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什么!”

    “你说什么?”

    唐世镜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嘴巴微张,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

    “你刚才在说什么?”

    “你竟然说不!”

    “难道,你想要违抗开国太祖的圣喻不成?”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难道你就不怕,御使上弹劾你不成?”

    宋吉和马氏也是一脸的震惊,脸上欣喜之色慢慢的凝固。他们的眼睛不停的收缩,充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之色。

    这怎么可能?

    不仅是他们,四周的百姓,两旁的衙役,以及藏身在黑色轿帘之后的卢员外,都是眼睛大睁,一脸的难以置信。

    “本官说!”

    “不!”

    司徒刑站起身,整理好自己的官袍,一脸的肃穆,大声的说道。

    “本官说!”

    “有罪的人,不能逍遥法外!”

    轰!

    随着司徒刑的话音落地,一张看不见的巨书包网.bookbao2陡然从天而降,无数的锁链好似长蛇一般缠绕在一起。

    马氏和宋吉只感觉身形不由的一滞,好似有一张看不见的大书包网.bookbao2将他们全身包裹。

    好似那落在蜘蛛书包网.bookbao2中的昆虫。

    任凭他们如何挣扎,都没有办法挣脱。反而有越来越紧的趋势。

    “这!”

    “这!”

    “这!”

    突然,马氏和宋吉好似反应过来,面色上流露出仓皇之色,好似狗急跳墙一般大声嘶喊:

    “你不能制我们的罪!”

    “你不能制我们的罪!”

    “你没有证据,太祖有言,阴不得干阳,鬼话连篇怎么可能当做证据!”

    “没错!”

    “大人!”

    “鬼话连篇啊!”

    “鬼物的话最不能相信。。。。”

    唐世镜听到二人的喊声,这才好似反应过来,眼睛不停的收缩,射出寒芒,抽着冷气有些威胁的说道:

    “大人!”

    “他们的话你也听到了!”

    “鬼物的话最不能相信,否则也不会有鬼话连篇之说。”

    藏身在黑色轿子之中的卢员外听到这里,不由的大怒大声的呵斥道:

    “胡说!”

    “一派胡言,老夫说的都是真的!”

    “马氏和宋吉这一对狗男女的事情,整个知北县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老夫可以对着天地发誓,如果老夫但有半分虚假之言,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就在卢员外发出毒誓的瞬间,外面陡然响起一声炸雷,好似为他的誓言进行验证一般。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吃惊的看着卢员外,要知道,大乾不同于前世,这里可是鬼神横行的世界。

    誓言是真的有约束力的。

    刚才那一声炸雷,就表明,天地见证了他的誓言。

    如果他但凡有一句假话,天地就会降下雷霆将他击杀。

    “马氏!”

    “宋吉!”

    “你们这对狗男女,可敢对着天地起誓?”

    等了半晌,也不见雷霆落下,这也证明,卢员外所说并没有虚假之言。他这才转头看着瘫软在地上,骨子有带着风骚的马氏,以及员外打扮,但是却有着说不出的猥琐的宋吉。大声的质问道。

    “这!”

    “这!”

    宋吉和马氏的眼睛不由的一缩,两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外面万里无云的晴空,嘴巴微张,想要说点什么。

    但是他们心中有鬼,怎么敢真的发下誓言。

    所以在卢员外的质问中,两人诡异的沉默下来。

    孰是孰非,瞬间一目了然。

    围观的群众看着两人,眼睛中都流露出痛恨之色。

    狗男女!

    卖主私通,而且为了家业,竟然联手算计自己的男人。

    这等水性杨花,心如蛇蝎的妇人就应该浸猪笼。

    “杀了他们!”

    “杀了这一对狗男女!”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将他们处死!”

    “处死他们!”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了出来,围观的百姓大声的喊道。到最后更好似小溪汇聚成河流一般,形成波涛之势。

    而马氏和宋吉,孤立无援,好似一叶孤舟,一脸恐惧的看着四周,仿佛会被无穷的暗流吞噬。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马氏和宋吉一脸恐惧的看着四周眼睛中流露出愤怒之色的百姓,他们下意识的抱在一起,有些哀求的看着唐世镜,大声的说道:

    “唐兄!”

    “救我!”

    唐世镜没想到卢员外竟然用如此重誓来证明自己。

    更没有想到,四周的百姓对于马氏和宋吉的作为竟然如此的愤慨。

    但是,他并没有放弃。

    因为他坚信,这个案子最后的胜利者,一定还是他唐世镜。

    “马氏,宋吉!”

    “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司徒刑面色阴沉,好似能够滴水一般看着两人,声音冷冽的说道。

    “这!”

    “这!”

    马氏和宋吉表情不由的一滞。不知如何答,只好哀求的看着唐世镜,希望他能够化解眼前的危机。

    “呵呵!”

