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鬼娶亲?”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滞,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怎么可能?”

    “大人!”

    “你可要救救石霞啊!”

    “她被装进了鬼轿,听那些小鬼说,要将她嫁给黑山鬼王!”

    石班头眼睛中流露出焦急之色,跪倒在地,以头触地,大声的哀求道:

    “我可怜的女儿啊!”

    “哼!”

    “好大的狗胆!”

    “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掠夺少女,作为鬼妻。”

    “某家定然要将他斩杀在三尺青锋之下!”

    燕狂徒听着石班头的讲述,眼睛顿时变得寒冷起来,双手抱剑,一脸肃穆的说道。

    “英雄!”

    “英雄!”

    “你一定要救救小女。。。”

    石班头见燕狂徒气势非凡,眼睛中顿时流露出希冀之色,急忙大声的哀求道。

    “老丈不用多礼!”

    “斩妖除魔本来就是我太白剑派的本分!”

    燕狂徒的眼睛顿时变得锐利起来,全身上下好似一柄出鞘了的长剑,让人顿时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石班头被燕狂徒的眼睛盯住,顿时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更有一种宝剑临身之感,全身的肌肤竟然都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

    “此事的确要重视!”

    “官府也有保境安民之责!”

    “通知黑山大营,准备出动!”

    “另外,发出榜文,黑山最近有妖孽作祟,让百姓不要独自前往,免得遭了毒手!”

    司徒刑看着满脸哀求的石班头,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肃声说道。

    “诺!”

    石班头见司徒刑面色肃穆的下达命令,急忙跪倒在地,重重的点头,随后他又一脸感激的说道:

    “谢大人!”

    “司徒大人,你调拨兵马,某家就先行一步,咱们黑山汇合!”

    燕狂徒见司徒刑转身进了内堂,准备更换官服,心中急切,顿时大声说道。

    “好!”

    司徒刑自然也明白燕狂徒的心情,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让石班头给你带路!”

    “他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对黑山更是了如指掌,有他为你带路,会比较容易找到那老鬼的巢穴!”

    “是!”

    “是!”

    “英雄,老朽在这知北县已经住了几十年,黑山中的一草一木我都是熟悉。”

    石班头本就心中着急,恨不得肋生双翅,自然不会拒绝,一脸期待的看着燕狂徒,急声说道。

    “好吧!”

    “你可要照顾好自己!”

    “一会如果碰到妖孽,你尽管躲在某家身后便是!”

    燕狂徒看着石班头,眼睛中流露出犹豫之色,但是当他看到石班头眼睛中的着急,以及哀求,心顿时变得柔软起来,最后重重的点头。

    “诺!”

    “英雄尽管放心!”

    “老朽虽然武艺稀松,但毕竟也是知北县的班头,身穿皂衣,身上有着一丝龙气庇佑。”

    “一般的妖孽是不敢放肆的!”

    石班头见燕狂徒答应下来,本来提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一脸的感激的说道。

    “恩!”

    燕狂徒轻轻的点头,但是他眼睛中担心却么有任何的减少,

    石班头说的是有道理的。

    大乾的官吏都会获得龙气的庇佑,普通的妖邪根本不敢放肆。

    但是,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掠夺新妇的妖邪会是普通的妖邪么?

    而且听其名号,就能想象他的势力究竟有多大。

    黑山鬼王!

    八百里黑山都是他的地盘。

    这样的鬼物可能害怕龙气么?就算真的害怕龙气,他会害怕石班头身上这点微不足道的龙气么?

    。。。。

    轰!

    轰!

    轰!

    沉寂多日的巨鼓被人重重的敲响。

    黑山大营好似烧开的大锅,顿时变得沸腾起来。

    司徒刑身穿青色的官袍,头戴乌纱,面色肃穆的站在高台之上,如刀的目光不停的在四周巡视。

    在他的身前放在一个条案,条案上放着一个香炉。

    香炉当中插着一根常人手指粗细的黄香。

    黄香早就被点燃,一丝丝青色的烟好似婀娜多姿的舞女在空中变幻去千种身姿。看起来说不出的美丽!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的眼睛被这个烟雾吸引。反而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恐惧,希望他燃烧的再慢一些,再慢一些。

    因为,这个黄香是用来计时的。

    倘若黄香燃尽,还没有到达操场,就要被军法处置。

    轰!

    轰!

    轰!

    一个个穿戴整齐的士卒从营帐中冲出,好似一只只黑色的蚂蚁,迅速的聚拢形成队伍,最后变成方阵。

    稍微有人动作慢些,就会遭到军官的呵斥。

    “快点!”

    “快点!”

    “聚将鼓被敲响,必定有大事发生!”

    “不想要挨板子,就给老子快点!”

    “如果谁给老子掉了链子,给咱们小队丢了颜面,到时候就算大人们不责罚你们。老自己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

    “快点!”

    “都快点!”

    “龟儿子的,没有吃饭啊!”

    “松松垮垮像什么样子!”

