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

    “这怎么可能?”

    黑山鬼王眼睛不停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民女!”

    “司徒刑,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我看是那司徒刑借题发挥,那我等做伐!”

    “这!”

    “这!”

    四周围坐的鬼神,眼睛中不停的闪烁,显然是正在心中衡量。

    有的鬼神看向黑山鬼王的目光中已经出现了淡淡的疏离感。

    仿佛生恐被黑山鬼王牵连一般。

    但是更多的鬼神,却好似被人打了一巴掌一般,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愤怒。

    “过分!”

    “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司徒刑竟然如此小题大做!”

    “简直让人发指!”

    一个个鬼神满脸的义愤填膺,仿佛被讨伐的不是黑山鬼王,而是他们自己一般。

    当然,这样的表现,并不是因为他们和黑山鬼王关系紧密。

    而是因为,他们都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

    “这点小事,都如此兴师动众,以后我等如果吞噬点血食,岂不是也会被讨伐镇压?”

    也正是因为这种心态,才让他们出奇的团结,并且有着有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

    “还有。。。”

    长腿鬼神看了一眼四周,眼睛闪烁,语气有些吞吞吐吐,好似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还有什么?”

    见长腿鬼神眼神闪烁,语气吞吐,黑山鬼王心中不由的就是一突,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不好,有些焦急的问道。”

    “还有。。。”

    “还有,小的听府兵私下议论,他们这次定然要踏平黑山鬼蜮,将黑山鬼王就地正法!”

    长腿鬼神好似有些害怕的看了黑山鬼王一眼,才好似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可恶!”

    “好一个黄口小儿!”

    “本王成道之时,尚没有他司徒刑,他安敢如此欺我?”

    黑山鬼王顿时跳起,面色赤红,好似癫狂一般怒声大吼。

    “本王一定要将他斩杀!”

    “不,本王这次一定要将他活活吞噬,不如此,不能泄掉我心头之恨!”

    “大王,何必如此生气!”

    “那司徒小儿,不过是一个介生。”

    “就算他有众多兵甲相随,那又如何?”

    “这里可是我们鬼神的地域。”

    “只要我等出手,定然将他们杀溃!”

    一身彩衣,看起来花花绿绿的树妖姥姥有些献殷勤的站起,一脸讨好的说道。

    “没错!”

    “这里可是黑山!”

    “我等这就驱使虎豹,蛇蟒等毒物,定然要让将他们杀个溃不成军!”

    一个明显是异类得道,身上还有着皮毛的鬼神也是豁然站起,好似表忠心一般大声说道。

    “定然要让司徒刑小儿,知道,这黑山是谁的天下!”

    “不错!”

    “不错!”

    “我等可是鬼神!”

    “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这些愚昧的人类,竟然胆敢讨伐我等,真是。。。”

    “不知死活!”

    “对,不知死活!”

    “过分,实在是太过过分!”

    “不过是娶了一个人类的丫头,他们竟然胆敢如此的步步紧逼!”

    “简直就是没有将我等鬼神放在眼里!”

    一个个喝了些酒的鬼神,摇摇晃晃站起身形,一脸愤怒的大声吼道。

    “定然要给他们几分颜色看看!”

    “我们要让知北县的人好好看看,在黑山,谁才是王者!”

    “不过。。。”

    “不过。。。”

    长腿鬼神见所有人都愤怒,并且扬言要让司徒刑好看,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不过。。。”

    “知北县城隍也派出了手下大将李射虎,率领鬼兵杀来!”

    周围鬼神听到长腿鬼神的报告,脸色不由的都是大变,脸上的醉态也清醒了不少。

    那几个叫嚣最厉害的鬼神,脸上顿时流露出讪讪之色。

    知北县城隍!

    是知北县势力最大,也是实力最强大的鬼神。

    黑山虽然一直是黑山山神的地盘,但是众人对知北县城隍的实力也是知道甚多。

    故而,当他们听到城隍发兵之时,下意识的感到了一丝说不出的恐惧。

    更有胆小的下意识的想要起身离去,或者是和黑山鬼王拉开一定的距离,生恐遭受池鱼之殃。

    看着四周鬼神的表情变化,黑山鬼王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冷笑,好似嘲讽一般说道:

    “诸位,以为这样就能撇清自己?”