    唐世镜轻轻的摇晃手中的折扇,给他们一个放心的眼神之后这才上前一步,将马氏和宋吉挡在自己的身后。

    “天地为证!”

    “唐状师,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司徒刑斜了唐世镜一眼,声音肃穆说道。

    “马氏和宋吉的行为国法难容!”

    “必定要进行严惩!”

    “好!”

    “好!”

    “好!”

    司徒刑的声音落地有声,四周的百姓无不拍手叫好,眼睛中也流露出解恨之色。

    马氏和宋吉一脸恐惧的看着司徒刑,眼睛中充满了绝望。

    但是,唐世镜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担忧,只见他将中的折扇打开,一脸自信的说道:

    “就算证明卢员外所说,一切都是真的。”

    “那又如何?”

    “终究不能作为呈堂证供!”

    “按照大乾律,大人如果没有其他更加直接的证据,宋吉和马氏理应当堂释放!”

    “这!”

    “这!”

    “这怎么可能?”

    “宋吉和马氏这一对狗男女,明明有罪,为什么会被无罪释放?”

    “他们是有罪!”

    “但是没有证据啊!”

    “官府办案,也要讲究证据。”

    “没有人证,没有物证,时间又过去了这么久,就算知道马氏和宋吉的罪行,那又能如何?”

    “根本没有办法给他们定罪!”

    “那就这么放过这对狗男女不成?”

    “没有证据,不放过又能如何?”

    “真是不甘心啊!”

    “卢员外的证词也不能将他们绳之以法么?”

    “他是阴人,阴人的证词在公堂之上是不能被取信的。”

    。。。

    四周的百姓一脸震惊和气愤的看着唐世镜满脸的得意,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愤怒,甚至恨不得将他打翻在地。

    但是,他们又不得不承认,唐世镜不愧是铁嘴银舌,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都能够翻盘。

    让有罪的宋吉和马氏脱罪,这份功力不愧是知北县第一大状师。

    司徒刑端坐在高台之上,目光不停的在唐世镜,以及马氏等人的脸上划过。

    唐世镜的得意!

    马氏和宋吉的如释重负!

    百姓眼睛里的不甘和愤怒,全部都被他尽收眼底。

    “大人!”

    “如果没有新的证据,是不是可以宣布马氏和宋吉无罪释放了?”

    唐世镜将手中的折扇打开,露出那个充满风骨的唐字,得意的轻轻摇晃,笑着问道。

    “这!”

    躲藏在黑色轿子中的卢员外,眼睛猩红,一脸的不甘心。

    但他也明白,这件事怪不得司徒刑!

    只怪时间太过久远,物证早就消失在时间长河之中。

    而且自己还是阴人,按照大乾的法令,自己是没有资格作证的。

    但是他心中还有着说不出的恨!

    恨马氏的无穷!

    恨马氏的水性杨花!

    恨宋吉的背叛!

    恨唐世镜的助纣为虐!

    随着他心中恨意的增加,他周身的黑气也越发的浓郁。如果不是顾忌大堂之上浓郁的阳气和龙气,卢员外恨不得自己扑出,将他们全部击杀,以解心头只恨。

    。。。

    看着沉默不语的司徒刑,以及一脸失望的百姓。

    宋吉和马氏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轻松之色,他们本来有些紧绷的肌肉也变得放松下来。

    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他们心中暗暗的发誓,此次去之后必定要重金酬谢唐世镜。

    如果不是他的巧舌如簧,能言善辩,恐怕今日自己必定会遭了劫难。

    就在众人以为尘埃落定之时,沉默不语的司徒刑豁然站起身形,看着眼睛中有着得意之色的马氏,宋吉二人,满脸肃穆一字一顿的说道:

    “马氏!”

    “宋吉!”

    “你们二人不顾人伦道德,私通,并且为了财物,诬陷主家夫君,导致卢员外冤死狱中。”

    “事情清楚,罪证确凿!”

    “此乃不赦重罪!”

    “本官宣判,收入监牢,秋后问斩,以儆效尤!”

    轰!

    随着司徒刑的大声宣判,空中的龙气陡然沸腾起来,并且形成一张好似公文一般的皇榜,上面清楚的写着马氏和宋吉两人的罪责,还有判罚的内容。

    “来人!”

    “将此二犯收入监牢!”

    “这!”

    “这!”

    “这怎么可能?”

    宋吉和马氏一脸震惊的看着端坐在上首的司徒刑,眼睛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这怎么可能?”

    唐世镜的眼睛也是不停的收缩,嘴巴大张,一脸的难以置信,随即他的脸上又流露出震怒之色。大声的诘问道:

    “如此判决,这是违法!”

    “大人知法犯法,又该当何罪?”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