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放上去!”

    “只要将令牌放在棺椁之上!”

    “龙气就会将鬼王的尸身镇压。到那时,他就会和地脉彻底的分离!”

    张链子看着放在高台之上,巨大的棺椁,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精光,有些兴奋的说道。

    “好!”

    司徒刑一脸赞赏的点头,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反应的高台,竟然陡然颤动起来,那上面一盏盏长明灯火焰也非常诡异的变成湛蓝色。

    呜!

    呜!

    呜!

    随着长明灯火焰跳动,一声声鬼哭之声充斥着整个空间,顿时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死的好惨啊!”

    “我死的好冤啊!”

    “什么人,胆敢擅闯端王陵寝!”

    “好大的胆子!”

    “死人归处,生人避!”

    “嘶!”

    “嘶!”

    鬼哭之中,不仅有男有女,更有马匹的嘶鸣。还有战车车轮压过青石的轰鸣。

    仿佛有一只军队正在调动。

    站在棺椁四周,数十个身穿铠甲,手持兵器,好似护卫一般的将军俑,竟然陡然睁开双眼,猩红的眸子中充满了诡异。

    “这是怎么事?”

    司徒刑有些诧异的看着高台,有些好奇的问道。

    张链子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好似遇到这样的事情早在他预料之中。

    “禀大人!”

    “这些是殉葬之人。”

    “王侯宾天之后,会将大量的奴隶,马匹进行殉葬。”

    “还有一些忠心的武士,将军,在主人身死后,也会跟着自杀,并且命令将人,把他们的肉身做成将军俑,立在棺椁四周。”

    “以希望,死后也能保护主家的安全。”

    “黑山鬼王生前是大虞的端王,手下披甲之士数万,自然不乏忠心之人。”

    “所以,他的陵寝处有鬼军和将军俑保护,也是情理之中!”

    司徒刑轻轻的颔首,张链子此言倒是合情合理。一个好汉三个帮,何况是端王这等人物,就算他最后造反,兵败被杀,也定然有不少人誓死追随。

    “那我等应该如何处置?”

    司徒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张链子看了一眼司徒刑,有些为难的说道:

    “按照倒斗界不成文的规矩,碰到这种有鬼神守护的坟墓,我等定然是退避三舍!”

    “今日,必须要将黑山鬼王的老巢捣毁!”

    “否则,遭殃的就是知北县的百姓!”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你只需要告诉本官如何处置就是。。。”

    张链子也知道眼前的情况已经是刻不容缓,重重的点头,急忙说道:

    “以黑狗血,黑驴蹄子,糯米等物可破,但是在这荒山野岭,那里寻来这些物件!”

    “这个简单!”

    司徒刑的眼睛一亮,脸上顿时流露出轻松之色。

    “大人,你打算怎么办?”

    张链子见司徒刑一脸的毫不在乎,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些阴兵,将军俑看似可怕。”

    “实际上就一些没有经过雷霆洗礼的阴神!”

    “他们惧怕阳气,惧怕气血。”

    “这也是他们惧怕黑狗血,黑驴蹄子,糯米的原因。”

    张链子不由轻轻的颔首。对司徒刑的话表示认可。

    “这里虽然没有黑狗血,也没有黑驴蹄子,糯米等物!”

    “但却有数位先天武者!”

    “只要我等同时大声呐喊,形成音波共振,其中蕴含的至阳之刚之气,定然能够扫除墓穴之中的污浊!”

    张链子听到司徒刑的想法,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思索半晌之后,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大声的说道:

    “大人说的有道理!”

    “先天武者的气血最是炽烈,也正是这个原因,妖邪根本不敢近身,数位先天武者的气血连成一片,会比火烧云还要炽热,别说是几个不成气候的小鬼,就算是大鬼也不敢碰触,何况再以特殊的手段怒吼,此法定然可行!”

    司徒刑,杨寿,樊狗儿成品字形站好,深深吸气之后,顿时嘴巴大张,只见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声波从他们的腹腔,口腔中溢出,在空中形成一道道好似涟漪的痕迹。

    半封闭式的墓穴,好似一个巨大的音长廊。

    声音在其中不停的跌宕碰撞。无意间,形成一个强大的聚融放大效应。

    本就嘹亮的声音,在墙壁的折射下,变得更加的宏大。

    到最后更好似闷雷一般。

    音波在空中并且互相碰撞,折射,不停的放大,就连空间也出现了一丝丝好似玻璃一般微不可见的裂痕。

    噗!

