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但是他却不敢那么做。

    只能好似一个鹌鹑,将自己的脑袋扎在泥土之中。

    任凭上面传来甲叶摩擦之声,也不敢有丝毫的异动。

    因为他明白!

    现在他能做的只有忍耐。

    他要将自己好似老鳖一般掩藏在深海里面,任凭外面风吹浪打,都不能有丝毫的异动。

    噗!

    那个斥候好似非常随意的将自己朴刀斩出,锋利的刀刃好似紧贴着他的脸颊划过,冰冷的刀锋,让他的身体不由就是一僵,身上的汗毛更是根根的立起。

    但是他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仿佛真的是没有感官的枯木一般。

    “道祖保佑!”

    “道祖保佑!”

    “祖师保佑!”

    “祖师保佑!”

    “噗!”

    斥候的朴刀再次落下,也许真的是道祖和祖师爷听到了他的祈祷,这一刀也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而是好巧不巧的落在旁边的灌木上。

    武士统领的身体缩成一团,紧紧的贴在地上,生恐被朴刀伤到。

    斥候看了一下光亮的刀锋,因为灌木的关系,刀刃上有着一抹绿色,还黏连一些植物特有的汁液。见没有任何的血痕,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放心之色。

    但他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因为放心就停止,反而再度将手中的长刀举起,好似要再度落下。

    武士统领的身体表面的皮肤不由的绷紧,因为他感觉到一种刺骨的寒意。

    他知道,这是他身体的本能。

    也就是说,斥候手中的长刀这次有非常大的可能落在他的身上。

    也只有这种感觉,他的身体才会有这种阴冷,好似被毒蛇盯住的感觉。

    武士统领的眼睛中第一次流露出挣扎之色,虽然在他成为武士的第一天,就将生死抛到脑后。但当他真正面对生死的时候,他的心却真正的出现了动摇。

    躲!

    还是不躲!

    躲,势必会暴露自己,从而影响到今天的埋伏。

    如果不躲,这一刀落下,自己可有可能一刀两断,而且鲜血和长刀上不一样的触感也会暴露他的身形。

    躲!

    还是不躲?

    虽然时间很短,过去了不过几息,但是对武士统领来说,却好似过了半日,或者是更长的时间。

    天人交战!

    没错,他的内心就是在进行着天人交战。

    躲,可能死!

    但是不躲,一定会死。

    躲!

    经过漫长,也是让人感到崩溃的等待之后,武士统领还是没有视死如归的勇气。他本能的想要躲避,用来挽自己的生命。

    但是还没等他做出动作,那个手持朴刀的斥候竟然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因为,其他的斥候已经开始陆续的归队!

    “没有问题!”

    “安全!”

    “没有问题!”

    “安全!”

    “没有问题!”

    “安全!”

    “老四!”

    “你那边怎么样?”

    “动作麻利点,大人们还在等着我们汇报呢!”

    斥候统领看着有些磨蹭的斥候,心中有些不悦,口气难免有了几分生硬。

    “知道了!”

    “知道了!”

    “安全!”

    “没有问题!”

    被称作老四的斥候被训斥,下意识的站直身体。环顾四周,没有任何发现,他这才有些悻悻的将长刀收入壳中,并且转身。

    趴伏在地上的武士统领见斥候手中的朴刀并没有落下,而是转身,心中不由的长长的出了一口冷气。

    好险!

    只要这个斥候在坚持半息,自己必定会因为躲避朴刀而流露出马脚。

    不过,危机并没有过去!

    就在他以为那个斥候即将离去的时候。

    被称作老四的斥候竟然再次停住脚步,并且豁然转身。

    武士统领本来已经落在肚子里的心再次被提了起来,难道被发现了?

    否则,这个斥候怎么会突然转身?

    。。。

    那个斥候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四周,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这才有些自嘲的笑笑。

    不过,他也没有立即返队列,而是将自己的腰带解开,露出那不可描述之物,对着灌木丛中洒落星星点点。

    闻着那骚哄哄的气味,以及感受着头上的湿润。

    武士统领眼睛陡然变得猩红,屈辱!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日竟然遭受这么大的屈辱。

    “怎么可以?”

    “他怎么敢这样?”

    “杀了他!”

    “一定要杀了他,否则念头不通!”

    武士统领感受着头顶的湿热,眼睛中流露出难以克制的杀意。但是,想到大局,他并没有立即的窜出,只是将这个斥候的相貌牢牢的记在心中。

    并且暗暗发誓,大胜之后,如果这个斥候没有战死,定然要将他凌迟,以报今日之辱。

    “老四!”

    “快点!”

    “怎么到处撒尿,你是狗啊。。。”

    见被称作老四的斥候还是没有归队,队正有些不耐烦的训斥道。

    “来了!”

