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那些人手段非常的高明和隐秘,而且官官相卫,常人根本难以发觉。”

    “但是经过属下们的明察暗访,以及结合三法司中的档案,进行对比,总算发现了几分端倪。”

    “根据属下分析,官府中有人和地方豪族铿锵一气,将用来赈灾的粮食进行转移,或者是私自提高利息,使官府惠民救命的粮食,变成了高价粮,催命粮。”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百姓,根本不敢在官府借贷,他们为了维持生计,不惜典押田产土地,甚至到豪族借贷,接受层层盘剥!”

    “到最后,只能变得一无所有。”

    “哼!”

    听着黑衣人的汇报,司徒刑的眼睛不由微微的眯起,更是射出一缕彻骨的寒芒,只见他鼻孔扩张,重重的冷哼一声,满脸煞气的说道:

    “这些人真是好大的狗胆!”

    “竟然敢在本官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等龌龊之事!”

    “难道本官的刀不利否?”

    “还是说,他们的脑袋都是铁长的,根本不怕刀枪之劫?”

    黑衣人见司徒刑面色大变,周身更是充斥着说不出的煞气,心中不由的就是一突。

    不过司徒刑虽然愤怒,但是他的心中还是有着几分狐疑。或者说是想不明白的地方,地方官员,还有豪族这样的明目张胆,持杖抢劫。

    难道他们就真的不将自己这个县尊放在眼里?

    还是说,他们有了什么依仗?

    想到这里,他转头看着跪倒在地的黑衣人,有些好奇的问道:

    “他们做的如此明目张胆!”

    “难道就不怕有人报官?”

    “就不怕本官将他们绳之以法?”

    “禀大人!”

    “三班衙役中,大多数已经被他们尽数腐蚀,而且,衙门中不少人都得了他们的好处!”

    “而且县衙附近也布满了他们的眼线,一旦有人试图报官,就会被他提前制止。”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

    黑衣人抬头看了一眼司徒刑,斟酌半晌之后,还是如实的说道。

    “地方豪族究竟给了他们什么好处!”

    “竟然让他们出卖自己的良心,做这等贪赃枉法之事?”

    司徒刑眼睛不由的一缩,声音沉闷的问道。

    “据属下调查得知!”

    “每一人都获得了不下于百两的好处!”

    “这些银钱或者被他们用来置办田产,或者用来挥霍!”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如此心甘情愿的卖命!”

    黑衣人眼神幽幽,急忙说道。

    “百两纹银!”

    “这些钱足够,四口之家十数年的生活所需。”

    “按照他们的收入,更需要数十年才能积攒如此多的财富!”

    “财帛动人心!”

    “怪不得,这些人竟然敢做出这等徇私枉法之事!”

    “他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放肆!”

    “真是放肆!”

    “这些地方豪族也是该杀,竟然敢公然贿赂公职人员,他们这些要将本官变成瞎子,变成聋子!”

    “为了一己之私。他们这是要将整个知北县,变成人间地狱!”

    “贪腐!”

    “这是赤果果的贪腐!”

    “不过是一个小小,人口不过数万的知北县!”

    “他们就敢如此的贪腐!”

    “如是在北郡,在神都,他们又会如何?”

    “如果不是本官,心中早就感觉几分不妥,让尔等调查,恐怕本官现在还被瞒在骨子里!”

    “查!”

    “一定要一查到底!”

    “但凡牵连者,绝不姑息!”

    司徒刑眼睛圆睁,手掌重重的拍打在桌面之上,怒气勃发,满脸煞气的说道。

    轰!

    仿佛是感受到司徒刑心中的滔天怒火,知北县上空的龙气陡然沸腾,一条条龙形的赤气更是仰天长啸,发出一声声好似炸雷一般的怒吼。

    一根根青色的锁链更是从云层中落下,发出一阵阵令人感到彻骨的寒意。

    “这?”

    “这是怎么了?”

    “我的心中为什么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悸动?”

