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神都之中

    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三法司陡然变得灯火通明起来。

    一个个穿着黑衣,身体轻盈,好似与黑夜融为一体的探子,手中捧着文之类快步急走。

    他们的终点是一个数层高,好似宝塔一般的建筑。

    这里是三法司最隐秘,也是最核心的区域,天机楼。

    天下所有的情报都会汇聚于此,并且有专人进行整理归纳。

    从而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毫不夸张的说,正因为有了天机楼的存在,三法司就算想要知道某位大人早饭吃的什么,也是易如反掌。

    如果天机楼好比蜂巢,那么一个个探子就是撒出去的工蜂。

    一个个写工整的情报被蜡丸封好,小心的放在铜管之中。

    随着机关转动,齿轮咬合特有的声音,这些蜡丸被传递到宝塔底层地宫,那里有数十个情报专家,进行细致地分析,仔细的记录。

    最后将所有的情报进行整理总结,形成一个完整的判断。

    “甲子号密探报!”

    “张氏父子在甲午年曾经从外域采购大量的盔甲,数目暂时不详。”

    “壬癸号密探报!”

    “张氏父子正在秘密联络各路藩王,目的暂时不详。”

    “辛酉密探报!”

    “张氏大营一切正常,蛇暂时没有被惊动。。。”

    数十个账房打扮的人,手里拿着算盘不停的拨弄,好似在计算着什么,过了大约半刻钟,一个苍老的账房顿时站起,面色激动说道:

    “算出来了!”

    “综合了现在的情报,考虑到炉灶,帐篷,军资等的消耗情况!”

    “现在张氏可以掌控的军队,共有三万五千六百人左右,误差不会大约二百!”

    “好!”

    天际处统领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将老账房手中的情报取出,仔细查看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之后,这才将绢布揉成蜡丸。

    走进密室,在一面墙壁之上,有规律的敲打数次。

    只见那堵墙壁竟然陡然裂开,露出一个黑漆漆的盒子。

    天机处统领没有任何犹豫的将盒子打开,并且情报小心的放在其中。然后在某个隐蔽的角落轻轻的按动一下。

    只见那个盒子陡然下沉,打开的墙壁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关闭合拢。

    与此同时,天机楼最高处,三个指挥使面色铁青的围坐在一起,他们的眼睛中隐隐有着说不出的煞气。

    “张家父子!”

    “真是好大的胆子!”

    “还有北郡的三法司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这么重要的情报竟然没有丝毫发掘,如果不是黑石禀报,恐怕我们现在还蒙在鼓里!”

    “谁说不是!”

    “乾帝盘虽然没有申饬我等,但是以后他定然会加大对黑石的投入。”

    “这对我等,并不是一件好事!”

    “好在因为体型的关系,黑石之人并没有渗透到军营之中。”

    “否则我等就要被动了。。。”

    就在三人小声议论之时,他们眼前的圆台陡然裂开。

    一个黑色的盒子在众人的瞩目中慢慢的升起。

    “天机楼的情报!”

    三位指挥使眼睛下意识的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看到惊讶。

    “三万五千六百人,而且全都都是以一敌十的精锐。”

    “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严重的多!”

    “徐徐图之才是!”

    “没错!”

    “稍有不当,北郡就会震荡,如果被外域抓住机会,趁机南侵,那才是真正的大事!”

    “没错!”

    “投鼠忌器!”

    “这个事情,需要好好的计划一下了。。。”

    。。。。。。。

    轰!

    轰!

    轰!

    知北县县衙的铜鼓被人重重的敲响。

    两扇紧闭的朱红色大门被推开,几个身穿皂衣,手持水火棍的衙役急忙冲出。有些诧异的看着门外。

    一个身穿粗布衣,胡乱扎着头,面色憨厚的男子,正一脸愤怒的拽着一位身穿绫罗,明显有着几分醉态,但是脸上却写着毫不在乎的青年人。

    “怎么事!”

    “何人在击鼓?”

    “官爷!”

    “是小的击鼓!”

