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尽管放心!”

    “倒斗老链子最是拿手!”

    张链子听到司徒刑的话,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应道。眼睛中流露出精光,嘴巴开合,侃侃而谈道:

    “通常,墓主人为了让自己死后不被生人打扰,在墓道之中会设置很多机关。”

    “比如说,翻板,滚石,毒气,以及飞羽等。。。。”

    “我们一般会用长达数丈的探路棍进行试探,触发。”

    “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司徒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颜色越来越阴沉的天空,头毫不犹豫的大声喊道:

    “樊狗儿!”

    “扔进一块巨石!”

    “管他什么机关。。。”

    “诺!”

    身体高大,好似铁塔一般强壮的樊狗儿,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将手中的流星锤放下,目光环视四周,终于在一块凸起之处寻得一块足有一人高足足有千斤重,外型看起来有几分椭圆的巨石。

    “就是你了!”

    樊狗儿好似呢喃,又好似自言自语一般,双手伸出,两个手掌好似铁钳一般,借助石头表面的凹凸将石头牢牢的扣住,双臂用力,血管好似蚯蚓,又好似青蛇一般绷紧凸起。

    “起!”

    随着一声暴喝。

    那块重达数千斤的巨石竟然被樊狗儿凭借肉身的力量举起,并且好似铅球一般重重的推出。

    轰!

    巨大的石球落在墓道之上,将地面上的青石砸出一道道深邃的裂痕。

    并且以众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前翻滚。

    轰!

    轰!

    轰!

    不论是墓道,还是悬在两旁的油灯,亦或者是残存的壁画,都被巨石碾压,撕碎,所过之处留下的只是一片狼藉。

    “粗暴!”

    “野蛮!”

    “太粗野了!”

    看着碎落一地的瓷器,已经被刮花了的墓道壁画,张链子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心疼之色,嘴巴微张,小声的嘟囔着。

    司徒刑等人也不管他的嘟囔,目光紧随石球。

    轰!

    石球不停的滚动,好似触发了墓道中的机关。

    只见四周,陡然射出密密麻麻,好似蝗虫一般的飞羽。

    “这是墓道的第一重机关!”

    “是墨家的手段,以特殊的机簧,做成飞羽连环。。。”

    “盗墓贼只要是不小心触发,必定会被预先设置好的飞羽射成筛子!”

    “在盗墓过程中,死在飞羽下的前辈,不知多少。。。。”

    看着力量强大,可以射穿岩石的飞羽,张链子的脸上也流露出后怕之色,有些感慨的说道。

    轰!

    轰!

    飞羽虽然穿透力很强,就算身穿盔甲也能被瞬间射穿,毙命当场。

    但是,那巨石本就没有生命之物,更不惧怕疼痛,些许飞羽怎么可能让他止步。

    只见那块巨石去势不减,在整个墓道之中,好似一个巨大的坦克车,不停的横冲直撞。

    时不时的触发墓道机关!

    但是不论是毒气,还是铁板钉,在他面前,都好似玩具一般可笑。

    “跟上!”

    “跟上!”

    “有这块巨石在前面探路!”

    “我们定然能够找到端王寝室!”

    杨寿见巨石在前面横冲直撞,一切机关都被触发,这才轻轻的挥手,大声说道。

    “诺!”

    在他身后的士卒也没有任何犹豫的上前,手持长枪,走在前面。

    这也是张链子的安排。

    虽然大多数的机关都被巨石破坏,但是保不齐会有那一两个侥幸逃脱。

    长枪兵走在前面,是担心地上有翻板!

    翻板!

    是陵寝中比较常见的机关,一般会设置在墓道之上。

    盗墓贼不小心踏上翻板,机关就会触动。

    他脚下的板旋转,盗墓之人就会掉入事先做好的洞窟之中。

    盗墓人,也做出了相应的防备。

    那就是手持一根丈长的棍棒,一旦石板翻滚,那根棍棒就会卡在上方。

    人可以借助棍棒,爬上墓道,也就能保住了性命。

    在这里没有那么长的棍棒,所以只能让长枪兵走在最前面。

    啪!