    “难道东窗事发了?”

    “不应该啊!”

    “北郡诸公出手!”

    “整个县衙上上下下的关系,都被打理妥当,司徒刑没了眼睛和耳朵,就算他心中有狐疑,、也根本发现不了任何的端倪。”

    “而且县衙之中,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传来,显然司徒刑最近根本就没有怀疑赈灾粮食去向问题?”

    端坐在花厅之中,面色柔和,嘴巴大张,好似弥勒一般正在开怀大笑的王石脸色陡然就算一滞,并且下意识的抬头看天,不知为何,就在刚才,他的后背竟然感到一种彻骨的寒意。

    就好似被山中独狼,或者荒漠中的毒蛇盯上一般,有着说不出的惴惴。

    但是任凭他如何的观察四周,或者是用念头刺探,都没有任何的发现,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一般。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的心中为什么会有不好的感觉?”

    “难道,真的要翻船?”

    王石眼神幽幽,满脸的狐疑。想了半晌,也没有丝毫的眉目,但是他并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

    “王安!”

    “王安!”

    “王安!”

    随着王石的轻喊,不大一会,一个年岁不过三十,却看起来异常干练的年轻人来到花厅,给王石见礼之后,满脸微笑的站在一旁。

    “老爷,叫嚣的过来,不知有什么吩咐!”

    “去!”

    “为老爷准备车辆行囊!”

    “老爷近日要到北郡去谈笔生意!”

    王石面色沉稳的看一眼王安,笑着说道。

    “往日没听老爷说起,怎么今日突然。。。。”

    王安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喝茶的王石,一脸惊疑的问道。

    “去!”

    “让你去准备,你就去准备!”

    “本老爷的生意遍布北郡诸地,岂是你一个下人能够知晓的!”

    见王安质疑,王石有些不耐烦的挥动手掌,声音中带着不渝的训斥道。

    “诺!”

    “小的失言了!”

    “小的这就去准备!”

    见王石发怒,王安不敢在说些什么,急忙躬身讨好的说道。

    “恩!”

    显然这个王安深得王石的信任,见他认错,王石也没有追究,只是轻轻的颔首,着重的吩咐道。

    “这次生意比较着急!”

    “你盯紧一些,不要误了时辰!”

    “诺!”

    王安见王石说的郑重,也不疑有他,急忙转身离去,开始安排车马。

    虽然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王石,还是谨慎的认为,还是先离开这个繁杂危险的环境为好。

    。。。。。。

    “既然他们心中没有畏惧,那么本官不介意用手中的钢刀,教会他们什么叫做畏惧!”

    “还有什么发现?”

    跪在地上,头颅下垂的黑衣人听着司徒刑煞气盎然的话,全身肌肉不由的就是一紧,心中为那些人感到默哀,你们动什么不好,竟然敢打赈灾粮的主意,也真是取死。

    见司徒刑追问,急忙说道:

    “启禀大人!”

    “根据属下们的调查,发现这次事情并非偶然!”

    “而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

    “哦!”

    “此话怎么讲?”

    司徒刑听黑衣人如此说,他的眼睛微不可见的收缩了一下,脸上更是顿时流露出倾听之色。

    黑衣人得到司徒刑的首肯后,继续说道:

    “根据属下们的调查!”

    “此事,北郡中的几位大人也牵扯其中。”

    “也正因为这些大人的参与,县衙中的人才会那么容易变节!”

    “北郡!”

    司徒刑听着那熟悉的字眼,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思索之色,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这就对了!”

    “知北县和北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衙门里的人,很多都是北郡诸公的亲信,门生,如果没有他们在其中搅动风雨,这些人怎么敢牵扯其中?”

    “如果不是有人在背后撑腰,他们又怎么敢这样的放肆?”

    “但是,知北县混乱,对他们又有能有什么好处?”

