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本官能够做些什么?”

    司徒刑看着空中密密麻麻好似蝗虫一般,无穷无尽的骷髅头,以及苦苦支撑的燕狂徒,李射虎等人。

    他的眼睛不由的微微收缩,面色凝重的问道。

    “找到端王的陵寝!”

    “并且捣毁他!”

    “只有这样,才能将黑山鬼王和地脉分离。。。”

    “到了那时,没了地气的支撑,黑山鬼王也就没了现在的威势!”

    燕狂徒手中的青城剑射出一道道好似光柱的剑气,将无数的骷髅头湮灭,但是,在地气的支撑下,黑山鬼王的骷髅头好似无穷无尽一般。

    任凭他如何的斩杀,都没有枯竭的痕迹。

    “没错!”

    “大人,地气不绝,此寮难以斩杀!”

    “还请大人捣碎他的棺椁,除了他的依仗!”

    李射虎看着眼前密密麻麻,好似无穷无尽的骷髅,眼睛也是不停的收缩,急忙说道。

    “哼!”

    半空之中,体型好似山岳一般的黑山鬼王,见诸人的打算,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

    “这个黑山山脉!”

    “虽然不是主要干龙,但也连绵数千里。”

    “时光穿梭,沧海桑田,本王的陵寝早就沉入地下!”

    “除非你将整个黑山翻过来,休想找到本王陵寝,你们还是断了那个心思吧!”

    “只要你们归顺本王,本王可以既往不咎。。。”

    “这!”

    司徒刑看着四周黑漆漆,连绵不绝的山势,脸色不由的一滞。

    黑山鬼王的话虽然是攻心之计!

    但是八百里黑山,的确是非常的广阔,而且八百里也只是一个形容词,实际上黑山的长度的远远不止八百里,虽然没有实际测量过,但是肯定要超过一千里。

    在这么长的山脉中寻找一个陵寝,不比大海捞针简单。

    所以就算是才华横溢的司徒刑,眼睛中也流露出为难之色。

    但是他也知道,李射虎和燕狂徒说的都十分有道理,如果不能找出黑山鬼王陵寝所在,根本不可能将他彻底的击杀。

    “这如何是好!”

    “大人!”

    “一定要抓紧时间!”

    “黑山鬼王这厮,仗着有黑山山脉做为后盾,根本不畏惧消耗!”

    “而我等则不然!”

    “此消彼长之下,我等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燕狂徒仿佛看出司徒刑心中的为难,面色微变,大声的喊道。

    “知道了!”

    司徒刑环顾四周,看着连绵不绝的山脉,不由重重的点头。

    “大人!”

    就在这时,樊狗儿下意识的上前半步,看着司徒刑,眼睛中竟然流露出一丝犹豫。

    “怎么了!”

    “都到了这时候,还有什么好遮掩的?”

    司徒刑看出樊狗儿眼睛里的迟疑,心中不由的焦虑,有些呵斥的说道。

    “大人!”

    “此事说难也难!”

    “说容易也是容易。。。”

    樊狗儿见司徒刑心焦,不敢卖关子急忙说道。

    “说!”

    司徒刑见樊狗儿好似胸有成竹,眼睛不由的一亮,有些欣喜的说道。

    “有什么办法,快快道来!”

    “大人!”

    “你却是着急忘了!”

    “大乾,人才最多的地方不是在院,而是在军营和牢狱!”

    司徒刑听到樊狗儿话语,眼睛不由的就是一凝,人才最多的地方是军营和牢狱,这里的人才需要打上一个引号,是鬼才,怪才,歪才!

    为什么这么说呢?

    要知道,大乾可不是后世,全国联书包网.bookbao2,瞬间就能调出所有的身份信息。

    这里的排查手段还是十分的落后,军营更是驻扎在深山老林之中,很少和外界接触。

    正是这个原因,很多道上有手艺的人犯事,被官府通缉,或者是被仇家追杀,大多会隐身军营。

    被抓住的则会被投入大牢。

    也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军营和牢狱是怪才最多的地方。

    樊狗儿这是在隐晦的提醒他,军营之中就有这种寻龙点穴的高人。

    过了半晌,他才好似反应过来,脸上陡然流露出自信的笑容。笑着说道:

    “传令三军!”

    “军中之人,但凡有人寻得黑山鬼王的陵寝,不仅前罪尽数免除,本官还重重有赏!”

