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知北县府兵头顶的气血勾连在一起,形似好似云霞又好似锦缎的血云。

    不知是不是因为气血太过炽烈。

    知北县府兵头顶出现一条好似彩虹的赤带。更有着说不出的灼烧感,天上的云朵都好似被点燃了,打着卷,无精打采的飘荡着。

    这是气势气血上升到了极致的一种表现。

    当军气浓郁到一种的程度,就会出现眼前的这种虹化现象。

    一条赤色的云气,好似长蛇,又好似一个巨大的彩虹挂在军伍头顶上方。不停的蜿蜒曲折,说不出的美丽。

    气势如虹!

    这是军心凝聚到极致的表现。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亦或者是士气高昂的关系,每一个士卒的脸上都流露振奋之色。

    而且,他们全身上下,更有好似用不完的力量。

    青龙!

    白虎!

    朱雀!

    玄武!

    四个异兽或者蹲伏,或者高昂头颅,或者呈现出飞天之事。

    姿势虽然各异,但是每一尊神兽身上的气势都好似高山,又好似深渊,就连四周的空间都仿佛不能承受他们的力量,而出现了一道道好似涟漪一般的痕迹。

    更有的地方出现一道道黑色的裂痕,好似空间马上就要崩溃一般。

    躲在暗处,偷偷窥视的鬼神,脸色顿时紧绷,眼睛中更流露出恐惧之色。因为在眼睛中,军阵上方的气血竟然好似大日一般炽热。

    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身体上就有着说不出的灼热感。

    修为太过低下,念头不稳的鬼神,更是有隐隐崩溃的迹象。

    有几个倒霉的鬼神,被气血冲了个正着,瞬间被气血点燃,身体上顿时出现个个金色的光点,最后更是在众多鬼神诧异震惊的眼神中,彻底的灰飞烟灭。

    “这怎么可能?”

    “只是看上一眼,就被气血点燃,烧成飞灰!”

    “他们头顶的气血得多么炽热啊!”

    “不愧是知北县的强兵,简直是鬼神辟易。”

    “怪不得神道不敢在大军面前放肆,这只是几千人的军队,如果是数万,数十万又会如何?”

    “恐怕单单只是他们头顶的气血,就足以将整个黑山鬼蜮夷为平地!”

    “和这样的军队放对,真的是明智之举么?”

    每一个鬼神都看着空中,一脸的震惊,有的鬼神更是下意识的后退,化作一团云雾彻底的消失在黑山山脉的深处。

    显然他们已经被知北县府兵的气势所摄,丧失了和他们放对的勇气。

    但是,不是所有的鬼神都会如此。

    更多的鬼神却是留了下来,因为他们坚信,黑山鬼王的实力必定在官军之上。

    并且他们坚信,现在大乾国祚将尽。

    未来必定是群魔乱舞的时代。。。大势在我,他们的心底都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自信和侥幸。

    。。。

    “这只军队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

    李射虎率领阴兵跟随在司徒刑等人的身后,不过和那些淫祀鬼神不同,他们身上都有龙气守护,所以对空中的血气并不是那么的畏惧。

    但是当他看到空中军气的变化之时,眼睛还是不停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差异之色。

    “强军!”

    “这只军队已经凝聚了自己特有的信念!”

    “只要通过数次磨砺,就能铸造出军魂!”

    “到了那时这只军队就可以称得上真正的百战精兵了。”

    “就算面对老夫生前亲自训练的飞将军,也会丝毫不落下风。”

    “没有想到,知北县这样的边陲之地,竟然有如此大才!”

    李射虎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军队,眼睛中流露出忆思索之色,好似到了数百年前,金戈铁马的年代。

    “将军!”

    “我们应该如何做?”

    就在这时,一个全身漆黑的鬼卒跪倒在他的面前,大声的询问道。

    李射虎的思绪也被从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拉了来。

    “全部进入旌旗!”

    “这次战争只许胜,不许败!”

    “诺!”

    “诺!”

    看着李射虎肃穆的表情,所有的鬼兵都低头跪倒大声称诺,然后瞬间化作一道道黑烟,在空中蜿蜒盘旋几匝之后,顿时好似小鸟归巢一般落在军营的大旗之上。

    就在鬼神们附在军旗之上的瞬间,刚才还下垂耷拉着的军旗竟然无风自动起来。

    青铜色,被鲜血染红,布满了战火痕迹,说不出壮烈的军旗陡然展开,一种说不出的肃穆笼罩在整个军阵的上方。

    更有人隐隐约约听到喊杀之声。

    仿佛军旗之中,也有着无数铁血的战士和他们共同并肩作战。

    “这是?”

    一身红衣红甲,背后背着红色的长弓,面目清秀的李陵下意识的抬头,看着无风自动的军旗。

    不知为什么?

    他在那个大旗中,竟然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好似里面有着他的血脉至亲!

    这是怎么事?

    思索再三,李陵也不知道这种感觉的由来,最后只能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目光锋利的看着前方。

    他的眼睛好似鹰隼一般锐利,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而且,长弓的射程远在其他兵器之上,这也是朱雀营担任先锋营的原因。

    。。。

    藏身军旗之中李射虎,一脸感慨的看着和自己模样有七分相似的李陵。

    这样的辨识度,想要认错也难。

    更何况,李陵背后还有一把异于常人的巨弓。

    这般模样,这般异于常人的打扮,想要不是李氏后人都难。

    “好一个儿郎!”

    “论风姿,竟然不弱于老夫当年,但愿他的未来不会如同老夫一般坎坷。”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哎!”

