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宋吉和马氏眼睛有些直勾勾的看着挂着黑色轿帘的小轿,试图从缝隙之中看到苦主的容貌。

    但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因为不论他们如何窥视,都没有办法看到里面的丝毫。

    隐约之间,只看到一团好似黑气,又好似云雾的物体在其中盘踞。

    “这是?”

    “究竟是什么?”

    不仅是他们感到疑惑,不论是站在两旁的三班衙役,还是围观的百姓,眼睛中也都流露出了迷茫之色。

    他们的心中也充满了好奇,不知黑色的轿帘后面,究竟有着什么。

    就在这时,端坐在上方的司徒刑轻轻的点头,缓缓的说道:

    “堂下何人,报上名来,有何冤屈,本官为你做主!”

    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在那个挂着黑色轿帘,静悄悄,说不出阴森的小轿。但是那个轿子却出奇的安静,任凭众人如何的窥探,竟然都没有丝毫的发现。

    出奇诡异的是,众人其中不乏眼聪目明之辈,但是他们竟然没有听到一丝喘息的声音。

    仿佛,那就是一个空轿。

    “难道轿子里真的没有人?”

    “还是说,司徒刑真的黔驴技穷了。用一个假的轿子,来迷惑对手!”

    唐世镜看着挂着黑色布帘的轿子,目光不停的闪烁,心中的念头更是百转千。

    但是,他又感觉不太可能。

    他虽然这是第一次和司徒刑接触,但是对司徒刑的行事风格也多有耳闻。

    这是一个强势,但是又不缺乏手段,异常难缠的对手。

    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等幼稚可笑的举动。

    所以,他的眼睛中不仅没有放松之色,反而异常的警觉。

    就在众人以为,那只是一顶空轿,不会有人声之时,里面陡然传出一个异常苍老的声音。

    “宋吉!”

    “马氏!”

    “你们这么一对奸夫***!”

    “老夫当年真是瞎了眼睛,才错信了你们这一对狗男女。”

    “才被你们联手算计,冤死在狱中,诺大的家产也被你们二人吞并!”

    “这!”

    “这怎么可能!”

    “老爷!”

    “死鬼!”

    刚才还一脸淡然,毫不在意的宋吉和马氏听着那个异常熟悉的声音,脸色陡然大变,脸上的血色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最后竟然好似白纸一般苍白。

    “卢员外!”

    “卢员外的生意!”

    “这怎么可能,他不是冤死在狱中么?”

    “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鬼魂?怪不得轿子之中没有呼吸的声音!”

    围观的群众眼睛也是不停的收缩,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满脸惊讶的说道。

    “应该是真的!”

    “你没看到宋吉和马氏那对狗男女,因为恐惧,眼睛都收缩成了一条直线,脸上更是没有了一丝血色。”

    “活该!”

    “报应!”

    “但是,衙门可是纯阳之地,别说是鬼魂,就是神灵也不敢窥测,这个卢员外为什么可以出现在这里?”

    “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

    “你明明已经死了,尸首还是我亲自处理的,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宋吉面色苍白,脸上挂着白色的汗珠,眼睛收缩,身体不停的后退,下意识的想要尽量离那黑色轿子远些,仿佛只有这样,他心中才有着一丝安全。

    “没错!”

    “你明明已经死了。”

    “怎么可能。。。”

    马氏眼睛也是不停的收缩,丝毫不顾及形象,好似泼妇一般挥舞着手臂。

    “哼!”

    “我是死了!”

    “而且死的非常的冤枉。”

    “所以我恨!”

    “我恨自己有眼无珠!”

    “鬼迷了心窍,才娶你们这个**的女人进了家门!”

    “我更恨自己识人不明!”

    “将一头恶狼养在身边十数年,并且出奇的信任他。将家里的生意,产业全部托付给他。”

    “谁知道。。。”

    “大人!”

    “老朽冤枉啊!”

    “如果司徒大人见老朽冤屈,祷告狱神,恐怕老朽这一生也没有办法离开牢狱。”

    “最后不是冤屈的投胎转世,要么就是化作没有任何神智,只知道杀戮的厉鬼!”

    “这!”

    “这!”

    “这!”

    众人诧异的看着面色淡定的司徒刑。

    他们实在没有想到,司徒刑不仅刚正不阿,而且还能通鬼神之能。

    就连狱神,都要卖他几分颜面。

    想到这里,众人对司徒刑的钦佩之情更浓。

    更有人在心中暗暗决定,日后定然要写一个话本。

    那就是“司徒大人刚正不阿,日审阳间,夜审阴间。”

    见众人的眼睛中都有着好奇之色,司徒刑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笑着解释道:

    “衙门乃是最光明之地。”

    “普通鬼物根本不敢靠近,所以,本官才命人用黑色的纱布包裹整个轿子。。。”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围观的百姓不由暗暗的点头,心中的疑惑也减轻了不少。

    但是他们眼睛中的好奇之色更浓,他们实在想象不出,已经过去多年的卢员外,如何状告宋吉和马氏两人。司徒刑又会如何进行处置!

