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薛礼站在三级高台之上,俯视下方。

    只见一条巨蛇盘曲着身体,头颅高昂,时不时的吐出鲜红的信子。

    不论是宗门武士,还是来自黑山的鬼神,都被圈在里面,任凭如何的挣扎,都别想逃脱。

    “蛇盘阵!”

    “这才是真正的蛇盘阵!”

    “只要是落入其中,就别想要脱身!”

    杨寿看着下方,眼睛不停的收缩,嘴巴更是倒吸一口冷气。

    “太可怕了!”

    “就算是我陷身其中,恐怕也难以善终!”

    樊狗儿的脸色有些发白,他扪心自问,如果换地处之,

    刚才还好似凿子一般,不停突进的武士小队,陡然感觉四周压力一紧,行进的速度也变得缓慢起来。

    他们感觉自己好似落入蛛书包网.bookbao2的昆虫,又或者在泥泞沼泽中前进,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不好!”

    “变阵了!”

    武士头领眼睛收缩,脸色顿时大变,有些惊恐的说道。

    “我们陷进去了!”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冷静!”

    看着四周明显发生了变化的大阵,武士统领的脸色也是陡然大变,但是他却要比一般人冷静的多。

    呵斥住明显有些慌乱的众多武士之后,他眼神幽幽的观察着四周。

    大约过了半刻钟之后,他才幽幽的说道:

    “这个阵法虽然不知其名!”

    “但是定然是脱胎于八阵图中的长蛇阵!”

    “八阵图,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那就是蕴含八门,和上古大阵八门金锁阵有着几分类似。”

    “这八门分别是,生,死,景,惊,开,杜。。。分别代表了天地万物的八种形态。”

    “诸葛丞相当年学究天人,有感于八阵图太过狠辣。恐怕日后有伤天和。”

    “故而预留了一个生门!”

    “只要我等找到生门所在。”

    “就一定能够逃出生天!”

    “生门在哪里?”

    武士们听到统领的话语,本来有些焦躁的心也变得安定了不少。

    他们有些好奇的问道。

    “生门在哪里?”

    “这!”

    武士统领站在当中,沉吟半晌之后,才重重的指着一个方向,一脸肃穆的说道:

    “生门就在那里!”

    “诸位随我杀过去!”

    “诺!”

    “诺!”

    “诺!”

    诸位武士见统领说的笃定,也不疑惑,面色冷峻的随着他杀将过去。

    站在高台之上的薛礼,看着好似猛虎下山一般的武士,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幽光。有些赞叹的说道:

    “没想到宗门之中,也有精通兵法之人!”

    “诸葛丞相当年学究天人,认为上天也有好生之德,故而在阵法中预留了生门的存在。”

    “这位武士,能够经过简单的观察,就找到阵法的生门!”

    “他在兵法上的造诣,必定不浅!”

    “不过可惜!”

    “我这个蛇盘阵,是长蛇阵的变化,就连八门也发生了一定的改动!”

    “难道生门变了位置,那里只是一个假的生门?”

    司徒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薛礼,有些好奇的问道。

    “生门自然是生门!”

    “但是,这位武士不知的是,八门并不是固定的,而是流动的!”

    “现在是生门,并不代表一直都是生门!”

    薛礼看了一眼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呼!

    呼!

    呼!

    薛礼手中的红旗摇摆。

    阵型再次发生变化,八门移动,生门的位置瞬间被其他几个门所掩盖。

    武士统领下意识的停住脚步,看着移动的生门,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懊恼之色。

    就差一点!

    但就是这么一点,却让他的计划功败垂成。

    “头领!”

    “我们现在应该这么办?”

    看着快速移动的府兵,已经大变的阵势,其他的武士也是一脸的苦涩,眼睛中更是流露出绝望之色。

    “是啊!”

    “大人!”

    “我们应该怎么办?”

    “难道,我们真的只能被困死在这里?”

    “不会的!!”

    “不会的!”

    “我们一定不会被困死在这里!”

    武士统领看着四周明显有些绝望的麾下,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挣扎之色,异常肯定说道。

    “那我们现在应该如何是好?”

    武士们看着头领,眼睛中不由的升起希冀之色。

    “杀出去!”

    “我们一定要杀出去,捅破这个口袋!”

    武士统领使劲的攥拳,好似给自己说,又好似给其他人说道:

    “整个大阵有四个阵门!”

    “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而这四个阵门处必定有大将镇压。”

    “通过我的观察,四个阵门中,以白虎的守将最弱!”

    “我们一起杀过去,未尝没有突围的可能!”

    “好!”

    “杀过去!”

    “凿空阵门,杀出去!”

