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阁下是什么人?”

    “为什么擅闯县衙,难道就不怕朝廷怪罪么?”

    司徒刑看着那个剑装虬髯客,眼睛不停的收缩,声音有些冰冷的呵斥道。

    “哼!”

    “我是太白剑派弟子,乃是方外之人!”

    “不受朝廷法度管辖!”

    “大人的官威,怕是用错地方了。。。”

    燕狂徒看着一脸肃穆的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些好笑,有些不屑的说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宗门之人,也是大乾子民。”

    “你这个狂徒,究竟是谁给你的胆子,敢放此狂言?”

    司徒刑见燕狂徒满脸的不在乎,脸色不由的一沉,有些不渝的呵斥道。

    空中的龙气陡然沸腾起来!

    凝聚成一个个斗大的字体,好似云锦,又好似青烟一般凝而不散。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这几个字仿佛有着某种特殊的魔力。

    随着他们的出现,刚才一脸毫不在意的燕狂徒,脸色竟然不由的一凝。身上更好似陡然多了一副看不见的枷锁。让他少了几分狂妄,多了几分敬畏。

    “这是什么力量?”

    “为什么我竟然心中隐隐有着害怕的感觉?”

    燕狂徒下意识的抬头,看着空中,感受中那股说不出的磅礴,他的内心不由的收缩,眼睛中也有了一种说不出的畏惧。

    “这是国家法度的力量!”

    司徒刑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嘴巴微张,脸色肃穆的说道:

    “正是因为这种力量的存在,宗门之人才不敢放肆!”

    “哼!”

    燕狂徒看着满脸肃穆的司徒刑,不知为何,心竟然不由的一突。心中虽然还有着一些不服气,但却不敢和刚才那样猖狂。

    “你等宗门之人,不在深山之中修行,为什么要到此地?”

    “又有什么事情要告知本官?”

    司徒刑见燕狂徒的气势已经衰弱,也没有赶尽杀绝,反而主动的递了一个台阶,笑着问道。

    “血魔出世!”

    “经过宗门长老推算,地点就在知北县。”

    “这!”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一缩。下意识的说道:

    “血魔!”

    “没错!”

    燕狂徒见司徒刑面色古怪,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他也没多想。

    毕竟,当世之人,对血魔知道的并不是太多。

    “血魔!”

    “乃是来自魔界,异常难缠的魔头,他以血为生,以怨为力,只要血河不干,他就会永远的不死不灭。”

    “上一次血魔出世,还是五百年前。”

    “诺大的宗门差点被血魔屠戮,还是太白剑派的剑主长眉道人飞升天界之上,赐下上界法宝昊天镜!”

    “这才将血魔制住,并且封印在幼泉之中。”

    “太白剑派也因为这件事元气大伤,不得不封山百年。”

    “但是没有想到是,前些时日,新的的血魔竟然再度出世。”

    “苍生必定要迎来新的大劫!”

    “作为太白剑派的弟子,我等一定要将此寮斩杀,免得他为祸苍生!”

    司徒刑面色古怪的看着正义感爆棚的燕狂徒,一时间不知如何答。

    血魔!

    那不正是他自己么?

    听他的意思竟然是要联合自己的力量,共同斩杀血魔。

    这怎么可能?

    实在是太过可笑了!

    “大人为何用这种眼神看着某家,难道某家说的有什么不妥之处?”

    燕狂徒看着面色古怪,眼睛中隐隐包含笑意的司徒刑,心中难免感到有些诧异。

    “我听英雄所说,这血魔是宗门的大敌!”

    “但是,这和我知北县又有何关系。。。。”

    司徒刑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将心中的好笑藏好,这才淡淡的说道。

    “怎么可能没有关系呢?”

    “这血魔可是苍生大劫!”

    “天下人人得而诛之!”

    燕狂徒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会如此的答,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脸上顿时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声音激动的说道。

    “你怎么能说和你没有关系呢?”

    “血魔虽然隐秘,但是本官在府库的资料中也曾看到过一鳞半爪!”

    “血魔虽然以血为生,但他对常人的血液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反而多对宗门中人下手。”

    “也正是这个原因,历次血魔出世,朝廷百姓并没有遭受多大的损失。。。”

    司徒刑眼睛直视燕狂徒,不由冷冷的一笑,一脸不屑的说道。

    “血魔出世!”

    “那是宗门的劫难,又和我等何干?”

    “你。。。”

    燕狂徒看着一脸淡然,毫不在意的司徒刑,脸色不由的微变,伸出手指轻点他的鼻端,想要说点什么。

    但是,司徒刑的话并不是无的放矢。

    常人血液中的灵气非常的薄弱,对血魔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

    而宗门中人的血液则不同,因为修炼的缘故,不论是气血,还是灵气都要远超常人。

    也正是这个原因,血魔基本很少袭击普通百姓。

    虽然事实如此。

    但他还是被司徒刑的态度所激怒,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也出现了一种不正常的赤红,被他挂在背后的宝剑好似感受到了他心中的恼怒,更是不停的鸣叫,好似随时可能出鞘一般:

    “真是岂有此理!”

    司徒刑也畏惧,面色如常的看着脸上有着怒色的燕狂徒,两人身上的衣服更好似吹满的气球,瞬间变得鼓胀起来,看不见的气势好似暗流一般在空中碰撞,发出好似泉水冒出地面时的汩汩声。

    噗!

    噗!

    噗!

    随着几声好似哑炮一般的闷响,司徒刑和燕狂徒的身体不由的轻轻微颤。

    两人眼睛中都流露出凝重之色。

    “好高的修为!”

    燕狂徒的眼睛不停的收缩,满脸的诧异,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县官,竟然有如此的高修为,虽然他还没有出尽全力,但是能够和他平分秋色,已经十分的难得。

    更何况,他有一种直觉,那就是司徒刑也没有出尽全力。

    难道,真如自己救得那人所说,司徒刑和血魔有着某种联系?

    想到这里,燕狂徒的眼睛陡然变得冷酷起来。

    如果,他和血魔有所联系,别说他是一个小小的县官,就是州郡的官员,就算门派遭受到王朝的申饬,也一定要将他斩杀在剑下!

    就在燕狂徒决定出剑试探一二之时。

    一直嘴巴紧闭的司徒刑豁然说道:

    “虽然此事和本官无关,和朝廷无关。”

    “本官也不想,也没有兴趣参与。。。。围捕血魔之事,本就是宗门分内之事!”

    “你。。。”

    不知为何,他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憋闷,恨不得用手中的剑,将司徒刑喋喋不休的嘴巴斩下。

    不过,司徒刑后面的话让他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

    “血魔在那里本官不知。。。”

    “但是,本官却知道,城东十里地有一座道观。”

    “里面有一个大师名梦遗。”

    “此人出现的十分诡异。。。”

    “先生去那地,定然有所发现!”

    “城东,十里,道观,梦遗。。。。”

    燕狂徒的眼睛陡然收缩,好似咀嚼一般,将这几个线索串联在一起,随着他的喃喃自语,他的眼睛越来越亮。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