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他的巢穴捣毁!”

    “这样,黑山鬼王就没有了力量的源泉!”

    看着大军开拔,一个个石块被剥离,露出一个墓穴的形状。李射虎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欣喜之色,大声吼道。

    “一定要快!”

    “黑山鬼王不惜燃烧自己的本源,战力大增!”

    “我们坚持不了多久!”

    司徒刑没有话,只是重重的点头。

    在他的亲自指挥之下,大军越发的迅猛。。。

    轰!

    轰!

    轰!

    樊狗儿的流星锤好似真的陨石一般砸落在墓穴之上,四周的岩体因为巨大的力量不停的颤动,一块块碎石脱落。

    轰!

    薛礼的方天画戟重重的砸在岩石之上,巨大的力量,让屹立了几千年而不曾倾倒的岩石,发生了开裂。

    一丝丝黑色的缝隙,以他的方天画戟为圆心,好似蛛书包网.bookbao2一般向四周延伸。

    轰!

    轰!

    轰!

    到了这时,司徒刑也顾不得身份,脱下官袍,露出里面结实的肌肉,拳头更好似打桩机一般一下接着一下重重的砸落在岩体之上。

    轰!

    轰!

    轰!

    一块块比人头还大的岩石从上面滚落下来,不大一会功夫,司徒刑就将石壁凿出一个足够一人通行的大窟窿。

    后面的兵卒虽然没有司徒刑和樊狗儿等人这么勇猛,但是他们人数众多,又因为经常训练的缘故,配合异常的默契。

    就好似一只只非常渺小的蚂蚁,看似卑微。

    但是一旦聚集起来,形成蚁潮,就是非常可怕的存在,就连老虎,狮子等霸主也不敢招惹。

    轰!

    轰!

    轰!

    随着时间的推移,岩石一点点被剥离开来,黑山鬼王,也就是端王的墓穴,第一次向世人敞开他的胸襟。

    “这就是端王的墓穴?”

    看着一个颜色异常灰暗,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墓门,众人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诧异,有些狐疑的说道:

    “这也太普通了吧?”

    “就算是知北县的豪族,墓葬都要比这个豪华!”

    “不会做的!”

    “这个肯定是端王的墓穴!”

    见众人眼睛中有几丝狐疑,张链子顿时好似被人踩了尾巴的老猫,全身的毛发炸立,大声的吼道。

    “老朽愿意用项上人头做保!”

    “哼!”

    “端王再说也是前朝皇帝幼子,就算犯了谋逆大罪,下葬之时,也是按王侯规制!”

    “这个墓穴简陋寒酸,哪里像是王侯陵寝?”

    杨寿眼睛一横,有些不悦的说道。

    “这是疑冢,用来迷惑众人的!”

    “你懂什么。。。。”

    张链子被杨寿怀疑,脸色不由的发胀,看似有些恼怒的说道。

    “好了!”

    “都别吵了!”

    “是真是假,打开墓穴就知道了!”

    “把墓门给本官破开!”

    司徒刑伸出手掌,制止住火光四射的两人,这才转头看着身体强壮好似铁塔的樊狗儿,脸色肃穆的吩咐道。

    “诺!”

    樊狗儿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将手中的流星锤轮起来,好似飞火流星一般脱手而出,布满凸起好似榴莲一般的锤头重重的撞击在墓道大门之上。

    不过说来也奇怪!

    那个看似普通,已经锈蚀氧化严重,好似一阵风就能刮到的大门,在这么强烈的撞击之下,既然没有变成碎屑。

    “咿?”

    樊狗儿看着只是出现一些裂痕,但是并没有倒塌碎裂的大门,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讶。

    他的流星锤看似不大,但却是用特殊材料制成,最是沉重。

    在加上他的千钧之力,别说是一个经过数百年腐蚀的墓门,就坚固的城墙也能砸出一个窟窿。

    有古怪!

    真的有古怪!

