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士统领下意识的环顾四周,看着一个个趴伏在地上,失去了生命气息的武士,他的心中

    他的心中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悲怆。

    死了!

    都死了!

    在刚才那一阵箭雨之下,自己率领的武士团竟然损伤过半。

    要知道每一个武士都是宗门的心血结晶,是用大的代价培养出来的。

    损失这么多武士!

    就算他深得宗门的信任,恐怕也难以交代。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后悔。早知道司徒刑如此的难缠,说什么自己也不会自告奋勇。

    但是,现在一切都为时过晚。他现在的当务之急,也是唯一能做的,就纠集剩下的武士,突围出去,保住性命。

    想到这里,他在也顾不得和黑山鬼王的盟约,站直身体,确保每一位武士都能看到他,听到他的声音,大声的喊道:

    “退!”

    “各自为战!”

    “退出去!”

    剩下的武士本来就心怀退意,只是担心私自后退,去之后被宗门责罚,这才苦苦支撑。

    现在听到武士统领的话。

    那里还会坚持,顿时四散逃开。

    但就在这时,空中陡然传来战鼓的声音。

    他们下意识的停住脚步,抬头看着鼓声传来的方向。

    只见一身银色战甲,头戴银色狮子吞天纽扣盔,手持银色方天画戟,面容清秀的小将薛礼一个人站在高台之上。

    他的手中更是握着两个颜色的鲜红的大旗。

    呼!

    呼!

    呼!

    仿佛是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薛礼手中的大旗陡然摇晃起来。

    本来杂乱无章的府兵,在烟雾中找不到武士踪迹的府兵,看到旗帜之后,竟然诡异的集合起来,而且随着他们的运动,本就松散的武士,竟然被他们好似蛋糕一般切开分散。

    在也没有办法前后呼应。

    “不好!”

    “是旗语!”

    “上面的小将,在用旗语调动兵卒!”

    “他站在土台之上,居高临下,我等的位置必定全部暴露,他在以旗语告知,我等焉能摆脱?”

    武士统领看着上方,不停用旗帜调动兵马的薛礼,眼睛不由的收缩,脸色难看的说道。

    “统领!”

    “我们应该怎么办?”

    旁边的武士,见统领停下身形,不由好奇的问道。

    “跑。。。”

    “肯定是跑不掉的!”

    “因为烟雾遮挡视线的关系,本来还有几分可能。”

    “但是,这员小将高居帅台之上,通过旗帜调度,士卒们就等于有了眼睛和耳朵,不再盲动,而是聚集在一起,分而食之。”

    “我等根本没有突围的机会!”

    武士统领眼睛不停的收缩,脸色铁青,有些几分绝望的说道。

    “这。。。”

    “这。。。”

    “这。。。”

    四周的武士见统领如此说,脸色也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有的人眼睛更是不停的闪烁,显然是在为自己谋划后路。

    但是他们任凭他们如何思考,一时也没有好的办法。

    只能用希冀的目光看着武士统领。希望他能够想出破局之法。

    “逃跑肯定不是办法!”

    “兵卒在台上之人的指挥下已经形成了阵势。”

    “虽然不知是何种阵法,但是我等已经落入毂中。”

    “如果贸然分开逃窜。”

    “最终我们只会被他们分而食之!”

    “硬碰硬也定然不能取胜!”

    “我们只有一个机会。。。。”

    武士统领看着高台之上,一身银色,好似天兵天将一般的薛礼,眼睛中冷光闪烁,最后重重的说道:

    “我们只有一个机会!”

    “那就是将高台上面的人击杀!”

    “这个高台,就是大阵的阵眼所在,只要我等将这个高台攻破,阵势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我等也可以借助烟雾的遮掩,逃离升天!”

    “这?”

    “这?”

    “这?”

    每一个武士的眼睛都不停的收缩,下意识的互相对视,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迟疑之色。

    正如武士统领所说,高台是大阵的阵眼所在。

    但正是因为如此,四周必定有重兵把守。他们贸然攻击,恐怕必定会遭受眼前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压力。

    到了那时,大量的损伤定然也会随之而来。

    这样的结局,绝对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

    但是,如果不如此,就意味着他们的生死只能听天由命。

    “你们还有别的选择么?”

