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众位将领听到杨寿的计划,都下意识的头,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心中暗暗的说道,狠!

    实在是太狠了!

    不愧是杨寿,做事就是狠辣!

    不给敌人一线生机。

    “如果真的按照杨寿的设想,点燃火油和干草,进入口袋的敌人,恐怕必定会损失惨重。。。插翅难飞!”

    司徒刑下意识的抬起头,瞄了杨寿一眼。不愧是杀破狼星宿转世,杀性要比一般人重的多。

    不过,战场之上,没有仁慈。

    不是你死就我亡!

    无所不用其极。

    所以,这种狠辣在司徒刑看来,不是弱点,反而是优点。

    只是他心中,也隐隐有着几分担忧。

    毕竟太过狠辣,有干天和,诸葛丞相就是因为火烧藤甲军太过狠辣,伤了天和,这才被折损了阳寿。

    杨寿的性格如此狠辣。

    恐怕日后也难免步上诸葛丞相的老路。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杨寿,心中不停的叹息,希望他能意识到这一点,并且适当的调整,否则终究难以避免英年早逝的下场。

    不过,他是贪狼星入命,本性如此。。。常言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杨寿被司徒刑盯着,身体不由下意识的一僵,脸色也变得有些惴惴起来。

    好在,没有过多长时间,司徒刑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

    只见他豁然站起,手掌重重的按在条案之上,一脸肃穆的说道:

    “好!”

    “就按照杨寿的建议做!”

    “将营中的将士全部撤离,用茅草扎成草人,披上铠甲,做出外松里紧的假象。”

    “并且在营帐,粮草等处撒上火油,铺上干柴,并且准备好据马,栅栏,只要敌人胆敢来犯,只要一根火箭,就能将军营瞬间变成火海。”

    “诺!”

    “诺!”

    “诺!”

    “诺!”

    薛礼,杨寿,樊狗儿,李陵等人见司徒刑面色肃穆,语气坚定,不由的站起身,把拳头放在胸口,重重的说道。

    “执行!”

    司徒刑见所有的将领,都认可他的方案,这才大声说道。

    “大人!”

    就在诸位将领准备转身之时,一直沉默的李陵陡然停住脚步,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有些担忧的问道:

    “大人!”

    “这里已经十分接近黑山鬼蜮!”

    “夜晚又是阴盛阳衰之时,属下担心,黑山的群鬼会趁机袭击营地。。。”

    正准备离开的众位将领脚步也是不由的一滞,正如李陵所担忧的那样。

    这里可是黑山,和县城相比,可是鬼神的地盘。

    而且,夜晚,也许对人类来说是黑暗,是危险,但是,对鬼神来说却是盛宴。

    在夜幕下,他们的速度,他们的力量,乃至他们的神通都会大增。

    此消彼长之下,就算是训练有素的兵甲,恐怕也很难占到便宜。

    “这。。。”

    “这。。。”

    “这。。。”

    樊狗儿,薛礼,司徒刑都沉默了,眼睛中神光闪烁,好似正在思考如何应对。

    就在这时。

    面色冷峻的杨寿陡然展颜,嘴角上翘,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

    “鬼神盛宴。”

    “呵呵。。。”

    众人的表情不由的就是一凝,有些诧异的看着杨寿,不知他为何会流露出如此表情。

    “杨将军可是有了对策?”

    司徒刑有些诧异的看着杨寿,但是随即流露出惊喜的神色,有些希冀的问道。

    “启禀大人!”

    杨寿见司徒刑追问,也不藏着掖着,从人群中走出,躬身行礼之后,肃声说道:

    “末将出身杨家,祖上正是前朝,被敕封为国公的杨老令公!”

    “这!”

    “这!”

    “这!”

    除了司徒刑以外,不论是薛礼,还是樊狗儿等人脸上都流露出震惊之色,眼睛中更有着说不出的敬意和肃穆。

    无他!

    前朝的杨老令公实在是太有名气了!

    甚至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满门忠义,诸子从军,一生中少有败绩,就算最后他们都战死沙场,但也不损杨门威严。

    反而,让人凭空生出一种敬意。

    将门虎子!

    杨门,是真正的将门。

    杨寿出身这样的门楣,的确让人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恩!”

    “杨寿的确是出身名门!”

    “杨家一门忠义,可惜前朝皇帝昏庸,听信谗言,担心杨家造反,处处打压,致使杨门六子全部战死沙场,最后只留下孤儿寡母,艰难度日!”

    “前朝灭亡之后,杨家因为是先朝功勋的缘故,也一直不得当朝重用。”

    “最后才被奸人所害,不得不流落他乡。”

    司徒刑见众人眼睛中还有着几分不相信和狐疑,轻轻的点头,算是认可了杨寿的身份。

    “家祖当年是上柱国大将军!”