    到了这时,别说是他,就连其他人也发现了墓门的奇特之处。

    刚才质疑张链子的杨寿,也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难道此处真的是端王墓穴所在?

    “嘿!”

    樊狗儿鼻孔扩大,喷出两道异常醒目的白气。全身肌肉全部隆起,爆发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他手中的流星锤被抡圆,带着呼啸的风声,更携带着千钧之力,再次重重的砸落。

    轰!

    那道看似坚不可摧的墓门在巨大的撞击下发生了摇晃,表面更是出现了很多微小,但是却肉眼可见的裂痕。

    “加把力气!”

    “墓门即将被打开!”

    看着即将被破开的墓门,张链子顾不得和杨寿斗气,眼睛陡然亮起,有些兴奋的说道。

    “好!”

    樊狗儿听到张链子的话,身上力气更大,手中的流星锤破开空气,发出好似雷霆一般沉闷的响声,手中的锤头更因为速度太快,和空气发生剧烈的摩擦,变得微微有些发红,在黑夜中看起来,竟然真的好似流星一般。

    “不!”

    悬浮在高空,好似山峦一般的白骨骷髅头见墓穴被发现,墓门即将被打开,不由的发出一声怒吼。

    好似山洞一般大的眼睛中陡然射出两道血光。好似激光一般射向地上的人群。

    虽然不知,这道血光是什么,但是想来定然不是好东西。

    “不好!”

    看着陡然发难的黑山鬼王,燕狂徒和李射虎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好。

    但是,他们和黑山鬼王之间还有一段距离,想要阻挡已经是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光落下。

    但就在他们懊恼之时。

    一个巨大的手掌陡然出现,以托天的姿势高抬。

    那两道血光也恰巧落在他的掌心之内。

    轰!

    手掌和血光撞击。

    司徒刑只感觉一股巨力传来,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下沉,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双脚已经陷落在岩石之中。

    好强大的力量!

    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快,用手掌将这个血光阻挡。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血光的威力,以及士卒的孱弱,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更流露出一种后怕之色。

    “黑山鬼王!”

    “你就死了这条心思吧!”

    “只要本官在这里,定然不允许你胡为!”

    司徒刑看着被燕狂徒和李射虎牵制的黑山鬼王,面色肃穆,声音好似炸雷一般道。

    “可恨!”

    “本王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黑山鬼王见偷袭没有见效,又尝试了几次,但都被燕狂徒等人拦住,脸上不由的升起愤怒焦急之色,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哼!”

    “黑山鬼王,顾好自己再说吧!”

    司徒刑眼睛直视,丝毫不将黑山鬼王的威胁放在心上。转头高声催促道:

    “都加快速度!”

    “免得黑山鬼王狗急跳墙!”

    “诺!”

    “诺!”

    杨寿,樊狗儿等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再也顾不得其他,同时悍然出手,流星锤,方天画戟,寒月宝刀等同时砸落在墓门之上。

    墓门本就摇摇欲坠,再也支撑不住,顿时变成一片片碎屑,彻底的化作虚无。

    在他的背后,则是一个幽深,黑暗,不知多长,异常曲折的墓道。

    不知是不是年头太久,墓道两侧的壁画早就变得斑驳,而且地面上布满了青色苔藓,看起来异常的幽暗。

    看着那个幽深的墓道,司徒刑等人脸上不仅没有恐惧之色,反而眼睛中都流露出兴奋的光芒。

    “打开了!”

    “终于将墓穴打开了!”

    好似老农的张链子,见墓穴被打开,身形顿时窜到前面,异常兴奋的说道。

    “混账!”

    “竟然敢将本王的墓穴打开!”

    “只要你们敢进入!”

    “本王定然要诅咒你们!”

    巨大好似山峦一般的骷髅头嘴巴不停的开合,有些愤怒又有些无奈的大声诅咒着。并且试图用言语,将众人吓退。

    可惜。。。。

    “张链子!”

    “倒斗你最是拿手!”

    “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司徒刑见张链子走到近前,没有任何犹豫的吩咐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