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

    虽然乾帝盘的反应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的脸色还是不由的一僵,眼睛中也流露出为难之色。

    “有什么问题么?”

    乾帝盘那冰冷的目光垂下,看着一脸为难的李德福,眉毛不由的轻轻皱起。

    “启禀陛下!”

    “不知,那张家父子是否提前得到了什么消息。”

    “还是因为削藩之事。”

    “他们现在日夜都在军营之中,和士卒同吃同住,周围有数万精锐环绕,黑石出手,恐怕难以奏效。。。”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如实的说道。

    乾帝盘的脸色不由的一僵,看向李德福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不渝。

    “那张氏父子藏身军营,黑石就没有办法了么?”

    “如此怎么能够对的起黑暗基石之名?”

    “这!”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被乾帝盘训斥,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羞赧之色,但还是如实说道:

    “陛下!”

    “奴才等都是阉人,外貌和常人有着很大的区别。”

    “也正因为此,很难混迹军营之地。。。”

    “恩!”

    乾帝盘轻轻的颔首,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那就传令三法司!”

    “他们必定在军营中有着自己的细作!”

    “一定要将张氏父子铲除。”

    “诺!”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急忙点头,小声应道。

    乾帝盘吩咐之后,低垂下眼帘,轻轻的挥手,示意李德福退下,他好似假寐,又好似思索。但是令人感到诧异的是。李德福并没有退出,而是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还有什么事情?”

    乾帝盘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诧异,但还是轻轻问道。

    “启奏陛下!”

    “中枢收到了一份折子!”

    “他们不敢做主,托老奴呈给陛下!”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听到乾帝盘询问,赶紧从袖口中取出一份折子恭敬的呈上。

    “哦。。。”

    乾帝盘看着那份黑色的折子,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差异之色。有些好奇的说道:

    “究竟什么样的事情。”

    “就连中枢的诸位臣公也不敢自专。”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也不答,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乾帝盘将折子从头到尾看完。

    “真是。。。”

    “奸夫***,一对狗男女。”

    “不仅私通,而且还谋害亲夫,吞没家产,这等行为,真是让人发指!”

    乾帝盘眼睛中隐隐有着怒色,有些枯瘦但却洁白如玉的手掌伸出,就要用朱笔进行御批。

    “陛下!”

    “那马氏和宋吉固然可恨!”

    “但是,阴不得干阳,这是太祖亲自立下的规矩。”

    “是为了避免神道干涉人道。。。。”

    “如果这个口子打开,难免会生出事端。”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声音幽幽的说道。

    正在准备御批的乾帝盘手掌不由的就是一滞,眼睛中也流露出犹豫为难之色,过了半晌,他才叹息一声:

    “朕也知晓!”

    “此例不能开!”

    “天下鬼神何其众,一旦开此先例,恐怕定然会出现以阴干阳之举。”

    “但,司徒刑如此处理!”

    “朕却是异常欣赏。。。。”

    “不斩杀这二人,他念头不会通达,而且恐怕知北县的民风从此堕亦。”

    “倒是一个难得的干才,稍加培养,将来定然能够成为栋梁。”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眼睛不由的一滞,他没有想到,乾帝盘竟然对司徒刑有如此高的期许。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提醒道:

    “陛下!”

    “此事司徒虽然是有情可原,但终究还是太过草率!”

    “恐怕,会引来很多大臣的非议。”

    “而且,此例一旦打开,恐怕定然会引出很多事端,大乾现在宜稳。”

    乾帝盘眼神幽幽的坐在那里,他何尝不知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说的有道理。

    此例不可开!

    否则天下鬼神必定骚乱。

    但是,如果重重的惩处司徒刑,他又感觉有些不妥,毕竟在他看来,司徒刑如此判决,没有丝毫的错误。

    反而应该重重的嘉奖。

    “中枢诸公有什么意见?”

    乾帝盘想了一会,还是没有做出决断,转头看着低头顺眼,好似木雕石塑一般的李德福,好奇的问道。

    “诸公的意见也是不统一!”

    “有人赞赏司徒刑是十年以来,难得的能吏。惩戒奸邪,安抚黎民,保证知北县一地民风不失,有功于朝廷!”

