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黑山

    坐在花轿,身穿红色衣服的石霞,一脸羞红的看着外面。

    一身喜袍,坐在高头大马之上的新郎时不时的头,偷瞧自己的新娘。

    四周的奴仆,唢呐手,以及护卫等人,早就见怪不怪。时不时用手捂着嘴巴,轻轻的笑着。

    队伍虽然很长,但是前进的速度却是不慢。

    很快就进入了密林。因为阳光被遮挡的关系,树林之中显得格外的斑驳。

    迎亲的队伍下意识的放慢速度。但是,行进数里都没有异常,众人紧绷着的心这才放下。。

    “老话说的好,逢林莫入,加快速度。”

    一个年老的把头,将手搭在眼帘之上,看着远处高大的树木,以及斑驳的阴影,有些担忧的说道。

    “诺!”

    “诺!”

    四周的人也都认同的点头,脚下陡然用力,速度也跟着提升不少。

    但是,有句话说的好怕什么来什么,就在花轿到达一个独木桥时,对面竟然迎头也来了一个队伍。

    不过,和这边的大红喜庆不同。

    一口刷着黑色油漆,写着寿字的棺材。

    在棺材的正上方坐着一个头戴着白色纸张糊的尖帽,一个个白色的纸花好似璎珞一般垂下。

    在白纸帽子下面是一张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脸。

    其他人也都全部穿着丧衣,举着丧帆,更有人在不停的向四周撒着白色剪裁工整的纸钱。

    “这”

    “这也太晦气了吧,怎么会遇到送丧的队伍?”

    走在前面的家丁和唢呐手看着身上披着麻衣,手里拿着哭丧棒的男人,脸上不由的流露出晦气之色。

    看着眼前好似白霜的队伍,老把头脸色却出奇的凝重,眼睛中更有着说不出的恐惧。

    “叔!”

    “怎么了?”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新郎看着老把头阴沉的脸色,有些担忧的问到。

    突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陡然压低声音,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的问到:“难道,前面的队伍有问题?”

    老把头没有说什么,轻轻的点头,眼睛中流露出赞许之色。并且用手隐晦的指点了几下!

    这

    新郎随着老把式的手指看过去,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因为,那些人竟然好似没有重量的纸人一般,双脚悬空。

    “这?”

    “他们不是生人?”

    新郎的眼睛不停收缩,全身的肌肉陡然绷紧。

    声音低沉,有些恐惧的说道:

    “叔,我们现在怎么办?”

    “别出声!”

    ““我们就当没有看到。。。”

    “让我们的队伍,给他们让路,千万不要冲撞!”

    “诺!”

    新郎官也知道厉害,急忙从白马上下来,招呼伙计家丁向后退去。

    对面抬着棺材的队伍好似也发现了迎亲队伍的存在。

    他们也停住了脚步,用无比空洞的眼睛看着前方。

    老把式见他们并没有上前的意思,心中不由的长松了一口气。

    不过,还没等他的心彻底的落下,他们身后竟然传来轻快喜悦的唢呐声。

    不知何时!

    他们身后竟然也来了一只送亲的队伍。

    不过。。。

    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是,那只队伍里的人竟然穿的不是喜服,而是丧服。

    在队伍中间的,也不是红色的花轿,而是一个用惨白色的纸张糊成的大轿。在纸轿四周站着数个面色苍白,满脸阴气,好似纸糊成的侍女,正在殷勤的扬着纸扎成的鲜花。

    “不好!”

    “鬼娶亲!”

    “没想到今日我们竟然遇到鬼娶亲!”

    “真是祸事!”

    看着两旁迎娶的队伍,老把式的眼睛不停的收缩,一脸恐惧的说道。

    。。。。

    “梦遗大师?”

    燕狂徒的眼睛不停收缩,不知为什么,对这个名字,他竟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是将脑海里的记忆全部翻过来,他也没有丝毫印象。

    自己并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他究竟是谁?”

    “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

    燕狂徒的心中念头翻转,想要抓住什么。

    司徒邢不在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脸的淡然。

    “你打算以我做伐?”

    燕狂徒看着一脸淡然的司徒邢脸色陡然一滞,有些难以置信,有好似震怒的说道。

    司徒邢抬头,看着隐隐有些怒意的燕狂徒,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嗤笑之色,有好似嘲讽的说道:“以你做伐?”

    “本官身为一县之主,精兵数千”

    “你实在是太高看自己了”

    “反正信息已经告诉你了,去也不去,全凭你自己决断!”

    “这?”

    燕狂徒一脸呆滞的看着司徒邢,眼中的神光不停的闪烁。

    显然是正在心中分析司徒邢话语的可信性。

    “在说,就算本官要拿你做伐,你又能如何?”

    “现在你除了信任本官,又有什么选择?”

    “毕竟,血魔出世,受到冲击最大的不是王朝而是宗门”

    司徒邢见燕狂徒心中还是有几分不相信,不由的冷哼一声。有些不屑的说道。

    “你!”

    燕狂徒看着司徒邢倨傲的表情,脸色不由的微变。

    也许因为情绪的变化,他背后的青城剑不停的颤动,发出一阵阵嗡鸣,好似随时会出鞘一般。

    “哼!”

    司徒邢也不害怕,面色冷峻的看着燕狂徒,丝毫不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

    两人也不知对峙了多久,最后燕狂徒的宝剑也没斩出,反而好似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正如司徒邢所说,在知北,想要找到血魔的踪迹,他除了依靠司徒邢的力量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办法。

    而且,城东梦遗大师,不知为什么给他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他是剑修,心思最是纯净。

    那个梦遗大师必定有问题,否则自己的心不会有这种触动。

    “大人,大人,不好了。”

    就在司徒邢和燕狂徒对视之时,一身皂衣,满脸焦急之色的石班头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这”

    看着石班头眼睛中的焦急,司徒邢的心不由的就是一突。

    “怎么了?”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大人!”

    “妖怪,有妖魔”

    “小女的花轿在半路上遇到了鬼娶亲。”

    “鬼娶亲!”

    不论是司徒刑还是燕狂徒的脸色顿时都是大变,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怎么可能碰到鬼娶亲!”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