    “攻击阵眼,不一定死!”

    “四散逃命,肯定会死!”

    武士统领仿佛知道众人心中的犹豫,脸色冰冷的环顾四周,声音有些阴仄仄的说道。

    正在犹豫的众人,听到统领的话,脸色不由的一滞。

    眼睛中的犹豫之色,顿时尽去,他们好似豁出去一般,怒声的说道。

    “杀过去!”

    “一定要将这个高台攻破!”

    “否则,我等都要做刀下之鬼!”

    “对!”

    “杀过去!”

    “困兽尚且犹斗,何况我等。。。”

    “一定要冲破重重阻碍!”

    “一定杀出去。。。。”

    武士统领重重的点头,使劲的攥紧拳头,对着空中挥舞,好似为众人加油打气一般怒声吼道。

    “杀!”

    “杀!”

    “杀!”

    一个个武士好似困兽一般,眼睛陡然变红,在武士统领的率领下,好似恶狼一般直勾勾的扑向黄土垒成的高台。

    。。。。

    站在高台之上,面色坚毅的薛礼面色清冷的看着下方。

    一队队兵卒在他令旗的指挥下互相穿插,形成或者大,或者小的包围,将一个个武士分割开来。

    任凭他们武艺高强,最后也难免身死道消的下场。

    这也是阵法的厉害之处。

    兵士的移动配合之下,战力陡增。

    武士们感觉自己不是和一个兵甲在战斗,而是和无数的兵甲在同时战斗。

    常言说的好,双拳难敌四手。

    更何况,阵法是将数人数十人的力量串联在一起。

    就算武士个体战力要优于普通的府兵,但也绝对不会悬殊到,一个武士可以轻易的斩杀数十个府兵。

    所以,任凭他们如何的挣扎,最终都难脱被绞杀的命运。

    一个武士被几个府兵围在当中,他面色赤红,眼睛冰冷,手中的长刀绽放出点点寒芒。

    如果是平时!

    按照他的战力,可以轻松斩杀数个府兵。

    但是,今天,他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无奈。

    在阵法的加持下,府兵好似那河里的泥鳅,出奇的湿滑,一沾就走,根本不给他斩杀的机会。

    而且,他们的配合还是出奇的默契。

    几个人,长枪,短刀,长短配合,根本不给他任何一个反扑的机会。

    反倒是,因为激烈运动的关系,气力已经明显有些不足。

    噗!

    府兵的长刀劈落,武士有些狼狈的躲闪。因为疲惫的关系,他的速度不由的慢上了一些,也正是因为这一丝迟缓。

    那柄长刀挑开了他的衣襟,在他的身上不由的留下一道长长的伤口。

    滋!

    因为疼痛,武士的眼睛陡然收缩,脸上也变得异常难看。

    他好似疯虎一般跃起,想要用手中的长刀,将那人斩杀。

    但是只见那几人的队形竟然陡然一变,数个手持长枪的府兵阔步上前,手中的长枪好似毒龙一般探出,形成毒龙搅海之势。

    武士不得不后退,那个府兵也因为他的后退而捡了一条性命。

    憋屈!

    武士的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流露出憋屈之色。

    不知道多少次了。

    每次都是这样!

    府兵不知他心中的郁闷,也不在乎这些,拉开距离就用弓弩,长枪,近战有盾牌和朴刀。

    互相配合,阵型好似花瓣一般旋转。

    任凭那武士有天大的本领,也只能在他们近前吃瘪。

    “哼!”

    武士久攻不下,而且身体也多处受伤,不敢缠斗,身体急忙后退。

    那些府兵也不追赶,因为前方还有数个队伍正在绞杀。

    那个武士还没等脱离,就又被另外一只队伍包围在其中。

    。。。

    站在高台之上的薛礼,看着配合默契的府兵,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满意之色。

    好!

    真好!

    就是如此!

    就算再来数倍敌人,又能如何?最终难免被绞杀的下场!

