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身穿彩衣,头上披着红纱,面容看起来有几分中性的树妖姥姥有些妩媚,又有些得意的说道。

    “老身手下那几个女鬼!”

    “罗刹骨,和敲骨吸髓,可是十分的销魂!”

    “嘿嘿。。。”

    围绕在四周的鬼神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都流露出会心的表情。

    “姥姥手下那几个艳鬼,真是勾人啊。”

    “谁说不是。。。”

    “一个个都好似熟透了的水蜜桃,恨不得扑上去啃上几口!”

    “不说了。。。”

    “不说了。。。”

    “再说我就真的忍不住了。”

    “那些女鬼太是诱人了!”

    “而且还会伺候人,那感觉真是。。。”

    几个明显是和女鬼修过鱼水之欢的鬼神,脸上都流露出意犹未尽的神色。眼睛更是幽幽,好似正在味其中的乐趣。

    “你的胆子真大,就不怕他们把你吸干?”

    其中一个显得有些瘦弱的鬼神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经历,眼睛中流露出后怕之色,声音有些幽幽的说道。

    刚才还表情非常猥琐的众人脸色顿时不由的一僵,相似想到什么恐怖的经历,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更有的鬼神,感觉自己的腿脚都有些说不出的发软,好似被吸干了力气一般。

    “呵呵。。。”

    看着四周鬼神心有余悸的表情,穿着花衣,头上披着红纱,面容看起来十分丑陋的树妖姥姥竟然用手遮挡自己的嘴巴,好似青春少女一般羞涩的笑着,并且眼睛有意无意的向四周放电,好似挑衅,又好似勾引一般说道。

    “呕。。。”

    几个鬼神看着树妖姥姥那好似枯萎树皮一般的皮肤,已经搔首弄姿,故作清纯的动作,顿时感觉自己的胃肠有着说不出的翻滚,顿时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更有几个鬼神脸色顿时变得发绿,好似遇到瘟神一般向后退去。

    但是那树妖姥姥一点没有被嫌弃的自觉,反而感觉自己非常的有魅力,不停的搔首弄姿,摆出各种撩拨的姿势。

    不过,同样的姿势,被妖艳的女鬼摆出,那是火辣诱人!

    但是在他身上,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甚至有着说不出的辣眼睛。

    “呕!”

    “呕!”

    看着媚眼乱抛的树妖姥姥,几个鬼神再也忍耐不住,趴在地上呕吐起来,现场顿时也多了一丝说不出的酸臭味。

    一些喜好干净的鬼神下意识的用手掌扇动,并且身体后撤,试图离酸臭气味远些。

    “行了!”

    “不要闹了!”

    “树妖姥姥,不要在搔首弄姿,你现在的任务是搞定那个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剑仙!”

    “不要让本王失望。。。”

    “否则。。。。”

    最后还是黑山鬼王出面才结束了这场闹剧,不过他最后要表达的意思却是很明白。那就是树妖姥姥必须要将燕狂徒制伏或者是牵制住,否则黑山鬼王一定不会绕过他。

    树妖姥姥自然明白黑山鬼王的意思,脸上在也没有嬉皮笑脸之色。

    满脸肃穆的重重点头,行礼之后,身体旋转陡然化作一团黑雾。

    不过,当这团黑雾离开黑山鬼蜮之后,却陡然停了下来。因为在她的前方,是一个巨大,上面有丝绸垂下,看上去异常柔软的床榻。

    几个颜色秀丽的女鬼早就在那里等候多时。见树妖姥姥出来,这些女鬼急忙跪倒在地,轻轻的行礼。

    树妖姥姥看也不看她们一眼,自顾自的上了轿撵。。。。

    也不知行了多久,那树妖姥姥用手指托着自己的脸颊,好似自言自语,又好似询问女鬼,小声的说道:

    “你们说,姥姥美么?”