    基层军官看着速度有些慢的士卒,脸上不由的流露出焦急之色,十分粗鲁的大声吼叫到。

    士卒们仿佛早就适应了这种风格,也不吱声,但是速度明显是快了不少。

    薛礼,杨寿,李陵,樊狗儿,白猿面色如水的站在队伍的最前前方,在他们每人身后都立着一杆营旗。好似标杆一般。

    士卒们也将营旗当做坐标,在基层军队,队正营正的带领下,踏着整齐的步伐快速的靠拢。

    “站直了!”

    “站齐了!”

    “不要给我们青龙大营丢脸!”

    “站好了!”

    “不要让其他的大营看了笑话!”

    “这次战事!”

    “我们玄武大营必定是最强,一定要夺得首功!”

    身穿青衣青甲,手持青色旗帜,头顶气运隐隐凝聚成蟠龙形状的青龙大营!

    身穿红衣红甲,手持红色旗帜,头顶气运隐隐凝聚成朱雀形状的朱雀大营!

    身穿白衣白甲,手持白色旗帜,头顶气运隐隐凝聚成白虎形状的白虎大营!

    身穿黑衣黑甲,手持黑色旗帜,头顶气运隐隐凝聚成玄武形状的玄武大营!

    。。。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每一个大营的气象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他们以前是沙场老兵,那么他们现在就是沙场精兵。

    而且凭借阵法的配合,就算面对数倍的流寇,他们也能轻松的取胜。

    也正是因为过硬的训练,铸就了他们必胜的信心。

    现在整个黑山大营,都充斥着一种求战的情绪。

    因为有战争,就意味着有战功,有战功就有意味着能够升迁。

    至于可能的受伤甚至死亡,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当兵的第一天起,他们早就有这种觉悟。

    也正是这个原因,当聚将鼓被擂响的时候,士卒们不仅没有畏惧,反而一脸的渴求。

    求战!

    “大人!”

    “黑山大营共五千兵马,实际到五千,已经集结完毕,还请大人训话!”

    杨寿是青龙大营的将官,也是四营之首,故而在所有人集结完毕之后,他第一个走出队伍,身体笔直的战立在司徒刑面前,声音肃穆的说道。

    司徒刑没有立即复,而是目光落在条案之上的黄香上。

    只见那根黄香并没有彻底的燃尽,还有大约五分之一的样子。

    他这才抬起头,目光巡视全场,见四营兵马衣甲整齐,面色肃穆,最重要的是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求战的心思。

    他在心中不由暗暗的点头,看向四位将官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满意之色。

    “不错!”

    “真的非常不错!”

    “短短时间,将这些士卒训练成这样,已经十分不易。”

    轻轻的点头之后,司徒刑这才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声音好似炸雷一般说道: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黑山之中的妖邪,竟然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攻击百姓,掳走少女!”

    “实在是胆敢妄为!”

    “也是不将本官,不将朝廷,不将众位将士放在眼里。”

    “面对这样的妖邪!”

    “你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司徒刑的话好似有着某种说不出的鼓动性,本就一心求战的士卒眼睛顿时变得炽热起来,有好似受到了某种屈辱,大声的怒吼道:

    “战!”

    “战!”

    “战!”

    “战!”

    虽然只是一个字,但是却将所有将士的心声表达的明明白白。

    那就是用一战来捍卫自己的尊严。

    用一战来威慑四周的宵小。

    随着士卒们的高声呐喊,空中的军气陡然好似开了锅的水一般翻滚起来。

    青龙!

    白虎!

    朱雀!

    玄武!

    四个瑞兽在空中依次出现,并且都头颅向天,发出愤怒的吼声。

    “大人!”

    “讨伐黑山鬼王,此事是不是应该告知一下城隍?”

    杨寿看着一脸求战的士卒,以及炽热的气氛,整个人顿时好似被打了鸡血一般,本来发青的脸色也变得赤红。

    但是,他犹豫再三,还是上前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和司徒刑小声的请示道。

    “此事你不说,本官也会如此做!”

    “来之前,本官已经将文准备妥当,等大军开拔祭祀军主之时,将文焚毁,告知阴域。”

    “让杜城隍也派出阴兵,和我们共同开拔,共同讨伐黑山鬼王,定然要救出被他掳走的少女!”

    司徒刑眼睛一滞,但随即轻轻的点头,笑着说道。

    “大人想的周全!”

    “是小的多虑了!”

    杨寿见司徒刑早有准备,不由讪讪的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知北县已经多少有些动荡的迹象,此次讨伐,只需成功。。。。”

    司徒刑没有怪罪,但是他的脸色陡然变得肃穆,对着杨寿异常郑重的说道。

    “否则。。。”

    杨寿的眼睛不由的一滞,仿佛也是想到了什么,最后重重的点头,一脸肃穆的说道。

    “大人尽管放心!”

    “末将保证,此次讨伐必定大获全胜!”

    “否则愿意提着人头来见!”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