    司徒刑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眼睛中流露出思索之色。过了半晌,他还是没有丝毫的头绪,因为在他看来,北郡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根本就没有理由插手,搅乱知北县赈济灾民之事。

    知北县政局安稳,度过灾年,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

    反之,官逼民反,固然自己首当其冲,但是他们多少也要受到牵连。。。

    所以他实在想不明白,北郡诸公的动机。

    不过,司徒刑也不是一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人,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去琢磨,因为他坚信,事情的真相,迟早会水落石出。

    “证据可收集妥当,有多少人参与其中?”

    司徒刑眼神幽幽,满脸煞气的问道,过了半晌,他的脸上表情扭曲,好似不忍,又好似担心的问道:

    “金万三呢,他是否也参与其中?”

    黑衣人看着司徒刑脸上担忧的神色,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他没有想到冷酷无情的青龙大人,还有担忧之时,但还是如实的道:

    “启禀大人!”

    “参与其中的衙役,共有三十余人,还有账簿,小厮等十余人,现在的证据表明,金万三并不知情,他也是被下面的人蒙蔽了!”

    “那就好!”

    “那就好!”

    “金万三没有参与其中就好,否则本官真要唱一出失街亭,挥泪斩马谡了。”

    司徒刑听闻金万三并没有参与其中,心中不由的长长松了一口气,还好,金万三没有参与其中。

    这也说明,司徒刑在用人上,并没有看走眼。

    但是,金万三必定要被重重的责罚,因为就算他没有参与其中,没有获得利益,但也有失察之责。

    “大人!”

    “属下应该怎么做?”

    司徒刑思虑半晌之后,拳头骤然握紧,眼睛中流露出决断的神色。

    黑衣人急忙上前,悄声问道。

    “是不是。。。。。”

    看着黑衣人用手掌在自己脖子上做出斩首的姿势,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凝,并且流露出意动之色。

    但是最后,他还是重重的摇了摇头。

    “这些人贪赃枉法,和地方豪族铿锵一气。。。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但是,却不能用三法司的刀!”

    “大人的意思是?”

    黑衣人脸色不由的一滞,有些好奇的问道。

    “此事,牵连甚广,在知北县必定有着不小的非议。。。”

    “本官要要以堂堂正正之势,将他们全部缉拿,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司徒刑站起身形,一脸肃穆的说道。

    “诺!”

    黑衣人得到司徒刑的指示,将文证据之类轻轻的放在桌案之上,行礼之后,身形陡然消失。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

    轰!

    轰!

    轰!

    知北县大营的聚将鼓被重重的捶响。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大营陡然动了起来,一个个身穿轻甲的士卒,在营正,队正的带领下,迅速向校场集合。

    “这是怎么了?”

    樊狗儿穿戴整齐,手持流星锤,好似装甲车一般大步向前。

    “不知道!”

    “是大人派人传来的命令!”

    杨寿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狐疑,有些诧异的说道。

    轰!

    轰!

    轰!

    不仅是知北县大营的聚将鼓被敲响,知北县县衙外面的通天鼓也被重重的捶响,巨大的鼓声,整个县城都清晰可闻。

    正坐在家中吃饭的石班头,听着外面那一下接着一下,好似闷雷一般的鼓声,他的脸上不由的大变。

    顾不得眼前的吃食,急忙站起身形,手持腰刀就向门外冲去。

    “当家的!”

    “吃完了再走吧,就差几口!”

    一身粗布打扮的石大娘看着桌面上剩下的饭菜,有些心疼的说道。

    “来不及了!”

    “大人敲响通天鼓!”

    “知北县定然有大事发生。。。”

    石班头打开院门,头也不的说道。

    “我一定要去看看!”

    “大人对咱们家可是有大恩啊,如果不是他,石霞那丫头,肯定会死在黑山。。。”

    本来有些抱怨嘟囔的石大娘,听石班头提起石霞之事,顿时闭上了嘴巴。不仅不再阻拦,反而有些催促的说道:

    “当家的。那你路上快点,可别耽搁了大人的事情。。。”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