    噗!

    噗!

    随着音波的震荡。

    高台之上,好似鹤嘴的灯柱最先承受不住,好似破碎的瓷器,表面之上瞬间布满裂痕,最后更是直接变成一片片碎屑。

    嗷!

    嗷!

    嗷!

    眸子猩红的将军俑仿佛意识到了危险,他们本来跪着的身体陡然站起,坚硬的脚面重重的踏在高台之上。身体好似装了弹簧一般,瞬间跃起。

    但是,任凭他们如何挣扎,都难以逃脱湮灭的命运。

    因为空中的音波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可以摧毁一切。

    将军俑的身体在空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细小的裂痕吞噬,然后陡然变成一团飞灰。

    没有肉身保护的鬼军,更是不堪。

    巨大的声音,强大的撕扯力,以及炽热的气血,刚猛的阳气,对他们来说,都是不能承受的。也是没有办法承受的。

    他们的身体还没等靠近,就被巨大的力量,瞬间的撕碎。

    “前进!”

    “一定要镇压此寮!”

    司徒刑见鬼军和将军俑全部湮灭,没有任何犹豫的吩咐道。

    “诺!”

    眼睛有些呆滞的张链子,陡然恢复了一丝神光,他没有任何犹豫的高高跃起。

    手中的令牌在黑暗之中,陡然射出赤色的光芒,一条若隐若现的赤龙,在令牌周围缠绕。

    本来不可一世的黑山鬼王,眼睛中陡然流露出害怕恐惧之色。

    “不!”

    。。。

    “两位有什么打算?”

    司徒刑眼睛中反射着火光,黑山鬼王在司徒刑,李射虎,以及燕狂徒的合击之下,彻底的变成飞灰,永世不得超生。

    李射虎,和燕狂徒听司徒刑询问,这才收目光。

    “某家奉师命前来北郡,调查血魔之事,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明日,某家就去城东。。。”

    燕狂徒摸着自己手中的青城剑,满脸冰冷的说道。

    “李将军呢?”

    司徒刑心中早有预料,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意外之色,笑着点头之后转身说道。

    “末将奉命前来讨伐黑山鬼王!”

    “现在黑山鬼王已经除去,自当转神域复命!”

    李射虎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会询问自己,眼睛不由的一滞,但还是如实的道。

    “恩!”

    司徒刑轻轻的点头,表示了然。

    “李将军劳苦功高,城隍自然应当重重有赏!”

    “本是下属分内之事,不敢居功!”

    李射虎得到司徒刑的赞赏,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但他还是一脸谦虚恭敬的说道。

    “李将军过谦了!”

    看着一脸谦卑的李射虎,司徒刑不由笑着微微颔首,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赞赏之色。

    突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嘴角慢慢的上翘,眼睛含笑说道:

    “知北县城隍杜文灿大人曾和本官说起,敕封将军之事。”

    “但是因为最近事务繁忙,一直没有办法成行。”

    “今日将军剿灭黑山鬼王,对知北县有大功。理应受到赏赐。。。”

    “本官看择日不如撞日!”

    “今日就敕封李将军为黑山山神!”

    李射虎的眼睛不由的一滞,随即流露出狂喜之色。

    司徒刑是阳世的县主,在知北县拥有莫大的权利,只要沟通龙气,他是完全有能力,有资格敕封知北县黑山山神的。

    “属下谢大人恩典!”

    李射虎听到司徒刑的话语,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狂喜之色,顾不得其他,急忙跪倒在地,以头触地,大声说道。

    “李射虎日后必定为大人效死!”

    “好!”

    “日后,你成为一方神灵,定然要守护桑泽,护佑黎民,不可懈怠!”

    “否则,前任的知北县黑山山神,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司徒刑看着一身戎装,背后背着大弓的李射虎,面色肃穆的说道。

    “诺!”

    “属下知晓!”

    “定然兢兢业业,不敢懈怠!”