    李射虎看着俊朗刚毅的李陵,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欣慰之色,轻轻的抚摸着长髯,一脸感慨的说道。

    “杀!”

    “杀!”

    “杀!”

    李陵不知李射虎心中的感慨,他现在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全身充满了力量,恨不得立即将身上的巨弓取下,张弓搭箭,将所有的妖魔射落。

    “前进!”

    “这次我们是先锋营,一定要打出气势,打出威风,不能让其他三营小觑我等!”

    “诺!”

    “诺!”

    “诺!”

    身穿红衣红甲,背后背着折叠弓的兵甲也是一脸的亢奋,没有任何犹豫的大声应道。

    。。。。

    一身剑装,背后背着长剑的燕狂徒在石班头的带领下,行走在山间的林荫小道之上。

    他的身形虽然看起来放松,但是他眼睛中的戒备之色,却没有任何的缩减,反而随着林间越来越黑暗,变得越来来强。

    “石班头!”

    “我们大约还有多远能够达到黑山鬼王的老巢?”

    看着太阳已经有些西斜,两人还是在山间林荫小道乱转,燕狂徒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焦急。

    “黑山鬼王,在山林最隐秘处,山高林密,常人难以到达。”

    “按照脚程,咱俩已经走了大半!”

    “但是,因为越来越接近,恐怕会有鬼物妖物作祟!”

    听到燕狂徒的询问,石班头抬起头看了一眼悬挂在西天的太阳,挺了挺有些僵硬的腰板,言语之中有着担忧的说道。

    “这个无妨!”

    “那些妖孽不来罢了!”

    “如果真的敢来,某家定然让他们知道太白剑仙的厉害!”

    燕狂徒听到石班头的担忧,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嗤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那就好!”

    “那就好!”

    “那就好!”

    见燕狂徒自信满满,石班头心中的担忧也变弱不少,用腰刀砍断前面的藤条,将杂草荆棘清理出可供一个人通行的缝隙。

    但就在这时,那个被斩断的藤条竟然好似有痛感一般,疯狂的扭动起来,到最后更是好似蛇蟒过一般向石班头的腿部抽去。

    在藤条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也好似联动一般,不停的颤动,绿色的树叶摩擦发出沙沙之声。

    好似马上就要活过来一般。

    “这是!”

    石班头看着眼前的变化,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呆愣看着藤条好似蟒蛇一般缠绕过来。

    不过他呆愣!

    不代表燕狂徒反应不过来。

    “妖孽!”

    “竟然胆敢在某家面前害人!”

    “真是好大的胆子!”

    随着一声暴喝,一直隐藏在剑匣中的青城剑陡然出鞘。

    石班头只感觉自己眼前蓝光一闪,好似蟒蛇一般的藤条竟然好似被击中七寸的长蛇,顿时变得僵硬起来,最后更是好似没有生命的枯枝,重重的落在地上。

    不过,这并没有结束,只是一个开始。

    因为数十步外的那棵大树,竟然被剑芒临身,瞬间出现一个巨大的裂痕,在剑痕的周围,竟然还隐隐有着一丝黑色,好似雷劈火烧一般。

    “啊!”

    参天大树不停的颤抖,巨大的枝干好似胳膊一般在空中挥舞,零星的藤条不停的抽搐。

    看着就疼!

    石班头一脸震惊的看着不停的摇晃抽搐的大树。

    仿佛他正在承受着什么难以想象的痛苦。

    不过,这种痛苦,并没有延续太长时间。

    因为,裂痕的周围竟然出现一点点白光,这些白光好似白蚁,又好似萤火虫,依附在大树青色的树干之上。

    任凭大树如何剧烈的抖动,抽搐,这些白点都没有任何脱落的痕迹。

    反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壮大,颜色也变得更加的明亮,到最后更是好似烧红了的炭火陡然燃烧起来。

    鲜红的火焰好似火舌一般贪婪的吮吸,树妖身上的青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枯黄,变得焦黑。

    燕狂徒看着不停翻滚,拍打,试图逃离火焰灼烧的树妖,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

    翻滚!

    拍打!

    有什么用?

    青城剑中蕴含的可是采集自雷霆的真火。最是霸道!

    别说只是一个小妖,就算是那种积年大妖,被斩中也只能被活活的烧死。

    “这等小妖,也敢学人拦路抢劫!”

    “真是再不知死活!”

    “黑山也真的没落了。。。。”

    一脸虬髯的燕狂徒看着变成火炬,最后彻底变成焦炭的树妖,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嗤笑之色,一脸不屑的说道。

    “真是山中没老虎,猴子当大王!”

    “看来这位黑山鬼王,恐怕也是一般。。。真不知司徒刑究竟畏惧什么?”

    但是,燕狂徒不知的是,在数十里之外,有一棵足足数十人才能合抱,有着巨大眼帘的巨树陡然惊醒,随着轻微的颤动,树干之上竟然出现一张类似老人的脸颊。

    这个老树是小树妖的祖父,也是方圆百里最强大的妖魔,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

    小树妖才敢肆无忌惮。才能在黑山之中逍遥自在。

    就在小树妖陨落的瞬间,老树妖不由的感觉到一阵心痛,他仿佛感受到了小树妖陨落时的痛苦。

    他一脸悲痛的看着树妖方向,眼睛中充满了说不出的怒火。

    “是谁!”

    “竟然胆敢杀害我的子孙!”

    “真是该死!”

    “报仇!”

    “一定要报仇!”

    “不管是谁,你都死定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