    “也有人认为司徒刑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应该将司徒刑的乌纱摘掉,并且将马氏和宋吉当堂释放。”

    “为了此事!”

    “最后就连几位尚都被惊动,但是中枢的诸位臣公各抒己见,最后还是难以决断,这才送到大内,恭请陛下圣裁。”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眼帘低垂,看着地面,一五一十的说道。

    “原来如此!”

    乾帝盘轻轻的颔首。眼睛中闪过了然之色。

    连他都是满心的为难,更不要说朝诸公了。他的嘴巴微微张开,突然好似无意的问道:

    “你这个老猴是如何想的。”

    躬身站立,好似木雕石塑一般的李德福没想到乾帝盘竟然会询问,脸色不由的一僵,眼睛中神光不停的闪烁,嘴巴微张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最后他还是理智的闭上嘴巴。小心翼翼的说道:

    “陛下!”

    “奴才只是一个阉人,只知伺候陛下,不知朝廷事物,更不敢妄下评论!”

    “哼!”

    乾帝盘的脸色陡然变得阴沉,重重的冷哼一声,好似不满的说道:

    “你这个老猴!”

    “休要和朕这里耍花腔!”

    “朕问你,知北县百姓对此事如何看待?”

    “你别告诉朕,黑石没有监控知北县的动态?”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见乾帝盘不再让他发表意见,身上紧绷的肌肉这才变得松弛。

    太祖登基之初,唯恐出现宦官乱政的事情发生。

    曾经下过圣旨,后宫阴人不得干政,否则诛灭三族。

    也正是这个原因,大乾后宫地位虽然尊崇,但是权利最弱,更没有形成所谓的外戚势力。

    “陛下!”

    “黑石密报!”

    “知北县百姓,对司徒刑的判处无不拍手称快,更有人架起鞭炮,敲锣打鼓的庆祝。”

    “作奸犯科者虽然对此多有微言,认为司徒刑这是乱用职权,不足取。更有人打算联名上告北郡,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都收敛了不少,不敢如同以前一般那么放肆。知北县的风气也好了不少。”

    乾帝盘不由暗暗的点头。

    民风淳朴,百姓都恪守道德,这也是司徒刑宁可冒着被弹劾风险也要重判二人的原因所在。

    乾帝盘慢慢的站起身形,在太极殿中慢慢的踱步,龙眸之中闪过犹豫为难。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好似跟屁虫一般不近不远的跟在乾帝盘的身后,确保他有任何需要,都能第一时间的出现在他的近前。

    也不知过了多久,乾帝盘的眼睛中的犹豫之色越来越淡。坚定之色越来越浓,到最后他轻轻抬起的脚步陡然停住,豁然头,看着站在不远处,低眉顺目,一脸恭敬的李德福,声音异常坚定的说道:

    “拟旨!”

    “诺!”

    看着乾帝盘眼睛中的坚定,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重重的点头,转身走到龙案之后,从隐蔽之处取出一张明黄色,空白的圣旨。

    有些枯瘦的手掌抓起一只吸满墨汁,笔尖好似水滴一般圆润的长笔,一脸的肃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知北县县令司徒刑违背祖制,枉顾国法,理应重罚。。。官降一级,以儆效尤!”

    李德福的字迹十分规整漂亮,而且速度出奇的快,当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抬头,看着眼睛中流露出幽幽之色的乾帝盘。

    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诧异之色。

    “陛下!”

    “这个惩戒是不是太重了。”

    司徒刑因为是状元的关系,本来是正七品。要比普通进士的起点高,现在被降了一级,就是从七品。

    和主簿,县尉同级。

    恐怕,知北县的其他属官,心中要生出别样的心思。

    而且,大乾官场也有官场的规矩,那就是三年考核一次,有功绩的,会得到提拔,没有功绩的原地或者是受到惩戒。

    司徒刑官降一级,也就意味着三年后,他最多也就是正七品。

    三年!