    毕竟这个案子和其他的案件有着本质的不同。

    这可是涉及了阴阳两界。

    人神早就有约定,互不干预!

    而且太祖在世之时,也有明喻,阴不得干阳。

    阴间和阳间是两个独立的存在。不得互相影响,也就是这个圣旨的存在,让阴间的神灵,一直不敢降下真身。

    “老朽今日就要状告这一对狗男女,就是他们勾结贪官胡不为,罗列罪名,陷害于我,最终导致老夫冤死狱中。”

    。。。。

    众人一脸震惊的看着黑色的轿子,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藏身轿子之中的苦主竟然是卢家昔日的主人,被冤死狱中的卢员外。

    “你胡说!”

    “你胡说!”

    “明明是你自己的写了反诗,才被胡县令抄家问罪!”

    马氏顾不得心中的恐惧,好似被踩了尾巴的野猫一般窜出,张牙舞爪的说道。

    “贱人!”

    “事到如今,你还没丝毫悔改之心!”

    “老夫自认为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和宋吉私通,不仅败坏老夫家的门风,并且还与他生下孽种!”

    卢员外见马氏事到如今还没有悔改之心,不由的大怒,声音颤抖的大声咒骂道。

    “这!”

    马氏的脸色不由的微变,就算她口坠莲花,也没有办法掩饰。毕竟,私通宋吉在知北县早不是什么秘密。

    而且,自从卢员外冤死之后,两人更是丝毫不顾及别人的眼光,光明正大的住在了一起。

    这时候的狡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所以,就算是她能言善辩,也不得不低下头颅。

    “马氏!”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司徒刑面色肃穆的端坐在高台之上,看着面色灰败,嘴巴喏喏却好似被人掐着脖子,发不出任何声音的马氏。

    将手中的惊堂木重重的拍打在条案之上,声音好似雷霆一般喝道。

    “这!”

    “这!”

    马氏陡然见到卢员外的鬼神,心神波动,又被司徒刑喝问,眼睛顿时变得呆滞起来。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言语的唐世镜陡然上前一步,眼睛微眯,面色古怪似笑非笑的看着司徒刑。

    “大人!”

    “您违规了。。。”

    “这!”

    “这!”

    围观的众人,脸色不由的一滞,眼睛也流露出惊诧之色,不知唐世镜因为什么竟然说司徒刑违规。

    “哦。。。”

    司徒刑沉吟一下,面色不变的看着唐世镜,好似根本不知他在说些什么。

    “大人这是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啊!”

    唐世镜见司徒刑的脸色不变,而且还有故作深沉之举,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大乾初立之时!”

    “太祖曾经和诸天鬼神有过明约!”

    “阴不得干阳!”

    “简单来说,就是阴间众神不得干涉人间阳世。”

    “阴间和阳间独立存在,互不干扰!”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阳间的安宁。”

    “但是,众人很少知道的是,阴间鬼神的证词是不会。也能不能被官府采纳!”

    “毕竟,如果那样,阴间和阳间的联系就永远不会断绝。”

    “大人!”

    “你说小生说的对不对?”

    司徒刑看着一脸得意的唐世镜,眼睛不由的收缩。

    阴阳两界互不干扰!

    这是太祖时期就定下的规矩!

    也因为这个原因,任何鬼神的言辞,都不能被当做呈堂证供。

    “竟然还有这样的条文?”

    众人不由的大惊,脸上也流露出惊诧之色。

    本来,心中已经有些绝望的马氏和宋吉,心中不由的又升起一丝希望。

    如果真的如此。

    那么卢员外的证词,就会被全部推翻。

    他俩也就是无罪之身。

    想到这里,两人眼睛中的喜色越发的浓郁,看向唐世镜的目光中也充满了说不出的感谢。

    “哼!”

    司徒刑看着脸色明显有些松弛的宋马二人,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重重的冷哼一声。

    “那又如何?”

    “大人,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

    “卢员外因为是鬼神之身,他的证词是不能被取信的。”

    “那么宋吉和马氏,也就是无罪之身。还请大人当堂释放!”

    唐世镜上前两步,身体挺直,眼睛如刀,充满战意的直视司徒刑的目光,好似挑衅命令一般说道。

    “大人!”

    “不能啊!”

    隐身在黑色轿子之中的卢员外一脸焦急的说道。

    “大人,不能放过这对狗男女啊!”

    “大人,老朽冤枉啊!”

    四周的人听着卢员外那充满冤屈的声音,以及脸上已经隐隐有着得色,烟视媚行的马氏,眼睛中不由的升起同情厌恶之色。

    他们从心中对卢员外的遭遇感到同情,并且对马氏和宋吉的行为感到无耻。

    但是,如果正如唐世镜所说,那么卢员外的冤屈真的难以伸张!

    “如果本官说不呢?”

    司徒刑居高临下,看着眼睛中以及隐隐有着胜利之色的唐世镜,语气淡然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