    随着轿撵,手持宫灯的女鬼脸色不由的一滞,但他们还是娇笑嫣然一般的说道:

    “姥姥是美极了!”

    “我们这些丫头,每次见到姥姥,都有自行惭愧的想法。。。”

    “哈哈!”

    “就你这个丫头会说话,每次都能将姥姥说的心花怒放!”

    树妖姥姥听的赞美,脸上顿时流露出欢喜之色,笑着用手指轻点,好似赞赏一般说道。

    “黑山老爷有命!”

    “命我等勾引一个人类剑客,并且将敲骨吸髓。。。”

    “你们一定要用心,否则责罚下来,就算姥姥也保不了你们!”

    “姥姥!”

    “这有何难。。。”

    “那些鲁男子都是色中的恶鬼,只要给他们点甜头,他们就会控制不住自己。”

    “这些年,被咱们诱惑榨干的人还少么?”

    一个身穿红色衣服,脸色看起来有几分妩媚的女鬼,看了树妖姥姥一眼,巧笑嫣然,一脸得意和不屑的说道:

    “要我说,他们都该死。。。。”

    “如果不是他们利欲熏心,如果不是他们色令智昏,这么可能着了咱们的道。”

    “说的有道理!”

    “谁说不是!”

    “特别是那些生,最让人作呕!”

    “一个个都在说自己读的是圣人文章,实际上满肚子的男盗女娼!”

    “如果他们真的正直之人,胸中孕养有浩然正气。”

    “我等别说要加害他们,就算靠近也是不敢。。。。”

    “就是!”

    “那些生的心肠最是歹毒。”

    “都是黑心!”

    “有时候想来,我等将他们杀死,何尝不是一种替天行道!”

    “没错!”

    “我等是在替天行道!”

    “那些生最是该死。奴家生前本是良家女子,就因为听信了一个生的甜言蜜语,想要跟他双宿双飞,谁知那个生竟然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畜生,要了奴家的身子之后,竟然翻脸不认人,反而对奴家百般羞辱。”

    “正因为受不了这个屈辱,奴家才吊死在黑山之上。”

    “没想到天见可怜,竟然让奴家成为了厉鬼!”

    “奴家一定要见这些负心人全部杀光!”

    树妖姥姥那个不男不女,充满中性的声音再度响起,好似赞美一般夸奖道。

    “没错!”

    “妖魔再恶,恶不过人心!”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人心太恶,导致百姓饿殍遍野,怨气沸腾。”

    “也正是他们的恶,才导致魔涨道消,就连那漫天的诸神也是自身难保,只能蜷缩在神域之中,看着阴气一点点的消亡吞噬,丝毫不敢越雷池一步,哈哈哈。。。。。。”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树妖姥姥坐在轿撵之上,仰天看天,一脸放肆的大声笑道。

    “说不得,姥姥将来也能谋得一尊神位,寿享千年!”

    “恭喜姥姥!”

    “贺喜姥姥!”

    “姥姥必定能够一步登天,寿享千年!”

    几个随行的女鬼急忙跪倒在地,一脸伶俐的说道。

    “好!”

    “等姥姥功成之日,必定忘不了你们几个!”

    “现在,你们要做的是,替姥姥将那个人类剑客迷惑住,杀死他。”

    “只有这样,黑山老爷才会高兴。。。”

    树妖姥姥将脸上的狂态兴奋收敛之后,目光下垂,看着那几个身姿婀娜,充满诱惑气息的女鬼,声音肃穆的说道。

    “诺!”

    “诺!”

    “诺!”

    “诺!”

    几个女鬼不敢反抗,急忙大声应道。

    “请姥姥放心!”

    “我等一定用罗刹骨取了那剑客性命。”

    。。。。

    “你们,都给我压上去,一定要挡住官兵,只要坚持到夜晚,官军的气势就会衰弱,真以为随便一只军队就是朝廷的镇魔大军啊?”