    “岑静帅军和外域进行连年大战。。。”

    “外域之中不乏通灵,驱使鬼神之辈。”

    “军中将士,因为不知,遭了不少算计。”

    “家祖得知此情况后,集合兵家高人,进行日夜推演,总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终于让他们将宗门的符咒之术和兵家的神通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独特的法门!”

    “并且凭借这个法门,屠戮外域百万神灵,终于在封狼胥山,大破龙门阵!”

    杨寿说的声文并茂,众人仿佛被带到了那个金戈铁马的战场。看着杨家的先辈,在战场之上抛头颅洒热血。

    一幕幕的悲壮,一幕幕的可歌可泣。

    “如果不是先朝皇帝无道,又有奸人在朝,我杨家满门忠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杨寿好似也是想到了先辈们的功绩和冤屈,眼睛有些发红,声音悲怆的怒道。

    不论是司徒刑,还是其他将领都沉默了。

    虽然有道是军在外,令有所不受。

    但是,兵家征战,真的可能不受朝廷掣肘么?

    圣君有道,吏治清明还好,如果和杨老令公一般,碰到一个无道昏君,恐怕最终也难免战死沙场的下场。

    “哎!”

    司徒刑幽幽的叹息一声。

    其他人的脸色也都出奇的难看。

    仿佛有一种魔咒,萦绕在每一个的心头。

    前朝无道,致使壮志难酬。本朝就一定有道么?

    现在朝堂之上,文臣当道,武将受到压制。恐怕,不知何时,又会上演杨家之殇。

    “不去说他!”

    “此事就交给你全权处置!”

    “一定让那些鬼神知道我府兵的厉害!”

    司徒刑眼睛幽幽,过了半晌,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诺!”

    “遵命!”

    “请大人放心,末将定然全力以赴!”

    “如有差池,必定提头来见!”

    杨寿接了命令,单膝跪倒,满脸庄重的诺道。

    “其他人也都散了吧!”

    “今晚之事,非同小可,千万不要走漏风声,让敌人发现不妥!”

    司徒刑环顾四周,面色肃穆,眼睛中神光闪烁,异常郑重的说道:

    “只要诸位将士用命!”

    “本官定然恪守诺言,有功者赏。”

    “但是,本官丑话也要说在前面,但凡有人出现纰漏,导致敌方逃脱,或者是计划功亏一篑,本定然要追究其责任。”

    “该罚的罚,该杀的杀!”

    “绝对不留情面!”

    “诺!”

    “诺!”

    “诺!”

    薛礼,李陵,樊狗儿等人见司徒刑说的认真,不敢随意对待,急忙单膝跪倒,用手握拳,重重的捶打自己的胸口。肃声说道。

    “谨遵大人令谕!”

    “但有纰漏,我等必定提头来见!”

    “如此甚好!”

    “你等速速前去准备!”

    司徒刑见众人知道其中的厉害,不由暗暗的点头,眼睛中流露出满意之色之后,这才认真的说道。

    “今晚就是诸位建功之时!”

    “本官在中军大帐,为各位准备好酒食,以待诸位将军得胜归来!”

    。。。。。。。。。

    武士统领身形好似猿猴一般抱着树干,眼睛收缩,不停的打量,试图看清敌方大营的虚实。

    但是,军士快速移动,形成的烟雾,竟然好似膨大的棉花糖一般,任凭山风抚动,竟然不见一丝消散的迹象。

    反而越来越浓,到最后,就连影影绰绰,都难以看清。

    “该死!”

    “这层薄雾究竟是怎么事?”

    “竟然将我的视线完全遮挡。。。。”

    武士统领鼻孔扩张,好似被激怒的狒狒,一脸不满的怒声咒骂道。

    “大人!”

    “这层薄雾,是敌方阵型产生!”

    “别说只是现在这样微小的山风,就算是大上不少的狂风,也只能让他们晃动,而不能吹散!”

    身旁的中年武士认真的看了一会,转头肃穆的说道。

    “这可如何是好?”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武士统领看着下方遮天蔽日的云雾,眼睛中的不满更浓,到后来更是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难道我们就只能这样趴着看云雾不成?”

    中年武士眼睛闪烁,数个念头在脑海中不停的碰撞,但是半晌之后,他只能无奈的伸出自己的手掌,有些哭笑的说道:

    “统领!”

    “属下有数个办法驱散眼前的浓雾。。。”

    “但是,必定会被敌方察觉!”

    “打草惊蛇,并不可取。”

    武士统领的眼睛不由的一滞,他下意识的看了眼下方,眼睛中也流露出犹豫之色,过了半晌之后,他才好似无奈一般重重的叹息一声。

    “先让他们得意一会,等晚上本统领必定让他们好看。”

    “黑山鬼王的鬼兵怎么还没有到?”

    “你催一催他们,莫要误了时辰!”

    “诺!”

    中年武士见统领放弃了打草惊蛇之举,心中不由暗暗的长松了一口气,急忙上前应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