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北郡

    成郡王府邸

    一个穿着小衫,留着山羊胡,满脸清癯的老者正站在高台之上,口若悬河的说着什么。

    高台之下。

    身着青衣的丫鬟,小厮都聚精会神的看着老者,眼睛中更是流露出艳羡之色。

    仿佛恨不得将自己变成评中的人物,经历一个个离奇荒诞,但又异常经常的故事。

    一身紫色四爪蟒袍,面色威严成郡王高居首位,身着官袍,胸口绣着仙鹤补丁,面相气度都异于常人的杨凤仪,陈九宫等人好似众星捧月一般环绕四周。

    不过他们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十分的微妙。眼睛更是不停的闪烁,显然心思并没有在评之上。

    他们每一个人心中都充满了诧异,不知成郡王今天因为什么缘故,将他们召集在一起。

    成郡王好像对他们的心思根本没有丝毫察觉,满脸堆笑的看着台上的表演,待说到精彩之处,更时不时的鼓掌助兴。

    也不知过了多久,说人的表演接近尾声。

    四周的人心中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好似刚从那跌宕起伏的故事中走出。

    成郡王环顾四周,将自己的手掌抬起,这才轻轻鼓掌赏赐之后,示意说人退下。

    “诸位!”

    “刚才的评可是好听。”

    “你们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成郡王环顾四周,轻轻的咳嗽一声,等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之上,这才面色肃穆的问道。

    “这!”

    杨凤仪等人的眼睛不由的一滞,他们刚才心思根本不在评之上,自然也没有办法进行评价好坏。

    更不知成郡王询问何事。

    “好!”

    “好的很!”

    “能够入得王爷的法眼,那个能耐自然了得!”

    不仅杨凤仪没有听,其他人也是如此,只能有些敷衍应付的说道。

    成郡王眼睛微眯,他自然能够听得出众人话语中的应付和奉承,嘴角不由轻轻的上翘,流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之后,这才说道:

    “刚才说人,讲的段子叫倩女幽魂。”

    “是近日最新的评段子。据说是以知北县县令司徒刑带领府兵清剿黑山鬼王的故事为原形进行重新编排的。”

    “现在不仅是知北县,就连北郡也在盛传,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到神都,进入王公贵族,人王大臣耳中。”

    “说不得人王下旨嘉奖于他!”

    “现在坊间更是将他当做青天一般的存在!”

    “本王可还听说,最近有百姓想要上万民,奏请朝廷,调司徒刑到北郡来执政。”

    杨凤仪,陈九宫等听着成郡王的话语,脸色不由的微变,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变化。

    成郡王的言语目的性很强。

    那就是挑拨司徒刑和北郡官员之间的关系。

    这是用他们做伐!

    借助他们的手,来打压司徒刑。

    如果是以往,他们定然不会让他如意。

    但是,最近司徒刑实在是锋芒毕露。

    文功,在地方上推行青苗法,大展拳脚。

    武德,操练新军,剿灭黑山鬼王。

    还有很多脍炙人口的故事。

    就算他们身居北郡,也是多有耳闻的。

    现在坊间百姓,哪个不是对司徒刑不是赞不绝口。

    反而他们这些北郡高官,在他的映之下,顿时变成了庸碌之辈。

    更有人,将他们比作窃据高位,硕鼠之辈。

    这是他们不能容忍的。

    现在听成郡王说,司徒刑有可能调任北郡,和他们平起平坐,心中的怒火顿时升腾起来。言辞激烈的说道:

    “那司徒刑不过是有一个正七品,刚刚出仕的新丁,有什么资格来北郡执政?”

    “他有什么资格,和我等平起平坐,真是笑话!”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

    “谁说不是!”

    “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

    “百姓无知,难道朝堂上的诸公还能任凭他胡来不成?”

    “这司徒刑还真是厚颜无耻之辈,竟然真把自己当青天在世了不成?”

