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知北县大牢

    躺在枯草之上,好似假寐一般的诸葛见龙嘴角陡然上翘,流露出一个满意之色。

    “有仁爱之心!”

    “第二关你也是过了。。。”

    “只是不知你能不能通过老夫布置的第三关!”

    。。。。

    神都王宫

    面色坚毅,眼睛中仿佛有日月升腾,天地轮转的乾帝盘,好似龙盘又好似虎踞一般坐在龙椅之上。

    一个身体轻柔的小太监正在小心翼翼的为他捶着背。

    就在这时,一身灰色大氅的李德福好似老猫一般,没有一丝声息,轻手轻脚的走进大殿。

    但就是如此,闭目养神脸上流露出享受之色的乾帝盘也是豁然惊醒,他警觉的用余光看了一眼,发现是李德福后,他身上的肌肉才瞬间的松弛下来。

    “原来是你这个老猴!”

    李德福见乾帝盘脸上隐隐的疲惫之色,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心疼。下意识的说道:

    “陛下,朝堂上有太子监国,更有诸位臣公卖命,还请陛下放心,保重龙体才是!”

    乾帝盘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诧异的看了一眼李德福,见他言辞真切,心中不由的就是一暖,本想呵斥的话语,也被吞了去。

    示意小黄门退出去之后,乾帝盘才好似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幽幽的说道:

    “外有诸国狼顾,内有宗门掣肘。”

    “现在的大乾看似水煎油烹,实际上是风雨飘摇!”

    “太子又是软弱,你让朕如何放心朝堂之事!”

    李德福的眼睛不由的一滞,几十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软弱的乾帝盘。

    不过,乾帝盘就是乾帝盘!

    就算他已经老迈,那也是雄狮。

    身上的威势那不是常人能够比拟的,就算李德福是司礼监大太监,更掌控着黑石这等秘密机构,但是在乾帝盘面前。

    他就是一个卑微的家奴。

    乾帝盘也仿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很快就调整好自己消极的情绪,本来看起来有些疲惫的眼睛中陡然射出摄人的精光。

    全身的气势更是好似火山一般爆发。

    李德福只感觉自己的心不由的就是一揪,下意识的低垂脑袋,一脸的恭敬,献上自己的忠诚。

    “今日有何密报?”

    李德福下意识的环顾四周,见所有的黄门宫女都识趣的退出大殿之后,这才上前一步,小声说道:

    “陛下!”

    “北郡黑石传来密报!”

    “哦!”

    乾帝盘的眼睛不由的一缩,就连微微敲打桌面的手指也停了下来。

    北郡!

    只是大乾九十九州之一,但是,却异常的特殊。

    这个边陲之地,不仅和外域蛮荒接壤。

    那里更有他最宠信的儿子成郡王。

    “北郡又有何事?”

    “禀陛下!”

    “数月之前,天显异象,有贼星犯境,形成群虎弑龙之格局。”

    “钦天监孙星官数次示警。”

    “黑石,三法司更得到密令,彻查此事,将作乱之人消灭于萌芽。”

    “三法司主要追杀一百零八个魔星转世。”

    “经过数月追杀,成果斐然,已经有不下于数十人被斩于刀下!”

    李德福一脸恭敬的站在乾帝盘的身旁,小声的说道。

    乾帝盘轻轻的点头,这件事情三法司做的非常好,为了此事,他还曾经嘉奖过三位指挥使。

    但是相对来说,黑石的效率就差上不少。

    不过这也怪不得黑石,毕竟黑石成立的时间短,而且里面的骨干大多数是宦官,在外面行动太过于扎眼。

    论潜伏能力,和三法司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这个寡人知道!”

    “此事,三法司处置的非常好!”

    乾帝盘虽然不知,李德福为什么要自曝其短,但还是轻轻的点头,有些勉励的说道:

    “黑石虽然不如三法司!”

    “但是,你们也不要气馁,黑石有黑石的优势!”

    李德福见乾帝盘并没有怪罪,反而宽慰于他,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感动,但是他还是接着说道:

    “我等虽然不如三法司历史悠久,人员众多。”

    “但也时刻想要为陛下分忧。”

    “根据星官的占卜,黑石一直在秘密查询作乱之人!”

    “前些时日总算不负陛下所托,有了几分眉目。”

    李德福低眉顺眼的站在那里,小声的道。

    “哦。。。”

    眼睛有些下垂的乾帝盘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诧异的看着李德福,有些好奇的问道。

    “难道是那预言之中的带刀之人?”

    “没错!”

    “正是孙星官预言中,那祸乱大乾之人!”

    乾帝盘眼睛不由的一滞,但是他并没有急切的询问那人姓名,反而有些好奇的问道:

    “此人身份,就连三法司都没有确定。”

    “尔等是如何寻到的?”

    “启禀陛下!”

    “按照孙星官的提示。”

    “年轻男子,气运深厚,带刀!”

    “奴才在整个北郡进行了地摊搜索,最后发现符合这三个要素的人并不是太多。”

    “确切说,只有三人。”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见乾帝盘的眼睛中流露出倾听之色,不由的有些卖弄功劳的说道:

    “哪三人?”

    乾帝盘的心情还是不错,十分乐意配合的问道。

    “禀陛下!”

    “这三人是,知北县的县主司徒刑,年纪轻轻,就有着状元之才,更被陛下委以重任,必定是气运深厚之辈,而且,根本老奴探查,司徒刑此人善于用刀。”

    “恩!”

