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

    “民妇不服!”

    “大乾太祖有令,阴不得干阳。”

    “老鬼的话根本不足以取信。”

    “大人如此草率的判决,民妇不服!”

    马氏的身体豁然挺直,脸上的青筋凸起,好似一根根蚯蚓,说不出的狰狞可怕,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声嘶吼。

    “你这个刁妇!”

    “你生性淫荡,不仅与人私通,更伙同奸夫宋吉,谋害亲夫,天怒人怨,有何不服?”

    司徒刑看着面目狰狞,眼睛中没有任何悔意的马氏,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说不出的厌恶,怒声呵斥道。

    “大人!”

    “按照大乾律,马氏的确无罪!”

    唐世镜眼睛收缩,和司徒刑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一脸自信的说道。

    “还请人公平处置!”

    司徒刑慢慢的站起身形,一脸肃穆的看着唐世镜,过了半晌,就在众人以为他会一直如此沉默之时,他的嘴巴竟然陡然张开。

    抑扬顿挫,充满坚定的说道:

    “对,按照大乾律来说,马氏和宋吉之事,的确证据不足,难以定罪!”

    “但是!”

    “如果本官今日,不治两人之罪,那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这!”

    “这!”

    唐世镜眼睛不停的收缩,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嘴巴微张,有些喏喏的说道:

    “你这是知法犯法!”

    “难道就不怕被言官弹劾么?”

    “难道你就不怕丢官罢职么?”

    “哼!”

    司徒刑一脸不屑的冷哼一声。眼睛陡然变得坚硬,直直的看着唐世镜的眼睛,大声的喝问道:

    “知法犯法!”

    “那本官问你,何为法?”

    唐世镜的眼睛不由的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过了半晌他才好似反应过来,大声的说道:

    “法者!”

    “国家之纲纪也。。”

    “那本官在问你,为何要有法?”

    司徒刑面色不变,继续追问道。

    “是为了约束民心,天下承平。。。”

    唐世镜虽然不知道司徒刑为何如此询问,但他还是如实的说道。

    司徒刑面色坚毅的站在那里,过了半晌,他才幽幽的说道:

    “你说的很好!”

    “但是你却忘了一点。”

    “忘记了什么?”

    唐世镜的表情不由的一愣,有些诧异的追问道。

    “你忘记了法的目的!”

    司徒刑声音肃穆,重重的说道:

    “法的目的?”

    唐世镜的眼睛中流露出迷茫之色,嘴巴喏喏,好似咀嚼一般慢慢的说道。

    “立法为民!”

    “法的目的是为约束民心,提升道德。”

    “宋吉和马氏!”

    “此二人无耻之尤,古来少有!”

    “伤风败俗,败坏道德,令人发指。民怨沸腾,民心不安。”

    “不重判不足以安民心。”

    “不重判不足以平民怨!”

    “不重判不足以以儆效尤!”

    “如果不重判,恐怕知北县日后必定道德丧尽,民心不古。”

    “这与立法的初衷是相违背的。”

    “虽然本官如此处置,违背大乾律,可能被人苛责,诟病,但是。。。本官并不后悔!”

    “就算,日后被上官苛责,被朝廷申饬,本官也要重重的惩罚于他。”

    “来人!”

    “将这两人关入大牢,秋后择日问斩!”

    司徒刑双手高举,将头上的乌纱摘下,露出梳洗干净的黑发,眼睛缓缓的看着四周,等确定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的身上之后,才一脸肃穆认真的说道。

    “只要能够将这二人绳之以法!”

    “匡正风气,本官就算被罢免问责,也毫不后悔!”

    “这!”

    “这!”

    众人看着司徒刑的举动,眼睛中无不流露出震惊之色。

    司徒刑用这个举动,向世人表明他的决心,宁可丢官罢职,宁可被上官斥责,宁可被朝廷申饬,他也要将马氏和宋吉绳之。

    “你疯了!”

    “你这样做,必定会被朝廷追责!”

    唐世镜看着一脸肃穆,手中捧着冠帽的司徒刑,一脸的震惊,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你和那卢员外,非亲非故,如此做真的值得么?”

    其他人的眼睛中也都流露出同样的神色。

    “为了知北县的民风淳朴,为了知北县的不会道德丧尽!”

    “别说被上官申饬,就算摘掉本官的乌纱!”

    “本官也是毫无怨言!”

    司徒刑面色肃穆,眼睛坚定的说道。

    “做官不为民做主!”

    “不如家卖红薯!”

    “这!”

    “这!”

    司徒刑最后两句话铿锵有力,好似炸雷一般在唐世镜心中炸响。

    唐世镜看着一脸肃穆,眼睛中流露出坚定之色的司徒刑,心中顿时好似如同雷击一般,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反驳。

    “还不将这两人收监!”