    其他人见杨凤仪面色黝黑,言辞激烈。也都是眼睛微眯,声音有些阴仄仄的说道。

    “哼!”

    “哗众取宠罢了!”

    “呵呵!”

    成郡王见北郡诸公对司徒刑也是多种看不惯,更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挖苦。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表情。

    这可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就算北郡诸公,知道这是借刀杀人之计,也只能故作不知。

    为什么?

    因为他们在司徒刑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北郡的官位,向来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司徒刑上位,自然意味着要有人被罢免。

    而且,司徒刑这个人棱角分明,很难和众人和光同尘。

    也正是这种特立独行。无意间,让他树立了很多敌人。

    当然,这种敌意,更多的是因为妒忌。

    司徒刑年纪轻轻,就诗词镇国,做出圣文,成为儒家的小圣人。

    在春闱之中,更是一马当先,独占鳌头。

    这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事情。

    就算是北郡的诸公,自问年轻之时,也达不到这样的成就。

    所以他们内心有着说不出的妒忌。

    妒忌更好似毒蛇一般,每天都撕咬着他们的内心。

    很多人都用阴暗的目光看着他,日日夜夜辗转反复,恨不得看到司徒刑的笑话,内心更是希望他栽一个大大的跟头。

    这种病态的心理,因为时间的推移,不仅没有治愈,反而越发的严重,只是平被他们的掩饰起来罢了。

    今日成郡王的言论,恰巧给了他们一个落井下石的理由,他们又怎么会不抓住?

    想到这里,几位大人非常隐晦的交换了一下眼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成郡王见众人已经达成了共识,这才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桌面之上,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

    “这位状元郎真是了不得。”

    “不过弱冠之年,手段却极其老辣,不仅在诗词文章上有很高的造诣。”

    “而且行政上也很有一套,不论是推恩令,还是青苗法,都让我们措手不及,出奇被动!”

    “而且这人不仅有能力,而且气运也很强!”

    “在北郡,有总督霍斐然作为外援!”

    “在朝堂也是简在帝心,任凭满朝功勋弹劾,都能够屹然不倒!”

    “如果任其发展,说不得日后,还要在诸位大人之上。”

    “年纪轻轻,真是了不得。。。”

    “说起来,就连孤王也是佩服的紧!”

    杨凤仪等人听成郡王如此说,脸色越发的阴沉,眼睛里的妒忌之色更是好似实质一般。

    年纪轻轻,就名满天下,更简在帝心,日后发展不可限量。

    甚至,有可能数年之后,就调入神都,官职还在自己这些熬了半辈子的人之上。

    一想到这里,杨凤仪等人的心中充满说不出的妒忌。

    还有着一丝说不出的邪恶!

    打压他!

    摧毁他!

    一定不能让他成长起来!

    木秀于林,风必吹之。

    想到这里,一身绿袍的杨凤仪瞬间站起身,行礼之后,满脸肃穆的说道:

    “王爷!”

    “这厮实在是太过嚣张。。。”

    “我等定然要给他一个教训!”

    “否则,他真要不知天多高,地多厚了。。。”

    “没错!”

    “还请王爷吩咐,我等必定全力以赴!”

    其他人见杨凤仪等人表态,也急忙站起身形,对着中央的成郡王行礼之后,大声的说道。

    “好!”

    成郡王也没有矫情,他和司徒刑之间的矛盾,可以说是路人皆知,所以他也没有必要掩饰什么。

    “陛下有旨意,命令司徒刑在知北县进行青苗法试点。。。”

    “根据,试点的情况决定,是否在天下推广青苗法。”

    “青苗法是什么,有什么弊端,对我等会有什么影响,想来不用本王再说。”

    “本王想说的是,这次青苗法试点,定然不能让他成功!”

    “否则,诸位和本王,以及天下豪族,都会蒙受难以想象的损失!”