    李射虎急忙躬身行礼,一脸肃穆的说道。

    燕狂徒有些艳羡的看了李射虎一眼,得到人道敕封,成为一个神灵,享受香火祭祀。

    这未尝不是一个出路。

    太白剑派中也有不少弟子战死,在宗门福地中成就鬼仙。

    当然也不乏获得人道敕封,成为一方神灵的。但是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少,百不足一。

    知北县黑山山神,这个神位虽然不高,甚至说是一个微末小神,但毕竟是一个神位。

    就算宗门中人,垂涎的并不是少数。

    。。。。

    “李射虎素有大功,德行可嘉,近日更帮助朝廷肃清黑山鬼王云余孽。”

    “特敕封其为黑山山主射虎将军!”

    “允许其在黑山之上建立自己的庙宇,享受香火祭祀。”

    司徒刑敕封的表文很短,写的也很简单。但是就在那个表文被焚烧的瞬间,一道好似光柱一般的龙气陡然从天而降,将全身甲胄的李射虎包裹进去,形成一个好似光茧一般的存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漫天的金光散尽,好似光柱一般的龙气也缩高空。

    李射虎的身躯慢慢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之中,不过和刚才相比,他的身形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仅体型看似壮硕了不少,而且身上的甲胄也变成了青色的官袍。

    最主要的是,在他的手中竟然多了一枚好似印章一般的存在。

    他的脑后竟然出现一个和杜城隍有几分类似信仰光环,不过和杜城隍的光环比起来,李射虎的光环感觉要小上不少,而且也没有那么的凝实。

    但是只要李射虎散播信仰,救助百姓,经过百年或者是千年的经营,未必不能成为杜城隍那样的存在。

    “恭喜大人登上神位!”

    “从此之后寿享千年!”

    城隍神域的鬼兵见到李射虎脑后的光环,已经手中象征权利的官印之时,眼睛中顿时流露出艳羡之色。有些讨喜的恭贺道。

    “末将谢大人栽培!”

    “小的没齿难忘!”

    感受着身体内失而复得的力量,以及手中宝印的沉重感,李射虎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五味陈杂之感,过了半晌,他才郑重的跪倒在地,一脸肃穆的说道。

    “起身吧!”

    “这是你应得的。。。”

    “只是希望你荡靖四周鬼魂野鬼,保一方黎民安宁!”

    “如果这样,也不枉本官提拔于你!”

    司徒刑看李射虎面色真诚,不由暗暗的点头,一脸期许的说道。

    “请大人放心!”

    李射虎重重的点头,满脸肃穆的应允道。

    。。。。

    石霞被救出!

    黑山鬼王被诛杀!

    李射虎被封神!

    也不知是谁将黑山之事传出,更有好事之人将这些故事编成评,不仅知北县人尽皆知,就连北郡,也时常能够听到说人的快板声。

    “上,说道燕狂徒剑光斩树妖,这,要说李射虎箭射老妖。。。。”

    一个穿着朴素,有几分年纪的说人坐在酒肆中央,嘴巴不停的开合,司徒刑等人的故事被他说的活灵活现,好似当时他就在现场,亲眼目睹一般。

    四周的人何尝听过如此精彩的彩子,听到精彩之处,不由大声的叫好。

    “好!”

    “实在是太好了!”

    “这个燕狂徒着实了得,一把飞剑,斩妖除魔,真是大英雄,大豪杰!”

    “要我说,司徒大人,那才真是大豪杰,不仅爱民如子,而且还运筹帷幄!”

    “燕狂徒剑法高明,什么妖魔鬼怪,都是一剑斩杀!”

    “司徒大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如果不是大人破开了那鬼王的墓穴,用令牌镇压了他的肉身。”

    “最后怎么可能胜利!”

    “要我说,那些妖艳女鬼才真的是可怜,因为金坛被制,不得不帮助树妖姥姥四处为恶,最后还被燕狂徒一剑一个全部斩杀!”

    。。。。

    一个个听的人,为其中的细节各抒己见,更有人为自己喜欢的角色争的面红耳赤,到最后更是互相推搡辱骂起来。

    幸亏店家早有预见,早就派人小心的候着,急忙上前分开众人,并且好言相劝,才没有闹出大的问题

    火了!

    倩女幽魂真的火了!

    燕狂徒,司徒刑,李射虎等人也成了家喻户晓的英雄,就连盗墓贼张链子的经历,也被人挖掘。

    写了一本以他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盗墓笔记。

    据说,反响还非常的不错,更有很多年轻人,哭着喊着要拜张链子为师,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摸金校尉。

    这是,司徒刑和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