    啪!

    啪!

    长枪好似拐杖一般点在前面的青石墓道之上,发出异常清脆的声音。

    这样的刺探,可以最大限度上,避免触发机关。

    “大家跟上!”

    “端王生前因为是造反被杀,虽然是王侯规制,但陵寝的规模并不是太大。”

    “里面的机关也不会太多!”

    “只要大家小心,定然不会出现事情!”

    张链子走在最前方,小心的观察着四周的一切。并时不时用自己手中好似拐棍一般的东西,敲打着四周,和地上的青石。

    “张链子!”

    “墓穴中的机关可否如数破除?”

    司徒刑站在墓穴之外,有些厌恶的挥舞着手掌,试图将那腐臭的味道驱除。

    端王,也就是黑山鬼王的墓穴已经封闭了几千年,里面的空气早就腐败,而且,在埋葬的时候,还有很多殉葬的士卒和嫔妃。

    故而,味道是非常的难闻。

    也难得张链子,能够面色不改的站在里面。

    “大人!”

    “墓穴的机关,已经尽数破除!”

    “但是,大穴之中,必定有鬼怪守护!”

    “如果是以前,老朽有摸金校尉符在身,自然不怕。。。”

    “但是现在,大魏早就消失在云烟之中,仅存的龙气也早就耗尽。”

    “恐怕不足以镇压此地!”

    张链子看着阴森可怕的墓穴,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担忧。

    “这有什么为难!”

    司徒刑听张链子如此说,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微微的笑容。

    “大魏是已经灭亡了!”

    “但是大乾还在!”

    “本官身上携带有当今御赐的令牌!”

    “龙气最是炽烈!”

    “你只要将此物置于墓穴之中,看那个鬼怪敢出来放肆!”

    张链子看着司徒刑手中,那枚象征身份,有着当朝龙气缠绕的令牌,眼睛不由的一滞,随后流露出狂喜之色。

    “太好了!”

    “此物虽然不是摸金校尉铜符!”

    “但却是当今圣上亲赐,龙气炽烈,还远胜当年。。。。”

    “只要将此物放在墓穴中央!”

    “别说是那些不成气候的粽子,就是守护墓穴的鬼神也不敢放肆!”

    “既然如此!”

    “那还不赶紧动手?”

    见张链子点头,司徒刑的心中也是不由的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

    “只要能捣毁了黑山鬼王的巢穴,让他和地气分离。”

    “本官记你大功一件!”

    “诺!”

    张链子满脸欢喜的点头,手持令牌,身形灵敏好似猿猴一般在墓穴之中跳跃。

    他的眼睛出奇的毒辣!

    墓穴之中的机关,根本就难不住他。

    不过是半刻钟的功夫,张链子的身形就出现在墓穴的中心位置。

    那里有一个高台。

    高台之上是一个巨大,上面描绘这四爪蛟龙的棺椁。

    数盏长明灯,已经燃烧了数百年,但到现在还在燃烧。将四周照射的纤毫可见。

    “金丝楠!”

    “乌木底!”

    “真是一口上好的棺椁!”

    “没错!”

    “这定然是那黑山鬼王的棺椁!”

    看着那口巨大的棺椁。张链子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脸上也浮现出了几丝垂涎。

    阴沉木,因为善于养神,所以是最好的棺材料子。

    但是,在大乾,只有皇家才有资格使用,不论是大臣,还是富商,如果胆敢使用,就是逾制,是要杀头的。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大臣,或者是富贵人家,就用金丝楠做棺,用阴沉木做里。

    金丝楠阴沉木棺材,在民间,也就成了最高规格的棺椁!

    当张链子看到这个巨大的棺椁之时,眼睛不由的一亮,本来有些提着的心,顿时落到了地下。

    没有错的,定然是端王的棺椁。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