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其他人见李陵来,眼睛也是不由的一亮,急忙上前,有些焦急的问道:

    “结果如何?”

    “两旁可有埋伏?”

    “就是。。。。”

    “结果到底怎么样?”

    “我等能不能立即通过,在耽误一些时间,太阳都要落山了!”

    樊狗儿站在帐篷之外,一脸抱怨的嘟囔道。

    “末将参见大人!”

    “末将前来缴令!”

    李陵环顾四周,见众人的视线全部落在他的身上,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兴奋,不过他并没有立即讲话。而是先对着司徒刑行礼。

    “起身吧!”

    “李将军辛苦了。”

    司徒刑轻轻的颔首,眼睛中流露出满意赞许之色,这才淡淡的说道。

    “末将不辛苦。”

    李陵敏锐的发现司徒刑眼睛中的赞赏,脸上顿时流露出欢喜之色,有些讨好的说道。

    “大人和诸位将军才是真正的辛苦!”

    “结果如何?”

    司徒刑没想到李陵竟然如此的拍马,不过他也没有流露出生气之色。毕竟每一个人的成长环境不同,性格也是不同。

    李陵出身贫寒,一直在军中不得重用,为了自己的仕途,有一些喜欢逢迎拍马也是正常。

    虽然有时候,司徒刑对他这种市侩也是不喜。

    但只要他用心做事,司徒刑必定会给他成长的机会。

    将来的成就,未必在杨寿,樊狗儿等亲卫之下。

    “禀大人!”

    “经过小的们仔细搜查,在悬崖两旁并没有发现任何埋伏的痕迹。”

    “大军可以快速通过!”

    见司徒刑询问战事,李陵的脸色不由就是一肃,眼睛中透露着认真,斩钉截铁的说道。

    “太好了!”

    “只要通过这个峡谷,我们就会到达黑山鬼王老巢附近。”

    “到时,定然要让那厮知道我们知北县府兵的厉害!”

    “没错!”

    “真以为有几分神通,就敢肆意妄为,真是不知死活!”

    樊狗儿,薛礼等人听到李陵的报告,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更有人拳头和手掌重重的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

    “可曾探查仔细?”

    “此地易守难攻,地势险要,最适合做伏击之地,探查之时可马虎不得。”

    性格最是沉稳,年龄也大的薛礼看着一脸兴奋的众位将领,有些不放心的追问道。

    “要知道,此地如果被埋伏,后果可是我们承担不起的。”

    刚才还一脸兴奋的众位将领,也顿时变得沉默起来,正如杨寿所说,如果此地被人设伏,就算他们有通天的本事,也没有办法挽败局。

    “诸位尽管放心!”

    “斥候已经仔细检查,定然不会有任何问题!”

    李陵被薛礼质疑,心中难免有几分不渝,语气也有些不善的说道。

    “将军,这是在怀疑我等能力不成?”

    “不敢!”

    “不敢!”

    薛礼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钉子,有些沉闷的摇头。

    “好!”

    “太好了!”

    就连一直冷面,不善于言辞的杨寿,见李陵如此的自信,眼睛中也流露出欣喜期盼的光芒。他在心中更是暗暗的琢磨,这次出征,定然要多立下些功劳,也好稳固青龙大营四营之首的地位。

    不过,和校尉们求战的心态不同,司徒刑眼睛中却有着化不开的疑惑。

    他努力的想每一个细节,试图找到问题究竟出现在那里。

    但是,任凭他如何努力想,都没有发现丝毫的蛛丝马迹。

    但是,司徒刑并没有放弃。

    因为他坚信,这里必定会有问题,否则他不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要知道,到了司徒刑这种境界的武者。

    心中的触觉最是灵敏,准确。

    甚至说,有人对他心怀恶意,杀机,他都能瞬间有所感应。

    也正因为这种心血来潮,先天武者很难被杀死。

    因为还没等你实行,他早就已经有所感应,并且有所防备了。

    司徒刑就是一位先天武者。

    所以,他比谁都了解这种能力。

    故而,他并没有立即表达,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好似陷入了沉思。而他心中的念头,则在六次雷劫好似玛瑙一般晶莹的纯阳念头的带动下,进行着无比复杂的运算,每一个场景都好似拍摄电影一般,被瞬间拆分成一个个镜头。

    而那枚六次雷劫念头则是在不停的分析,对比,如同后世大家所熟知的游戏一般,不停的来找茬。

    一次运算!