    乾帝盘的眼睛不由的一缩,但是他并没有急于表态,只是轻轻的颔首,示意李德福继续说。

    “第二人,乃是陛下幼子成郡王!”

    乾帝盘的脸色不由的一僵,但是眼睛中并没有流露出意外之色。

    “成郡王乃是陛下幼子,天潢贵胄,气运自是不凡。”

    “成儿,自幼喜欢长刀!”

    “这也和他的性格有关,他自幼类朕,性子最是霸道。”

    “不过,他已经贵为皇子。”

    “就算他想要更进一步,也不会祸乱大乾。”

    “他定然不是贼星转世!”

    乾帝盘对成郡王的身份,没有任何的怀疑,异常肯定的说道

    “陛下说的是,经过老奴的密查!”

    “成郡王虽然窥视大宝,但是对陛下并没有任何不臣之心。”

    李德福轻轻的颔首,笑着说道。

    不过,李德福也是老奸巨猾,成郡王对乾帝盘没有任何不轨之心,不代表他对太子没有想法。

    就算日后,出现什么问题,乾帝盘也不能因此降罪。

    “第三人是谁?”

    “经过黑石的秘密打探,我们发现北郡司马公子张玉阶一切特征和预言都是非常的吻合。。”

    李德福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密扎,小心的递给乾帝盘,恭敬的说道。

    “北郡司马!”

    “张玉阶!”

    “没想到他竟然是第三人!”

    乾帝盘古井不波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惊诧之色。

    “这么说来,现在有嫌疑的人,就是新科状元司徒刑,以及北郡司马张玉阶了?”

    “没错!”

    李德福重重的点头,一脸肯定的说道。

    “这两人之中,谁是贼星?”

    “亦或者是。。。。。”

    乾帝盘的眼睛中神光不停的闪烁,透露着说不出的危险。看的司礼监大太监的身体不由的一僵,乾帝盘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但是他却瞬间明白了过来。

    亦或者全部处理掉,以绝后患。

    “老奴也曾经有着相同的疑惑。。。”

    “为此事,老奴还专程拜访了三法司的几位大人!”

    李德福低垂着头,眼睛看着地面,小声的说道。

    “三法司的眼线遍布天下。”

    “黑石能够主动和他们合作,朕很欣慰!”

    乾帝盘轻轻的颔首,对李德福的行为表示赞赏,笑着说道:

    “三法司如何说?”

    “三法司根据自己的情报,得出结论。。。”

    “司徒刑是青白的。。”

    听李德福说司徒刑没有任何问题,不知为何,乾帝盘竟然心中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不知不觉之中。

    就连乾帝盘也没有注意到。

    这个官阶卑微的臣子,竟然在乾帝盘的心中有了一席之地。

    “有问题的是张玉阶!”

    “老奴也派出精兵强将进行调查!”

    “这位张公子志向非同一般,不仅厉兵秣马,善于兵事,而且还长袖善舞,笼络人心,将北郡不少名士收于门下。”

    “所图非小!”

    乾帝盘的眼睛收缩,一字一顿,好似担忧的说道。

    “他要干什么?”

    “北郡司马掌管数营兵马,位高权重,轻易不能乱动。。。”

    “老奴,得到这个情报之后,心中也是震惊。”

    “唯恐出现纰漏,又派人去核实了一遍,并且请阴阳家的高人进行过推算。”

    “但是。。。”

    李德福仿佛知道乾帝盘心中的顾忌,急忙解释道。

    “但是什么!”

    乾帝盘见李德福吞吞吐吐,言语之中有着说不出的为难,有些惊讶的问道。

    “但是。。。”

    “但是,不论阴阳家如何推算,竟然都没有办法推算出张玉阶的命格。”

    乾帝盘好似心有所触,眼睛陡然收缩,幽幽的看着空中,过了半晌他才好似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是命格太过贵重,以至于阴阳家根本没有能力推算。”

    “另外一种就是他的命格曾经被高人做法,掩盖过。”

    “所以阴阳家才没有办法推演。”

    “这两种可能,不论是哪一种,对寡人来说,都不是好事!”

    “还有别的证据么?”

    乾帝盘心中虽然有了答案,但是并没有立即下决定,而是转头问道:

    “还有!”

    “根据黑石秘密的调查,发现,张家父子从十数年前就开始秘密的操练私军。”

    “经过十数年的准备,现在已经有精锐,以一敌十的黑甲军数万。”

    “一旦国本动摇,张家父子凭借这数万精锐,可以轻取北郡,更可以瞬间扩军数倍,乃至数十倍,从而有逐鹿天下的资本。”

    “不轨之心,溢于言表!”

    李德福轻轻的点头,声音中不带有一丝感情的说道。

    “这么说来,张家父子就是孙星官口中的带刀之人!”

    “是祸乱我大乾的反贼!”

    乾帝盘的眼睛不停的收缩,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声音冰冷,带着说不出的肃杀之气。

    “该死!”

    “不轨之心日久!”

    “这已经十分的明显。”

    “他们这是想要密谋造反。”

    “枉寡人对张家父子如此的信任,委派他们掌控边军,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谋划造反。”

    “不忠之臣!”

    “幸亏发现的早。。。。”

    “黑石听令,将他们父子处理掉!”

    “诺!”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跪倒在地,重重的磕头,但是他并没有立即站起身形,反而眼睛中流露出为难之色。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