    杨凤仪见成郡王说的真诚,不由重重的点头。

    “王爷说的是!”

    “这个青苗法定然不能让他成功,否则我等,必定会蒙受前所未有的损失。。。”

    成郡王见众人知道青苗法的厉害,不由轻轻的颔首,这才继续说道:

    “孤王知道,各位和知北县多有联系。。。。。。”

    杨凤仪等人躬身站立在那里,静静的听着成郡王吩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这才重重的点头,然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大声说道:

    “请郡王放心!”

    “我等这就修知北县门生,故旧,必定要让那厮好看!”

    。。。。。

    知北县县衙房

    司徒刑面色肃穆的坐在案之后,他手持一只狼毫笔,柔软的笔锋划过白色的纸面,留下一个个俊秀的文字。

    金万三恭恭敬敬的站在司徒刑面前,等司徒刑收笔之后才笑着说道。

    “大人的法越发的俊秀了!”

    “现在坊间,想要求大人墨宝的人,大有人在!”

    “更有说,大人的墨宝自带一种浩然正气,最能辟邪。。。”

    听着金万三有些奉承的言语,司徒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一笑,在笔洗中将毛笔刷洗干净。

    这才抬头,笑着问道:

    “金师爷可是大忙人。。。也是知北县的大红人,上到豪族,下到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怎么今日有空我这!”

    金万三被司徒刑揶揄打趣,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尴尬之色。

    “小的做的都是跑腿打杂的营生。”

    “有些许名声,也是因为大人的缘故!”

    “倒是大人现在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知北县的百姓,更是备受鼓舞,很多人更是自发的点燃鞭炮庆祝。。。”

    司徒刑轻轻的点头,一脸的淡定,但金万三还是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满意。

    也正是因为这一丝满意,让金万三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件事好好的宣扬。

    “今日前来,有什么事情么?”

    “大人!”

    “粮食已经发放到百姓手中,大家无不感念大人恩德!”

    “更有人在家中为大人设立了长生牌位,希望大人能够长命百岁!”

    金万三见司徒刑询问,急忙将手中的文放在案之上,笑着说道。

    “粮食真的已经发放到百姓手中了?”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滞,过了半晌,才幽幽的问道。

    “这是自然!”

    “属下亲自监督,可以确保每一粒粮食都下放到了百姓手中。”

    金万三没想到司徒刑会过问其中的细节,但还是毫不犹豫,一脸自信的说道。

    “大人再三叮嘱!”

    “赈灾的粮食一定要发放到需要的百姓手中。”

    “更要杜绝,有人趁机盈利,大发国难之财!”

    “所以属下日夜盯着,并且全程都有衙门之人参与,确保每一粒粮食都落到百姓手中。”

    “那就好!”

    “今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荒年,地里颗粒无收,百姓得到这些粮食,虽然不能和丰年相提并论,但也不会饿死。。。”

    司徒刑看金万三一脸的笃定,这才轻轻的颔首,满脸感慨的说道。

    “大人慈悲!”

    “此举定然活人无数!”

    看着一脸肃穆的司徒刑,金万三的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钦佩之色。

    “这是本官的职责所在!”

    “为官一任,自然就要造福一方!”

    司徒刑的脸色担任,丝毫没有倨傲之色,重重的点头说道。

    “没有其他事情,你就退下吧!”

    “难得无事,本官想要歇息一下!”

    “诺!”

    “大人注意休息!”

    金万三见司徒刑没有谈性,笑着点头,行礼之后,这才转身倒退而出。

    。。。。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坐在案之后,好似陷入了沉思,又好似在进行假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非常突兀对着眼前的空地问道:

    “赈灾粮之事,你们调查的如何?”

    司徒刑的话音刚落,刚才还是没有一人的空处,竟然陡然出现了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布条,身形矫健的男人。

    只见他单膝跪倒,行礼之后,声音肃穆的说道:

    “禀青龙总旗!”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