    其他的武士见头领如此说,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说道。

    。。。

    站在高处,面色冷淡的薛礼看着武士们的应对,不由在心中暗暗的点头。

    “不错!”

    “真是不错!”

    “不论兵法上的造诣,还是反应,都是大将之才!”

    “可惜却是敌手,只能生死相见!”

    。。。

    不过他虽然心中,对此人有着惺惺相惜之感,但是却不会有丝毫手下留情。

    只见他手中的红旗再度挥舞,阵势陡然在变。

    其他三营的士兵,好似首尾一般蜷缩起来,兵合一处绞杀武士。

    “这!”

    站在高台之上的司徒刑看着下方,好似蟒蛇一般活过来的阵势,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惊诧之色。

    “这是什么样的变化!”

    薛礼见司徒刑脸上流露出惊诧之色,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得意想,笑着说道:

    “大人有所不知!”

    “这个蛇盘阵,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他还有诸多变化。”

    “如果有人贸然攻击,必定会遭受反噬之苦。”

    “攻击蛇的头部,那么嘴巴会咬,攻击尾巴,尾巴会抽打,攻击中间,头部和尾部都会攻击!”

    “白虎大营所在的位置就是腰部,所以头部,和尾巴同时都会攻击!”

    “原来如此!”

    司徒刑看着蜷缩起来的长蛇,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了然之色。

    真是变化万千!

    别说是这位武士统领,就算自己陷入阵中,恐怕最后也是会被逐一击破!

    好一个蛇盘阵!

    好一个八门金锁!

    好一个兵家的俊俏少年郎!

    自己真是捡到宝了。

    只要假以时日的磨练,薛礼必定能成为威震一方的帅才。

    。。。

    黑山鬼蜮

    一身黑衣,全身笼罩在黑气中的黑山鬼王,高居王座之上,一脸的霸气。

    “诸位不用担心!”

    “那人类剑客,定然不会是树妖姥姥的对手。”

    “他手下的罗刹女可是十分的厉害!”

    “只要那人贪恋财色,必定难逃毒手。。。”

    “是!”

    “鬼王说的是。。。”

    “任凭那个剑客如何厉害,最后也定然脱离不了温柔乡的诱惑!”

    “谁说不是。。。”

    “树妖姥姥定然能够大胜而归!”

    “古人有温酒斩华雄!”

    “我等今日何不效仿古人,温上一盏酒,等树妖姥姥归!”

    “好!”

    “好提议!”

    “就该如此!”

    黑山鬼王见其他鬼神都赞同此事,也不愿意扫大家的兴致,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笑意,重重的点头说道。

    “诺!”

    得到黑山鬼王应允。

    几个手脚麻利的小鬼陡然上前,在大厅的中央升起一堆火焰,并且,将青铜做成的酒樽置于温水之中。

    几个小鬼,做完没有多长时间。

    就见天空之中陡然飘来一片黑云。

    披着红纱,身穿彩衣,面色古怪的树妖姥姥出现在鬼蜮上空。

    众人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欢喜之色。

    “来了!”

    “没想到这酒水刚刚放在温水之中。”

    “树妖姥姥就已经反转。。。。”

    “速度还在那关公之上!”

    “就是!”

    “就是!”

    “没想到姥姥也是好酒之人!”

    “我等刚刚温上美酒,他就出现。。。”

    几个明显醉眼朦胧,舌头有几分发硬的鬼神,看着空中的树妖姥姥,有些调笑的说道。

    但是,更多的鬼神,却没有他们这般自在。

    因为他们敏锐的发现,今日的树妖姥姥和往常有着很大的不同。

    一脸的仓皇,看起来好似正在逃命一般。

    “黑山鬼王!”

    “赶紧救命啊!”

    众人看到树妖姥姥,树妖姥姥自然也看的见鬼蜮中的众人,当他看到单脚踏在青铜宝座之上,面色冷峻,眼睛闪烁的黑山鬼王之时。

    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欣喜之色,有些仓皇,又好似欣喜的大声喊道:

    “黑山鬼王!”

    “点子扎手!”

    “赶紧救命啊!”

    不论是黑山鬼王,还是其他鬼神看着一脸狼狈,正在逃命的树妖姥姥,脸上不由的都流露出震惊之色,他们下意识的看向树妖姥姥的后方。

    只见一个手持青色长剑,脸上长着络腮胡,看起来好似虬髯客的年轻人,正在紧追不舍。

    手中的长剑时不时化作青光闪烁!

    随着青光的闪烁,树妖姥姥的胳膊被瞬间斩落,如果不是他本体是树木,可以断肢重生,恐怕早就没了手脚。

    “剑仙!”

    “太白剑仙!”

    看着那口寒光闪烁的长剑,不论是黑山鬼王,还是其他人,心中不由的流露出这么一个念头。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