    “诺!”

    “诺!”

    “诺!”

    樊狗儿见司徒刑反应过来,脸上顿时流露出欢喜之色,笑着转头说道:

    “张链子!”

    “大人的话你都听到了。。。”

    “只要你帮大人找到黑山鬼王的葬身之地,不仅以前的罪尽数免除,还能领受功劳!”

    司徒刑见樊狗儿如此说,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诧异之色,并且下意识的将自己的目光落在樊狗儿的身后。

    只见一个面色有几分苍老,好似田间老农的老兵,正一脸惴惴的站在那里,好似害怕着什么。

    但是,司徒刑还很快发现了他和其他兵甲的不同。

    那就是那一双眼睛!

    和其他老人眼睛混浊不同,这个被称作张链子的人,眼睛出奇的精神。

    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年老体弱之人。

    不一般!

    这个人不一般!

    司徒刑心中顿时有了一个判断。

    “你叫张链子!”

    “诺!”

    “小老儿,本家姓张,链子是道上人给的诨号,日久,反倒是没有人在意老头本来的名字了。。。”

    张链子见司徒刑询问,急忙上前,小声的说道。

    “道上,诨号!”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又为何隐身军营?”

    “还不如实招来!”

    司徒刑的眼睛陡然一睁,流露出一道精光,面色肃穆的喝问道。

    “禀大人!”

    “小老儿以前做的倒斗的营生,得罪了仇家,不得不隐身军营,还请大人赎罪!”

    张链子见司徒刑面色肃穆,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冷光,急忙跪倒在地,也不敢隐瞒。

    “只有这么一件事?”

    “身上可曾背负人命?”

    司徒刑眼睛中神光闪烁,看着跪倒在地,好似老实巴交的张链子,声音肃穆的问道。

    “如实说来,如果本官发现你有一句言语不实。”

    “本官就算颜面不要,也定然要将你斩杀在两军阵前!”

    张链子被司徒刑喝问,脸色不由的大变,心中更是升起一阵阵惴惴。

    “大人!”

    “小老儿哪敢害人性命!”

    “小老儿祖上留几分手艺,农闲之时,经常和家族子弟出去倒斗,赚些零花。”

    “有一次,小老儿走了眼。”

    “盗了贵人的祖坟,这才被官府通缉,不得不远离家乡,来这苦寒之地避难!”

    司徒刑眼睛如刀的看着张链子,仿佛要分辨他言语中是否有所不实。

    过了半晌,见张链子的眼神并没有躲避,而且通过望气之法,见他身上没有血腥之气,司徒刑这才暗暗点头。

    “如果你能帮本官寻得黑山鬼王葬身之地!”

    “正如本官所说,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而且本官还重重有赏!”

    张链子得到司徒刑的承诺,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但是还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大人此言可是当真?”

    “不仅不追求小老儿以前倒斗的罪过,而且还有所赏赐?”

    “这是自然!”

    “本官说保你无事!”

    “自然就会保你无事!”

    “你要拿出全部的手艺,但有纰漏,数罪并罚!”

    司徒刑有些不耐烦的摆手,看了一眼眼神中流露出激动之色的张链子,脸色冰冷的说道。

    “好!”

    “有大人这句话!”

    “我张链子定然拿出全部本事!”

    “要说起来,小老儿这份手艺,和军旅还有几分联系!”

    张链子得到司徒刑肯定的答复,脸上顿时流露出惊喜之色。毫不犹豫的从随身的布兜之中取出一个好似罗盘的物品。

    “哦!”

    “这种倒斗之法,不是江湖伎俩么?怎么会和沙场有关?”

    司徒刑的眼睛微眯,心中升起一丝诧异,但是他的脸上还是流露出倾听之色。

    “大人,你有所不知!”

    “这个事情,还要从魏武帝时期说起!”

    “魏武帝这人雄才大略,素来有雄心壮志!”

    “他的军队,是天下最精锐的雄兵,攻无不胜,战无不克。”

    “但是,军费开支也是素大。国库中的银两根本不足以支撑,无意之间,魏武帝知道了倒斗之事。”

    “为了筹备军饷,他先后成立了三支秘密部队,分别是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还有一个是搬山力士!”

    “这三支部队,别的不做,只是到处倒斗,被魏武帝筹集军饷。”

    “也正是,因为这三子秘密部队的关系,魏武帝最后一统南北,成为一代霸主。”

    “但是,正因为这三只部队的关系,魏武帝生恐自己死后,墓葬被别人取出,故而下令将三支部队秘密处决,并且设下九十九个疑冢!”