    “诸位不会真的以为,司徒刑讨伐本王,是因为那一个普通的民女吧?”

    “这不过是借口!”

    “司徒刑想要趁机吞并我黑山一脉。。。”

    “今日是本王,明日可就轮到诸位了!”

    “而且,现在大乾已经不是三百年前的大乾了!”

    “气运看似水煎油烹,实则是大厦将倾!”

    “更何况,上次玉清道作乱,城隍实力大损。现在能够派出的神将,也不过李射虎一人。”

    “诸位不想一辈子都生活在知北县城隍的阴影之下把?”

    四周鬼神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变,眼睛中也流露出迟疑之色。

    黑山鬼王的话虽然不长,但是却击中了他们的软肋。

    自古以来,鬼神都将黑山山脉视作自己的领地,不允许任何人插手。就连知北县城隍,山神也只是名义上的管辖。

    司徒刑如此大张旗鼓的讨伐黑山鬼王,的确让他们感受到危险的气息。

    而且大乾国祚将尽,知北县城隍自顾不暇,实力大损,也让他们看到了某种希望。

    “诸位!”

    “我们只有联合起来,才能抗衡朝廷的征伐!”

    “我们只有联合起来,才不能被城隍各个击破!”

    “黑山,一直都是我们的地盘。”

    。。。。

    哗!

    哗!

    哗!

    身穿铠甲的兵卒在茂密的山林间穿梭,他们身上的甲叶不停的摩擦,发出一阵阵金铁之声。

    咔!

    长刀落下。

    一段细长的藤条被一下斩成两截。

    交缠在一起好似天然路障的荆棘被切成两段,后面的兵卒用长枪挑起,重重的抛到道路的两侧。

    几块巨大,有些松动的岩石,也被士卒用长枪,好似杠杆一般翘起。

    最后借助地势推入深渊。

    不过是须臾的功夫,一条虽然还是非常艰难,但却可以容纳数人通过的小路就被开采出来。

    后面的士卒,互为依靠,虽然艰难,但是速度却是不慢的前行。

    司徒刑站在中军,目光远眺,看着前锋营,遇山开路,遇水搭桥,不由暗暗的点头,眼睛中充满了满意之色。

    “好!”

    “不愧是军中精锐!”

    “按照这样的速度,傍晚时分必定能够抵达黑山鬼王的巢穴!”

    “大人!”

    跟在司徒刑身侧,身穿黑色的甲胄,好似护卫一般形影不离的樊狗儿,看着好似长龙一般艰难前进的兵卒,眼睛中有着说不出的痛惜,也有着一丝说不出的迷惑。

    “你可是心中有所疑惑?”

    司徒刑仿佛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根本没有头,也没有用目光观看,就将他的表情变化尽收心底,一脸笃定的说道。

    “是的!”

    “大人!”

    “末将到现在还不是很明白!”

    樊狗儿见司徒刑主动提及,也没有隐瞒自己心中真实的情绪,一脸肯定的说道。

    “还请大人为末将解惑!”

    “你是不是想问,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民女,如此兴师动众,是否值得?”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前方。一个士卒有些艰难的在山间小道中前进,两旁的荆棘好似小钩子一般撕扯着他的铠甲。

    虽然铠甲是用熟牛皮所制,十分的坚韧,但是有的地方还是被划破,露出殷红的血迹。

    旁边的士卒虽然没有他这么狼狈,但是脸上还是挂着痛楚的神色,显然,有的地方还是被伤到了。

    樊狗儿看着前方有兵士受伤,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心痛之色。他知道,现在的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黑山鬼神必定会想尽办法来阻挡。

    到时候不知会有多少士卒献出他们年轻的生命。

    “为了救一个人!”

    “却要搭上更多人的性命!”

    “这真的值得么?”