    二次运算!

    十次运算!

    百次运算!

    。。。

    薛礼等人诧异的看着站在那里,眼睛中不时有一个符号闪现,好似木雕石塑一般的司徒刑。

    他们心中虽然感觉诧异不解,但是却没有人胆敢呱噪,更没有人胆敢上前打扰。

    每一个人都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司徒刑。

    樊狗儿更是自觉的站在大帐之外,担任起护卫工作,司徒刑的几十个亲兵也被调动起来,将大帐围拢,未经过允许,任何人不得私自靠近大帐。

    更不要说,掀开帐门,窥视里面的情况,更不存在打扰司徒刑思考的情况发生。

    四周的兵士虽然感觉诧异,但是他们却非常自觉的远离中军大帐。

    因为他们知道,每当有这种情况发生之时,就说明,军中正在商议重要之事,一般人不能近前。

    否则,必定会被当做奸细处置。

    “大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司徒刑一直没有说话。

    性格最是急躁的樊狗儿拉着身旁的杨寿,小声的嘀咕道。

    “噤声!”

    “大人如此,定然是在琢磨非常重要的事情。”

    “你这厮,休要多言,打扰到大人,定然要让你好看!”

    杨寿看着满脸悻悻的樊狗儿,眼睛不由的一缩,压低声音怒声斥道。

    樊狗儿也明白轻重,有些悻悻的吐了吐舌头,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外罩,掀开大帐的帘子,走到外面。目光如刀的环顾四周,但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手上缠绕的流星锤就会好似真的流星一般飞出。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也许是一刻钟,也许是更长的时间。就在众人心中有着说不出烦躁的时候,司徒刑那微微闭着的眼睛慢慢的睁开,有些幽幽的说道。

    “这个山谷不能通过。。。”

    “对面的山崖之上,必定有人埋伏。”

    “如果我们贸然通过,必定被会被两头堵死,拦腰斩断,到时候在辅以火攻,落石,恐怕。。。”

    司徒刑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杨寿等的眼睛已经不停的收缩,脸色更是大变。

    “这怎么可能?”

    “斥候已经仔细的勘察过,的确是没有埋伏!”

    “上面怎么可能有埋伏呢?”

    李陵听司徒刑如此说,脸色不由的大变,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不可能的!”

    “斥候都是军中的精锐,而且忠诚异常,他们是不会欺骗于某的!”

    司徒刑缓缓的看了一眼李陵,他能理解李陵的心情,但是他却不会妄言。

    “斥候不会背叛!”

    “只能说我们这次面对的敌人太过狡猾,而且还要比我想象中强大的多!”

    “不知大人有何发现,竟然如此笃定对面的山崖之上埋伏有敌人?”

    司徒刑虽然好言安慰,但是李陵还是感觉有些不服,好似抬杠一般大声质问道。

    四周的将领,眉毛不由的微微皱起,这个李陵怎么敢如何大人说话?对司徒刑最是忠心,脾气也最是急躁的樊狗儿眼睛更是圆睁。

    如果不是顾忌场合,恐怕他早就暴跳如雷,要用自己那砂锅大的拳头分分钟教李陵重新做人。

    司徒刑被李陵质问,眉头不由的轻轻一皱,但是他并没有生气。因为他理解李陵,毕竟他是先锋官,斥候又是他的属下。

    出了问题,他的颜面最是挂不住。

    而且,如果不问清楚,斥候们也未必会心服。

    所以,司徒刑并没有生气。

    轻轻的挥手,示意大家都落座之后,他才轻轻的说道:

    “刚开始本官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他们隐藏的实在是太好了。。。。”

    “但是不知为何,本官心中总有着一丝说不出的隐隐的不安!”