    “到了晚上,太阳落山之后,没了阳气的压制。”

    “黑山密林,河流堤坝,都是我们鬼神的地盘。”

    “就算来再多官兵,最终也难免损兵折将!”

    黑山鬼王见树妖姥姥离去之后,脸上不由的流露出轻松之色。

    刚才树妖姥姥辣眼睛的表演,不仅让其他鬼神大呼受不了,就连他心中也是翻江倒海,如果不是修炼了数百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恐怕他也会和那些小妖一般,忍不住狂吐起来。

    “诺!”

    “鬼王说的是!”

    “不是每一只军队,都是镇魔大军!”

    “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冠军侯霍壁!”

    “只要到了晚上,天地之间的阳气就会衰败。”

    “而我们鬼神的力量也会达到最强盛的顶峰。”

    “而官兵因为视线受阻的关系,战力会降低到谷底,此消彼长之下,我等必定能够大获全胜!”

    “司徒刑想要凭借这些虾兵蟹将,就想攻破黑山鬼蜮,他简直就是在做梦。。。”

    黑山鬼王看着在他的鼓动之下,士气从新变得高昂的鬼神,眼睛汇总不由的流露出满意之色。

    “只要击溃官军!”

    “本王必定让他们俯首称臣!”

    “到时候不论是新鲜的血食,还是细嫩的美女,都会被源源不断的运到山中。”

    “到时候。。。。”

    “今日有功之神,必定会得到重赏。”

    “血食!”

    “美女!”

    刚才就十分亢奋的鬼神更加的疯狂,在黑山鬼王手势的引导下,一个个向前助跑两步,好似起飞的战机顿时化作一团团云烟,在山间之间乱撞。

    几头麋鹿躲避不及,被他们撞到,顿时好似撒了气的皮球,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干瘪起来,最后竟然只剩下一张皮毛。

    吸吮了鲜血的鬼神,眼睛中泛着红光,一脸的残忍和狰狞,其他的动物仿佛是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的煞气,顿时好似惊弓之鸟一般四散而逃。

    鬼神们也不追赶,化作一团团黑烟,好似群鸦一般遮天蔽日。所过之地,不论是花草树木,还是其他生灵,顿时都好似吸干了精气一般,瞬间变得枯萎焦黄起来。最后更是化作累累白骨,好似已经死去数十日一般。

    可怕!

    实在是可怕!

    鬼物横行之地,阴气肆虐,生灵涂炭。

    不过,黑山鬼王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放松之色。

    因为他知道,这些鬼物虽然霸道,但是面对几千人的军队,还是力所不逮。

    别的不说,就军中的气血,煞气,就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

    更何况,军中还有很多秘法,更有战阵将军气凝聚成凶兽。

    根本不是几百个鬼物能够撼动的。

    “大王!”

    “如此手段虽然能够阻止官兵一时,但是。。。。”

    黑山鬼王旁边,一个好似军师模样打扮的鬼神,摸着自己本就不多的山羊胡,有些担心的问道。

    “本王知道你的担忧!”

    “这些鬼神虽然势重,但终究是一群乌合之众!”

    “而且,官兵每一个都是气血充盈之辈,聚集在一起,他们头顶的气血更是凝聚成云霞,散发出好似烘炉大日一般的热量。”

    “那些小鬼恐怕还没有靠近,就被那炽热的血气点燃,化作飞灰。”

    “那大王是如何打算?”

    那鬼神面色不变的看着黑山鬼王,有些好奇的问道。

    “本王早就联络了几个同盟!”

    “他们已经在路上,现在应该已经差不多要到了!”

    “就连本王也没有想到,我们这位司徒县主竟然有如此多的敌人。”

    “本王坚信,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黑山鬼王的嘴角上翘,想到自己为司徒刑准备的那份大礼,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几分得意。

    “就算司徒刑奸猾似鬼,他也绝对想不到前面有什么在等着他!”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