。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不由的微微眯起。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只见一身青色官袍,头戴冠帽,手里捧着县主青铜纽扣大印的司徒刑,从后堂面色肃穆的走出。

    刚才本就凝重的气氛,因为司徒刑的出现,也变得越发的沉重。

    “大人!”

    “按照您的吩咐!”

    “四个大营,合计五千将士已经全部集结完毕!”

    “还请大人吩咐!”

    一身戎装,脸上长有青色胎记,看起来有几分面目可憎的杨寿见司徒刑出来,急忙上前行礼,声音肃穆的说道。

    “很好!”

    司徒刑下意识的抬头,看着外面站的整齐划一的府兵,不由微微的颔首,一脸满意的赞许说道。

    “大人!”

    “不知这是。。。”

    石班头见司徒刑脸色虽然难看,但并不是生人勿进,急忙上前小声问道。

    司徒刑抬头,面色古怪的看了石班头半晌,就在他手足无措之时,才冷冰冰的说道:

    “县衙人众,可是已经全部到齐?”

    石班头不知司徒刑为何突然询问此事,但还是站直身体,目光巡视半晌之后,才面色肃穆的说道:

    “启禀大人!”

    “三班衙役已经如数到齐!”

    “很好!”

    司徒刑轻轻的颔首,豁然转头对着半蹲在地上的杨寿大声喝道:

    “拿人!”

    “速速按照名单上的人,进行缉拿,不得逃脱一个,但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杨寿被司徒刑呵斥,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僵,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急忙上前,将司徒刑放在案上的名单取过。

    快速翻看,只见上面用攥花小楷,整整齐齐的写了几十个名讳。

    其中很多人,他竟然都多有耳闻。

    被写在名单前列的,赫然是衙役海峰,账房胡秀才,知北县土豪望族王石等。。。。

    “这?”

    杨寿下意识的抬头,只见司徒刑面色铁青,眼睛中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抓!”

    “全部抓起来!”

    “不要放过一个,真是好大的狗胆,竟然敢贪墨赈灾的粮食和款项!”

    “本官要将他们的胸膛破开,看看里面的心脏究竟是不是黑色的?”

    “诺!”

    杨寿见司徒刑怒火冲天,自然不敢多言,急忙大声呼喝兵丁,按照名单上的人进行缉拿。

    站在衙门公堂之上的海峰等人,看着如狼似虎扑来的兵丁,脸色不由的大变,还没等他们做出抵抗的姿势,就被四五个兵甲牢牢地控制住身体。

    “这。。。。”

    围在四周看热闹的百姓,眼睛圆睁,嘴巴大张,脸上都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

    这次司徒刑调拨军队进入城中,捉拿的不是地痞土匪,也不是豪族乡绅,而是县衙里面的差人。。。

    别说他们愣神,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连一身皂衣的石班头也是一脸的茫然,看着昔日的同袍被府兵倒剪双手,踹翻在地,他下意识的想要暴起身形。

    但还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司徒刑那冰冷,仿佛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神就落在他的身上。也让他的心顿时好似坠入冰窟一般。

    “为什么?”

    “大人!”

    “这究竟是为什么?”

    “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石班头看着面色冷酷,眼睛冰冷的司徒刑,一脸难以置信的质问道。

    “误会?”

    司徒刑的眼睛收缩,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神色,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这就要问他们了。。。。”

    “官商勾结,巧取豪夺,将百姓救命的粮食据为己有。”

    “更收受贿赂,蒙蔽上官!”

    “你说他们该不该抓,该不该杀?”

    听着司徒刑的质问,石班头的眼睛不由的一滞,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和被按到的衙役。

    “你们竟然。。。。”

    那些人不敢看石班头的眼睛,都耷拉着脑袋,好似犯人一般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

    。。。

    “大人!”

    “不好了!”

    “不知是不是提前得了消息,那王石竟然连夜出城,现在已经找不到他的踪迹!”

    “听下人们说,他是去了北郡!”

    军法官牛犇带着十数个兵甲,一脸焦急的跑了过来,咽了一口唾沫,自然干涸的嘴唇之后,有些懊恼的说道。

    “什么?”

    “王石出城了?”

    “他什么时候走的?”

    司徒刑脸色不由的一滞,眼睛中流露出一丝诧异。

    “走了已经有数个时辰了!”

    “听下人们说,王石不知为何,突然间要出城。。。”

    “因为看守城门的守备,和他是熟识,也没有想其他,就私自打开城门,将他放了出去!”