    “在座的都是武者,你们应该知道,这种感觉。”

    樊狗儿,杨寿等人都是轻轻的颔首,表示明白,而且随着武道境界的提升,这种预知未来的本能会越来越强。

    成就武道宗师,武道圣人之后,这种本能会更加的恐怖。

    据说达到破碎虚空的武者,感应更是恐怖,只要有人胆敢说出他们的名字,他们心中就会有所感应。

    这也是众人对破碎虚空武者都是讳言莫深的原因。

    司徒刑的武道境界,虽然离破碎虚空还有着天壤之别,但是也达到了不视不闻的地步。

    所以,他的感觉是非常灵敏的。

    “诺!”

    “属下等明白!”

    “还请大人明言!”

    司徒刑走出营帐,目光如刀的看着两旁陡峭的山脊,已经隐隐不可见蜿蜒的山顶线,众人也随着他的目光向山崖顶部看去,试图发现一丝端倪。

    但是任凭他们穷尽目力,都没有丝毫的发现,反而感觉一切都如同往常一般,没有任何不同之处。

    脸上难免的升起几分诧异。

    “大人!”

    “很是安静,和往日并没有任何不同!”

    李陵因为是先锋官,故而最是用心,但任凭他如何仔细的观察,都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之处,这才转头看着司徒刑,希望他能够为自己解惑。

    司徒刑也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空中。其他人也没有任何发现,有些好奇又有些请教的看着司徒刑。

    司徒刑见众将领都看着他,也没有卖关子,面色肃穆的说道。

    “安静!”

    “实在是太过安静了!”

    “安静的有些不正常。。。。”

    听到司徒刑的提示,不论是李陵还是其他将领,脸色不由的都是大变。

    能够成为一营主官的人,都不是愚钝之辈,不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那也是人情世故,无所不知。

    司徒刑的话,让他们的心不由的就是一揪。

    不错!

    实在是太过安静了!

    按照道理说,这种深山老林之中,必定会有很多鸟类或者是动物栖息,斥候抵达山崖顶部的时候,必定会惊动他们。

    从而造成,鸟兽乱窜的景象。

    但是,刚才斥候抵达山崖顶部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

    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在斥候抵达山崖顶部之前,鸟兽已经被吓跑了。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有埋伏!

    而且,数量还是不少,否则,山林之间不会如此的安静。

    刚才还一脸不服气的李陵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幸亏司徒刑细心,发现了这个异常的现象,如果贸然前进,被人伏击。

    那么他李陵就是罪人!

    就算逃脱,也会被朝廷治罪,不仅会仕途中断,甚至有可能会连累家人。

    这样的后果是他承受不起的。

    不过,随即他的心中又不由的长长松了一口气,看向司徒刑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感激之色。

    幸亏司徒刑及时阻止,否则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

    “大人!”

    “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请大人下令,末将愿意带领朱雀营杀上去。。。”

    李陵急忙跪倒,有些请罪的说道。

    “李将军莫要自责!”

    “这次埋伏之人,可不是普通的贼寇,而是一些训练有素的精英。”

    “斥候没有发现他们,也是正常。”

    “非战之过。。。。”

    司徒刑见李陵面色苍白的跪倒,大声请战,想要将功折罪,嘴角不由的上翘,小声安慰道。

    “而且,现在主动出击,并非上策!”

    “大人的意思是?”

    李陵看着智珠在握,一脸和煦并没有怪罪之意的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感动。但还是有些好奇的问道。

    “竟然他们趴伏在山岗之上,准备打我们个措手不及!”

    “我们何不故作不知,将计就计!”

    司徒刑眼睛落在山岗之上,脸上流露出一丝谜一般的笑容,声音低沉的说道。

    “不知大人计将安出?”

    李陵,薛礼等人看着智珠在握的司徒刑,不由好奇的问道。

    “只要我等,这样,这样。。。”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