    樊狗儿的声音很轻,但还是有不少的士卒听到了他发自内心的质问。

    他们正在行走的步伐瞬间就是一滞,脸上顿时流露出好奇,委屈的神色。

    没错!

    他们感觉真的很委屈。

    石霞的生命是生命,他们的命就是不命了么?

    大人如此,难道是因为石霞的父亲是班头的缘故?

    还是说大人和石霞有着某种不能言表的关系?

    当然,他们心中更多是一种好奇,他们想要知道司徒刑会如何的复这件事情。

    故而,他们都下意识的放缓脚步。

    司徒刑眼睛不由的一滞,担忧,不舍,难过,决然等诸多情绪在他的眼眶内酝酿,也不知过了多久。

    司徒刑最终重重的点头,一脸肃穆的说道:

    “值得!”

    “只要能够救出石霞,本官认为一切都是值得!”

    “哪怕付出再多的代价,本官认为也是值得的。”

    “大人,你。。。。”

    樊狗儿看着一脸决然的司徒刑,眼睛陡然收缩,脸上更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实在是难以相信,司徒刑竟然会如此的冷酷。

    甚至为了一个人的性命,不惜搭上十个,甚至数十个,数百个人的性命。

    难道,大人和石霞之间,有着某种大家不知的关系,或者是隐情?

    想到这里,樊狗儿看向司徒刑的目光陡然变得诡异古怪起来。

    司徒刑看着樊狗儿眼睛中的古怪,面色顿时一变,因为情绪的变化,眉毛更是轻轻的皱起,有些不满的呵斥道:

    “本官和那个石霞素不相识!”

    “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瓜葛!”

    “本官只所以这么不遗余力的救援,甚至不惜付出数倍,数十倍的代价!”

    “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因为,她是我们知北县的子民,是本官治下之人!”

    “这。。。”

    “就这么简单?”

    樊狗儿有些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着一脸肃穆,好似宣誓一般的司徒刑,面色顿时变得古怪。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真的就是如此简单?”

    “就是如此简单!”

    “只要是知北县的子民,只要户籍在知北县,本官不能保证他们可以抵达任何地方,但是如果他们陷入危险,不论他们在哪里,本官一定要让他们的安全家!”

    司徒刑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因为,他们是我们知北县的子民!”

    “理应受到我们的保护,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应该近的义务!”

    “知北县的人走到哪里,都不要害怕。因为他们的背后,有无数的兵甲守护!”

    “这也就我们军人的价值所在!”

    司徒刑面色肃穆,身体笔直的站在中军大旗之下,声音如同炸雷一般洪亮。不仅是樊狗儿,就连四周的兵甲也都听的清清楚楚。

    每一个人眼睛都微微泛红,不知为何,他们心中都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荣誉感。

    正如司徒刑所说,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守护,每一个知北县的子民,才可以挺直胸膛,大声骄傲的说出自己的名字!

    我来自知北!

    “我说值得!”

    “那是因为,我们救的,守护的不是石霞一人,而是一种信念!”

    “这种信念的存在。”

    “让我们每一个知北人的精神,心气凝聚成一股绳。”

    “只有这种信念的存在,我们知北县才是战无不胜的!”

    “那就是,犯我知北者,虽远必诛!”

    “黑山鬼王,青天白日之下,强行掳走我知北县百姓,这就是一种赤果果的挑衅!”

    “如果不予以惩处。”

    “我知北县何以威慑四方?”

    “今日是黑山鬼王,明日是不是会有白山鬼王?大后日呢?”

    司徒刑的话很轻,但却是掷地有声。不论是樊狗儿,还是周围士卒的身体都下意识的挺直,因为他们感觉到了一种沉甸甸的责任。

    “犯我知北者。虽远必诛!”

    “犯我知北者,虽远必诛!”

    “犯我知北者,虽远必诛!”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出,到后来所有的士卒都高高举起的自己拳头,对着空中怒声吼道。

    “虽远必诛!”

    “虽远必诛!”

    “虽远必诛!”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