    牛犇的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懊恼,有些生气的说道。

    “可恶!”

    “将那个守备一并拿下查办!”

    “竟然敢徇私枉法,私放嫌犯!”

    司徒刑的眉头,不由轻轻的皱起,声音有些寒冷的怒斥道。

    “诺!”

    “大人!”

    牛犇知道司徒刑现在正在气头上,也不反驳,小声的问道:

    “属下是不是带人追。。。。”

    “都已经离去数个时辰。。。”

    “而且,黑山到北郡的路十分的繁杂,有数条道路可以选择。。。”

    “就算你现在去追,恐怕也是徒劳!”

    听到牛犇的建议,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但是思虑半晌之后,司徒刑还是理智的放弃了这个提议。

    “将这些人看好!”

    “挨家挨户进行搜查。。。。”

    “将他们贪赃枉法所得,尽数充公!”

    “王家。。。”

    司徒刑提到王家,眼睛中流露出一丝迟疑,但最后还是果决的说道:

    “也是查抄!”

    “将粮仓,府库全数封存。。。”

    “这。。。”

    牛犇听司徒刑如此吩咐,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诧异之色,犹豫再三,他还是小声说道:

    “大人!”

    “那王石虽然潜逃!”

    “但是王家在知北县经营多年,树大根深。将王家查抄,恐怕会引起一些没必要的乱子。”

    司徒刑眼睛微眯,脸上流露出思索之色,过了半晌之后,眼睛中陡然流露出冰冷之色。

    “王家坑害灾民!”

    “更贿赂衙役,蒙蔽本官,将本官和朝廷置于不义,罪大恶极,理应受到严惩!”

    “但凡有闹事者,尽数镇压!”

    “诺!”

    牛犇本还想再劝,但见司徒刑面色铁青,眼睛冰冷,显然是主意已定,不由的幽幽叹息一声。

    乱!

    到处都是乱象!

    知北县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如数关闭,一身甲胄的校尉站在城门之前。

    面色冰冷的看着南来北往的行人。

    “本官在说一遍。。。”

    “没有县官大人的手令,任何人不得出城!”

    “大人!”

    “你就行行好吧。。。。”

    “我们家是城外的,要赶着家,否则家里人会担心的。”

    “是啊!”

    “大人!”

    “我们是行商,做的就是这个营生!”

    “你把我们关在城池之内,怎么做买卖。。。”

    一个个穿着各异,方言各异的人围绕着兵丁,不停的说着好话,试图让守卫书包网.bookbao2开一面,放他们出城。

    但是那守卫,脸色就好似被寒冰冻住一般,任凭他们如何哀求,都没有任何松动的痕迹。

    “城内正在抓逃犯!”

    “难道各位,是套房?”

    身穿铠甲的校尉走到近前,看着团团围住,一脸焦急的众人,不由的冷哼一声,有些训斥的说道:

    “不过一两日功夫!”

    “能够耽误什么事情?”

    “都速速离去,莫要耽误官府办事!”

    “否则,统统以通匪论处!”

    围拢的众人,被官兵训斥,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甘,但却不敢在城门纠缠,只能自认倒霉,垂头丧气的返客栈。

    “少爷!”

    “我们赶紧离去吧!”

    “如果被官兵盯上,那就麻烦了!”

    人群中,一个穿着灰色上衣,眼睛中透着精明能干的老人,好似拖拽一般,硬生生的将一个年轻人拉到一个没有人的巷子中,小声的嘱咐道。

    “柴叔!”

    “现在怎么办?”

    “现在四个城门都已经戒严了!”

    “现在是出不去了。。。。难道我们只能在这里等死不成?”

    一脸稚气,身穿绫罗的年轻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路上不停巡逻的兵丁,压低声音,担忧的说道。

    “少爷!”

    “不要灰心!”

    “总会有办法的。。。。”

    “老爷他是不会不管咱们的!”

    老人也知道眼前局势的紧张,但是他显得要镇定不少,一脸笃定的说道。

    “希望我爹尽快到达北郡,请诸位大人出手。。。”

    “否则我王家的百年基业,可真就毁于一旦了!”

    年轻人显然没有老人那么乐观,幽幽的叹息一声,满脸无奈的说道。

    就在这时,两人陡然听来一阵脚步声,还有轻甲的摩擦声,兵器的撞击声,显然队兵甲正在想他们所在之地靠近。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