    “但是,魏武帝不知道的是!”

    “当年,那三支秘密部队,并没有被全部处决,还活下几人!”

    “正是这几个人,将这门手艺传了下来。”

    “小老儿正是这一代摸金校尉的传人!”

    司徒刑看着面色黝黑,好似老农的张链子,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感慨之色,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狡兔死,走狗烹!”

    “飞鸟尽,良弓藏!”

    “真是悲哀。。。。也是他们的宿命!”

    张链子的脸色陡然大变,过了半晌他才重重的叹息一声,好似相通了什么,又好似好似放下了什么。

    “大人说的是,这是宿命!”

    “如果不是当年的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搬山力士贪图荣华,也不会为魏武帝所用。最后更不会被魏武帝所忌,从而丢了性命!”

    “陵寝乃是死人的归宿!”

    “轻易不要去打搅。。。。”

    “当然,还是厚葬引起人心中的贪念。”

    “古话说的好,财帛动人心!”

    “如果薄葬,哪还有倒斗之人?”

    司徒刑看着绵延千里的黑山山脉,眼神幽幽的说道。

    “大人说的是!”

    “如果每一个棺椁都是薄葬,自然不会有人去倒斗。”

    “久而久之,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搬山力士,也就会变成传说。。。。”

    张链子没想到司徒刑竟然竟然感触如此之深,并且一语中的,将丧葬的弊端剖析的淋漓尽致。

    。。。。

    也不知过了多久。

    燕狂徒的脸色已经有些微微发白。

    连续的出剑,让他的气息有些不稳,因为消耗的关系,剑气也变得衰弱了不少。

    在也没有刚才那贯穿天地的气势。

    而黑山鬼王则恰恰相反,他在李射虎鬼兵还有燕狂徒的围攻之下,竟然没有流露出一丝疲态。

    反而气势更足!

    “哈哈!”

    “你们不是本王的对手,不要在抵抗了!”

    “只要你们俩以后对本王俯首称臣,本王定然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黑山鬼王猖狂的笑着,好似根本没有将李射虎等人放在眼里。

    “黑山鬼王!”

    “休想!”

    “斩妖除魔,乃是我太白剑派的宗旨!”

    燕狂徒不由重重的淬了一口,一脸不屑的咒骂道。

    “端王!”

    “记得在前朝之时,你也是体恤民生。素来有贤王之称。”

    “今日,为何却要祸乱苍生。。。。”

    李射虎气息有些浮动,面色苍白的看着空中无穷无尽的骷髅头,大声的规劝道。

    “哼!”

    “天地无道!”

    “当年本王兢兢业业,不仅将自己的领地治理的井井有条,更获得朝中诸公的赞赏。”

    “更有百官联名上,想要立本王为太子,从而继承大宝,成为一代圣君!”

    黑山鬼王听李射虎呼喊,脸色不由的一冷,嘴角更是上翘,流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但是,那又如何?”

    “就因为本王的母妃出身卑贱,只是一个普通的宫女!”

    “所以本王就没有继承大宝的资格!”

    “不论本王多么的优秀,多么的努力,最终只能向四哥俯首称臣!”

    “所以,本王不服气!”

    “凭什么本王就必须做臣子?”

    李射虎看着一脸愤怒的黑山鬼王,眼睛不停的收缩,过了半晌,他才有些怔怔的说道:

    “所以你就纠集旧部造反!”

    “所以你才兵败被杀!”

    “所以你最后才被草草的埋在这个荒山之中。。。”

    “对!”

    黑山鬼王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眼睛中红光闪烁,怒声吼道:

    “没错!”

    “正因为不服,本王才高举了反旗!”

    “可惜,天命不在本王。”

    “而且,本王的势力实在是太过弱小了,根本没有办法和朝廷抗衡,最后兵败被杀!”

    “也正是这件事,让本王明白了一个道理,贤良,名声,都是虚的,只有实力才是真的!”

    。。。

    就在这时,好似老农的张链子陡然停住脚步,眼睛中流露出欣喜之色。

    “大人,找到了。。。”

    司徒刑的脸色先是一滞,然后眼睛中陡然流露出狂喜之色。

    “找到了!”

    “找到了就好。。。。”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