    “小的是开包子铺的,这个人来小的店里不仅白吃白喝,还不给钱。。。。”

    满脸忠厚老实的中年人见衙役出来,急忙上前,一脸委屈的说道。

    “他说的可是实情?”

    衙役有些诧异的看了那个青年人,看的穿着相貌,不像是贫苦之人,有些诧异的问道。

    “切!”

    “多大点事,不就是几文钱。看你那样。。。”

    青年不屑的冷笑一声,一脸毫不在意的说道。

    “那你给人家啊!”

    差役不由的一愣,都到了衙门,还如此嚣张人,平时也是少见。

    “我没钱!”

    青年转头看了衙役一会,最后竟然伸出自己的双手,一脸毫不在意的说道。

    “那你没钱,为什么要去人家那里吃东西?”

    衙役看着他一脸无赖的样子,声音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饿!”

    “自然要吃东西!”

    青年人把脖子一挺,看着衙役,一脸的天经地义。

    “不就是几文钱的事情么?”

    “竟然报官。。。也真是。。。”

    青年人语气中充满了说不出的奚落还有不屑。

    “你。。。”

    看着一脸无赖的青年人,衙役只感觉他的胸腔都要被气炸了,恨不得上前揍他一顿。不过他理智的停下脚步,冷哼一声,转身说道。

    “哼!”

    “你们跟我进来吧!”

    “此事对错,自然会有大人评断!”

    “诺!”

    “诺!”

    一脸忠厚的中年人重重的点头,跟在衙役的身后,恭敬的走入公堂。反观那个青年人则要嚣张不少,根本不将衙役放在眼里,大摇大摆的走入公堂,嘴里小声的嘟囔着:

    “衙役了不起啊!”

    “县官就厉害啊!”

    “不就是几文钱,你们能拿我怎么的?”

    “还能把我关起来不成?”

    “你!”

    走在前面的衙役听到青年人的嘟囔,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怒色,同时心中也有着说不出的无奈。

    正如青年人所说,不过是几文钱。

    你能拿他怎么样?

    “堂下跪着何人,所告何事?”

    司徒刑看着鱼贯而入的三人,重重的一敲惊堂木,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大人,事情是这样的。。。”

    衙役急忙上前,口齿伶俐的为司徒刑简单的做了介绍。

    面容老实的包子铺老板不停的点头,显然是对衙役的介绍十分的认可。那个年轻人跪倒在地,眼睛游离,一脸的毫不在乎。

    虽然知道衙役在介绍的时候,有偏向包子铺老板的成分,但是他也懒得解释。索性闭着嘴巴,一脸好奇的看着四周。

    “原告,你可还有什么要进行补充?”

    司徒刑面色古怪的看着下方跪着的两人,这个案子真的不大,只有几文钱,但是却流露着古怪。

    “禀大人!”

    “这个人还扬言晚上要烧了小的店铺,威胁小的不许报官!”

    “他在店里,不仅要了包子,还点了卤肉酒水,小的当时还惊讶,问他一个人能不能吃的完。他说他胃口大,小的见他穿着光鲜,而且谈吐十分的正常,小的这才没有多想。谁知道,这人吃完后竟然抬腿就走,根本没有结账的意思。”

    包子铺老板看着一脸醉态,毫不在乎的年轻人,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本官问你!”

    “吃完后,他没有离开,还是你把他抓了来。”

    司徒刑面色古怪的看着那个有几分醉态的年轻人一眼,这才转头看着包子铺老板认真的问道。

    “禀大人!”

    “此人吃完后立即离开,是小的追出数里才将他抓。”

    包子铺老板见司徒刑询问,急忙的答道。

    “你说如果是一个老人家,小的也就认了,他一个壮小伙,有手有脚,干点什么不行,竟然吃霸王餐!”

    “被告!”

    “老板说的可是属实?”

    司徒刑轻轻的抬手,制止了老板的抱怨,转头看着跪倒在地,一脸毫不在乎的青年,面色肃穆的问道。

    “是!”

    “不就是几文钱的事情,至于么?”

    那青年人斜了一脸不满的包子铺老板,一脸的不屑和奚落,最后有些嘲讽的说道:

    “你家得穷死啊。。。”

    “不过是吃了你几个破包子,喝了几盅酒水,至于么?”