    司徒刑说完之后,这也没有看唐世镜的脸色,转头看着衙役大声的吩咐道。

    “诺!”

    “诺!”

    那两个衙役到了此时,才好似如梦方醒,急忙上前,将马氏和宋吉的胳膊倒剪,拖着就向大牢方向走去。

    “唐状师!”

    “救我啊!”

    马氏被衙役按到在地,头上的朱钗掉落,头发散开,有着说不出的狼狈。不过到了此时,他已经顾不得这些,有些仓皇的大声吼道:

    “救我!”

    “我不想坐牢!”

    “我不想被杀头!”

    宋吉也是一脸的害怕,身体扭动,想要摆脱衙役的缉拿,但是他本来就不是习武之人,而且养尊处优日久。体力早就衰败,怎么可能是那些衙役的对手。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重重的按在地上,那些衙役也是恨他的无耻,用力的挤压,让他的脸颊和地面不停的摩擦。

    “这!”

    “这!”

    唐世镜的眼睛圆睁,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嘴巴微张,想要上前说些什么,但是司徒刑连自己官职都不在乎了。

    壁高千仞,无欲则刚。

    司徒刑这种状态之下。

    他又有什么可以威胁,或者是和他谈条件的呢?

    这一刻!

    唐世镜感觉前所未有的虚弱。

    无能为力!

    他以前一直以之知北县第一大状的名头沾沾自喜,但是当他面对无欲则刚的司徒刑时,他以前的诸多计谋,万般手段,竟然都没有了用处。

    也正是因为这样。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氏和宋吉好似死狗一般被拖出大堂。

    “好!”

    “好!”

    “漂亮!”

    “理应如此!”

    “有罪的人得到惩罚!”

    “冤屈的人得到伸张!”

    众人看着面色苍白,全身颤抖,好似死狗一般被拖出的马氏和宋吉,围观的百姓无不拍手叫好。

    更有人将手中的菜叶,鸡蛋等物抛出,粘稠的蛋清将马氏的头发黏连,身上的华丽的衣服也被污秽。

    看起来出奇的狼狈,在也没有了以前的光彩照人。

    她有些恐惧的挥舞着自己修剪整齐的手掌,试图将鸡蛋等物隔开,但是,她不躲避阻挡还好。

    见她一脸的厌恶,更多的臭鸡蛋,烂菜叶好似下雨一般落下。

    不大一会,她的容貌就被脏污遮盖。

    宋吉和马氏不同,他好似死心一般,又好似认罪,两眼呆滞,好似牵线木偶一般被人倒提着而出。

    任凭菜叶,鸡蛋落在身上,也没有任何的反应。直到被人拖出大堂,他才好似清醒过来,眼睛中流露出恐惧之色,嘴巴大张,发出一阵阵干涩的叫声。

    “我不想死!”

    “不要杀我!”

    “我不要去牢狱!”

    “我有的是钱,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非常多的财富!”

    。。。。

    看着歇斯底里,不停嘶吼,试图用财富打动人心的宋吉,司徒刑眼睛中的冷色不由的更浓。

    “痴心妄想!”

    “真是痴心妄想!”

    “司徒刑!”

    “你这样肆意妄为,定然会被言官弹劾!”

    “到了那时,我看你如何和上官,和人王陛下解释!”

    唐世镜看着好似死狗一般拖出的宋吉和马氏,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焦急之色,但是他又不知如何处置,只能有些色厉内茬的吼道。

    “哼!”

    司徒刑看着明显色厉内茬的唐世镜,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重重的冷哼一声,转过头。一脸的无视:

    “本官自然会上!”

    “和人王陛下解释今日一切,并且自请罪罚!”

    “你!”

    唐世镜看着一脸无视的司徒刑,心中的怒火不由的升腾起来,但更多的却是无奈和恐惧。

    面对这样的司徒刑!

    别说他只是知北县第一状师,就算是北郡第一状师到此,也只能铩羽而归。

    “休要多言!”

    “否则本官定然治你个咆哮公堂之罪!”

    司徒刑眼睛冰冷的看着唐世镜,一脸的不耐烦,好似驱赶苍蝇一般挥手。

    唐世镜的脸色不由的一变,心中好似吃了苍蝇一般难受,不论是胡不为,还是以前的县令,还从来没人胆敢如此对待于他。

    司徒刑不仅这么做了,还让他敢怒不敢言。

    “你。。。”

    唐世镜有心想要说些狠话,或者是找些场面,但是当他看到司徒刑那阴沉的脸色之后,心不由的就是一突,所有的话语,顿时被堵在嗓子之中。到最后更是只能一脸灰溜溜转身离开。

    “大人!”

    金万三看着脸上带着愤恨之色,好似丧家之犬的唐世镜,眼睛中不由的流露担忧之色。

    “无妨!”

    司徒刑轻轻的挥手,将金万三后面的话堵在腹中,一脸自信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