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找到了!”

    司徒刑的脸色一滞,眼睛中陡然流露出狂喜之色。

    “南龙发脉,越过黑河,在此地结穴。”

    “千尺为势,百尺为形!”

    “这个地方祖山,父母山,案山,龙虎砂俱全,而且明堂开阔,还有清水环绕,必定是结穴之所。”

    “而且登高俯瞰,此地的形状好似一个张开翅膀的蝙蝠。乃是一个蝙蝠献瑞穴!”

    张链子站在土丘之上,面色肃穆手指伸出,轻轻的点动,好似将军点兵,又好似蜻蜓点水,竟然有着说不出的韵味。

    就连山川,都仿佛随着他的轻点,变得灵动起来。

    “打动山川,扭转乾坤!”

    “这!”

    “这是?”

    司徒刑看着口中喃喃自语的张链子,眼神陡然变得凝重起来,因为在他的眼中,张链子的气息竟然完全消失了。

    在这一刻,张链子仿佛这一片山水连成了一体。

    不在分彼此!

    也正因为如此,山中的一切,在张链子眼中,都好似指掌一般纤毫可见。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链子的眼睛陡然睁开,更有着一丝刺目的精光射出。好似洞穿岩石和土壤。

    如果有阴阳家的高人在此,必定会惊讶的大呼:

    “入地眼!”

    “入地眼!”

    “没想到当世竟然有人达到了入地眼的水平!”

    入地眼,是阴阳家的一种境界。达到这种水平的人,可以用眼睛洞穿山峦土壤,从繁杂中找到隐藏的龙穴,这种水平的就算是在高手云集的阴阳家也并不是多见,如果效力朝廷,定然会被吸纳进钦天监,成为一代地师。

    实在是没有想到,在知北县这等偏远之地,在寻龙点穴上竟然有如此造诣的高人。

    “找到了?”

    司徒刑见张链子眼睛中的精光收,重新恢复了平静,顿时有些欢喜的问道。

    “没错!””

    “不过此穴本就结的隐蔽,又因为沧海桑田的变化,位置发生了移动,更是难寻!”

    “就算老朽身负摸金校尉的传承。”

    “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他的踪迹。”

    张链子站在一个不高的小土坡上,看着手中的罗盘,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自得之色。

    “行了!”

    “不要讨功了!”

    “本官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不会反悔!”

    “你脚下可就是那厮的陵寝所在?”

    司徒刑打断张链子的卖弄,声音有些急切的问道。

    “大人!”

    “没有错,老朽愿意用项上人头做保,下面定然就是黑山鬼王的陵寝!”

    张链子眼睛在四周环顾半晌,好似重新打量了一番山势山形。最后重重的点头说道。

    “好!”

    “三军开动,定然要破开他的陵寝!”

    司徒刑满意的点头,转身吩咐道。

    “诺!”

    “诺!”

    “诺!”

    杨寿,樊狗儿,薛礼等人得到吩咐,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应诺道。

    “这!”

    看着大军开拔,一个个兵卒将刀枪当做撬棍,铁锹,开始暴力破坏四周的山体,张链子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呆滞,过了半晌才好似反应过来。

    因为太过激动,脸色上都浮现出几分不正常的潮红,声音都也变得尖锐了不少:

    “暴力!”

    “实在是太过暴力了!”

    “怎么可以这样盗墓?”

    “倒斗是一门艺术,你们这群粗人,竟然这样野蛮的破坏四周的山体。”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滞,转头看着张链子,眉头不由的轻轻皱起,但是他并没有发怒,而是有些好奇的问道:

    “难道你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不成?”

    “这。。。”

    张链子被司徒刑好似鹰隼一般的眼睛盯住,气势不由的就是一低,但他还是好似不服气的说道:

    “摸金校尉,可以借助星斗,地势,确定墓门所在,在以洛阳铲凿开墓道。。。。”

    “需要多长时间?”

    司徒刑没有反驳,眼睛中神光闪烁,有些希冀的问道。

    张链子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僵,过了半晌,他才有些难堪的说道:

    “大约需要数日。。。”

    “不行!”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摇头。

    “时间太长了!”

    “我只能给你两个时辰!”

    “这。。。。”

    “这。。。。”

    “两个时辰实在是太少了。”

    “最少也需要一日一夜的时间!”

    张链子看着地上坚硬的石块,眼睛中神光闪烁,重重的咬牙说道。

    “不行!”

    司徒刑的脸色肃穆,没有任何犹豫的否定道。

    “大人!”

    “端王虽然被斩头而死,但是他的墓葬规格却是王侯级别。”

    “四周浇灌了水银,还有石灰等物,最是坚固,一日一夜将他打开,已经是极致!”

    张链子见司徒刑还是摇头,不由的有些急眼,声音中也多几分不渝。

    “哼!”

    “本官可以给你时间!”

    “但是你认为空中那位会给你时间么?”

    司徒刑的头颅抬起,看着空中不停交战的鬼神,眼睛中神光闪烁。

    “这。。。”

    张链子下意识的抬头,空中的局势已经非常不妙,李射虎和燕狂徒已经完全被黑山鬼王压制,看这个趋势,恐怕用不了几个时辰,一切就会落下帷幕。

    “既然你没有办法!”

    “那么就按照本官的办法来!”

    “据本官所知,当年的魏武帝手下共有三支秘密军队,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以及搬山力士!”

    “摸金校尉技术独步天下,做的是手艺活!”

    “而发丘中郎将靠则是人多,他们聚集成群,或者数百人,或者上千人,众志成城,任何坚固的古墓都难逃他们的手掌。”

    “本官这次,迫不得已,就要做他一会发丘中郎将!”

    司徒刑看着明显有些退缩的张链子,没有任何犹豫的站直身体,将手中的长刀扬起,直指土丘方向,怒声吼道。

    “诺!”

    “诺!”

    “诺!”

    站在他身后的五千兵甲,配合的发出阵阵怒吼之声。

    站在高空,正在和燕狂徒,李射虎作战的黑山鬼王看着士卒好似蚂蚁一般聚集,形成黑压压的一片,并且通过拳头,刀枪等将他陵寝上的山峦一点点挖空。

    他的眼睛中第一次流露出焦急之色。

    硕大的嘴巴不停的开合,发出一声声怒吼,试图用自己的疯狂将李射虎和燕狂徒吓退。

    但是两人岂能让他如愿?

    燕狂徒面色坚毅,手中的长剑好似蛟龙一般飞舞。

    不论再多的骷髅头,也没有办法让他后退一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