    “你还是人么?”

    “你这是祸害人!”

    “你饿了吃包子也就算了,竟然还要的卤肉和酒水。”

    “你这是故意的!”

    包子铺老板被那青年人嚣张无赖的态度激怒,神情有些激动的咒骂道。

    “被告!”

    “既然不过是几文钱的事情,你将银钱给老板就是。。。”

    司徒刑看着一脸无赖的青年人,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没钱!”

    青年人看着高坐在上方的司徒刑,伸出自己的双手,一脸毫不在意的说道。

    “那没钱,你还来我家吃喝?”

    包子铺老板伸出自己的手指,指点青年人的鼻头,大声呵斥道。

    “我饿!”

    “不吃饭怎么办?”

    青年人竟然丝毫不感到愧疚,眼睛圆睁,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难道你们饿了,不是去吃饭么?”

    “不吃饭,饿死我怎么办?”

    “你。。。。”

    包子铺老板被年轻人的无赖气到,手指不停的哆嗦。

    “没钱,你可以去做工!”

    “我怕累!”

    “现在多好。。。”

    青年人看着四周,一脸的不在乎。嘴巴不停的嘟囔:

    “不过是几文钱,你们又能拿我怎么样。。。。”

    就在这时,县衙的大门被打开,数十个百姓一拥而入,他们站在两旁,有些好奇你的看着跪倒在地的两人。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次大人因为什么事情升堂?”

    “那不是城东包子铺的冯老板么?”

    “谁说不是。”

    “冯老板可是一个本分人,包子实惠,而且从来不乱收钱。”

    “究竟因为什么,竟然闹上了公堂。”

    那个年轻人没有想到公堂竟然突然间涌入这么多的百姓,下意识的低头,并且用外衣遮挡自己的脸颊。

    “看什么看!”

    “看什么看!”

    “有什么好看的!”

    “这么事?”

    四周的百姓脸上不由的都升起诧异之色,在这会功夫,他们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吃霸王餐!

    眼前这个用外衣遮挡脸颊,模样俊朗的年轻人,竟然是一个无赖。

    到人家店里白吃白喝,还不给钱,最后更是一脸的嚣张和满不在乎。

    气人!

    这个事情真的不大,只有几文钱,但是情节太过气人。

    “哎!”

    “这不是城西的程牛么?”

    突然,一个百姓重重的一拍大腿,脸上流露出恍然之色,大声的说道。

    “城西的程牛!”

    “原来是你!”

    站在两旁的衙役,经过百姓的提醒,也有人一人流露出恍然之色,声音中有着说不出的惊讶。

    “你知道他?”

    司徒刑听到百姓的喊声,有些诧异的看着衙役,小声问道。

    “启禀大人!”

    “此人家在城西,姓程名牛,是出了名的老赖,在城西整日就是蹭吃蹭喝,曾经被县衙处理过几次,因为涉案金额都不是很大,最后只能不了了之。不知今日怎么逛到了城东。”

    那衙役见司徒刑询问,急忙上前一步,简单扼要的说道。

    那程牛见被人认出,索性将头上的衣服取下,一脸毫不在意的看着四周,嘴巴上翘微撇:

    “有什么了不起!”

    “不就是几文钱么?”

    “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

    众人看着好似滚刀肉一般,根本没有任何羞耻感的程牛,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愤怒之色,但是心中也充满了无奈。

    程牛虽然蹭吃蹭喝,做尽坏事。

    但是他却非常的有分寸,知道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

    大事没有,小事不断!

    就算是告到官府,也不过申饬,或者是关押数日。

    司徒刑看着下方,一脸毫不在意,眼睛中隐隐有着得色的程牛,声音不由的变得冷酷几分:

    “不了了之!”

    “好一个不了了之!”

    “就因为这一个不了了之,才造成程牛这样的无赖横行。”

    跪坐在下方,脸上挂着奸猾无赖之色的程牛脸色不由的一僵,不知为何,他心中竟然不由来的升起一丝不好。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