    突然,他的眼睛不由的一滞。

    因为他看到数十个武士,在一个身形特别的高大的人带领之下,竟然向中宫高台处杀来。

    这群武士战力要明显高于其他,而且还懂得配合,互相支援。

    普通的猎杀小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眨眼功夫,已经有数十个兵卒被他们击杀,砍伤。

    “看来,宗门之中也都不是笨蛋!”

    “竟然也有人知道,擒贼先擒王!”

    “但是,可惜。。。蛇盘阵,岂是那么好破的?”

    薛礼站在高台之上,看着好似锥子一般直插中宫的武士,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赞许,但是他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慌乱之色。

    反而升起一丝淡淡的不屑冷笑。

    呼!

    呼!

    他手中的红旗摇摆,刚才还好似花瓣旋转的阵势陡然就是一变。

    一队队士卒在队正,伍长的带领下快速的移动起来,看起来好似怪蟒翻身,又好似玉女穿梭。

    五色的旗帜迎风招展。

    在他们的高速移动之下,中宫竟然瞬间被隐藏起来。

    “这?”

    武士统领看着被彩旗遮掩,失去了痕迹的中宫高台,眼睛不由的收缩。

    “大人!”

    “高台消失了!”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其他武士看着完全失去踪迹的高台,以及站在高台之上的薛礼,不由的目瞪口呆,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高台怎么会消失!”

    “这一切不过是障眼法!”

    “杀过去!”

    “只要我们将眼前的官兵全部杀光,自然就能见到高台,以及指挥之人!”

    “只要直取中宫,整个阵势也就不攻自破了!”

    “诺!”

    “诺!”

    “诺!”

    武士们非常隐晦的对视一眼,他们心中虽然明白,事情远没有头领说的那么简单,但是他们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只能重重的点头,身形突进,手中的长刀带着冷冽的寒芒,重重的劈下。

    “他们之中倒也有明白人。”

    “知道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和生路!”

    司徒刑站在薛礼的身旁,打量着下方的局势,有些赞叹的说道。

    薛礼也是重重的点头,好似对司徒刑的话表示认可,又好似对武士行为的认可,亦或者两者都是。

    “他们马上就要杀过来了!”

    “你要如何处置?”

    看着下面好事疯癫,战力远超平时的武士,司徒刑的眼睛中多少流露出一丝担忧。

    “大人!”

    “敬请放心!”

    “蛇盘阵不是那么容易被破的!”

    和司徒刑不同,薛礼年轻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担忧之色。反而还是自信满满。

    “看你的了!”

    司徒刑看着一脸自信的薛礼,不由重重的点头,身形后退,让出一个空位之后,这才说道。

    “不要让我等失望!”

    “诺!”

    薛礼看着司徒刑充满期望的眼神,不由的感觉自己的肩头就是一重,心中更是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不过他并没有退缩。

    反而一脸郑重的点了点头。

    “请大人尽管放心!”

    “某家定然不会让大人,和诸位失望!”

    “好!”

    司徒刑看着薛礼脸上的锐气,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满意之色。

    薛礼虽然年纪尚轻,但是却有一种敢为天下先的气势。

    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担当,让人莫名的容易产生一种信任。

    薛礼环顾四周,轻轻的颔首,和密切关注他的杨寿,樊狗儿等人打过招呼之后,手中下垂的红旗陡然被他高高的举起,并且左右上下有规律的摆动起来。

    周边几个高大的箭楼上,几个手持令旗的士卒,第一时间将手中的旗帜摇摆起来,竟然和薛礼好似同步一般。

    正在高速的移动的队伍,在看到旗帜之后,速度陡然变得慢了起来,队形也发生了变化。

    如果说刚才还是长龙!

    那么现在就是圆圈,就是百连环!

    一个圈套着一个圈,大圈套着中圈,中圈套着小圈。

    好似连环,又好似齿轮,不停的咬合旋转。

    在空中看,地上的队形更像是一条条盘踞的长蛇,身体盘曲,头颅高昂,不停的吐着信子。

    蛇盘阵!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