    “来了!”

    老四摇晃了几下不可描述之物,这才将自己的裤腰提上,但是不知道为何,他竟然感觉身体一冷。

    好似被眼镜蛇,或者是被财狼虎豹惦记上一般。

    但是任凭他如何观察,都没有在四周发现任何端倪,最后只能有些自嘲的笑笑,自己真是当兵越久,胆子越小。

    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能藏什么人?

    “走了!”

    “走了!”

    “大人们还等着我们的话呢?”

    队正有些催促的说道。

    “好了!”

    “好了!”

    几个斥候见四周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埋伏的迹象,脸上不由的也多了几分轻松之色。

    斥候,在诸多兵种中,是伤亡率最高的。

    所以,每一次刺探,他们都是身心紧张,生恐因为自己的疏忽而丧失了性命。

    “撤退!”

    “撤退!”

    。。。

    斥候们来的快,去的也快,只见他们好似山间的灵猴狸猫一般,十分灵巧的顺着绳子攀岩而下。

    不过是十几息的功夫就坠入谷底。

    武士们耳朵不停的颤动,不论是斥候们的言论声,还是他们脚步落地的声音都是清晰可闻。

    但是就算他们知道斥候已经远离,他们也没有立即妄动。

    而是静静的趴在那里,好似枯木死人一般。

    又过了大约半刻钟时间,见外面真的没有任何动静之后,武士们才好似刚刚越冬的蟾蜍,纷纷从睡梦中苏醒过来。

    呸!

    呸!

    呸!

    头上全是尿骚味的武士统领陡然站起,脸色铁青的看着四周。

    其他武士看着统领湿漉漉的头发,以及一脸的恼火,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笑意,但是却没有人胆敢笑出声。只能强行憋着,也因为这个原因,他们的表情看起来出奇的古怪。

    “笑什么笑!”

    “再笑,宗门后,全部罚你们去后山矿洞!”

    看着众人忍俊不止的表情,武士统领眼睛中的怒火更甚,最后有些阴仄仄的训斥道。

    众多武士见头领真的发火这才急忙止住笑容,强行将自己的脸颊低垂,眼睛看着地面,仿佛地上有什么吸引他们目光的存在。

    但就是这样,几个武士的眼睛中还是隐隐可见这某种幸灾乐祸的笑意。

    “哼!”

    武士头领也知道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强行禁止,不由的冷哼一声。将头颅扭到一边,不再看强忍笑意的武士。

    。。。

    “结果如何?”

    “可有埋伏?”

    见斥候分队返,李陵有些着急的上前,声音急促的问道。

    “禀将军!”

    “经过我等探查,上面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埋伏的痕迹!”

    斥候队正见一身校尉铠甲的李陵亲自迎上来,急忙将自己的身体站的笔直,满脸肃穆的说道。

    “是的!”

    “将军!”

    “我等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已经探查完毕,的确没有丝毫埋伏的痕迹!”

    其他的斥候,见主将询问,不敢有丝毫的隐瞒,急忙的道。

    “没有就好!”

    “没有就好!”

    “这些鬼物,都是酒囊饭袋,如果在此处埋伏上兵马,不用几千,只要几百人,就可阻拦我等大军前行!”

    朱雀营主官李陵听闻细说之后,脸上不由的流露出惊喜之色。随即他的脸上又流露出几分不屑。

    这等酒囊饭袋之徒,竟然还敢抵抗官兵,真是不知道死活。

    “你等好好休息,营中本将已经命令人准备好酒食。”

    “此次有功劳,去之后必有奖赏!”

    “诺!”

    “诺!”

    “诺!”

    “我等多谢将军!”

    斥候听说营中已经准备了酒食,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惊喜之色,满脸欢喜的说道。

    李陵笑着点头,吩咐左右用心招待之后,这才转身,急忙向中军大营走去。

    不过半晌的功夫,中军的位置已经竖起了一座高大的营帐。

    司徒刑,杨寿,薛礼,樊狗儿,牛犇等主要将领早就聚坐一堂,正在焦急的等着前锋营的汇报。

    樊狗儿性子最急,所以他最难坐住,和其他人的气定神闲不同。

    樊狗儿好似锅上的蚂蚁,又好似如坐针毡一般,不停的扭动自己好似铁塔一般的身躯。

    受到他的影响,就连薛礼等人,也感觉自己的身上好似有了跳蚤一般,竟然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看着众人怪异的表情,和滑稽的动作,司徒刑的眉头不由轻轻的皱起,但还没等他站起身形呵斥。

    樊狗儿的眼睛竟然陡然亮了起来。

    “李陵来了!”

    “李陵来了!”

    “斥候一定是有了结果!”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