    看着不是很长,但是可有可能决定人的命运。

    很多人的仕途,没有办法登顶,就因为在基层耽误了太多的时间。

    这也是很多下官羡慕京官的原因。

    正因为他明白这些,所以他的眼睛中才流露出震惊之色,一脸担忧的说道。

    “陛下。”

    乾帝盘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李德福,面色淡然,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上谕!”

    李德福急忙从隐秘处又拿出一张赤色的谕旨。

    皇帝下达命令,有圣旨,中旨,上谕等,形式不同,写用的材质也是不同。

    “知北县县主司徒刑,教化百姓,精明能干,深得朕心,特赏赐白玉如意一枚,钦此!”

    这道上谕很短。

    但是里面蕴含的内容却很是丰富。

    李德福的眼睛不由的收缩,心中好似掀起了惊涛骇浪。

    皇帝心情大好之时,或者是为了嘉奖臣子的功绩,经常会赏赐一些小的物件。

    顶戴,花翎,玉佩,折扇等,或者是人王亲自写的字,画的画,都有赏赐。

    朝中诸公,家中少的有个三五件,多的有个七八件。

    但是除了皇子之外,很少会赏赐如意。

    因为如意,有着特殊的意义。

    赏赐司徒刑白玉如意,这就不是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了。

    在李德福看来,这是褒奖!

    今日,乾帝盘再惩戒司徒刑之后,又以上谕的形式赏赐给他白玉如意,那就是用这个方式,向外界传递他的心思。

    那就是他对司徒刑的处事方式非常的如意。

    司徒刑简在帝心,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失去圣宠。

    反而,被乾帝盘更加的看重。

    正是因为这份圣宠,不论是上官,还是下属同僚,都不敢过分为难于他。

    并且,乾帝盘还在向外界传递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那就是,他固然重重的惩戒了司徒刑。

    但那为了维护国家律法的威严,是为了以儆效尤,免得被有的人趁机钻空子。

    但是,他从内心是赞赏司徒刑的,必定要提拔重用。

    刷!

    刷!

    刷!

    因为常年写的关系,李德福对上谕的格式烂熟于心,而且他的笔锋十分迅捷,不过须臾,他就将上谕写妥当,仔细检查之后,没有发现用字行文上的错误,这才轻轻的点头,并且将上谕,诏都放在乾帝盘的近前,恭敬的请他用印。

    这也是规矩!

    他虽然是司礼监大太监,掌管皇帝宝印。

    但是,他却没有资格行印。

    只有人王亲手将玉玺按在圣旨之上,这才有效,否则就是逾制大不敬之罪。

    乾帝盘仔细的阅读之后,这才暗暗的点头,将放在宝盒当中,吸满朱砂的玉玺请出,双手合抱平举之后重重按在圣旨之上。

    轰!

    盘踞在人王宫殿上空的龙气,陡然翻滚,一丝丝好似龙蛇的气运顿时喷薄而出。也让本就金光闪闪的圣旨,多了几分说不出的神圣。

    “交由中枢评议!”

    “没有问题就下发北郡!”

    “诺!”

    “诺!”

    李德福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一脸恭敬的说道。

    就在李德福即将转身离去之时,乾帝盘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向小声的吩咐道:

    “传三法司的三位指挥使到此!”

    “朕有话要和他们说!”

    “诺!”

    就在乾帝盘话语落地瞬间,一个身穿黑衣好似影子,面目隐藏影影绰绰让人看不清楚的宦官陡然出现在大殿之中。

    只见他跪倒在地,行礼之后,身形顿时好似泡沫一般裂开。然后消失于无形之中,如果不是李德福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恐怕还真发现不了他的踪迹。

    李德福的眼睛不由一缩,影卫!

    这是乾帝盘身边最精锐的护卫,每一个都有武道宗师的修为,而且最是擅长隐藏刺杀。

    在他们联手之下,就是武道圣人,也只能先避其锋。

    不过真正让他感到震惊的是,乾帝盘现在这时召见三位指挥使,恐怕定然和北郡张家的事情有关。

    北郡真的要变天了!

    不知多少人会因为此事,人头落地。

    想到这里,他没有任何犹豫,迅速的转身离去。仿佛后面有洪水猛兽一般。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